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十六章 瞎猜
    姚家兄弟回到家,姚家的总管目露焦急的在门前踱步,见他们回来,连忙上前相迎。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大少爷,晴翠山庄的少庄主派人来请。”

    姚大少爷闻言脸便沉了下来,“他也在镇江。”

    “是。”总管苦笑,“您也知道少庄主的脾气的。”

    姚二少爷看哥哥一眼,问,“来人等很久了?”

    “有半个时辰了。”总管小心翼翼的看着姚大少爷,“您可要过去?”

    “不了。”姚大少爷摇头,“见他干么?徒增烦恼罢了!”

    总管闻言面色隐隐有些愤恨,又有些心疼,“大少爷!”

    “去吧!”见总管犹豫着,姚大少爷提醒他,“做错事的不是我们,我不是他们修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修少庄主想冲我火,还得先拈量下自己的分量。”

    总管唯唯。

    见总管要走,姚大少爷又唤住他,“不必你亲自去,派个小厮去就得了。”

    总管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派身边的小厮去见修少庄主派来的小厮,对嘛!修少庄主既派个小厮来,自己身为姚家总管却亲自接待,莫怪修家觉得自家少爷好欺负啊!

    姚大少爷见弟弟看着小厮离去,唤他一声,等他回过头,方道,“回去换套衣服松泛下吧!”

    姚二少爷点点头,带着小厮回房去,姚大少爷这才转回书房,书房里已经有人在候着他。

    “凤三公子。”姚大少爷一进门便恭敬揖礼。

    站在书架前浏览的少年转过头,“振藩哥回来了。”

    “不敢当凤三公子一声哥。”

    “啧!酸气。”凤奕嗤笑一声,走到姚大少爷身前,虽然只到姚大少爷胸前,不过这无损他的气势。“听说修紫溪派人来请你过府?”

    “是。”姚大少爷苦笑了下,“只是在下已同修家没有关系,便回绝他了。”

    凤奕点头,赞同道,“很是,很是,既然都解除婚约了,他还来缠着你干么?”

    “凤大公子知道您来镇江吗?”姚大少爷请他坐,挥手让人送上茶和点心。

    小厮很快就送上一个红漆食盒,并一碧水天青茶盏,凤三公子打开食盒,食盒里的点心小巧玲珑很是别致,他拿起一颗圆滚滚的点心,触手软绵还有些粉在上头,扔入口中一咬,嗯,甜的,红豆?

    “那是红豆团子,这是绿豆团子。”姚大少爷为他一一介绍,凤三公子等他说完,才开口要求,“嗯,给我这个十个,这个十个,还有这个也不错,也来十个。”他指了三、四种团子,又要了酥酪。

    “您这是?”姚大少爷问。

    “我要送人的。”凤三公子略带防备道,一副护食的样子,看得姚大少爷心里暗笑,这样子的凤三公子,那还有之前杀伐果断斩杀路匪的模样。

    “是。”姚大少爷抿嘴微笑,不敢小觑眼前的少年。

    凤、姚两家本就认识,不过姚大少爷的父亲姚明华与妻谢氏过世后,姚大少爷便同凤家断了连系,一直与凤家往来的,是姚大少爷的祖母和叔伯们。凤庄主为此曾有过微词,因为姚老太太和其叔伯对外宣称,,姚明华是被姚振藩气死的,其母谢氏则是心碎而亡。

    姚振藩年轻气盛,祖母不慈不公,偏疼长子幼子,还对外编派其父母死因,气愤下姚振落便顶了祖母和叔伯们几句,没想到被叔伯们拿来做了文章,将姚明华及其妻的嫁妆夺了去,将两个侄儿几近净户出身。

    姚家在江湖上的地位,原比晴翠山庄要高上一大截,因此当年为女儿订下娃娃亲,便有几分攀附的意味,选择姚家次子姚明华的长子,而非长子姚明中的儿子,无非是相中姚明华的能力。

    姚明华一死,姚振藩的优势不复存,修大庄主便做主退婚,想为女儿另觅对象,但姚明中因想为儿子聘侄儿的前未婚妻修紫宁为妻,多次连系晴翠山庄都遭拒绝,姚明中怒从中来,便聘了杀手想要除去姚振藩兄弟。

    姚振藩武力值不算很高,他弟就更不用说了,被杀手戏耍玩弄甚是狼狈时,为凤三公子所救。

    凤三公子认出他是谁,直接手起刀落,就杀了一个杀手,另外两个则是被凤三身边的小厮给杀掉的。

    之后,那三个杀手是被凤三派人扔到他祖母的院子里,直把老太太吓得昏过去,他得知后开心得大笑,一直笑到泪流满面,他不知道老太太为何要置他于死地,她就这么恨他,恨他娘,恨到连自己儿子的命都搭进去,也一定要除掉他娘?

    恨他恨到坏了他的名声还不够,还要他死。

    他很不孝,他知道。

    也许是怕了他,所以叔伯们不再花钱雇用杀手来为难他。

    原以为日子就这么继续平淡过下去,不想,才刚站稳脚跟,数月后,竟然惹来县令逼婚,逼得他只能选择避走。

    “修紫溪时常来找你?”凤三微眯着眼问。

    “偶尔。”老实说,他真不明白修紫溪想干么?若说为了他爹退婚,觉得对他不起?可他的表现又完全没那个意思,叫姚大少爷完全看不懂他在想什么。

    凤三冷哼,“你想那么多干么?”嗤之以鼻冷笑一声,“有那等功夫去琢磨不相干的人想干么,还不如好好想一想,要怎么样在镇江城站稳脚跟。”

    姚大少爷腼腆一笑,“是该好好想一想。”

    “对了,我方才来时,听你家总管说,你去见拜访黎老爷?”

    姚大少爷点头,“是啊!”

    “怎么样?"凤三倾身向前,似对黎老爷颇感兴趣。

    “没怎样,就是个……奇怪的人。”姚大少爷顿了下,想着要怎么形容黎老爷,想到自己误以为他有意招自己为婿,想到那个小女孩,那双清亮的眼睛,姚大少爷失笑。

    凤三纳闷的看着姚大少爷,“奇怪的人?”黎漱?也是,黎漱确实是个奇怪的人,搞了那么大的收徒大会,结果却只收了几个记名弟子,真正的徒弟是他带在身边的一个小女孩。

    想到那丫头被自己抓在手上,不急不惧,还踢他,真是有趣。

    “他那里奇怪了?”凤三好奇的问。

    姚大少爷摇头,“也许在他眼中,我才是那个奇怪的人。”

    凤三瞟他一眼,直接转移话题,“你打算什么时候成亲?"

    “你替我急什么?”姚大少爷略恼的瞪他,凤三耸耸肩,“不是我替你急,是你要是再不成亲,我怕修紫溪会继续纠缠你。”

    “管他呢!”姚大少爷起身顺手在凤三头上揉了揉,“喂,别碰我头。”

    姚大少爷笑了笑,“瑞瑶教的事已毕,你还不回京?”

    “回京干么?”家里还没把方家人清出去,他回去让方夫人又伺机让女儿赖上来吗?再说他爹来信,交给他一堆事,让他去做,说是要磨练他,啧,不就是怕他在家又生变量吗?

    毕竟方夫人是他伯娘的亲姐,他爹气愤方夫人算计他儿子,这要是别人,他才把人扔出凤家庄了!偏偏是长嫂的亲姐,他不好动,怕伤了长嫂颜面,只能委屈儿子避开去。

    “我在镇江还有事要办呢!家里有我大伯、我爹还有两个哥哥在。”

    “外头传说,你大哥和孟达生都在追求修紫宁。”说到前未婚妻,姚大少爷的口气略显不稳。

    凤三冷笑,“你信?他们是都见过修紫宁,不过是修大庄主带她来的,可不是他们去见她,而且你又不是不晓得,我大哥那个人,他会看上修紫宁那女人?”呵呵,别闹了好吗?

    他大哥是个没耐心的,对上有事没事就落泪的义母,他尚且不耐烦,让他去追求一个时刻注意自己仪容,三句话不离自己的美貌,只知风花雪月,不知人间疾苦的千金大小姐?你还不如一刀杀了他,让他死得痛快些。

    姚大少爷和修紫宁订的是娃娃亲,又怎会不知她的性情,听凤三这么说,心里五味杂陈,那原本该是他的妻,现在却成不相干的两个人,再怎么了解她,又有何用?

    长叹一声,他很难说清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希望她能有个好归宿,娶她的人能懂她,可是又怕自己从此被她所遗忘,如果她过得不好,是不是就会想起自小呵护她的自己?

    凤三见他一会儿喜一忽儿忧,不禁要摇头,“我走了。”

    “等等,你住在那儿?”

    “放心,我自有落脚的地方。”凤三绽开笑颜,姚大少爷差点被眩瞎了眼,再定睛一看,凤三还是那个有点青涩的小少爷,方才肯定是他眼睛出问题了。

    出了姚家,凤三便大摇大摆的上黎家去了。

    黎漱听到凤三来访,不由掏了掏耳朵,对来通传的小厮道,“你再说一遍,谁来了?”

    “凤家庄的凤三公子。”

    “凤三?”这家伙不是应该回京去了?怎么还在这儿晃?

    “老爷,可要请他进来?”

    谨一见教主还在晃神,便回道,“好生把人请进来,千万别怠慢了人家。”

    “是。”小厮好奇的看看黎漱,然后才一步一回头的走了。

    “你说他来干么?”

    谨一摇头,心说,您有问题等人进来直接问便是,何苦在这浪费时间瞎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