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十一章 丫鬟的素质

第五十一章 丫鬟的素质

 
    黎浅浅离开后不久,黎漱这里迎来了一群黑衣人,领头的男子俊美不输薛慕华,黎漱没在院子里待客,而是将人请入堂屋里,黑衣人围着屋子外站了一圈,四长老随侍在黎漱身边,谨一则是忙进忙出泡茶待客。?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也不知他们说了些什么,总之等他们离开时,太阳都快要下山啦!晚霞红似火,倦鸟归巢时,黎浅浅和蓝棠两个早就睡醒,待在蓝海身边临了字帖,把文课作业都作完了,蓝海让她们出来,唤人备水给她们沐浴。

    黎浅浅一出来,就看到谨一累得像狗,趴在门边上的桌上休息。

    “谨一。”黎浅浅原本是唤他谨一叔叔,不过把谨一吓得半死,最后便只叫他名字。

    “小主子您怎么出来啦?”

    谨一抬起头伸手抹了把脸,看来还是得找几个侍女来侍候,不然这走出去,一点气势都没有啊!他们家教主那是个怪胎,要他身边带着人侍候,就像要他老命似的,但小主子不一样啊!

    这么个粉粉嫩嫩的小团子,什么事都得要亲力亲为,多掉价啊!教主小时候也是婢仆环绕的,小主子身边就只蓝棠一个陪着,实在不象话,而且蓝棠也不是侍女啊!

    他再怎么能干,也不好贴身侍候个小姑娘啊!要是小姑娘有娘在,这种事情,自然有她娘去烦恼,偏偏她娘过世了,而且她爹多年无音讯,这么论资排辈下来,教主总要为徒弟操点心了吧?

    很抱歉!遇上他家教主,小主子您还是自求多福吧!思来想去,谨一最后想到了,有了!到时候就请四长老夫人辛苦点,挑几个丫鬟和仆妇来侍候小主子吧!嗯,最好连蓝棠的丫鬟、仆妇也一并选齐了。

    黎浅浅不知谨一在想什么,见他脸色忽晴忽阴的,和蓝棠交换了个眼神,谨一大概累病了,瞧,他脸色都不正常了呢!

    谨一得知她们是出来唤人备水的,便让她们回房,自己找人去传热水来给她们用。

    堂屋里,四长老脸色沉重问黎漱,“咱们真要与朝廷搭上线?”

    “谁让大长老自做聪明,怕收徒大会没人来,便放出风声,说瑞瑶教有前朝的宝藏,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宫里那个正缺钱呢!你说他会不会想将宝藏占为己有。”

    四长老不悦的沉声道,“就算有,那也是您祖上留下的,可不能给南楚的皇帝。”

    黎漱但笑不语。

    “喂!我跟你说真格儿的。”四长老正色道,黎漱见状识趣的点头,“我知道,只是你也晓得的,我们教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藏,不然为何要四大长老辛苦操持经营,不就是为了咱们没钱吗?”

    呵呵呵,堂堂瑞瑶教教主说自家没钱,这要传出去,怕是会被眼红嫉妒恨的人们给拍死!更别说那些连立锥之地都没有的小门派,若知黎漱说出这种话来,怕不半夜就杀过来了!

    “我是赚辛苦钱,他们可不然。”四长老冷哼,创教教主究竟有没有传宝藏下来,他们四大长老并不知道,但都曾听家中长辈们说起,他们的长辈曾经说过,当年贤太子对黎定平很是疼爱,似乎觉得这个儿子很有理想,很有抱负,不是个纨绔子弟,再加上有世子和太子妃帮忙说好话,所以对儿子创立瑞瑶教很是支持,没看他把自己领地里,最美最好的瑞瑶城给儿子做根据地吗?

    贤太子一脉覆灭后,负责抄家的御林军清查出的财产,和当初贤太子就藩时存档的财产并不相符,而且太子妃与世子妃的嫁妆呢?他们统统未能清查到,这些财产哪儿去了?

    因此才会有传言,贤太子早就知道继后母子会对自己出手,早早就将财产转移了,连妻子和长媳的嫁妆也一并转出去,但查来查去都没能查到下落,便有人猜测,贤太子将这些财产全移转给黎定平。

    四大长老虽与黎定平一同创立瑞瑶教,但严格说起来,他们都是黎定平的从人,第一任大长老自幼侍候黎定平,对他极为忠心,曾蒙黎定平赐姓,不过他的儿子并不愿意低人一头,在接任大长老一职后,积极谋求恢复原本的姓氏韩。

    二长老祖上则是黎定平的贴身侍卫,第一任三长老原是太子妃的陪嫁丫鬟,成亲后又回太子妃身边做管事媳妇,黎定平出生后,就是由她负责掌理他的院子,四长老的祖上原为贤太子打理田庄,黎定平创教后,为疏解百姓吃的问题,买了不少农田和庄子,可他手边没有这方面的人材,贤太子为解儿子困境,便将这个心腹派过来。

    如果黎定平真从他老子那,得到了大笔的财产,那,也是人家老子给儿子的私产,说什么宝藏,搞得好像是什么无主的宝贝,被贤太子现了,然后传给他儿子了!

    就算贤太子真现了什么宝藏,他传给自家儿子,只要长子没意见,谁有资格说什么?

    第一任的四大长老碍于等同家奴身份,也不敢去深究这事,主子没让你知道,你就没必要知道,他们都谨守分际不敢越雷池一步。然而随着时光推移,第一任长们纷纷过世后,随着继任者上台,主仆之间的分界就逐渐变得模糊,尤其老教主过世后,继位的教主黎漱太过年轻,大长老倚老卖老,很有奴大欺主的嫌疑。

    只是黎漱不是个任人欺压的主,大长老与之明争暗斗这么多年,会在今年传出瑞瑶教有宝藏,似乎也就不奇怪了!

    黑衣人的头头是近来颇受南楚皇帝承平帝倚重的少年将军齐治平,其祖上齐辞东眼光独到,投资了南楚季氏,季氏登基后,封他为镇国公,齐辞东无嫡子,由庶子齐应嘉承爵,齐应嘉子应定国要承爵后不久,因御前失仪,而被降等,现任的镇国侯为齐定国嫡长子齐安和。

    齐家原是一脉单传,到齐安和时,竟然不止生一个儿子啦!齐安和夫人是个好生养的,一连生了三个嫡子,不过她在生嫡长子之前,丈夫一个自小侍候的丫鬟早她一步传出喜讯,自此她就一直憋着气,等到那丫鬟要生时,她一急便动了胎气。

    两个孩子前后脚出生,齐夫人娘家人便仗着内院是齐夫人管着之便,将庶子齐治平的出生时辰,硬是和嫡子齐治海的八字调换,反正是同一天生的,自家外孙若是嫡长子,对自家女儿有利!于是齐夫人的亲娘和嫂子就这么干了。

    取名的时候,还不忘压庶子一头。

    齐治平自小便显得很平庸,文不成武不就的,而齐夫人生完齐治海后,就像开启了任督二脉,接连生了两个儿子齐治河和齐治川,镇国侯太夫人乐得开花,觉得这媳妇真是太会生了!三个嫡子啊!

    有三个嫡孙在,庶孙也就可有可无了。

    所以齐治平一直表现平平,没有太过出众的表现,直到前年随皇帝秋猎,为皇帝挡了一箭,养好伤之后,他便被皇帝钦点成为近身侍卫,贴身保护皇帝。镇国侯才知这个儿子不止武艺过人,就是文采也不错,齐夫人更是扼腕,怎么就让他坐大至此!

    不过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齐治平会出现在这里,除了奉皇帝之命前来,还有谁能使唤得动他?

    “你这样应付他,不怕他日后算账?”

    黎漱笑,“他,是条汉子,说话算话,还不至于做出自毁承诺的事。”

    “那可难讲,还是防着点的好,毕竟你也不想和皇室正面冲突吧?”

    “怎么说起这个来?”

    四长老笑,“谁让大长老把齐治平给引来。”

    黎漱摇头,“对了,你先让人传个信回去,到了你那里,我想正式收徒。”

    “之前在总坛时,你怎么不让大长老去办?”

    “是我收徒,不是大长老收徒,再说,你觉得那老匹夫要是知道,丫头要在总坛正式拜师,他会做些什么?”

    大长老一心要让曾孙拜在教主门下,若黎漱在总坛收黎浅浅为徒,大长老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到时候,黎浅浅的小命保不保得住两说,黎漱很可能会被迫收下韩玉唐为徒。

    “知道了,我这就让人回去准备。”顿了下又问,“那齐治平的问题,你打算怎么回复他?”

    “还能怎么回复?”黎漱笑,“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就这么简单,堂堂皇家要强取豪夺百姓的财产,好为皇帝所用?这要是传出去,是我们没脸还是他?”

    那还用得着说吗?

    四长老笑着起身,“行,你心里有数就好。”话毕便转头出去办事了。

    谨一跟了上去,跟四长老提了一句,请四长老夫人为小主子和蓝棠挑些合用的丫鬟及仆妇。

    四长老同情的拍拍他的肩头,“真是辛苦你了!难为你和蓝海两个一个当爹一个做娘。”

    小主子的大小事,都由他们两个大男人来操心,怎不叫四长老一掬同情的眼泪!

    谨一苦笑,“记得跟四长老夫人说,小主子和蓝棠都是活泼的性子,千万别给那些计较什么规矩的丫鬟和仆妇。”

    谨一可是看过黎净净的丫鬟嘴贱,仗势欺负黎浅浅,一口一个规矩的烦死人。他可不想给黎浅浅找这样的丫鬟和仆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