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十八章 送礼
    因着生两个丫鬟被撵的事,方妈妈原本想跟叶妈妈分享的事,就被她咽了回去,所以黎浅浅三人都不知,前一天家里来了客人,还住了下来。(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直到要往正房去练功,才在半道上见到凤三。

    蓝棠看到凤三,有点小激动,上前追问他怎么没回家,黎浅浅在旁瞧着,忍不住嘴角微翘,凤三在蓝棠跟前,就像是个被管得死死的弟弟一样,既想火,又怕把蓝棠惹毛了不好收拾。

    凤三眼珠子乱晃,瞧见了黎浅浅,连忙捂着耳朵避开蓝棠的疲劳轰炸,“嘿,小丫头,咱们又见面啦!”

    “三公子好。”黎浅浅很有礼貌的跟他见礼,凤三却是摇头,“别,别,别,叫我奕哥哥就好,单叫三公子,我还以为你在叫我们凤家庄的数字公子呢!”

    数字公子?啊,对了,蓝棠曾跟她说过,凤家庄很有名的数字公子们,他们行遍整个中州大6,翔实记载江湖上生的大小事情,凤公子便是统领数字公子的人。

    而凤庄主则是负责掌管他们的营生,不让数字公子们在追逐消息的时候,还得为填饱肚子愁。

    凤三公子的父亲便是这任的凤公子,而凤大公子的义父,便是这任的凤庄主,上一任凤公子没有成亲,便由上一任凤庄主的次子接任新一代凤公子之职。

    蓝棠没好气的问:“方家还没死心?”

    “是啊!”凤三笑嘻嘻,可是黎浅浅能清楚感觉到,他不喜欢这个话题,便拉了蓝棠一下,“棠姐姐,走吧!”

    蓝棠跟着走了几步,回头对凤三道,“你也跟着一道来。”

    凤三点头,心说,我本来就是要去见黎教主的。

    黎漱见他们三个一起来,先派了功课打走黎浅浅和蓝棠,才对凤三说,“你既在我这儿住,功夫自然不能落下,待会儿和我们一起练功。”

    反正是基本功,也就不存在不能让人看,以避免人偷学的事。

    凤三笑着应了,就此在黎家住下。

    黎浅浅虽觉奇怪,倒也接受了,谁让蓝海父女与凤家有亲戚关系,蓝棠还是在凤家庄出生的呢!在她心里,论亲疏,只怕凤家庄还略胜瑞瑶教一筹。

    日子就在练功、读书、泡药浴中度过,偶尔凤三会出门几天,不过他总是会回来,他不提去了那里,大家也不问,只是有时会带伤回来,蓝海帮他疗伤的时候,总是免不了要骂几句,有时是骂凤公子,有时是骂凤庄主,但更多的时候是骂凤三,小小年纪自视太高,才会频频受伤。

    凤三虽然表现的一副浑不在乎的样子,但蓝海骂他,他又会老实听训,倒是让黎浅浅觉得惊讶,“我还以为他会跟蓝先生顶嘴咧!没想到他会这么老实。”

    “这有什么?从小他们兄弟受了伤,都是我爹管的,庄主夫人是只会哭,他娘不会照顾儿子,但是会拿剑说要去帮他出气。”

    “还真去帮他出气?”

    “是啊!他娘的武功不弱,又有他爹护着。”蓝棠笑,“我小时候就想,等我长大,就要像凤公子夫人这样,护着自家的小孩。”

    同是没娘的孩子,说起这个话题总是心有戚戚焉,黎浅浅心说,有机会定要认识凤公子夫人,不过大概因为父母这个态度,才纵得凤三行事有些自我。

    五月初,凤大公子与凤二公子奉父母之命,前来镇江城送礼,一是感谢黎漱照看凤三,二便是来探望凤三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要不是怕方夫人借机缠上来,凤公子夫人怕是要亲自来一趟了。

    他们兄弟到时,黎浅浅随蓝棠相迎,凤大公子看起来很严肃,只有在看到蓝棠时,微有笑影,凤二公子则是盯着蓝棠好一通训,就跟凤三挨蓝棠训话时一模一样,只是训人的变成挨训的。

    不过看得出来,他们兄弟和蓝棠的亲近,黎浅浅见状不禁想念她的万能大哥,唉!也不知此生还有机会相见吗?

    蓝棠见黎浅浅情绪低落,以为她是在羡慕自己有兄长,笑着过来拉她,“这是大哥,这是二哥,以后你就跟我一样,这样喊他们吧!”

    黎浅浅抿着嘴笑了下,却没有这样叫人,仍是喊凤大公子,凤二公子。

    凤大公子挑了挑眉,凤二公子笑容依旧只是眼中颇为惊讶,他们两都以为,黎浅浅会顺着竿子往上爬,如蓝棠的愿喊他们大哥、二哥的,没想到这小丫头对他们的称呼依然不变。

    凤二公子不禁想到大伯母的两个外甥女,还有那位修大小姐,都是一照面就迫不及待喊得亲密些,反观人家小姑娘,忍不住要感叹,亏方氏姐妹还自诩是官家千金,却不及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有规矩,修大小姐就更不用说了,以为号称武林第一美女,便人人都应拜倒在她裙下吗?

    所以说,娶妻当娶贤,黎浅浅年纪虽小又自幼长在乡间,但人家有个好娘亲啊!自诩官家夫人,成天端着官夫人架子的方夫人,教出来的女儿,自然也是同她一个德性。

    黎浅浅在前领路,凤大公子跟随在后,凤二公子便拉着蓝棠好生叮咛,“你啊!多跟那小丫头学学,别成天喳喳呼呼的。”

    “我跟她学?”蓝棠指着自己鼻子问,“二哥,浅浅可比我小耶!”

    “可人家行事比你有分寸。”

    “是吗?”就为了浅浅没跟着自己叫他们大哥、二哥?

    凤二公子轻笑,“你不会以为,黎教主收她为徒,就只是因为她是长孙氏的女儿吧?”

    蓝棠摇头,黎浅浅的亲娘教了她很多本事,是自己想都没想过的,比如那个什么礼券,别说她了,就是大长老他们不也没想到过?听说原本抱怨会亏本的掌柜们,后来都在问,几时要再礼券。

    她不懂生意经,但能让那些掌柜们追问不休,就表示那是好东西。

    “我知道她聪明。”蓝棠对此感到与有荣焉。

    凤二公子拍拍她的头,对她不嫉妒小伙伴聪明,反感到骄傲的样子,很是满意,这才是和他们一起长大的蓝丫头。

    只是忍不住感到有点酸意,以前蓝丫头可都是对他们兄弟引以为傲的,没想到现在她眼里就只有那个小丫头。

    蓝棠没看出凤二公子的纠结,她正如数家珍的列举黎浅浅的好,越听,凤二公子的眼神越冷,忍不住就朝黎浅浅投去两道冰冷的视线。

    黎浅浅感到背后一冷,不过她没回头看,想也知道那会是谁,只是凤二公子干么要瞪她啊?

    几乎是同时,凤大公子就察觉到凤二的眼神不对,但他没想到的是,前头引路的小丫头如此敏锐,几乎是跟自己同时感觉到凤二冰冷的眼神,而且小丫头竟然没回头看,硬是给忍下来了!

    进了堂屋,见到黎漱和蓝海,凤家兄弟上前见礼,黎漱大大方方的受了礼,转头让谨一奉上见面礼,蓝海则是脸一板,“过来。”

    他要帮兄弟两把脉,凤大公子那张脸总算有所松动,像是要求饶,又不好意思开口,最后只能乖乖坐下,让蓝海把脉。

    蓝海的手才搭上去,脸就沉了下来,“你啊!叫你练功悠着点就是不听话,练武之人最重身体,你的身子若有所损伤,这功夫怎么练?就像打铁的风箱,若有破损,还怎么用?别以为小伤小病就不在意……”

    黎漱坐在上喝茶,黎浅浅站在他身边,听着蓝海唠叨,暗自庆幸,自己都有老实听话,照着蓝海的要求去做,蓝棠听蓝海一直念叨,终于忍不住了。

    “爹啊!大哥的身体究竟是怎么了?”蓝棠满脸忧心焦急,蓝海转头看女儿一眼,忍不住在心里道,女大不中留啊!

    “被人下药了,不过药性不大,怕是你服了一小半就停住了。”

    “什么样的药?”蓝棠又问。

    蓝海没好气的瞪她一眼,死丫头老爱这么追根究底的,“春/药。”

    凤大公子和凤二公子互相交换了一记眼神,蓝海见状心里便有底了,怕是他们出门前中了招,对方应是怕他们会如凤三一样,出门后就不再回庄,急了,想赶在他们出门前,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就不知,凤大公子是如何避过这一劫的?

    凤二公子看了上头坐着的黎漱师徒,清了清喉咙,低声道,“出门的前一晚,有丫鬟奉大伯母之命,给大哥送了参汤,大哥不喝,那丫鬟便挤兑大哥,说他不孝,逼大哥喝,大哥无法只得喝了。”

    凤大公子的脸又恢复面无表情,“正巧这时,义母跟前的丫鬟奉命给我送针线来,送参汤来的丫鬟急了,出手想夺走我手里的参碗,反被二弟拿下。”

    话说到这里,不言自明。

    送参汤给凤大公子的丫鬟是为方夫人所收买,参汤里放了春/药,凤二公子是拿蓝海留下的药验出来的,丫鬟自知抵赖不掉便全招了,凤大公子却不好拿这事去向义母告状,只能把那丫鬟交到义父手上,由他老人家去处理了。

    “我临走前,不是留给你们一堆解药的吗?”蓝海是应凤三要求,才做了一堆各式各样的解毒丸。

    “被乐悠给毁了。”凤二公子咬着牙说道。

    “全部?”蓝海心疼死了!不敢置信的追问。

    “全部。”凤大公子都不敢看蓝海的脸了。

    蓝海揪着他,追问,“她怎么做的?怎么毁的?”要是砸破药瓶,掉到地上沾了灰,拍一拍也还能吃,小命重要啊!吃点沾了灰的药丸不会死啊!

    “她把药瓶打破,药丸全落到水里化了!”

    蓝海听完摇摇欲坠,凤三才从外头赶回来,刚好听到此节,不禁大怒,“她是那根筋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