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十五章 贵人
    因考较成绩已晓,通过考较的人总算放松了点,可又想到,还得过黎教主那一关,又不免忐忑不安起来。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没通过考较的人及其家人们,有等着想看最后谁被教主收为徒,心里边叨念着,老天保佑啊!咱那死对头家的儿子就是个歪瓜劣枣,他要都能被选上了,咱家的儿子选不上,回去岂不被街坊邻居给笑死!

    也有的想,我家孩子这么优秀,都选不上,我倒要看看,被选上的人究竟是比我家孩子强在那儿?

    当然,也有存心想看热闹的。

    总坛前山客院里头,众人都等着看结果。

    而总坛药堂客房里,却又是另一副景象了!

    来赴会而被攻击的大概都住这儿了,有的主子重伤而亡,护送的人便在此守着主子的遗体,等家里派人来,若受伤较重的,自然是在此疗养,伤势轻的,参加完考较后,仍是回到此处休息。

    熊副堂主医术虽不高明,但御下还是有一套,将此地安排得很好,大长老也不时来此安抚,所以不论是伤者还是他们护卫,对大长老和熊副堂主都深表感激。

    大长老领着韩玉唐探视过他们,要步出药堂大门时,忽又想到什么似的,唤心腹过来,交代数语,心腹便领命而去,韩玉唐好奇的看着那人离开,嘴角翕翕,似有话想说。

    “想问什么?”

    韩玉唐摇摇头腼腆一笑,大长老摸摸他的头,微微叹气,不多时,心腹即转回,凑到大长老身边回话。

    “这么严重?熊副堂主没派人给他疗伤?”

    心腹有口难言,大长老看他的样子也猜到了,这烂泥扶不上墙,他自个儿没本事,就算有心抬举也抬不起来啊!

    “没被人看穿吗?”

    “亏得他会装,装得有模有样的,贵人身边的侍从都没看穿,皆以为是贵人原就伤重之故,所以并不曾闹开来。”

    大长老长叹一声,小声抱怨,“都怪蓝海,也怪那些人办事不力。”

    没把蓝海看牢,让他跑了不说,说什么一定不会把人跟丢,结果呢?害他派出一大堆人手,被耍得团团转。

    大长老一想起来就恨得咬牙切齿,真正的权贵不会让自家的孩子走这么一趟,因此来莲城赴会的,层级最高的官家子弟,不过是知府家的儿孙,谁会想到平亲王世子特地从京城跑来?

    这些受伤的人,有几家是真被仇家盯上,也有本就互相看不顺眼,路上碰巧遇上了,血气方刚少年人一言不合打起来的,其他的嘛!就全是大长老授意,命韩素带人攻击的。

    所以他的人才能在第一时间及时救助,对谁下狠手,对谁轻轻放过,大长老心里有谱,有些人家里是硬骨头,拉拢不过来,那便直接毁了他们的最出众的孩子,有些人态度模棱两可,便下手轻点,再施恩于人,谈合作就轻松多了。

    而平亲王世子会来莲城,真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韩素那时都回来了,因此他的人根本来不及救治,而且究竟是谁下的手,至今还不得而知,

    亲王世子啊!是他有心想攀结,也苦无门路结识的贵人哪!这么难得的机会,就因蓝海而害他失之交臂!真是可恨!

    “让人去请蓝海来给贵人疗伤。”

    蓝海来不来是一回事,他有没有派人去请,又是另一回事,若这一位当真伤重不治死了!平亲王要是究责,他可不想扛这个责任,蓝海若来把人治好了,那自然偕大欢喜,要是没把人治好,就把熊副堂主扔出去扛责,蓝海若不来,不管人好没好,责任就都推给蓝海。

    大长老很愉快的决定了,命人去请蓝海。

    蓝海奶爸正在给两个小丫头说故事,这是应黎浅浅的要求,跟她说瑞瑶教的事情,蓝海想了想,黎浅浅怕便是下一任教主,对自家事,怎能不了解呢?指望教主自个儿说?那比等太阳打西边出来更加不可能,还是自己说吧!

    又,既然要说,便把女儿也拎过来一起听,所以他这会儿正忙着呢!

    听到大长老派人来请蓝海,教主和谨一也一起过来了,得知有贵人伤重,要请蓝海过去救人,三个大男人互相交换了一眼。

    这贵人是谁,他们三人心里都有数。

    大长老自认把总坛管得如铁桶一般牢固,却不知在他们眼中其实漏洞百出,教主他们还没回到总坛,刘二便已经把总坛的情况摸清,大长老以为除亲信外,总坛中无人知晓贵人身份,却不知教主他们还没进总坛,就已晓得平亲王世子在莲城附近出事,人被大长老人的带回总坛了。

    “拖到现在才请你去,怕情况不乐观。”教主沉吟半晌提醒蓝海。

    蓝海咧了嘴笑道,“我晓得轻重,有老熊在,好好的人都能被他折腾得半死不活,更何况这已经半死不活的。”

    说着提了药箱就随来人走了,教主朝谨一示意,谨一忙出去,随即就有人跟着蓝海过去药堂。

    “明天你们两就跟在我身边,别乱跑。”教主交代两个小丫头。

    黎浅浅漫应一声倒头就睡,再看另一只,已经倒在被子上呼呼大睡,教主看着不禁纳闷,蓝海方才是在跟她们说什么?催眠效果这么好?

    蓝海跟着人往药堂走,半道上听到响动,他微朝后瞥,就见刘二朝他点头,知是教主派他们来的,便放心往前走,前方引路的人倒是毫无知觉,直到要引蓝海入屋,才现蓝海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两个人。

    “两位,里头有贵人在,您二位不如在外稍候!”话说的是很客气,可是态度却一点也不客气,守在门边的两名侍卫直接就抽刀拦路。

    “他们是跟着我来的,指不定一会儿要用到他们,你们要是把他们惹毛了,待会他们不肯尽力,可就别怪他们喽!”蓝海进到屋里,见此情状拉着药箱背带凉凉的开口提醒。

    领路的管事愣了下,不知怎么办,两名侍卫反应倒是比他快,立刻收刀赔不是,“是我们兄弟失礼了,还请两位大哥大人大量,不与我等计较。”

    蓝海与刘二交换了一眼,刘二面露微笑颌示意,与另一人一起入屋,管事也想跟着入内,却反被两名侍卫拦在门外。

    “喂,你们!蓝……堂主!”管事气恼,本来冲口而出就要直呼蓝海名讳,又及时改口称堂主。

    屋里的侍从本已要领蓝海入内室,见状不禁停下脚,蓝海回头看那管事一眼,朝他摆摆手,“没事儿,你回去向熊副堂主复命吧!哦,对了,顺道让他把贵人这些天用的方子送过来,我要看。再让他把堂里的伤药材先备好送过来,省得万一有缺,才去备药耽误了时间。”

    蓝海仔细的吩咐,让平亲王世子的侍从和侍卫们暗松口气,这一位听起来就是个懂行的,不像那个熊,副堂主,(那家伙只是副堂主?)好像为了显能似的,遇到事方喳喳呼呼的让人去备这个,找那个的。

    他要真医术高明,不是该如蓝堂主这样,在事前就先把一切准备好!

    这还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死人。

    侍从待蓝海的态度,就较之前更加有礼。

    门外的管事眼睁睁看着蓝海三人被人礼遇的请入内,不禁暗跺脚,痛骂这些人逢高踩低,前几日还对他和熊副堂主百般客气,今儿就翻脸不认人了!

    可再恼也无济于事,他只得怏怏的跑回去,跟大长老和熊副堂主告状。

    蓝海仔细的检查过伤者后,命人备热水、干净的纱布,见室内太暗,命人准备油灯好照明。

    刘二便道:“大长老那里有新造的荷叶灯,这荷叶是錾珐琅的,活信可扭转,可将灯影逼向外照,室内便会明亮许多。”

    “嗯,这个好,快让人去大长老处去来,若有相仿的,也一并统统取来。”

    既然要叫他救人,总要让大长老也出点力嘛!不然他怎么向贵人邀功呢?

    刘二得令,与侍从说了几句,自有人去找大长老要灯具。

    跟着平亲王世子出京的这些人,大都是心腹,护卫不力致使主子遭受重创,本就是带罪之身,如果世子有个万一,他们就是一个死字,不止他们自个儿,连同家人也都要受累。

    现在有机会把世子救回来,他们自然是要全力以赴,只要保住世子,他们兴许能保住小命和家人。

    刘二等侍从们出去忙活,才悄悄问蓝海,“还有救?”

    “还有救,只是被庸医所误,而且这小子体内还被人下了毒,不止一种,而是三种。”

    三种毒?刘二转头看那伤者一眼,却见原本沉睡的孩子不知何时已睁开了眼,正看着他们两。

    “你,们,是,谁?”因为处于高热,平亲王世子声音沙哑干涩。

    “我是大夫,来给你疗伤的,刚刚给你看过了,你有些伤口没能及时处理,都化脓了,待会帮你处理一下,你背后中了一刀,你身边侍候的人不晓得吗?”蓝海边说,边让刘二倒水来,另一人则守在门边。

    喝了些水润喉后,世子才摇头回道,“贴身侍候的,都倒下了,这几个,不是。”说完又昏睡过去。

    刘二和蓝海咬耳朵,“他这是说,这几个侍从不是心腹?”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