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三十六章 落空
    黎净净被送去庵堂小住,黎深深却是好生的在黎府安享富贵,有老太太护着,三太太母女日子过得可滋润了,大太太恨得不行,却是无计可施,而且老太太像是想明白了什么,老是针对她和二太太威。({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大房的庶女们日子却相对好过起来,尤其是五姑娘和六姑娘,她们不日就要往莲城去,大老爷让大太太帮她们置办新的衣饰和饰,其他几个庶女也有,大太太气恨得不行,不能拿庶女们出气,那就让姨娘们来立规矩,把几个姨娘整得苦不堪言,往大老爷那儿告状。

    大老爷本就恼大太太没把女儿教好,大太太则怨他将大房的名额给了两个庶女,夫妻两一碰面就吵成一团。

    反观二房,倒是一片详和,让大老爷心羡不已,却不知二太太也是暗恨在心,二老爷是个甩手掌柜,家里事全扔给老婆管,二太太不似老太太精明,也不比大太太能干,只能和稀泥,二房到现在还没确定谁去莲城呢!

    老太太催,大房也问,可二老爷不管,二太太没主意,就这么耗着呗!

    可是时间不等人,总不能到时候二房没人去吧?又三房的两个名额都空着呢!谁去呢?

    三太太很想为女儿争一争,不过黎净净因此事被送去庵堂,黎深深若没事状的去莲城,大太太不闹个天翻地覆才怪!

    所以顾奶娘费尽心思劝住了小蒋氏,并道,“三房的宅子和田产都被长孙氏那贱人卖了,得的钱也不翼而飞,这府里是大太太当家,您要是和她处不好,这日子可就难熬了!”

    小蒋氏泪如雨下,“可那原就是我们深深的啊!为什么她不能去莲城啊?”她还想,如果女儿得教主相中,那她往后的日子就有靠了!

    顾奶娘暗摇头,小蒋氏不甘又怎样?三房的钱财她没捞着,手里没钱连可栖身之所都没了,回娘家住?老爷和太太自是欢喜,其他人可容得下?再说那有嫁出去的女儿带着外孙女回娘家长住的?

    只能待在黎府了!有老太太这姑母护着,日子想来不会太难过才是,唯一头疼的就是,要如何劝姑娘和大太太好好相处呢?经此一事,只怕大太太是要拿三房母女当眼中钉了。

    最后老太太拍板定案,二房的两个名额,由年纪最大的七姑娘和十二姑娘去,至于三房的两个名额,一个给大房的八姑娘,另一个则给二房的十四姑娘,都是按年龄排下来的,大房的九姑娘等人纵是不平,却也挑不出理来,十二姑娘和十四姑娘想不到自己能去,开心的抱着她们的姨娘又叫又跳,少不得被老太太的嬷嬷训斥。

    黎府里有人欢喜有人愁,莲城瑞瑶教总坛也在上演悲喜剧。

    往来的商队已因日前的事故,暂停前往莲城,短时间内,还不至于对城里的百姓造成影响,但对商家来说,可就是不小的损失。

    因此就有不少商家找上瑞瑶教,希望他们能出面,将在莲城附近疯狂杀人的歹徒缉捕归案,好让大家能安稳生活。

    大长老面上应得痛快,转过头就沉了脸。

    可恶!

    可恶啊!

    “曾祖,现在怎么办?”韩玉唐跟在身后小声问。

    怎么办?

    原本只想折掉几个堪与和玉唐相争的人,再让蓝海施救,搏个好名声,没想到事情越演越烈。

    “祖父,又来伤者,来头不小。”一身着宝蓝莲花纹文士袍的男子,神色匆匆,来到大长老身边耳语。

    “来头不小也没用,蓝海不在,谁去施救?”

    这,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交好朝中勋贵的机会白白溜走?男子和韩玉唐互相交换了个眼神。

    “曾祖,不若让药堂的熊大夫出手?”韩玉唐建议道。

    “他?”大长老苦笑,“他不成,他就只会抱着蓝老头留下的方子照本宣科,根本就没本事救人。”

    好好的人交到他手里,他都能把人整得半死,叫他去救人?那不是救人,而是结仇了!

    大长老忽地凌厉的看向韩玉唐,“是他女儿要你帮他的?”

    “没有没有。”韩玉唐连忙摆手否认。

    “没有就好。”大长老对熊芳姝的印象很不好,因为韩玉唐小时体弱,常往药堂去,熊芳姝仗着她爹是药堂副堂主,没少欺负韩玉唐,长大了,知道韩玉唐的身份,便处处巴结讨好他,让他在自己面前说好话,好早日让她爹由副转正。

    小姑娘的那点心思,大长老岂有看不明白的,因此他极不喜韩玉唐与她往来,偏偏同在总坛,不好将两人隔开。

    “赶紧再加派人手,务必要把蓝海给我找出来。”

    “是。”男子应诺,临走时还顺带把韩玉唐带走。

    大长老现时,人已不见踪影。

    此时的蓝海则悠哉的坐在马车里,和女儿一起看着闲书,谨一则在外头赶车,这天下晌就赶回南城,一进小宅,就看到教主黑着脸坐在院子里。

    “来啦!”教主没好气的看蓝海一眼,“你带他进去给丫头看诊。”

    “怎么回事?”蓝海纳闷的问。

    谨一连忙扯着他往黎浅浅的屋子去,“忘了跟你说,小主子染了风寒,请来给她看病的高郎中,气得把教主当孙子骂。”

    嘎?“那人还活着?”

    “呵呵,活得好好的,因为你们迟迟不到,教主只得请他来给小主子看病,你不知道啊!已经挨好几回骂啦!”

    蓝棠看了看黑着张俊脸的教主,朝他怯怯的笑了笑,就提脚跟上她爹,她还是跟着爹走吧!

    到了黎浅浅屋里,蓝海就看到个小小的人儿坐在床上,被子上还躺着只小狗狗,小娃儿听到有人进来抬头来看,乌亮的大眼睛在那张小脸上显得特别大,蓝海就只看到那双眼了!

    本以为这孩子身世坎坷,应该是充满惊恐才是,没想到他只在这孩子的眼中看到好奇,其他什么都没有。

    “谨一叔叔你回来了。”黎浅浅和谨一打招呼,谨一应了声,然后跟她介绍蓝海父女。“你烧退了吗?”

    “嗯,早上高爷爷有来看诊,他说我好多了。”黎浅浅的声音还有点沙哑,蓝棠倒了杯水给她。

    “谢谢。”

    “不客气。”蓝棠一眼就喜欢上这娇娇小小的妹妹,“这是你养的狗,叫什么?”

    “福星。”小孩子聊起宠物来,话匣子就关不住,蓝海给黎浅浅把了脉,又把高郎中留下的方子看过,点头道,“这郎中医术不错,就这样先喝两天再说。”

    黎浅浅一听,还要喝两天苦药,脸都绿了!蓝棠看了直笑。

    厨娘端了甜汤过来,得知家里又添了两口人,放下甜汤便急急出去安排房间。

    人越来越多,屋子没那么多间,住不下怎么办啊?

    蓝海和谨一让那两个小女孩自个儿聊天去,一起走了出来,教主斜睨了蓝海一眼,“说吧!怎么这么晚才到。”

    长叹一声后,蓝海便将自家的事全说了,教主听完后,摸着下巴问,“凤家庄的人一路跟着你,想干么?”

    蓝海愣了下,“他们跟着我?”

    “别告诉我,你都没现。”教主鄙夷的看他一眼道。

    “我还真没现,你是从那看出来的?”

    “这个。”教主扔给他一本小册子,上书江湖名闻录。“这是什么鬼?”蓝海翻开一看,竟现他父女二人,自出京后的事全都被记在上头。

    教主笑了下,“第七页。”

    蓝海急急翻到第七页,竟然是他在总坛中医治过的人名。“这不是凤家庄的江湖记史。”

    “你以为凤家庄就是记史?没有出这种东西,如何维持他们整个山庄的开销,如何支应数字公子们在外的支出?”教主笑道。

    可是这也太……“这江湖百晓生是谁?”

    “不知道。”教主很干脆的两手一摊,“这本是这两天才出的。”

    “以前没有?”

    “以前没有,不过有类似的,我会猜是凤家庄搞的,是因为从你们离开京城就开始记录,除了凤家庄的人,谁会知道你们几时离京,然后就紧紧跟随?”

    蓝海想了下,最后还是摇头,“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若真有人跟着,也是我没见过的。”

    “那可不一定,你不是对你的易容术很自信。”

    蓝海一愣,然后怒吼,“那群小王八蛋!”

    教主拍拍他的肩膀,起身走人。

    谨一也跟着走,“那本江湖名闻录,真是凤家庄搞出来的?”

    “八成是那个凤三搞的,那小子鬼精鬼精的,大长老的如意算盘怕是要被人识破了。”

    江湖不乏聪明人,也许一开始大家没能看清楚,但这本名闻录,虽未把猜测写出来,却将生的事故一条条详细列载,大家都不傻会看不出大长老的算计。

    大长老这次真是搬了石头砸了自个儿的脚。

    谨一有些担心的问,“教主,这事,咱们瑞瑶教不会被大长老牵累吧?”

    教主嘴角微翘,“那是一定会的,毕竟大长老是咱们瑞瑶教的,不过影响也不大,因为大长老存了私心,他想借此为自己积攒人脉赚名声,所以他都是以私人名义,请蓝海为那些人疗伤。”

    因他这点私心,蓝海就算累死,也不会被那些人感激,因为他们认为,若不是大长老开口,他不会出手帮忙,他们把这恩惠全记在大长老个人身上,而非瑞瑶教头上。

    谨一愣了下,随即就抱着肚子直笑。

    现在大伙儿如何感激大长老,日后就有多痛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