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三十七章 难得
    自蓝海父女来了之后,黎浅浅就有伴了,两个小女生带着只小狗,整天在院里撒欢。?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  W?W?W).]8)1ZW.COM

    这天,教主看着疯玩的徒弟,有点手痒,很想把徒弟抓过来练功啊!

    蓝海却拦了他,说是再让她松快几天,而且小孩子跑跑跳跳,对身子骨好,有利之后练功,教主只得暂时先放下,只是见不得小徒弟净疯玩。

    蓝海便让谨一陪着教主出去闲逛,“顺便看看凤家庄那些小混蛋有没有跟来。”

    他觉得应该是没有,不过很难讲。

    虽然他不认为凤公子会让宝贝小儿子出京来,可离京前,他听说,凤庄主夫人那位继姐,想要同凤家联姻。

    凤庄主夫妻只生一女凤乐悠,另有一义子凤衍,是为大公子,凤公子则有二子,长子凤二公子凤耀,么儿凤三公子凤奕,只是人家父母没一个愿意的,偏偏这位方夫人非常的自以为是,认定了她家闺女儿是天仙下凡,只有她们挑人,凤家就得娶。

    他离京时,隐约听说,那位方夫人似乎是相中他,要叫他娶自家小女儿方束彤,至于长女方束青,她似在犹豫,是要许给凤大公子,还是凤二公子,而且还想逼凤庄主夫人把独生女许给她儿子方信怀。

    对此,蓝海只觉这女人脑子坏掉了,真以为她还是官家夫人,她的儿女是人中龙凤不成?她挑谁嫁女,为子挑谁娶妻,别人就都得听她的?皇帝都不敢这么干咧!

    凤大公子和凤二公子且不论,单说那凤三,那就不是个任由长辈摆布的小子。

    不愿娶方家女而离京,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出息。”教主嗤笑一声,调头就走,谨一忙追上去。

    他们两一走,厨娘搓着手出来,说要去买菜,蓝海眼睛一亮,和玩疯了的女儿说了一声,便跟厨娘走,蓝棠不以为意的朝他们摆摆手,便又转回头和黎浅浅玩了。

    活动了一早上,黎浅浅也累了,和蓝棠两个缩在廊下阴凉处,抱着福星和蓝棠聊天。

    蓝棠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她自小长在凤家庄,可谓见多识广。

    “这凤家庄是做什么的啊?”为什么能让个十岁大的女孩,知道这么多事情?不止南楚事如数家珍,就是中州大6上其他国家的事,她都知晓。

    “凤家庄的数字公子们,专门记录江湖上的大小事,江湖人喜欢乱跑,他们自然就跟着跑,他们习惯将路上遇到、看到、听到有趣的事记录下来,每旬传回凤家庄,凤庄主手底下有人负责汇整这些消息,然后抄录重要之事,存入凤家庄的记事楼里。”

    抄着抄着自然要讨论一番,蓝棠是凤庄主的表外甥女,又生在庄里,和凤大公子他们一起长大,他们长大后要继承父业,从小就要学着分管庄务,蓝棠虽不用学那些事,却也跟着他们听了不少事。

    黎浅浅点头,听了一堆各国的八卦,肚子有点饿了,摸摸小肚子,想到厨娘出门前曾道,她灶上蒸了笼小笼包,要是肚子饿,可以去拿来吃。

    当然,这话是跟蓝棠说的,她可不敢让黎浅浅自个儿去拿。

    蓝棠对黎浅浅很是照顾,在凤家庄时,她便是最小的,后来庄主夫人的姐姐带着三个孩子来投奔,他们三兄妹也比她大,而且她跟方家孩子玩不到一块儿。

    至于凤乐悠,那自来就是个娇惯的,爹娘纵着,兄长让着,唯一不让她的,就是凤三,他少爷说,凭什么?她比我大呢!不应该是她让着我吗?

    凤庄主对此再赞同不过,庄主夫人也不好叫小侄儿得让着自家女儿,只得隔开了他们,不让他们碰头。

    所以蓝棠在凤家庄,就是跟着凤家三兄弟混,方家姐姐倒是把凤乐悠哄得好,不过只她们两处得好,方束彤跟凤乐悠就像天敌似的处不来,一见面就斗得火光四射。

    而方信怀则是被方夫人拘着读书,不让他和凤家庄的人厮混。

    因此蓝棠对好不容易才有的小妹妹,很是疼爱。

    见她肚饿,便牵着她,往厨房去,小院的厨房就靠着左邻的墙,还没走到厨房,就听到隔邻传来声音。

    “咦?隔壁没人在耶?”

    “大概是出门去了,你们跟上去没啊?”少年的声音好耳熟啊!蓝棠微眯着眼,不自禁紧紧握住黎浅浅的手,黎浅浅被握得生疼,不过她没出声。

    “三公子,咱们还要跟啊?”说话的人忍不住哀嚎,蓝先生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手里那些稀奇古怪的药,没见瑞瑶教总坛那个管事,被他一整,先是拉得虚脱,后来连差事都没了,原本趾高气昂的一家子,现在如丧家之犬般人人喊打。

    凤三轻轻的笑了下,“那管事之所以狼狈落魄,可和蓝先生无关,那是他的主子故意为之,给蓝先生招事儿!”

    其他人纷纷白那问话的家话一眼,你得有多笨,才看不出来!绝口不提三公子没说,他们自个儿也捉瞎。

    “对了,可查出来,小院里住着的小丫头是谁?”凤三拿起一颗果子咬了一口,随即扔下,呸呸呸!酸死了!

    便有人上前回答,“说是黎教主新收的徒弟。”

    “新收的徒弟?他要收几个徒弟啊?”收徒大会闹得很大耶!连京里的王公贵族都心动,悄悄的派人过来看情况,他们是打定主意,自家孩子没入选,就想办法把黎教主收的徒弟拉拢过来。

    那个韩玉唐不就是因此,才迟迟不订亲的吗?

    韩宥前两年还曾派人到凤家庄探过口风,想要为韩玉唐求娶凤乐悠,结果被凤乐悠着人打出去。

    想到他那位堂姐,凤三公子就觉头疼,他哥悄悄跟他说,指不定大伯母是想招大哥为婿咧!

    啧!若大哥真娶了凤乐悠,凤家庄的前途堪忧!

    至于他的婚事?呵呵,他今年才多年,大哥、二哥,凤乐悠的婚事都还没下文,急什么?

    他不急,自有人急,凤家庄里,方章氏就正在她妹跟前哭来着,觉得都要订亲了,凤三竟然不告而别,凤庄主和凤公子却都没有任何表示,彷佛凤三只是正好出门去玩了!

    凤章氏眉头微蹙,对于凤三不告而别,她也是不高兴的,毕竟方束彤是她的外甥女,但人家爹娘都不说话了,她这个隔房的伯母能说什么?再说了,这门亲事从头到尾都是她姐姐一头热,二房从未对此给过确定的答复。

    凤乐悠坐在母亲身边,眉头轻扬有些得意的看着低头装哭的方束彤。

    该!以为她谁啊!说要嫁,凤三就得娶?呿!这门亲事若是说给她姐的话,说不定她就帮忙撮合了,哼哼,等束青表姐嫁过门,有表姐压着,看他还敢不敢跟自己对着来。

    方束青坐在凤乐悠身边,怯生生的看着凤章氏,“姨母,您别恼,母亲她是心疼妹妹,可怜我们自没了父亲,就一直被人瞧轻,如今说个亲事,也这般不顺。”

    她生得好,说起话来柔声细气的很是我见犹怜,凤乐悠就坐她身边,看到她泪盈于睫,便生气的对凤章氏道:“凤三那家伙实是太混账了!表妹生得好,又是官家千金,难道配不上他吗?他不吭声就跑得不见人影,父亲和叔父、婶母也都不吭气,母亲难道就看着姨母家被父亲他们这样欺负?”

    凤章氏用力的揉着额角,这女儿活像是个炮仗,一点就着,她可曾想过,被她数落的人全是她的长辈啊!要是有人把这些话传去,她将来可怎么嫁人啊?

    说不得回头要好好敲打侍候的人一番,凤章氏与心腹嬷嬷交换了个眼神,见嬷嬷朝她微点了头,她方定下心来,“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管到隔房弟弟的婚事上头,象话吗?”

    凤乐悠气鼓鼓的嘟着嘴,摆明了不服气,方章氏见状,忙朝小女儿使了个眼色,可惜媚眼做给瞎子看,她闺女儿正感丢脸而生气呢!她姐叫她哭,她哭不出来,她姐狠给她涂了生姜汁,得亏凤章氏离得远没闻到。

    方束青最是贴心,立刻抹泪拉着凤章氏的袖子撒娇道,“姨母别怪表妹,表妹素来心直口快,没有心机。”

    凤章氏屋里的丫鬟们暗撇嘴,这位表姑娘虽说是在为凤乐悠说话,可也不忘踩她一脚,可惜凤章氏愣是没听出来。

    方章氏暗咬牙根,算算时间,应该是凤庄主回房的时间了,怎么还没看到人影呢?正想着要怎么赖到妹夫回来,就见凤庄主打仆妇回来,“庄主夫人,晴翠山庄庄主夫妻携儿女前来拜访,庄主命老奴过来通知夫人一声。”

    凤章氏立时就笑了,“紫宁丫头也来了吗?”

    “是。”

    “快,快请。”一边领着女儿往外迎,一边吩咐人准备客院,又忙着让人备宴。

    方夫人气得脸都歪了,方束彤更是直接跳起来,指着母亲和姐姐嚷道,“我就说我不要嫁凤三,你们就是不听我的,我喜欢的是凤二,凤三那家伙根本就是个没出息的,偏你们把他当宝,叫我嫁,我呸!”

    方束青抬眼看她一眼,随即低头抹泪,“妹妹既有主张,往后姐姐不帮你出主意就是,你怪娘亲作啥?”

    方夫人粗喘着气,指着小女儿,“冤家啊!真是冤家,打你还在肚子里,我就知道你是个祸害,果然,打生下来就是专来气我的。”

    方束青又是劝着娘,又是哄着妹妹,好生忙碌,看得凤庄主夫人院里的下人们皆怜她夹在母妹之间甚是可怜。

    方束青嘴角微翘,更加上心劝哄母妹。

    被人嫌弃没出息的凤三,此刻正坐在石椅上,看着墙头上对他怒目而视的蓝棠,旁边一颗小小的脑袋,眨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素来对女性生物没什么好感的凤三难得的被那小家伙所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