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三十八章 难办的事

第三十八章 难办的事

 
    不怪他对黎浅浅好奇,他身边的女人们,一个个都很喳呼,连他娘也是,蓝棠也差不多,不过她旁边那只小小的小家伙,跟在蓝棠身边半天,愣是没开口说话,只是听着蓝棠冲他开炮。[?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你爹知道吗?你伯父知道?你哥他们知道不?”蓝棠像连珠炮似的问个没完,凤三连个眼神都不耐烦给她。

    起身走到墙边,伸手就把黎浅浅给抱过来,事先完全没招呼一声。

    这家伙在干么?黎浅浅瞠大眼,还没开口说话,蓝棠已经在梯子上跳脚了!“喂,喂喂,凤三,凤三你把浅浅给我抱回来,喂!喂!”

    “想带她回去,就自个儿过来带回去啊!你又不是不会跳墙。”

    蓝棠气结。

    是,她自小就跟他们兄弟三个混,上房揭瓦爬树掏鸟蛋,无所不为啦!但,是,那是她十岁前的勾当了,好吗?过年后,她爹说她十岁了,不能再爬墙上房啦!不然将来嫁不到好婆家。

    虽然她一点都不想嫁,只想赖着她爹一辈子,要不然她要嫁出去,留她爹一个,她怕他会寂寞得哭死!而且她爹哭起来很难听,为了大家的耳朵着想,她想,还是别嫁人吧!

    凤三双手架在黎浅浅的胳肢窝,他不会抱小孩,所以黎浅浅被他架得很痛苦,顺脚一踢就往他脸面招呼,蓝棠吓得尖叫,院子里凤家庄的人看傻了眼,这小丫头胆子也未免太大了!竟然敢踢他们家三公子?

    凤三在感觉她的脚有动作时,就把人往外架,可怜的黎浅浅人小短腿,一击落空,不过她随即低头就咬,凤三的手臂就被咬个正着。

    “嘶!原来小家伙有牙啊!”凤三笑着把黎浅浅放到桌上,“你叫浅浅?”

    黎浅浅睁着大眼睛看他,嗯,这人颜值极佳,只是行为讨人厌,欺负小孩子。

    凤三可不觉得自己在欺负小孩,“你爹娘呢?怎么这么想不开,把你交给她看顾啊?她自个儿都还得别人照料呢!”

    我去!蓝棠气得跳脚,平常都是谁照料谁啊?这臭小子睁着眼睛说瞎话。“凤三,你给我说清楚,到底都是谁照顾谁啊?”

    黎浅浅看墙那头的蓝棠一眼,又转回头来看他。原来他就是凤家庄的凤三公子?她没想到才刚从蓝棠口中知道这个人,现在就见到真人了!

    “大哥哥,我想回去吃饭了!我好饿啊!”黎浅浅摸摸小肚子,一副饿到没力气说话的样子。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凤三难得有耐心和小朋友交谈,不想放她走,小院里的人连同趴在墙头上的蓝棠全都看傻了!这货是谁?谁把凤三给调包了?

    黎浅浅暗瘪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识时务者为杰杰,“我叫黎浅浅,今年六岁,我爹和我哥哥们去打仗了,我娘死了。”

    要死!凤三看到小家伙说到最后时,大眼睛里泪水已经快要溃堤,连忙抓起桌上的果子给她。

    “来,吃果子。”黎浅浅正想用眼泪攻势,不想嘴巴就给塞了个果子,她嘴巴小,果子一塞连咬都没办法,想拿出来也没力气拿,只能张大嘴巴瞪着凤三。

    “凤三你快把果子拿出来,浅浅要喘不过气了!”蓝棠急得不行,凤三眼见黎浅浅脸色不对,连忙把果子取出来,黎浅浅伏在桌上直喘气,吓死人啦!等手脚恢复力气后,便手脚并用爬下桌。

    四周看了一圈,她便腿软的坐在地上哭了,墙太高,她爬不回去啊!而且有个熊孩子在,万一她爬到一半就被抱回来怎么办?

    越想越伤心,自打来到这个世界,没有万能大哥罩着她,被嫡姐欺负,堂姐欺负,现在还要被个熊孩子欺负!

    放声大哭的童音是很惊人的,虽然黎浅浅的肺活量不怎么好,毕竟是早产儿嘛!但童音的声线是很可怕的。

    凤三就被吓到了,连忙拎起小家伙,纵身一跃把人送回去,黎浅浅只感到身子腾空而起,然后就被摆到教主常坐的石椅上,“好了,好了,把你送回来了啊!别再哭了!”凤三伸出两手食指往耳朵挠了挠,见黎浅浅闭嘴了,才拍拍她的脑袋,正想说什么,就见她脑袋上的包包头散了,头直披泻下来,阳光下像匹上好的缎子闪闪亮。

    顺手摸了下,嗯,手感不错,再摸一下,被摸头的黎浅浅不痛快了,用力甩开他的手,张开嘴巴准备要再哭了!吓得凤二赶紧把手收回来,“行行行,怕你了,走啦!”

    说完就纵身而起,越过墙头不见了。

    蓝棠已经爬下梯子,过来安慰黎浅浅,“别哭,别哭,你要哭凤三就得意了。”蓝棠本想用力贬低自己的小玩伴的,但到底是个心善的小姑娘,让她抹黑小伙伴,她做不到,还帮他说了几句好话。“他就是嘴巴坏,其实人不错的,你别恼,将来我帮你跟他爹告状,叫他收拾他。”

    黎浅浅那管得以后啊!只消眼前这熊孩子别再来弄她就好。

    那头凤三回去后,吃过了午饭,躺到榻上歇午时,忽然想起了黎浅浅回答他的话,她说什么来着?爹和哥哥都去打仗了,娘死了!他猛地坐起来,难怪蓝棠对她那么好,同是丧母之人,才清楚知道丧母之痛!

    怪不得那小家伙生气!

    怎么办呢?

    想到他爹惹他娘生气时,就会亲自去街上买东西回来赔罪,不定是什么,有时是一套饰,有时则是酱肘子,还有的时候,只是摘了一朵江边的野花,他娘就喜笑颜开,不生气了。

    嗯,就这么办!

    翻身下床才趿上鞋子,又犯难了!那丫头喜欢什么啊?她看起来比蓝棠还小,蓝棠跟他们混惯了,要送她饰衣服,还不如送她医术或匕,那小丫头喜欢什么呢?

    小孩子好像都爱吃糖,嗯,就买甜点和糖给她吧!

    近午时,蓝海和厨娘回来了,得亏厨娘体积庞大,不然就只看到大包小包不见她。

    蓝海手上不止拎着菜,还拎着鸡鸭,手里还抱着个缸,看他脸上淌着水,就知缸里大概养着活鱼,而且这鱼还挺活泼的。

    爹回来了,蓝棠立刻告状,蓝海一听,凤三带着人就住在隔壁,整个人都不好了!连饭也没吃就回房躺下了,看得黎浅浅好生纳闷。

    “蓝先生这是怎么了?”

    “我爹他,也怂凤三,哈哈,嗯,就是这样。”蓝棠掀她老爹的底毫不留情,黎浅浅看着也是醉了!这对父女真好玩。

    教主和谨一直到晚间才回来,教主一回来就先回房梳洗去了,谨一则和黎浅浅道,“事情都办好了,派去照顾宅子的人已经过去了,严家人在村里租了房,已经搬好了。”

    他顿了下,终究没把严仑月想来陪她的事说出来,在他看来,严方氏脑子不清楚,就算她丈夫儿女都是明白人,可难保这个胡涂的不会又做出混账事来,还是别冒险的好。

    黎浅浅点点头,又问黎净净她们,谨一手握成拳,捂在嘴前忍笑,“黎净净被送去庵堂静心,您那嫡姐倒是没挨骂也没被罚,有她娘和老太太护着,大太太想弄她,也苦无机会。”

    “黎大老爷花了一笔冤枉钱,重新办了房地契后,才被告知,宅子和田地早在去年就已经卖掉了,黎老太太气坏了,质问黎三太太,房产几时被卖掉的,黎三太太是一问三不知就只会哭,黎老太太差点被她气昏过去。”

    蓝海插嘴问,“那老太婆就这样放手了?”

    谨一摇头,“她让黎大老爷去问买主是谁,说表姑娘不过是个妾室,没有权利做主把房产田地卖人,大老爷怕丢人不敢去,派了管事去闹。”

    “然后呢?”蓝海追问。

    谨一笑弯了眼,“结果被衙差打出去,交易都已经完成这么久了,他们现在跑出来闹,难道是指责衙门办事不力?”

    官字两张口,教主事先就命人打点好了,衙门里当差的个个是人精儿,哪看不出来人家是冲着黎府来的,再看买家同是姓黎,便当成是黎氏家族在内斗,难得有机会光明正大踩黎府一脚,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大概也是因为,黎府在南城日久,习惯了人人巴结他们,几时他们家上衙门办事还得拿钱开路,才会被踩得这么厉害,管事被打后,回家就跟大老爷告状,大老爷也蒙了,从来就没踢到铁板啊!

    板着脸带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管事去跟老太太回复,老太太也傻了,从她进门就没遇过不买账的衙差,母子两正想辙,大太太又来闹,气得大老爷恕掴大太太两巴掌。

    大房的庶女和姨娘们自是额手称庆,老太太却怪儿子太冲动,眼看着就要出去莲城了,把大太太打伤了,她怎么出门?

    大太太想着要给婆婆和丈夫难看,悄悄的把消息放出去,一时间南城黎府便站到了风尖浪头上。

    蓝棠听完后,拍手叫好,“该,叫他们欺负浅浅。”

    教主出来,正好听到这句话,嘴角微勾,“就先这样吧!”谨一恭敬的点点头,“等你长大了,再自己出手。”

    大人总是这样哄孩子,黎浅浅不多话,乖乖点头,教主看她蔫蔫的,便问,“怎么了?玩累了?”

    “没有。就是想睡觉。”黎浅浅很想把鸠占鹊巢的小蒋氏母女赶出去,好恢复她娘该有的地位,可是这事不好办啊!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