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十五章 生意不好做

第五十五章 生意不好做

 
    姚家兄弟名义上虽是来拜访邻居,但不排除是来探底的,香树里、胡桃里除了黎家之外,其他人家身份、做何营生,家中人口云云都是半公开的事,只要你有心去探听,就没有打探不到的,但黎家……

    这一家子落户于此,只比他家晚几天,想打听都无从下手,就连侍候的下人,听说也是住进来之后,才匆匆托人买了送过来的。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想从下人那里打听,所得极其有限。

    只是姚大少爷估算,能在这地界买下宅子,本身财力都不弱。

    做珠宝饰生意,硬底子条件如能人巧匠做出别家做不出的样式,有不断推陈出新的新花样,还要经营者灵活的脑子,和八面玲珑的交际手腕,人脉广人缘好也是不可或缺。

    姚家兄弟初来乍到,想要在镇江城里站稳脚跟,客源是必不可少的,老字号的银楼当然不好相与,姚大少爷选择在东城落户,便是打着人不亲土亲,远亲不如近邻的想法,先住进住户非富即贵的东城,再借着敦亲睦邻的机会,先跟人见面。

    他对自家兄弟的颜值很有自信,再加上一个父母双亡后,遭族人迫害的兄长,独立抚养幼弟的励志故事,让不少女儿正当龄的人家,眼睛为之一亮,看看,人长得俊俏又斯文有礼,又会自个儿挣钱,还没娶媳妇(这个是重点)。

    若是结了儿女亲家,姚家宗亲靠不上,不就得仰仗岳家?家中无公婆,仅一幼弟,嫂子进门虽得帮忙拉拔幼弟,但长嫂如母啊!不管如何,姚家兄弟都得感念长嫂的恩惠。

    如此女儿就能在婆家站稳脚跟啦!

    想姚大少爷为婿的人家,纷纷打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主意,频往姚家珠宝坊跑,不止自家关照姚家生意,还不忘拉亲友们下水。

    不过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亲事未落定前,自然是不好宣诸于口,不然坏的可自家闺女儿的名声。

    然而这走的是险招,现在不成亲,还能说孝中不好成亲,日后呢?要从这些人里头挑媳妇?姚大少爷不可能一辈子不成亲,所以他便积极的寻求合作伙伴,也好在生意上帮衬一二。

    伙伴不好找啊!

    他一个小年轻,纵有才、有财又有貌,但他太年轻,又非本地人,镇江城中这些生意场上的老滑头,谁也不肯贸然投资他,当然若成儿女亲家,拉抬下女婿,自然是无人不肯啦!但姚大少爷只有一个人,不可能全部娶回家,得罪人是无可避免的了。

    因此他遣人出去打探各家情况,遇到黎家这个查不出底细的,他灵光一闪,心说指不定黎家会是个好机会。

    进门后,仆一路行来人井井有条,看到来客恭敬有礼,行动举止皆有分寸,令姚大少爷信心大增,没有点条件的人家,可用不上这样的仆人,就不知黎老爷是做什么的?

    没想到进门坐下,说不几句话,就听黎老爷让人去请小姐,姚大少爷一阵头皮麻,不会又是见他生得好,想要招他为婿吧?

    亏得黎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然肯定要说,你想太多了。叫人把黎浅浅请来,不过是因为,小丫头日后要接手教主一职,想要让她早些接触这些生意上事情。

    他爹当年就是太信任大长老和二长老,只教他读书练功,却不曾教导他如何打理教中庶务及生意,使他接任教主,就因银钱不趁手,被大长老压得死死的,幸好他聪明,知道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以声东击西之术,让大长老疲于奔命,如此才得以逃出生天。

    要想治这些用瑞瑶教资源中饱私囊的家伙,短时间是动不了他们,不是他不想动,而是贸然动了他们,他们留下来的窟窿怎么填?再有便是,大长老那个蠢蛋,对外散布瑞瑶教有宝藏,这等不实的传言,却不知引起的后患无穷。

    本来瑞瑶教就已经为南楚皇室所忌惮,如今再加上这一笔,不止南楚皇帝坐不住,他底下那些儿子们也坐不住了吧?

    要不然,平亲王为何会派世子亲往莲城?

    他避之唯恐不及的人,大长老却反其道而行的凑上去,他自家要找死,他却不能让他拖着瑞瑶教一起去死。

    想要与之切割,又要确保教中事物不受影响,他一个人来做,怕是会有所疏漏的地方,尚幸表姐留下了个好苗子给他。

    鉴于他爹教育他时的疏漏,黎漱觉得自己可千万不能重蹈覆辙,从小就要教她生意经,而且表姐早就教过她了,只是这丫头不肯全说出来,着实让人气恼。

    然而她不畏自己,坚持己见不肯轻易吐实,反倒让黎漱高看她一眼。

    人是矛盾的动物。

    如果黎浅浅轻易就把她娘教她的东西全说了,是会省了黎漱不少麻烦,但也会让他对黎浅浅印象打折扣,她不说,他倒觉得她守信,是个好孩子!虽然如此一来,他会比较辛苦点。

    但辛苦些他也认了,毕竟一个好徒弟就足以让他忘却烦忧。

    所以黎浅浅和蓝棠便一起来了。

    黎浅浅年纪小,又因早产瘦弱,就算最近调养得宜,但外形看来还是不像六个的小孩,特别的娇小,蓝棠自小在父亲的照顾下,营养自是不虞匮乏,而且她打小就跟着凤家三兄弟皮,筋骨强健自不在话下。

    她们两一起出现,姚大少爷领着弟弟恭敬见礼,黎浅浅她们亦然,姚大少爷看到她们两个,先就是评估她们身上的饰价值几何,得出令自己满意的答复后,便在猜她们两个的身份。

    黎漱是个爽快人,三言两语就把她们两的身份交代完毕。

    姚二少爷抬眼瞅了黎浅浅一眼,没敢多看,心说,黎老爷还真是敢,竟是打算将自家的产业尽付一外人之手。

    他不知在黎漱眼里,黎浅浅是家人不是外人,而自天盛帝国灭亡之后,礼教崩坏,时人并不觉得家业交托在女儿之手有何不妥,毕竟连年征战后,男人死了大半,剩下的顶用的不多,女人能顶半片天,故他对黎漱打算将家业交给黎浅浅,不曾觉得交给女孩接手不对,而是关注在外人之手。

    黎漱自然不会去外人解释自家的问题,见姚二少爷面露不豫,便笑着端茶送客。

    送走姚家兄弟后,黎浅浅抿了下嘴,问,“为什么特意要我来见他们?”

    “一时兴起罢了,你别放在心上。”黎漱笑了笑,让她们回房去,黎浅浅摇头,“我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没事啊?”

    “他们是来探底的。”黎漱解释,“之前刘二就回报过,有人在打探咱们的底,他找来的下人,都是他精心挑拣的,他管情报的,以他的标准来挑,口风紧是第一条,那些人自然是探不到咱们什么事。”

    谨一接着补充,“姚家之前是在晋州的丰江县,本来生意做的很不错,但因丰江县县令想招他为婿,被拒,所以才待不下去,他兄弟与族人不睦,不好回老家去,也不好待在丰江县邻近之地,便迁到他舅家附近的镇江城来。”

    “大概因为之前的事,所以想找人合作吧?”黎浅浅还没到之前,黎漱曾试图套话,三两下就让他看出姚大少爷打什么主意。

    “表舅想要和他们合伙吗?”

    “再说,他们做生意的手法本就不怎么入流,要不怎么会招惹上县令。”

    靠美色做生意,黎漱冷哼一声,黎浅浅却觉得做生意各显神通,没什么不对,黎漱又哼一声,师徒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辩了起来,叶妈妈过来问几时用饭时,差点被他们两个吓死。

    老爷生的很好看,可总是冷冰冰的,像是没什么温度的人,小姐年纪小又软萌,万万想不到这两人会吵架,再听蓝棠说他们两因何吵嘴时,叶妈妈更加目瞪口呆。

    竟是为了做生意的手法在吵嘴!这场面怎么看怎么别扭!

    一个才六岁的女孩子,和一家之主为别人做生意的手法吵起来?小姐不过是个六岁的孩子,她懂什么啊?再说老爷,竟然有这么鲜活的时候!

    蓝棠呵呵直笑,“行啦!你先派人去厨房交代一声,两位小姐都留在这里用饭,叫他们把饭菜送过来。”

    黎漱是想开间珠宝坊,免得要买什么,都得向大长老的铺子拿,让他感觉受制于人。

    他本不管这些东西,可养了个徒弟,总不能不管她吃穿吧?这一管就管出火气来了。

    大长老记恨黎漱不收曾孙为徒,便下令刁难,黎漱岂是受气包,回头就狠狠的收拾了两家珠宝坊,可怜珠宝坊的掌柜被人修理了,却不知出手的是谁。

    好不容易有人送上门来,求合伙,偏偏做生意的手法让他看不下去。

    黎浅浅暗摇头,其实姚大少爷若是处理得宜,是能让那些助力挥出所有的能力,而且还不被记恨,就看他对自己的婚姻事是如何看待的,没把源头想清楚,想要解决问题,岂是件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