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十七章 偷盗的丫鬟

第五十七章 偷盗的丫鬟

 
    黄昏时分倦鸟归巢,夕阳将整片天空染成了金橙色,水榭里,黎浅浅和蓝棠正在作功课,叶妈妈和方妈妈带着两个丫鬟送饭过来,见她们还在描红,也不吵她们,径自将食盒摆上案。〈?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方妈妈打两个丫鬟出去,拉着叶妈妈咬耳朵,“适才姚家两位少爷走了之后,又来了位客人,也不知咱们老爷是做什么的?怎么天天都有客人上门?”

    “你啊!少说多做就对了。”叶妈妈知晓自家老爷是瑞瑶教教主后,便在行事上便略有调整,教主看来是把小主子当继承人在教,她就说嘛!谁家教女儿是这样的,教儿子都没这么要求的。

    若是打一开始,就准备将教主之位传给小主子,那不要求严格些,日后小主子扛不住,那可怎么办?

    蓝棠虽没交代不能跟人说,但小主子和蓝棠都没让她把话往外传,那她还是小心点,别随便说出去。

    因此面对方妈妈这么问,她也没说出来。

    “嗐,这不是和你说吗?要是别人,我才不说呢!”虽说是一道儿进府做事的,但她们和蓝棠的人,却是明里暗里的互争出头,不过由于叶妈妈的表现突出,且深得蓝海看重,目前是叶妈妈和方妈妈她们这方领头,侍候蓝棠的两个妈妈和丫鬟暗恼于心,却也无计可施。

    叶妈妈没回答她的问题,方妈妈也不觉得有什么,因为她以为叶妈妈跟自己一样,也不知道黎漱是做什么的。

    叶妈妈吃不准四长老夫人没跟她们说,是故意为之,还是无心之失,不过没得到小主子允准,她还是闭紧嘴巴的好。

    安置好菜盘,方请黎浅浅她们用饭,吃到一半时,忽听到外头有人讲话,方妈妈脸都绿了,叶妈妈则是脸色一沉,就要往外去制止,黎浅浅忙拦住她,“等等,听她们说些什么?”

    黎浅浅泡药浴的院子非请莫入,外头说话的丫鬟,除了方才跟着方妈妈过来的那两个,别无他人了。

    就听她们两在聊教主,一个猜黎浅浅是老爷的私生女,因没让家里知道,所以不敢把孩子带回家认祖归宗,一个则说,老爷行事作风,都不像是个因惧怕家里妻妾,就不敢把私生女领回家的男人。

    前者又叹,若自己侍候的是个少爷就好了。后者则笑她不自量力,“就算咱们侍候的是个少爷又如何,你不会以为自己有机会给少爷做通房吧?”

    “有何不可?”前者有些恼羞成怒了。

    “就凭你?”两个人吵得热闹,却都忘了,她们的主子,是女的。

    叶妈妈和方妈妈听得脸都黑成锅底了,蓝棠却是笑了起来,“这两个是谁?”

    “是小主子院里二等丫鬟。”一等的两个丫鬟性情较稳重,至少不会做出这样无脑争吵的事情。

    “方妈妈待会直接领她们去见谨一吧!”

    相信谨一会晓得怎么做。

    方妈妈点头应诺,“那小主子院子里就少两个丫鬟了。”

    “先让其他人帮着分担她们两个的工作,想来,都能做来吧?”黎浅浅捧起茶碗喝了一口,甜甜的枸杞甘草茶让她眼皮子都满意的搭下来,看着这心满意足的小模样,可真难想象,方才那些话是出自她口中。

    叶妈妈轻推了方妈妈一下,方妈妈这才回过神来,施礼告退,去得外间,也未闻她斥骂二人,只轻声道,“走吧!”

    两个丫鬟吃不准她有没有听到她们争吵,但都不好说什么,偷偷瞧了水榭一眼,不晓得小主子有没听到她们的话?毕竟是年轻女子,想到方才意气之争冲口而出的话语,都忍不住红了脸,紧闭着嘴低垂着头跟随方妈妈走了。

    直到见了谨一,她们方才祸闯大了,慌忙跪地求饶,谨一只道,“你们身为小主子身边的丫鬟,没侍候好小主子,闹口舌之争,亏得张夫人之前还说,你们懂规矩,因着如此进府后,便没叫你们再学规矩,没想到你们让人太失望了!

    说得两个丫鬟不敢抬头,她们便是瞧,进府也没叫她们再去学规矩,以为这家不过是暴户,不懂这些,又因侍候的不过是个才六岁的小姑娘,她们心里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再加上黎浅浅隔几日就要去泡药浴,不在院中住,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叶妈妈个性较严谨,她们比较惧怕她,可她随小主子去水榭啦!

    方妈妈是个随和的,又因大家是一道进府的,所以方妈妈待她们便颇宽容。

    便是因此,她们适才才会忘形,忘了不是在小主子的院子里,而是在水榭中,小主子和叶妈妈都在里头呢!

    莫怪要被落了!

    方妈妈点了两个丫鬟跟去给小主子送饭,结果两个丫鬟都没回来,另一个二等丫鬟看了心惊胆跳,跑去找两个大丫鬟,两个大丫鬟却是再淡然不过了。

    “早就叫你们小心些,别以为侍候的是个小姑娘,就能不把主子放在眼里,偏不听,看,出事了吧?”

    “素月姐姐,能不能去找小姐求个情啊?”素兰为两个同伴焦心不己,实在没心情听素月再数落下去。

    “你想去找小姐求情啊?去啊!只是你凭什么去跟小姐求情呢?小姐又为何要应下呢?”

    嘎?素兰被素月问得目瞪口呆,“好歹,好歹,她们也侍候小姐一个多月了。”

    “所以你觉得自个儿够资格,去跟小姐求情?”素月被气笑了,指着素兰直笑,“你和她们两个一样,怪不得能处得来!你们没把小姐放在眼里,侍候尚不尽心,出了事便想着求小姐帮忙,然后呢?是尽心侍候小姐,还是一样没把小姐放在眼中呢?”

    她看了素兰一眼,嗤笑一声,“别以为这天下只有你们是聪明人,别人都是傻瓜。”

    素兰吶吶的垂下头,不敢再说。

    素月不再理会她,另一个一等丫鬟素芷笑着把她请出去,“回去吧!看来她们两是不能再进来了,你且帮她们好好收拾东西,着人给她们送过去,可别自个儿去。”

    为啥不要自个儿去?素兰的眼神如是说,但到底没敢问出口。

    回到房里,帮两个同伴打包行李,却赫然在素玉的箱子里,现她娘亲临别时留给她的素银簪子,素香的箱子里则是放了小姐日前不见的银手镯。

    “这……”她咬咬牙,把簪子拿回来,银手镯没动,找了两块包袱皮,把她们两人的衣服及杂物全打包好,银手镯也收在素香的包袱里,她背起两个包袱走出房间,转身要走,又迟疑了下,转向素月她们屋子。

    “你说这是在她们箱子里现的。”素月托着腮问。

    “是,素月姐姐,你说,我该把银手镯取出来吗?”

    素月看她一眼,无所谓的耸肩,“那是小姐的东西,应该要让小姐知道,跟我讲干么?”素月不愿管,素芷不赞同的对素月道,“不跟咱们说,她还能跟谁商量去?小姐今儿不回来,她又不好去水榭。”

    “去找方妈妈吧!叶妈妈今天大概也不回来。”转过头素芷帮素兰出主意。

    素兰点点头抱着两个包袱,去找方妈妈。

    屋里,素月看素芷一眼,道,“你倒是好心。”

    “好歹是一起进府的,总不好只剩我们两个大丫鬟吧?你也不想想,小姐虽小,可要侍候的好,该做的事可也不少。”

    素月淡淡又看她一眼,“随便你!不过老爷若真看重小姐,怕是很快就会再添人进来。”

    素芷轻叹一声,“我知道,咱们现在就和蓝小姐侍候的人争不休,如今又去了两个助力,唉!”

    “那两个算什么助力啊?光会扯后脚而已,而且手脚不干净。”

    “咦?素兰不是说只有一个?”

    “两个,另一个偷的八成是她的东西,她悄悄取回去了,以为不要张扬就好,却不晓得,她那张脸全都写得明明白白的。”

    两个大丫鬟说着素兰,方妈妈那里对着素兰,头疼不已。

    素香已经要被逐出府去了!再多一条偷盗主子东西,怕是小命都没了,素兰不是还想着要为她们求情,怎么转脸就又把这事扔出来?自己知道了这事,若是不处理,怎么向主子交代?处理了,素香八成活不了了。

    思来想去,她终究无法决断,带着素兰去见水榭,到底小姐才是主子,只能由她来决断。

    素兰这是第一次进到园子里,原本她很是羡慕素玉和素香,能跟着方妈妈来给小姐送饭,可现在,看到这满园春色,她却脚下颤颤,毕竟,素玉和素香便是因跟来送饭,才会出事被逐。

    进到水榭里,方妈妈叫素兰候着,自己则先去找叶妈妈,叶妈妈正在小厨房里忙着,见她过来,不免有些奇怪,待得知是为何事而来,不由怒道,“这个小蹄子,竟然敢偷小姐的东西?”

    才骂完就现不对,素香不过是二等丫鬟,平素不入内室侍候的,她是怎么把小姐的银手镯给偷走的?

    方妈妈气道,“便是趁人不注意时偷溜进去的,我之前就逮过她一次,她哭得凄惨,说不过是好奇小姐的住处是何模样,方才趁素月她们不在时,偷偷溜进去,倒是没想到,她会趁机偷东西。”

    叶妈妈道,“这事咱们不好做主,还是去跟小姐说一声吧!”

    黎浅浅听完后,便道,“既已把她交给谨一,就看谨一怎么落她吧!既然敢偷,那应是做好准备,一旦被逮,会是什么下场的,你们不必生气,记着,再有进人来,好生的教导,别让后来者重蹈复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