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十六章 收徒 两章合一

第四十六章 收徒 两章合一

 
    蓝海一夜未归。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黎浅浅早在人来请他时,就已经猜到了,倒也不足为奇,蓝棠更是习惯了父亲为人疗伤彻夜不归,反正她就是准备热水热食等着他回来,让他洗个热水澡,吃饱饱,然后送他上床补眠去。

    谨一来通知道她们两这事,还想着要怎么安抚她们两,倒没想到小姐妹两比他还淡定。

    蓝棠甚至还请他帮忙,让人给她爹准备热水沐浴,热的好克化的吃食让他止饥。

    谨一一一应下,“棠姑娘放心,都已命人备下了。”

    “那个人救回来了吗?”黎浅浅坐在桌前歪着头问。

    “救回来了。”谨一没说的是,就算救回来,也不能保证那位世子从此安然无忧。

    十三、四岁的半大少年能有多高?背后那一刀,据刘二说,下手的人个头大概只比世子高一些,下手时应该犹豫过,而且在他出手后,就被世子身边的人制止了,因此世子方能保住小命。

    但因贴身侍候的人都死了,补上来侍候的,本就不是贴身侍候的,难免就有疏漏,加上熊副堂主粗心大意,只注意眼前可见的伤处,从未检查其身后有无伤口。

    见其高烧不退,只不断的加重退烧汤药的剂量,却不知其身后的伤口已经化脓,才是导致世子高烧的原因。

    严格说起来,平亲王世子的伤势,并没有熊副堂主向大长老所言那般严重,熊副堂主一开始就夸大了世子的伤势,原想藉治好世子的伤,来向大长老邀功,好早日把蓝海给踢出药堂。

    万万没想到,看得的到伤都治疗得差不多了,可平亲王世子却突然起高热,连着几天都降不下来,他才慌了向大长老报告。

    大长老二话不说,就让人去请蓝海,熊副堂主虽不悦,却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回家冲着老婆脾气,熊夫人才刚遭受挫折,又被丈夫无故迁怒,心情极端不好,便往儿女和下人们出气。

    于是一早,教主带着黎浅浅她们一出云停院,就被熊芳姝堵个正着。

    熊芳姝自小就是父母娇宠的主儿,加上长得漂亮,在总坛很是受到少年们的欢迎,其中尤以韩玉唐为最,因此熊芳姝娇嗔两句,韩玉唐便做主把韩夫人送来的丫鬟硬塞进云停院去。

    云停院里侍候的人是大长老夫人精心挑选的,原都对大长老夫妻很是感激,然而四长老说的话,让他们对大长老夫人产生了疑惑,若是之前,她们便会劝上一劝,但现在,她们跟谨一提了一句,谨一让她们随他去,她们便随他去。

    后来教主火处置那几个丫鬟,她们才知害怕,韩玉唐明知会惹恼教主,还硬要安排人进来,若不是她们事先和谨一说,出了这等事情,教主要是追究是何人放行的,她们岂不要遭罪?

    看到熊芳姝竟然跑来堵教主,大家全都傻了!熊芳姝到底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啊?

    她知道是知道,但从小就没见过教主几回,在她心里,在总坛,大长老最大,然后是她爹,她爹有时还得听她娘和她的呢!

    熊芳姝一来,就冲着教主叫嚷,“都是你,你为什么要害我娘被我爹骂?害我爹被大长老骂?你为什么不滚回你家去啊!”

    黎浅浅和蓝棠两个手牵手,被谨一护在身后,见此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这个女生是谁啊?知不知道瑞瑶教里,谁最大啊?竟然敢叫教主滚回他家去!拜托!难道不知道,瑞瑶教是教主的?总坛就是他家!

    教主懒得理会她,直接伸手一指,就把人哑穴点了,手指微弹,人便被定在原地不动了!

    黎浅浅心道,这招一定要学起来,见到唠叨不休的人就给他来上一指,哈!真是太威了!

    唉呀!可惜上辈子她没学过点穴,要不然就不会让她那些叔婶堂兄姐们在她面前啰嗦了!

    看客如黎浅浅、蓝棠觉得这招太棒了!但被点穴的那个就惊恐啦!她带来的两个丫鬟早在她冲着教主叫嚷时,就差点惊呆晕过去,现在更是傻眼,这是怎么回事啊?她们惊惧万分的看向教主一行人,盼着他们为她们解惑。

    教主没那么好心,转身抱起黎浅浅,让谨一抱着蓝棠,走人。

    等熊副堂主接到通知,你闺女儿跑去堵教主,还叫教主滚回去时,整个人都呆掉了!熊夫人还好一点,赶紧派人去把女儿接回来,“你还什么呆啊!快想办法啊!”

    “我去找大长老。”熊副堂主回过神拔腿就往外跑,熊夫人在后头气急败坏,追了几步又跺脚回身,命仆妇去请大夫来,就怕女儿有个什么闪失,交代完终究还是不放心女儿,领着人匆匆往云停院去,边走边在心里哀叹,她这是走了什么楣运啊!

    熊副堂主赶到大长老住处时,大长老正忙着呢!

    “让他们记住了,到时候就由黄庄主先开口,再是何帮主,然后就让其他人跟着附议,务必要让教主点头答应,收玉唐为徒。”

    韩素郑重点头,旁边韩见的长子和次子也跟着点头,他们两个的儿女虽也跟着点头,但偶尔瞥向韩玉唐的眼中都带着羡慕嫉妒恨,一样是曾孙,为什么他们就不如韩玉唐那么被看重。

    韩玉唐的父亲,韩见的么儿韩青与妻子并立,不时得意自豪的望向儿子。

    韩玉唐却是板着脸站在曾祖父身边,大长老右手搭在他的肩上,重重的拍了他几下,“等你入了教主门下,怕就不能常常待在家里了,回头好好和你爹娘聚聚,别老往外跑了!”

    在场的人都知道,大长老言下之意为何,不就是不希望韩玉唐被熊芳姝勾了去吗?

    年轻一辈的闻言不是做怪脸,就是不屑的撇开头去,韩修一辈的则是对韩青夫妻说,“玉唐也不小了,也该给他相看媳妇儿了!”

    韩青虽不悦,但还是低声应是,韩青的妻子则是黑了脸,不理会妯娌们。

    就在这时,熊副堂主来了,下人不敢拦他,让他冲进了正房,大长老不高兴的瞪了过去,要是平常,熊副堂主肯定就停脚住嘴了,但今儿不同啊!

    “大长老,您救救我家芳姝啊!”

    “芳姝怎么了?”韩玉唐挣开大长老突然重压在他肩上的手,冲到熊副堂主跟前,揪着他的衣襟问道。

    熊副堂主忙把事情那么一说,屋里所有人都怔住了,这都什么事啊!长辈们还得捧着、供着教主咧!结果那个没长脑子的,竟然敢叫教主滚回去?

    “她在那儿?我去看她。”话声方落人已经跑得不见踪影,大长老来不及拦,忙叫人跟上去,几个儿孙里,就数韩素轻功最好,可是这会儿他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韩修等人倒是追了出去,韩青的功夫最差,等他出去时,大家都已经跑得不见人影。

    大长老连话都不想和熊副堂主说了,直接摆了摆手,让人把他带下去,大长老夫人这时才开口,“玉唐这孩子对芳姝倒是挺上心的。”

    韩青的妻子闻言忙道,“玉唐还小呢!他向来把芳姝当妹妹看。”

    大长老夫人朝她微微一笑,便不再开口,大长老转头看到韩素还在,不禁斥道,“你怎么没去追玉唐。”

    “与其去追他回来,还不如想想办法,让教主消气。”

    要命唷!熊芳姝惹毛了教主,韩玉唐看重熊芳姝,万一,万一这小子一冲动,和教主杠上,可怎么办啊!

    家里人这些年来都看在眼里,只要是事关熊芳姝,韩玉唐就昏头,今儿正是拜教主为师的重要日子,怎么就出了这档子事呢?

    在他们大家眼里,熊芳姝是以下犯上,是为大逆不道之过,教主不过点她穴,罚她几个时辰而已,可是在韩玉唐眼中是什么样子?教主小气和个小女子计较?全然不顾是非对错的硬要袒护她?

    教主会点头收这样的人入门墙?

    大长老头疼不已,这要换作是自己,定是不肯收这样的人为徒!临阵换人呢?曾孙辈中有谁可和玉唐比拟的?有谁胜过玉唐的?他脑子转得飞快,可惜曾孙中无一人比玉唐更出色。

    韩素说完那一句话之后,就转身离开,大长老夫人开口把挽留他,可看看丈夫的脸色,到底还是闭上嘴,大长老年纪大了,可不能让儿子把他气出个好歹来。

    黎浅浅跟着教主来到宁和院,宁和院中已经挤满了人。

    教主走到主位上坐下,静静的看着众人,本来高谈阔论的人们渐渐安静下来,然后才现主位上坐着人。

    有些人前一天已经见过教主,却不知其身份,也有人见过之后才知是何人,现在再见,都有些期待也有些兴奋。

    “各位安好,昨日已通过考较的诸位,请出列。”谨一站在教主旁边,伸手指了他的右边。

    衣袂窸窣,原站在该地的人纷纷让路,让已过考较的几十名少年列队,他们一过来便自动排成两列。

    “昨天考较武艺,是大长老提议的,教主要收徒自要传授武艺,总不能挑个不能习武的。”谨一顿了下,见那几个武艺过人的面露得色,不禁暗笑,忽闻教主冷哼一声,他忙收敛心神。“不过,教主日理万机,不可能将所有人都收入门下,只得择有缘之人为徒。”

    黎浅浅暗道狡诈,悄悄看教主一眼,教主似有所感,转头瞪她,黎浅浅立刻缩了回去,蓝棠在侧旁观忍不住笑了出来。

    谨一这边已经说完话,让那些人按照顺序一一上前,教主低声询问第一人一些问题,声音很小声,那少年似很紧张,回答问题时坑坑巴巴的,脸都涨红了,等回答完问题,谨一领他下去,路过黎浅浅跟前,她几乎都能听到他全身骨头在咔咔作响。

    如此进行到第三人时,不知是家长,还是落选的人大声的问,“黎教主,您问他们什么问题啊?为什么不让我们听啊?”

    当即就有人起哄,谨一及屋中侍候的人不禁要对他们怒目而视,黎漱却站了起来,对着那人道,“我问他,若你拜在我门下,就得以瑞瑶教教众的福祉为重,连你的家人都要靠后,你还要拜我为师吗?”

    不过拜个师父罢了!竟然问这种问题?可是大家惊讶之后,又觉这似在情理之中。

    “瑞瑶教创教教主当初创教的理念,便是愿要让楚领一地的百姓,不止有的吃,还要吃的饱,不止有衣穿,还要穿的暖,不止有屋住,更要能遮风挡雨护住一个家。我身为现任教主,自要禀持祖宗的理念,是以我的徒弟都要以教众们的福祉为重。”黎漱难得义正词严的道,谨一听得愣住了,望向黎漱的眼光就有些复杂了。

    黎浅浅却是突然觉得肩膀好重,她怎么觉得自己被表舅坑了呢?

    经此一闹,有此宏愿的,自然是没半个,不过教主还是点了几个之前就相中的,收他们做记名弟子。

    结果这般出人意料,实在是让人想象不到,同时,大家也在怀疑,黎漱搞这么大阵仗,闹这么个收徒大会,究竟是想干么?

    “其实对此结果,我心里早就有数,徒弟不好找啊!看来还是从我们黎家自己人里头找,只是不好拒绝大长老,让大家白跑这么一趟,真是万分抱歉。”

    众人喃喃回话,只是回的是什么,大概连他们自个儿也不知道。

    “为了表达歉意,还请大家收下这份礼物。”教主一挥手,刘二便带着人一一奉上一个信封,众人疑惑不已,有性急的打开一看,是张礼券,上头有瑞瑶教教主之印,金额为一百两及使用期限。

    刘二他们边送上礼边解释,持这张礼券,到瑞瑶教名下的铺子去购物,可扣抵一百两银子。

    黎浅浅转头对教主道,“表舅几时让人做的?”

    “离开南城的时候,怎么样?”教主扬眉问。

    “我觉得太早拿出来了,万一被人学去,做了假的,到店里骗人怎么办?”

    教主轻笑一声。“你以为我傻啊?那些礼券都做了暗记和编号的。”

    呵呵,若有心,打个时间差,就能赚不少了!不过黎浅浅没说出来,上回不小心说了礼券这东西的用法,就被教主问到她要翻脸,后来她干脆全推给她过世的娘亲,才让教主不再追问,这回要再说溜嘴,难保又要历史重演!

    不带这样玩的!

    收徒大会就这样草草落幕,让赶来赴会的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是黎漱提问的问题,你又不能说他不对,或不该问,不过好歹有个补偿,倒也不算是白走一趟。

    至于冲着宝藏来的人,不免暗中打量总坛,又私下打听,就想知道,瑞瑶教到底有没有宝藏啊?

    当大长老一家匆匆赶到时,人差不多都散了。

    “这怎么回事啊?”大长老瞪大了眼,韩青抓了个小厮问。

    小厮目露精光满脸崇拜,把教主的问题大声的复述一遍,然后可惜的道,“那些人昨天那么拚,就是想要拜入教主门下,可教主把他那问题一说,就没人愿拜教主为师了!”

    韩素脚下一滞,这话会是黎漱那货说的?怎么可能?

    “那天龙帮帮主和青河庄庄主他们呢?”大长老总算回过神来,心道,还不算太迟,黎漱不是没收徒吗?只要他们帮着说话,再让玉唐应了,黎漱不收他为徒也不成了!

    “谁?”小厮挠着头,他哪知道那什么帮主和庄主的行踪啊?“大概都走了吧!教主为表歉意,特意送了他们一张什么礼券的,有一百两耶!不少人拿着那张礼券,赶着要去买东西了,所以才会一下子功夫全走光了。”

    这世上最痛快的事,不外乎想买却没钱,再有便是有钱却没东西买,大伙儿手上都有张礼券,想当然耳,都要去消费,可铺子里的东西有限,万一去迟了,想买的东西没货,怎么办?别忘了,这玩意儿有使用期限啊!

    所以脑子动的快的,为确保自己不吃亏,立刻走人啦!其他人见状也跟着走,总坛没一会儿功夫,就又恢复往日的平静,虽然多了很多垃圾,不过莲城城里城外,瑞瑶教的众家铺子却出现了人潮,店里的伙计忙得脚不沾地,掌柜们却有些欲哭无泪!

    教主平常不怎么花钱,怎么一出手就这么大手笔啊!虽然珠宝饰等物,有不少单价就在百两以上,但像茶馆的消费,挺多二十两就封顶了,百两礼券要怎么消耗啊?

    酒楼举宴,一百两的宴席不多,但也不是没有,一下子涌进这么多客人,都点这百两上下的宴席,客人用百两礼券点了宴席,没花到半毛钱,掌柜们便令伙计们务必要让客人心甘情愿为酒水掏出钱来。

    几天下来一结算,亏得并不多,而银楼珠宝坊也亦然,众掌柜们方才放下心来,他们教主到底没真的败家嘛!。

    不过这都是后话,眼下,他们正愁眉苦脸的,看着店里汹涌的人潮暗暗心惊,边还在心里痛骂败家的教主,边在心里期望着,这个月的亏损不要太过,账面不要太难看啊!

    铺子里的异样,自然很快就传回总坛,教主和谨一他们纵有心里准备,却也料想不到会有如此盛况。

    黎浅浅就不用说了,她早料到会有聪明人会看出使用期限上的问题,可是没想到聪明人这么多,才拿到礼券,就立刻冲到店里去消费了。

    真是到处都有聪明人啊!呵呵!

    大长老也接到消息了,不过目前重要的是,让韩玉唐拜黎漱为师,大长老费了这么一番功夫,就为了达成目的,只有韩玉唐拜黎漱为师,日后,黎漱一死,他才能名正言顺扶持曾孙继任教主。

    因此不管韩玉唐乐不乐意,黎漱愿不愿收,他们都得听他的,就算没人帮忙也没关系,反正他今天一定要完成此事。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大长老好不容易才把韩玉唐从熊芳姝房里拉出来,一路死拖活赖的,好不容易到了云停院。

    “教主。”看到教主坐在院子里,大长老暗松口气,不用再拖着曾孙了,真好!

    “有事?”

    大长老努力让脸上的笑容看来亲和些,“听说您方才没有在大会上收徒。”

    “嗯。”教主不置可否,大长老笑意加深,“我知道您肯定很失望,所以我特地把玉唐带过来,就让他拜入您的门下吧!”

    大长老用力一扯,韩玉唐被扯得踉跄了下,“我们家里,就数他武学天份最高,能文能武,又是咱们教里的孩子,自然会对教众们尽心。”

    教主撩了下眼皮子,扫了韩玉唐一眼,“看起来是很像回事,不过,看他这副样子,好像很不甘愿拜我为师啊!”

    “您看错了,看错了!”大长老顺着教主的眼光,低头看向韩玉唐的脸,见他正对着教主怒目而视,不禁大怒,但在教主面前,也不能表现出来,心里直要呕出血来,手下暗暗使力,嘴上直笑着否认。

    教主似笑非笑的看着大长老,“大长老这等黑白颠倒的功力,似乎又见涨了。”

    大老长一噎,满脸尴尬,韩玉唐紧抿着嘴,对教主怒目而视,却是不一语,黎浅浅心道,该不会是被大长老点了哑穴吧?

    再次肯定这招一定要学起来。

    韩修兄弟几个忙帮腔,不过可以看得出来,韩修、韩纬兄弟和他们的儿子们是言不由衷,而韩玉唐的父亲韩青倒是焦急的为儿子说好话,只是他口才不好,话总说不到点子上,至于韩素,他一直杵在旁边当背景,大长老夫人不时扯着他,就不知是想他开口为韩玉唐说话,还是不想他开口了。

    一院子人七嘴八舌好不热闹,然而教主一直不冷不热的听着,本来说的很热切的韩家人,渐渐的都收了声,最后就只剩大长老还在奋战不懈。

    “我方才在宁和院里就说了,我要收徒,自会从我们黎家自己人里头找,而且,我也已经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