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三十九章 商道
    第一卷初临异世

    “累了就去睡吧!”把小朋友们打走,大人好商量事儿,教主不想继续住在南城,想要另寻住所,楚岭这里环境虽好,但离莲城太近,又有黎府一家子在,他是不怕黎老太婆找上门来,但他怕黎浅浅还小应付不来。{{<(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蓝海苦笑着泄露了凤三的行踪,教主却不以为意,“我也猜到他在这附近了,只是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敢就住在隔壁。”

    呵呵,他怎么不敢?他都趁咱们不在,偷偷欺负小孩子了!

    凤三要知道蓝海说他偷偷欺负人,肯定要抗议,他明明是光明正大的好不?

    “还有一件事,那收徒大会,你去不?”蓝海看教主一直没动静,觉得他应该是不想出席。

    “去干么?去帮他收拾残局?”啧!教主冷哼,算计他,还想他去帮忙收拾残局,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他才不干。

    “我觉得去比较好喔!”揉着眼睛的黎浅浅披着被子过来。

    教主黑了脸走过去把她连人带被子抱过来。“你睡觉不睡觉,爬起来干么?”

    黎浅浅看他一眼嘟嚷着,“你们讲话好大声,吵。”嗯,虽然这表舅感觉不怎么靠谱,不过窝在他怀里,有种被爹保护的感觉啊!

    蓝海愣了下,他们讲话有很大声吗?

    “别理她,她耳朵尖。”教主弹了下她的小耳朵,黎浅浅睁眼瞪他,不过眼皮实在很酸,瞪没两下就闭上眼,“我说真的,去比较好,你不在,大长老正把事全推你头上,让你顶锅,好人都让他做了!你多冤哪!”

    “有道理。现在事情闹得太大,看情形他是难以收拾了,到时候你不在,话就随便他说了。”

    教主沉吟良久,还是有点不想去,黎浅浅睁开眼皮子瞄他,“去,不止可以踩他,还能把事情撇干净,不去,你想大长老会放过抹黑你的机会吗?”

    不会。

    那就去吧!先把麻烦事摆平了,才好安心教徒弟。嗯,就这样办。

    隔天一早谨一出门买车马,又置办了些小孩子的玩具,至于书嘛!也备上一些,在客栈休息时,让小朋友们打时间,教主很想把这项删掉,不过蓝海说了,总不能教出个不明事理的姑娘来,他不是还寄望着,把教主之位让贤?想想看当年他爹是怎么栽培他的。

    不说这话还好,一提这事,教主的脸就黑了!

    “你又不是不晓得,我爹当初是怎么教我的!”为了训练他的耐力及内功,数九寒天把他扔到山里的瀑布下,三伏天里顶着大太阳扎马练功,教里其他的孩子白天练功,晚上就可以休息了,他不行,他要读书练字,所以说,教主后来会叛逆成性,都是被他爹逼出来的。

    大长老要是知道此节,大概会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拦上一拦。

    如果只有教主他们三个大人,那直接骑上马就走人,方便极了,可现在不行,有两个小丫头在,大的那个还好,自小就是身强体健的健康宝宝,小的那个风寒才刚好些,不能劳累。

    所以教主只得耐着性子,看厨娘和蓝海使唤谨一,把马车布置得温暖舒适,厨娘是南城本地人,所以不跟着走,教主觉得她厨艺不错,便让谨一把她安排去南城的堂口,照旧当厨娘。

    南城堂口的一众兄弟们吃了厨娘做的饭,立刻为之欢呼,无他,自打老厨子过世后,就一直没找到合用的厨子,只得大伙儿凑合着自己下厨,有时勉强能下咽,有时候完全看不出煮的是什么东西,怎么吃得下去?

    真叫他们一日三餐都在外头解决,舍不得花钱啊!在堂口的食堂吃饭不用花钱,食材都是教里出钱买的,有些是教众送的,或是教里田庄自家产的,不煮来吃掉,多浪费啊!

    谨一带着厨娘去了堂口,打了照面后又回来,厨娘便赶着做甜点和肉脯、干粮,就怕黎浅浅路上会饿着。

    黎浅浅忽然想到,凤三他们还住在隔壁,“他们会不会又跟来啊?”伸手指了指隔壁。

    蓝棠笑着摇头,“他们已经先去莲城了,你忘啦!江湖那里有事,他们就往那里钻。”

    黎浅浅也笑。

    上车出时,厨娘抱着她哭了一场,蓝棠看着有点鼻酸,福星灵巧的凑上去舔她的脸,这才把她逗笑了。

    才转上大街,很不巧的,跟黎府的车队碰到了一块,黎府的护卫不肯相让,硬是挡着路不让人过,谨一也不在乎,驾着车滴溜的一回转,此路不通,咱们走别的路去。

    谨一的技巧高明,车里的教主也不是省油的,回转走了约莫半个车身,推开半窗,手指一抖,就听闻后头乱成一团,黎浅浅和蓝棠两个巴着车窗往后看,就见有匹马仰头嘶鸣,前蹄飞扬,旁边的马儿受到惊吓,也扬蹄不安的躁动,坐在车里的黎老太太受到惊吓,喊着心口疼,旁边坐着的二太太忙唤嬷嬷们请大夫,取药来。

    总之是一片人仰马翻,好不热闹。

    谨一把车转了条道,不多时,就绕到黎府马车前头,黎府车队前头的护卫们不知后头生何事,只觉这辆马车从旁边插到他们前头很碍眼,可又不能拦着人家不让走,因为自家车队后头好像出事了。

    最后只怏怏的看着人家的马车欢快的出城,紧接着又来一辆,然后是一串载货的板车,全都是从旁边的路钻出来的,几个护卫看得纳闷,大老爷坐在车里觉得不耐烦,叫人去后看看怎么回事,护卫头子就叫王大田去。

    伪。护卫甲自从岭南村回来,就报了病假,这不奇怪,看过吴丰惨状后,不少人都请了病假,独独这王大田没事儿,照常上工,倒是让护卫头子大为赞赏,只是这家伙笨手笨脚的,做事不怎牢靠让人头疼。

    没多久王大田捂着鼻子回来,“你怎么回事?”

    “被马撞的。”他苦笑道,把情况跟护卫头子一说,护卫头子才晓得,后头乱成一锅粥啦!

    得知老太太也受难,护卫头子连忙向大老爷兄弟回禀,兄弟两连忙下车去关心老娘。

    而黎浅浅她们的车已经出了城,一路往莲城而去。

    莲城是南楚在楚岭一地的重要城市,天盛帝国时期,曾经名为瑞瑶城的莲城,是为贤太子的封地主城,瑞瑶教创教于此,才会起名为瑞瑶教。

    瑞瑶教总坛位于莲城东郊的山区,因临近教主收徒大会,总坛显得异常热闹,二长老等人也纷纷赶到,大长老带着自家儿孙迎上来,二长老何定邦瘦高个儿,脸上沟壑深遂看来就是个刻薄的。

    就见他对大长老皮笑肉不笑地道,“大长老真是能者多劳啊!我等不如你啊!”

    “呵呵,二长老太过谦逊,老夫不过是尽己所能罢了!”

    几个长老都想拿捏住黎漱,三长老还想嫁给他咧!可惜,就没一个得逞的。

    谁也料想不到,大长老会改弦易辙不逼婚啦!咱们改逼教主收徒,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搞得这么大的阵仗,为的是啥?不就是想逼教主收他曾孙为徒吗?呵呵!

    这老匹夫八成是忘了,当年要逼黎漱成亲,找来当年创教教主黎定平那位红粉知己的后代,以为黎漱和他老祖宗一样?定会对齐家的女人倾心,非卿不娶?可惜,被他自个儿的孙子给破了局。

    想设计黎漱和齐氏女,最后却是韩宥的孙子韩青入了局,二长老原以为,大长老会因此恼了韩青夫妻,万没料到,他们的儿子韩玉唐竟成了韩宥最疼的曾孙。

    为了让他拜入教主门下,不惜这么大阵仗,搞那么一个局。

    这世上从来就不缺聪明人,看到好机会不趁机利用一下,岂非对不起自己?

    二长老又怎会看不出来?只是他不太相信,教主真的被大长老说动收徒,在他看来,教主就是个不负责任的家伙,要是自己做教主,肯定要比他强上数百倍。旁的不说,就看他管的几条商道,历来收益都是最多的。

    他最看不惯教主的无所为,大长老的假好心,三长老的妇人之仁,还有四长老的单纯好骗,这样的人怎能胜任长老一职?

    大长老转向三长老,就见他眼睛黯了黯,三长老颜秀德是位二十出头的大美人儿,一袭雪青大氅并未将她窕窈身姿遮掩,妩媚的大眼瞟向大长老身后的一名男子,那是韩素,大长老的次子,年轻时曾向老三老求娶其女被拒,至今未娶。

    大长老对这门亲事一开始是乐见其成的,谁会想到,老三长老会拒婚,颜秀德还道她只愿嫁教主黎漱,害得他向来看好的儿子从此一蹶不振,真真是个祸水啊!

    “不是说教主会来吗?人在哪儿?”三长老声音柔美似水,质问的话也是软绵绵的没有威胁性,韩素随着她的问话为之黯然,这些多年了,她还是一到总坛就问教主,眼里从没有他这个青梅竹马。

    四长老张建业不待大长老问他好,直接开口,“我的房间收拾好了吧?我先去睡一觉,娘的,赶了几天路,都快累死了!”

    大长老客气一笑,指了小厮为他带路,转回来正想回答三长老的问题,人家已经不想听了,直言道,“我先回房歇息,走这一趟可累坏了!”

    自有机灵的仆妇上前招呼,大长老只得又转回来看二长老。

    二长老咧嘴一笑,“如何,还扛得住吗?要不要老弟弟帮忙啊?”

    “不必了!二长老还是多多保重自己吧!”大长老顿了下,若有所指的笑说,“听说去年东齐国王下令,新开了条商道,专门往南楚来,不知二长老可拿下这笔买卖了?”

    二长老眯着眼看着大长老良久,他为了这条商道筹备良久,谁知就差临门一脚时,被东齐官员摆了一道,后来他派人去打听,看是谁在背后卡他,不想矛头直指大长老的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