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三十五章 会合
    谨一的运气还算不差,出了南城一路往莲城走,第三天午后,就让他现蓝海父女了,他眼毒,大长老的人没认出他们两,他倒是一错眼就认出来了。{{<(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你是怎么认出来的?”蓝海非常不服气,质问道。

    谨一正忙着把阿犟换下,改用自己的马来拉车,听到这问题笑指蓝棠,“她一见我就笑,不是你们两,还能有谁?”

    蓝棠没想到是因自己之故,不解的指着自己,“因为我笑了?”

    “之前你看到多少人经过,都是绷着脸的,看到我却笑了,因为你认得我,知道我对你们父女没有威胁。”谨一拍拍蓝棠的头,蓝棠素来拿他当长辈,被拍头也没恼,反倒是她爹意见很大。

    这丫头最近都不准他拍她的脑袋,却让谨一拍她的头,真是,到底谁才是她老子啊?狠狠的瞪女儿一眼,然后才跟谨一说话,谨一赶车,他就坐在边上,至于蓝棠,自然是塞在车里让她休息了。

    “所以你不是看穿了我的易容术,而是因为丫头跟你笑了下?”一定要追问清楚才成。

    “真没看出来,真的。”

    谨一拍胸脯保证,蓝海这才转了话题。“教主这回是怎么了?竟然答应大长老收徒弟。”

    和大长老硬扛了这么多年,突然来这么一下子,让蓝海反应不及,自得了消息后,就一直云里雾里的瞎猜。

    “教主根本就没答应大长老,大长老问了,教主没搭理他就走了,然后就传出收徒大会的事来。”谨一略带气愤的道。

    蓝海挠挠头,“那这事怎么处理?”

    “事情是大长老搞出来的,自然就由他来收尾。”蓝海突然觉得背后有点毛毛的。

    “对了,你们父女两个为何要易容,算算行程不是早就该到了,怎么磨蹭到现在?”谨一一连串的问题,把蓝海轰出怒色来。

    “最近莲城周边频出事,你们听说了吧!”见谨一点头,他才又道,“知道教主急,我们十天前就已经到莲城边上了,只是一路紧赶,有些累就想歇一下,谁知就让大长老派人请回总坛去。”

    “然后我爹就从那时起,一直在给人疗伤,前天才带着我一起出来,可是大长老的人像是长了狗鼻子似的紧追不放。”

    谨一点头,“前头不远有个小镇,我们上那儿去休整下。”

    蓝海抓住谨一的手臂,“我们身上被人留了暗记?”

    “应该是撒了香粉,这玩意儿冬天的时候就不管用了,幸而现在才初春,要是再晚上几日,就算你易了容,他们也能一抓一个准。”谨一同情的拍拍他的肩头,然后将手掌给他看,蓝海低头一闻,便忍不住开骂。

    蓝棠凑上去闻了闻,没味啊?“这是什么东西啊?”

    “这是他们拿你祖父留下的方子,改造出来的玩意儿,将之撒在要追踪的人身上,然后用教中培养的蜜蜂进行追踪,只要在方圆五十尺内,一定能找到人。”谨一对这玩意儿很是戒慎,这些年大长老没少见这玩意儿来追踪教主,只是,追到了人,又如何?

    打,打不过,压,压不下,凭白惹自个儿生气罢了!也不知这人为何如此的坚持,把一教之主拿捏在手里,他大长老就了不得了?谨一隐隐还有个想法,只想没敢对别人说,他总觉得大长老真正想要的,是坐上教主之位!只是碍于其祖上乃创教教主之奴,还曾蒙创教教主赐姓,方才不敢宣诸于口。

    蓝海看着自己衣服的肩头,良久才苦笑说,“原以为自己准备得万无一失,没想到……”

    “其实教主早就想把你召回来,老堂主留下的那些方子,可不能都被大长老拿去做人情。”

    蓝海点头,“大长老最喜欢慷他人之慨,用别人的东西,去替他收买人心。”

    谨一将车转上一条岔路,“你说,我要不要直接把衣服就这扔了?”

    “那他们就知道,你晓得了。还不如不动声色,把这一身衣服全都送人,让人穿着走。”

    “有道理。”

    说做就做。

    也是蓝海没考虑周详,想说已经换了容貌,他们应该认不出来了,就没想着要把衣服也换过。

    进了小镇,谨一先找了家估衣铺子,给他们父女买了两身衣服应急,然后才找间客栈住下,换了衣服后,谨一将他们父女换下的衣服打包,拎着衣服骑上马,往莲城的方向,在另一处小镇,假作赶路而不知包袱掉落的粗心人,包袱落地后,随即被路边的乞儿捡走。

    谨一隐在暗处,见包袱被捡仍不放心,又跟了一段,见乞丐窝的头子将包袱里的碎银取走,然后将包袱里的衣物拆分了,谨一这才安心走人。

    重回小镇,蓝海父女已经车换过,给阿强另找了主人,蓝棠颇为不舍,看得蓝海直问她,“要不要把阿强留下?”

    “不用了。它跟着新主人,比跟着我们要好。”蓝棠抬手拭泪。

    蓝海看她难过,心略酸,“等咱们安定下来,看你要养什么,爹都让你养。”

    “真的?”蓝棠有些不敢置信。

    “自然是真的。”蓝海拍着胸脯保证,看着他那动作,蓝棠笑着点点头,“嗯,那好,等我们安定下来,我要养一只狗,一只猫,一对鸟儿,还有一匹马。”

    “狗儿倒是不用了,小主子养了只狗儿叫福星。”谨一开门进来,正好听到蓝棠在细数以后要养的动物,便开口道。

    蓝棠见他头微湿,以为他赶路赶得急,就要去喊伙计备水让他洗漱。

    “不用,我刚洗过。”连他之前穿的那身衣服都换了。

    蓝海问他吃过没,见他摇头,便让女儿去喊伙计送吃食来。“你也太小心了吧?”

    “不得不小心。”谨一倒杯茶一饮而尽,“大长老执念甚深。”

    “你方才说小主子,是谁家的孩子?不是还没到大会,教主就已经先收徒弟了?”

    谨一便把长孙氏和黎浅浅的事说了,蓝海听到长孙氏已死,也忍不住红了眼眶,他年幼丧母,他爹醉心医药的天地里,他是跟着教主黎漱一道儿长大的,小时候是老教主夫人照顾他们两,稍大了些,老夫人身体不好,就托长孙氏照看他们。

    彼时长孙氏的继母已露出真面目,处处为难长孙氏,也亏得黎家把她接过来,不然她早就被继母搓磨死。

    她把他们两个当弟弟一样照顾,后来教主要娶她,他还懊恼自己迟了一步,万万没想到,她竟从此失去踪影。

    “小主子长得像她娘吗?”

    “我没见过表姑娘,所以不知道。”

    蓝海一愣,“怎会没见过,难道你们找到他们时,她已经……”

    “是。而且那时小主子才刚逃过一劫。”

    谨一交代完事儿,蓝海托着腮看着他,“教主要收她为徒,是看在表姑娘的份上?”

    “不,不止,教主说,小主子是个习武的好苗子,只是她是早产,生得比别的孩子小,最近又三番两次的遭难。”

    扳着手指头算一算,小主子最近这几个月挺不太平的!

    “行啦!我知道了,回头好好的给她泡药浴就是,不过,这住的地方虽不必讲究,却得方便才成,取药方便,遇事走人方便。”

    谨一笑,“这你得自个儿跟教主说去。”

    “也不知教主教徒弟的时候,能不能顺便把我家那个笨丫头也一并教了?”

    “那真的得你自个儿去跟教主说,别问我。”谨一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蓝棠领着伙计上菜,吃过饭之后,各自回房睡了一觉,天一亮就往南城走。

    黎老太太一行人回到城里,立刻就让儿子去衙门办事,不想才去了一个时辰,就见他黑着脸回转。

    “这是怎么了?”

    “娘,您确定三弟那宅子的房地契真不见了?”

    “是啊!怎么,衙门不让你办?”

    黎大老爷抹了把脸道,“甭说了,那起子奸滑的小人,让我花大钱重办了房地契后,才跟我说,那宅子和田地早在去年时,就卖给一个叫黎漱的外乡人。”

    黎漱?这名字怎么听起来点耳熟啊?

    不对,去年就把宅子和田地卖掉了?“没听珍珍说啊!”老太太疑惑不已。

    “唉唷!我的娘喂!表妹那身份怎么来的,别人不知,您还不知道,虽然名份上表妹是妻,她是妾,可人家之前十多年都是妻,她要背着表妹做什么,表妹看得出什么来吗?”

    老太太被儿子这么一吼,便也认同了,侄女儿都能笨到被个不知来历的男人骗得**,骗得为他产下一女,长孙氏要哄骗她,真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那她就想不通了,既然长孙氏没被小蒋氏欺负到,那她怎么会早早就死了呢?

    见老娘纠结在完全无用的细节上,黎老大老爷几乎要疯,“娘啊!现在是研究这事的时候吗?”

    哦,哦对!“确定是卖人了?不是那人偷了房地契去衙门里偷偷办的?”

    “应该不是。”

    这么一来,她就不能处置黎家小院了!“可恶啊!”

    “娘,真的要把净净送去庵堂?”想到妻子和女儿哭得凄惨,大老爷颇感头疼,老婆年纪有了,一哭起来整张脸就不能看了,可是不看不成,女儿还在一旁哭着,满心满眼信靠着自己咧!

    “她的性子且得磨一磨,这是为她好,你切不可妇人之仁。”

    一个顶家撑门户的大男人被老娘评说,别妇人之仁,他还敢说别的吗?讪讪的退下去后,便去安抚她,谁知希望落空的黎净净哭闹不休,抓起屋里的东西就砸,把黎大老爷吓得够呛!

    差点被羊脂白玉雕的骏马砸到头,大老爷果断退出来,深感老娘说的是,这丫头确实很需要去庵堂冷静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