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十二章 落脚
    四长老的家就在楚岭和庆州交接处的一处山城,山城位于庆州江连县,名唤江羡城,山明水秀的江羡城虽是山城,但因有数条溪流自山中来,于江羡城外汇合,给附近的居民带来丰沛的水资源,故江羡城的粮食产量不低,这也是四长老祖上选择此处落脚的主因。[?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一进江羡城地界,就看到四长老的长子带着弟妹前来相迎。

    四长老家位于江羡城西城,邻居皆是江羡城中的权贵,也是张家落户得早,要不然也买不到这么大的宅第,

    四长老领着几个孩子拜见教主,教主没受他们的礼,“还在外头见什么礼,等到了你家,再好好的见吧!”

    四长老呵呵笑,叫儿子和侄儿们上马,女儿和侄女们上车,一行人缓缓往张宅去。

    到了张家,四长老夫人已候在门上恭候,教主下了马后就到车边把黎浅浅抱下来,四长老夫人看得眼睛瞪得老大,她与丈夫交换了个眼神,四长老朝她微点了下头,四长老夫人便笑吟吟的上前来。

    “这就是教主新收的徒儿了吧?长得真是漂亮呢!”说着就伸手拉起黎浅浅的小手,见她生得瘦弱,不禁怜惜道,“怎么这么瘦?可是挑食?还是一个人吃不香所以才吃不多?”

    黎浅浅就是笑,四长老看起来就是个严肃的,不过他老婆不只生得美艳,还是个爱笑的,只是她一笑起来就彷如满树桃花盛开。

    见黎浅浅不回答,她也不恼,牵着她又跟蓝棠说话,蓝棠笑眯眯的有问必答,让四长老夫人很满意,垂眸再看黎浅浅,心想大概是还小怕生,所以对自己的问话都没回答吧?

    在张家堂屋分主次坐下后,四长老让家里子侄上前向教主见礼,谨一跟在教主身边,一一分送见面礼,男孩们的礼物清一色都是小巧锐利的匕,女孩们则是一套赤金头面。

    四长老夫人见了暗暗心惊,这些礼物应该不是教主挑的吧?

    她望向丈夫,四长老毫无所觉,笑看男孩们把玩着匕,女孩们得了头面,不免相互比较起来,每一套头面的花色各有不同,份量倒是相同,就算有人不喜欢自己头面上的花样,与人交换,也不会有什么纠纷出现。

    亲自将教主一行人安置在客房后,四长老夫人才跟丈夫咬耳朵,“教主送的那些见面礼,是你挑的?”

    “不是啊!我也是刚刚才晓得,谨一有帮教主准备见面礼。”

    “谨一虽然仔细,可也不至于细心到这个地步?”

    张家的孩子都习武,不过各人专长不同,有人习剑有人练刀,送匕,让他们能贴身带着防身用,正合了他们的意,至于女孩子,赤金头面份量十足,各色的花朵样式,正适合自家女儿和侄女们的年龄。

    想到蓝家的女儿自小就在京城凤家庄长大,又想到方才蓝棠的应对,便认为是蓝棠帮谨一准备的,却不知,蓝棠在凤家庄时,就跟个假小子一样,上房揭瓦爬树掏鸟窝,都有她的份,女儿家喜欢的衣物饰,她是一概不管,有什么穿什么,有什么戴什么。

    那些个甚合张家小辈们喜欢的礼,统统都是黎浅浅挑好,然后摆在谨一那儿的,其实她还挑了不少表礼,是要送张家人的,不过因为教主懒,四长老怕自家那些兄弟叔伯会惹教主不快,所以没敢让他们过来见教主,因此那些早就准备好的礼物全都搁在车里。

    在客房安置后,自然是把车上的箱笼礼物全都搬下来了,看到那一摞摞红通通的礼盒,教主不禁眉角微抽,谨一忙上前解释,并不忘帮小主子美言一二。

    教主扬眉瞪他,那是老子的徒弟,她好不好,还要旁人来告诉老子?不过说出口的是,“那丫头是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这样处处护着她?”

    谨一傻笑,小主子没给他好处,不过帮他解决了几个难题,那可比给他好处要强啊!他也没瞒着教主,一五一十的老实交代了,教主没好气的瞪他好几眼,才道,“叫个小丫头帮你解决难题,你可真是出息了!”

    “小主子聪明啊!要不您怎么会收她为徒呢?”谨一小小的拍了下教主的马屁,总算让教主的臭脸缓和了些。

    隔天用过早饭之后,四长老夫妻就领着和仆妇过来,丫鬟们清秀仆妇们精明,都是四长老夫人接到丈夫的信后,精心挑选的,为此不仅是请来江羡城里所有的人伢子,就连周边的几个城的人伢子都找来了!

    只是时间短促,只能从她们手头上现有的人来挑,好不容易才凑齐四个大丫鬟,六个小丫鬟,和四个仆妇,蓝棠让黎浅浅先挑,黎浅浅将人看过一遍后,也没细挑,就直接点了两个大丫鬟和三个小丫鬟,以及两个仆妇,剩下的自然就归蓝棠所有。

    四长老夫人看得目瞪口呆,她还以为黎浅浅会客套一下,或是只挑一两个,然后把其他的退还来,没想到她就全接了,蓝棠亦然,比家里的女儿、侄女们还好侍候。

    之后又想起来,黎浅浅之前的生活,心里便有数了,至于蓝棠,黎浅浅身为小主子都没说什么了,她自然也就不好多说。

    四长老夫人不晓得的是,教主跟黎浅浅说了,今儿挑的丫鬟、仆妇只是先暂用,若是不喜欢或不合适,再挑就是,不要让四长老下不了台。

    反正日后他们又不在江羡城长住,等找到落脚的地方之后,若这些人不得用,便打了,四长老夫人难道还会追问不成?

    四长老夫人办完了事便回去忙了,四长老则是和教主、谨一一起出门去,临走时,教主还不忘派了一堆功课给她。

    黎浅浅老实扎马练功,蓝棠也跟着一起练功,新来的丫鬟和仆妇将自己的行李归置好出来,就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都看呆了。

    不多时四长老夫人也知道这事,不禁感叹,“怪不得教主要收那孩子为徒,要是咱们苑儿和慧儿,那肯这样老实!”

    自家孩子自己知道,虽然也都很用功,可是那么小的孩子,又才经过长途跋涉,师父开口便没有二话的老实练功,不因师父不在,就偷工减料。

    “说来,那孩子也是命苦,小小年纪就没了娘,父兄又音讯全无,她一个小女娃儿,好不容易有了依靠,能不老实听话吗?”四长老夫人的心腹轻声道。

    “也是。嗐!只是心里仍旧想着,要是教主能看上咱们家的孩子……”

    “教主的性情古怪,要真看中咱们家的少爷们,您就真的放心让教主把孩子带走?”

    四长老夫人苦笑,“所以说,人啊!就是这么矛盾,既希望孩子能有出息,可又舍不得孩子吃苦,想要他们出人头地,又舍不得放他们离家。”

    “夫人这是慈母心肠啊!”

    四长老夫人笑了笑,“去叫针线房的管事来,让她们给小主子添几件新衣。”

    黎浅浅练功完毕,就看到四长老夫人笑吟吟的坐在一旁候着,“我带了人来给小主子量身,让她们给您做几件春装。”

    “多谢夫人。”软软糯糯的声音好听极了,说来还是四长老夫人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因听着这声音,四长老夫人不禁细看黎浅浅的样貌。

    “像,真是像极了。”四长老夫人恍惚的道。

    “我像谁吗?”

    四长老夫人回过神来,看着她的小脸,“小主子和教主的表姐长得真像。”

    “哦,那是当然的,浅浅的娘亲正是教主的表姐啊!”蓝棠早就收功,坐在一旁喝水,听到四长老夫人这么说,便回道。

    咦?四长老夫人愣怔了好一会儿,才惊道,“您的娘亲是长孙氏?”

    “是啊!”

    “怪不得!”四长老夫人这便明白了,她就说嘛!教主这个不收那个不收的,却偏偏收了个这么一个小女娃为徒,“你娘……”话说了半截,她才想起来,黎浅浅的娘过世了。

    “我和你娘有过数面之缘。”那时她家要和张家议亲,她娘带她去相看,是黎漱和长孙氏陪着张建业来赴会,印象中,长孙氏就是个体贴温柔的大姐姐,她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用餐到一半时,她忽然来了月信,当时年纪小不敢说,整个人僵在坐位上不敢动,偏偏她娘和她舅娘、姨母说得正起劲,便是长孙氏为她解围。

    当时她还想,若是有个这样的教主夫人也不错啊!

    谁也没想到,长孙氏会失踪,真是世事难料啊!

    送走四长老夫人,蓝棠小心翼翼的看着黎浅浅。

    “你干么啊?”黎浅浅被她逗笑了。

    “我怕你想你娘啊!”蓝棠老实说。

    黎浅浅抿嘴浅笑,没说话,直到下晌教主他们回来,她才有了笑颜,蓝棠看着才放下心来。

    到了晚上,黎浅浅才晓得,教主他们出去,是为了明天她要拜师在做准备。

    隔天一早,用过饭之后,黎浅浅就在丫鬟们的侍候下,换上一套玄色曲裾,头上也不梳双鬟髻,而是像男子一样梳了髻,还戴了个小小的金冠,看起来就是个小男孩。

    蓝棠见了忍不住道,“真好看!”

    黎浅浅咧嘴笑了下,便随谨一去张家正厅,正式拜黎漱为师。

    拜完师之后,在张家停留了小半个月,便又启程离开张家。

    半个月后,大长老接到消息,他的人把教主等人跟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