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十二章 识不识字

第四十二章 识不识字

 
    教主黎漱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也亏得黎浅浅聪明,不然就算是他表姐的女儿,也肯定教不了三天,他就放手不管了。?〈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想从他那里挖出瑞瑶教的事来?还是算了吧!蓝海就不一样了,虽然长得雄壮威武,可他本性就有点事儿妈,就算她不问,他也会说的,但不会是现在说。

    蓝海想了下,道,“等明日事毕,再好好跟你说吧!其实呢,也没什么好说的啦!”

    蓝棠听了好想捂脸,她爹在说什么啊?

    黎浅浅点头,“好,就明天晚上说吧!”

    咦?我只说明日事毕再说,没说明晚啊!黎浅浅可没打算让他反悔,拉着蓝棠,选好了东厢的两间相邻的房间做卧房,蓝海要就近照顾女儿,也要跟她们一起住东厢,却被女儿嫌弃,“东厢三间房,我和浅浅各一间,还剩一间,正好拿来读书用,您住了,我们两上那读书去。”

    “说的好像你很用功读书似的。”蓝海直接吐槽女儿,蓝棠不以为意,“您住西厢去吧!还是您要回药堂去住?”

    蓝海一听直摇头,住西厢就住西厢吧!他才不想回药堂去。“要是那丫头把之前侍候我们的人送过来,怎么办啊?”只要一想到那几个痴缠不休的女子,蓝海就觉头疼。

    “爹,您傻啦?”蓝棠笑嘻嘻的提醒他,“这里是教主的地盘,她熊芳姝敢伸手进来?”不怕她老子连副堂主都没得做?

    也是,蓝海闻言就放心了,谨一正好带人把他们的行李送过来,小姐妹两也不用人侍候,自己拿着行李回房去,蓝海看着不放心,跟了上去,把衣服全检查了一遍,可不能再生上回的事了!

    谨一直笑,拜托,这些行李刚从车上搬下来,大长老他们还没来得及动手脚吧?再说,与其担心这个,还不如趁早研究如何破解方为上策。

    他环顾四周后,觉得就算要研究,也不能在总坛里,他们这里稍有动静,大长老那儿怕是立刻就知道了。

    因为他家人已经被教主派去的人接出来了,这回从南城回莲城的路上,还让他趁机见了家人,知道他们都安全了,谨一的心总算是落到腔子里了,蓝海还帮他们诊了脉,得知他们都被下了********,谨一都要气疯了!幸好是慢性的,蓝海开了药,让他们连喝一个月,便能慢慢恢复正常。

    黎漱安排他们住到京城的庄子去,一来大长老常年坐镇莲城,手还伸不到京城去,二来,正好让他们帮着打理庄子,并盯着京城的分舵。

    瑞瑶教在京城有分舵,负责的人是二长老一派,因为二长老建立了几支商队,商队的起讫点都在京城,二长老岂容大长老插手,所以大长老虽一直想往京城展,奈何二长老如拦路虎挡在前头呢?

    让谨一的父兄盯着京城分舵,却不是为大长老,而是要盯着二长老,二长老野心不小,而且不像大长老那样,既要面子又要里子,他行事常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只是近年独子过世,才稍稍收敛了些。

    他儿子之所以会早死,全是因他行事太过招惹了权贵之子,那权贵是南楚皇帝之弟,虽无实权,但因与皇帝一母同胞,孙子被人欺负了,太后一个不高兴,就让人弄死了二长老他儿子。

    做生意好端端的,就因为意气之争,把儿子的命给葬送了,现在看起来,二长老是收敛了,但谁能确定,他之后不会再犯?要是下回付出代价的,不再仅限于二长老的儿孙,而是瑞瑶教的教众呢?

    黎漱身为教主,不得不防着点。

    之前虽已着人暗中盯着,但成效不彰,他们在京城,查不出二长老最近筹建的商队为何临时中止,刘二却已从别的管道,得知是大长老长子在背后使坏,怎不叫人为他们着急呢!

    只能再派人从旁协助了!

    二长老以为教主一直闲闲的没啥作为,哈!怎么可能!人家做事没给他看到,他就以为人家没做事,还笑话人家,却不知道教主的人在背后,悄悄的替他收拾了多少事,后来教主嫌他太会折腾了,便令人不再替他收尾,就那么一次,他儿子就挂啦!

    暗中盯梢的人都看傻了!

    谨一暗将此事告知父兄,让他们小心行事,将家人送走后,谨一这回重回总坛,心境已跟从前不同,适才大长老见到他,虽觉他没把黎浅浅的事提前跟自己说一声,实在很不该,可好歹他让教主在大会前一天回到总坛了,称赞之余不免要叨念几句。

    末了还跟他说,等有机会就让他见见家人,心底不免要思量,看来大长老的人很忙啊!忙到他一家老小都不见了,都没人通知他一声,不过正合谨一的心意,大长老越晚现他家人不见了,他们才越安全。

    大长老夫妇还不知,因为四长老那一席话,让云停院的下人全都对他们夫妇有了意见,大长老夫人一直等人来回报,教主把侍候的人赶出去,不想这一等,就等到了隔天,大会都要开始了,还等不到教主生气赶人的消息。

    大长老对此很是不悦,觉得老婆办事不力,这么一来,要怎么散布教主脾气暴躁喜怒不定的消息?

    然而不管他高不高兴,收徒大会都如期举行了。

    虽说是教众都有名额可出席大会,然而一般教众出席的人数却是少之又少,无它,请柬上有但书,这是大长老为了保障曾孙能顺利入选,特别定下的条件。

    那便是,但凡要参选者,都至少要能书识字,如此一来,就淘汰掉一大半的人,教外人士要参选,必得先缴付一笔钱,保证会如期出席,不然人家帮你安排了食宿,人没来,损失要算谁的?

    冲着宝藏,来的人不少,听到要先缴付一笔费用,大多数的人也都认了,想想若能被瑞瑶教主收为徒弟,就朝宝藏跨进一大步啦!为此先花笔小钱,也是可以接受的。

    黎浅浅拿到请柬,看到那条附加条款时,不禁愕然,黎净净到底有没有仔细看过请柬啊?不过也是啦!在她打定主意要抢之前,不用在乎黎浅浅识不识字,合不合乎出席的条件,打定主意要抢名额之后,就更不必在乎她识不识字了。

    黎浅浅自然不晓得,请柬一到黎府,就被黎老太太郑而重之的收了起来,就是她自己都没仔细的看过,更諻论其他人,黎净净若是晓得有这一项条件,压根就不必因为父亲把名额给了两个庶姐而气恼了!

    她家的庶女都不识字啊!

    因出城时,出了意外,老太太受到惊吓,大夫要她卧床静养,因此黎大老爷兄弟隔天,才带着要出席大会的女儿和侄女们同赴莲城,一路紧赶慢赶的,虽是提前抵达,但因此难得盛会,莲城所有大小客栈、酒楼,能投宿的客店,全都客满。

    黎大老爷兄弟财大气粗,索性花大钱租了座宅子,把女孩们安置好,两兄弟便一起闲逛去了,莲城好玩的、能玩的地方比之南城只多不少,两兄弟如鱼得水玩得可起劲了!三天下来就收获了不少狗肉朋友,及两名清倌儿和五六个名妓。

    直到瑞瑶教总坛报到,却被拦于门外,他们都还不知此事,在门外生气的大声叫嚷,后来有个管事嫌他们吵,一把抢过他们的请柬,指着那项条件,叫他们自个儿看清楚。

    旁边等着要进总坛的人忍不住窃笑,在两兄弟看来就是在嘲笑他们。

    “你们家的姑娘虽有资格参加大会,可惜,她们不识字。”

    黎二老爷忙塞了个荷包过去,管事捏了捏荷包,面露可惜的推回去,“我要是通融,放她们进去,回头要是露了馅,你帮我扛责?”

    管事说什么都不放行,黎大老爷一行人只得铩羽而归。

    总坛上下都很忙碌,唯一显得清闲的,便只有云停院了,教主一早陪着黎浅浅用饭,然后派了功课给她,差点把黎浅浅的下巴惊掉了!真是太稀奇了!他竟然会派功课给她!

    功课说简单很简单,说难,也确实有点小难。

    原来是叫她描红,让黎浅浅写字,很简单的一件事嘛!但是,用毛笔,呵呵这就为难人了!她是科技宅,用数字笔写字,她ok啊!但是叫她拿着真毛笔写字,别逗了吧!

    然而这个年代别说数字笔,连计算机都没有,能跟长辈闹着不写吗?当然不行,那就写吧!亏得她才六岁,又是自小和亲娘住在乡下,说没拿过毛笔写字,也没人会怀疑,所以当她把一张纸全涂成了墨团,也没人笑她。

    蓝海不愧是教主特地找回来的奶爸,教孩子特别有耐心,尤其这孩子比他家的皮猴还乖,人还聪明,教起来特别有成就感啊!

    瞧,才一上午,就直竖分明啦!黎浅浅嘴又甜,三两下就把蓝奶爸哄得找不着北啦!

    蓝棠一旁看着暗暗佩服,不过叫她照办,她是做不来的。

    教主和谨一他们没回来用饭,四长老倒是跑来蹭饭吃,听说是因为他昨晚喝酒喝多了,今天一早爬不起来,直到近午才起床,嚷着肚子饿,下人们为难的说,因为来参加大会的人多,大厨房的人很忙,大长老还把他院里的厨子全拨过去,可还是忙不过来,怕是没空招呼他。

    四长老一听脸都绿了,后来听说云停院小厨房有煮吃的,便冲过来蹭饭。

    云停院虽有小厨房,却没有厨娘,中饭是蓝海父女亲自下厨做的。

    四长老边吃边问黎浅浅,“你怎么没跟你师父去参加大会?”

    “表舅说,他先去看大长老要怎么玩,晚点再带我去。”

    想也知道,来参加大会的人这么多,就算要考较人,一天也考较不完,大概得耗个四、五天吧!就不知教主会考较他们什么,考较完了之后,他真会将通过考验的人收入门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