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十一章 惊吓
    看到教主抱着小娃娃,惊掉下巴的不止四长老,还有大长老一家子及三长老,至于二长老,他仅止眼睛微眯了下,并不曾放在心上。{{<(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这是谁啊?”互相见过礼之后,大长老和善的笑问,眼里的冷光却是瞒不过人。

    “我徒弟。”教主一副很欠揍的脸回道。

    大长老咔巴一声,下巴真的卡住了!“教主您怎么,收徒大会还没开始呢!您怎么怎么就已经收徒了!”大长老这下慌了,这小丫头是何来历?竟然能让教主收为徒?

    “这是,谁家的孩子?”大长老面上的亲善早已消失不见,起而代之的是肃冷的寒意。

    “我们黎家的,你有意见?”教主冷冷的回望他,大长老被看得悚然一惊,背上都冒出冷汗来了。

    “不,不是,只是,明天……”大长老低头提醒。

    “哦,有人规定我不能在收徒大会前收徒弟吗?还是有人规定,我只能在明天出席大会的人当中挑徒弟?”

    怎么可能!大长老摇头否认,教主便笑了,他这一笑犹如桃花开,让人目眩神迷。

    三长老看得痴迷,不禁露出灿烂的笑容,站在大长老身后的韩素看得着迷,还是大长老的妻子狠狠的推了儿子一把,才让他回过神来。

    “这孩子姓黎?”二长老迟疑的问,脑子却在飞快的运转,教主和他那些叔伯们都不亲近,这孩子是那一家的?

    “是啊!不是说了吗?我们黎家的孩子。”教主抱着黎浅浅不撒手,重提一回她的身份。

    老实说,也确实没有错,黎经时和黎漱确实同为贤太子的后代,只是黎浅浅宁可喊他表舅,而不是按照黎府的规矩来喊他,别说她搞不清楚该喊黎漱什么叔,就是黎漱自己也闹不清,既然闹不清,索性就略过吧!

    反正以后这丫头都得喊他师父,其他的称谓也就不重要了!却不知,这在黎老太太他们眼中很重要。

    这会儿,三长老那双媚眼也不再盈柔似水,而是泛着冷光在教主和黎浅浅身上探索,良久,她似乎看出点什么来,教主黎漱自幼就是个美男子,只是长大后逆反成性眉宇间便带了些戾气,黎浅浅尚年幼,承袭父母的好容貌,长孙氏和黎漱是姨表姐弟,黎浅浅的五官及气韵上与黎漱有些神似,也就不足为奇。

    但三长老只听黎漱说这孩子是黎家的孩子,姓黎?莫不是他的孩子?孩子的娘亲呢?是那个女人?妒火立时吞没了理智,怨妒的目光几乎让黎浅浅被烧出两个眼洞来。

    黎浅浅五感灵敏,这几位长老除四长老外,全带着恶意的眼光看她,她那能感受不到呢?而三长老的目光又尤为奇特,嗯,这一位该不会是表舅的烂桃花吧?

    大长老他们还想说什么,也不能堵在门上说,于是就亲自领着教主一行人,去了总坛教主居住的院落。

    云停院。

    因为人小短腿,被教主嫌弃了,所以一路被抱着进门的黎浅浅,借着高度很是打量了一番。

    云停院是历代教主的住所,虽然从没一个教主,是老实在这里住上一整年的,但云停院并不因此而荒废。

    大长老夫人在前领路,还一路详细解说着。

    她每天都会亲自来这里精心打理,对此里里外外皆如数家珍,虽然丈夫没有明说,但身为枕边人的她,又怎会看不出来,丈夫的野心呢?

    就算自个儿当不成,好歹也得确保自家儿孙有机会啊!

    她和大长老大目标一致,但人选上有所不同,大长老原是寄望次子韩素能有出息,可惜韩素让他失望了,失落多年后,他把目标落在了韩玉唐的身上,反正都是他的儿孙。

    大长老夫人则不然,韩素是她的亲儿子,韩玉唐不过是便宜曾孙,谁入住云停院,于大长老来说无差,但对她而言,却有极大的差别。

    只是目前看来,不论是韩素还是韩玉唐,好像入主云停院的机会都很渺茫。

    说着说着就有些恍神,教主根本不搭理她,这是他的地盘,何时需要个外人来为他介绍了!看着迎上来的仆妇和丫鬟,都先向大长老夫妇请安,教主的脸越冷峻。

    黎浅浅很能感同身受,当年和哥哥去美国游学回来,回到家,家里的佣人全被人换了,眼睛里只有她叔婶,拿着她家给的薪水,却不把雇主放眼里。

    “浅浅累了,该休息了,你们可以出去了。”教主进了堂屋,径自在主位落坐,云停院里侍候的人眼都看直了!这人是谁啊?竟敢这样和大长老夫妻说话?活得不耐烦了吗?

    大长老夫妇躬身应诺,大长老夫人交代他们要好好侍候教主云云,就加紧脚步追上丈夫,二长老笑眯眯的看他们惊掉了下巴,然后才与教主作别,领人走了。

    三长老却是对着教主欲言又止,一双媚眼盈如秋波,黎浅浅就坐在教主腿上,看得再清楚不过。

    “你还有事?”教主见她不走,又不说话,就杵在自己面前,不禁开口问。

    三长老被他冷硬的口气吓了一跳,“教主,她……她真是黎家的孩子?”

    教主觉得非常不耐烦,“她是不是我们黎家的孩子,需要跟你做交代?”

    潜台词是,你谁啊?凭什么过问?

    三长老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坚强,任教主待她怎么冷淡,她都依然坚定不摇,可万万没想到,会在今日破功,就因这么一句话!

    令黎浅浅佩服的是,看似娇弱无比的三长老没有被打倒,虽是泪盈于睫但她硬是倔强的没让泪水落下,还极为有礼的福身告退。

    四长老已经追进来,恰与她擦身而过,见她如一抹游魂般飘然而去,四长老皱着眉数落教主,“你啊!心肠也真是够硬得了!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对你这般倾心,你不动心也就罢了!还老对人家这么不客气,这人心啊是肉做的,你同她自小一起长大,怎么就……”教主挥手一点,四长老立时没了声音。

    “蓝棠,你和浅浅两个自个儿去挑房间,挑完了,就在屋里玩儿,一会儿我让谨一把东西送进来,你们两别乱跑。”

    “知道了。”蓝棠抱着福星走过来,“浅浅我们走吧。”

    黎浅浅下了地,“表舅我和棠姐姐去玩了!”

    “去吧!”教主拍拍她的小脑袋,看她们两个跑走,蓝海不用他开口,便认命的说,“我去看着她们两个。”

    “让谨一调人过来。”蓝海嗐了一声走了,心里暗道,同谨一这悲催的相比起来,他不过是看孩子而己,谨一跑外头,怕是要跑断腿了。

    四长老不待主人话,便自动自在下挑了长椅坐下,张嘴欲言才想起方才被人点了穴,伸手为自己解了穴。“怎么要调人过来?这些人不合用?”

    “连主子是谁都搞不清楚的人能用?”教主闲闲的把玩着手里的茶盏,话才出口,屋里侍候的人全都抖若筛糠的跪下。

    娘啊!原来这位是教主?他们又没见过,大长老夫人也没跟他们说,他们怎么知道啊?

    四长老笑呵呵,“你才回来,就把人家为你精心安排的人全给踢出去,怕有人要说你不识好人心啊!”

    “他们不就打着这个如意算盘的吗?”要不然这整院子的人怎会不知他要回来,见大长老夫妻领着这么多人进来,只知向大长老夫妻请安,而不曾向旁人见礼。

    “他们也不是有意怠慢你的,是被人故意引导所致。”

    教主闻言不禁正色看他,“你倒是长进啦!能说出这些话来,可真不容易。”

    “嘿嘿嘿!是我家娘子教的。”四长老很是得意,“你也知道我家娘子聪明,来之前她就跟我说,大长老拿捏不住你,必想给你添堵,添堵的方式不过就这几种,这一招虽不高明,不过却很有效,你不信任他们挑的人,又见他们目中无你,必会将他们赶出去。”

    不止教主有兴趣了,就是屋里侍候的人也听住了,四长老难掩得意,笑得眉弯眼弯的,“只要你把他们赶出去,他们心有不甘,必会在外说你的不是,却会感念大长老夫人点他们进院来侍候的恩惠。”

    看着那些仆妇和丫鬟眉眼微动,四长老才又笑呵呵的道,“说穿了,不过是误会一场,他们是下人,自然是上头吩咐什么做什么,上头的人没说,他们自然不知你才是他们的正经主子,怠慢了你,也不是他们故意的,只要他们日后尽心尽力侍候就是。”

    教主嘴角挂着浅笑,没说话,四长老顿了一下,似在回想什么,“再说,你新调过来的人,对总坛的情况,总不及他们熟悉吧?”

    “你娘子说的很有道理,回去帮我向嫂子道谢。”

    “嘿嘿嘿!”四长老用力点头,“我就说我老婆聪明吧!”

    “既是四长老夫妇为你们说情,便留你们继续侍候,不过若让我现不尽心,就别怪我按教规处置。”

    众人齐声应诺,心里对大长老夫人不免生出怨怼来。

    黎浅浅和蓝棠躲在隔壁的暖阁里偷听,蓝海抬手捂脸,这两个小家伙真是……怎么可以偷听呢?

    蓝棠对着亲爹摇头,“您可别跟我说,从来没偷听人讲话过!”

    蓝海当场卡壳,怎么可能啊!从小他和教主就常偷听壁角,要不怎会知道大长老和二长老的野心呢!

    黎浅浅却是拉着蓝海,“蓝伯伯,我既拜了表舅为师,便是瑞瑶教的一份子,可我对瑞瑶教不是很了解,您行行好,跟我说一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