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三十四章 闹太大
    被人明白的点破,黎老太太也没脸再多待下去,起身就走。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边走边生气的骂那不知好歹的村长,又骂那些胡涂的村民,老太太原是盘算得好好的,觉得村长是个明白人,既一心为村民谋福利,那便投其所好,给岭南村一个学堂,对黎府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的事。

    只是老太太想借此,让村民们逼村长交出黎家小院的房地契,只是没想到那村长这么精明,当场就让她下不了台。

    回了房老太太火气犹未消,愤愤的跺了跺脚,“真是气死我了!”老太太气得全身直抖,大太太见状没跟着进门,悄悄的脚底抹油溜了。

    气得老太太在后头愤愤砸了个茶盏。“你看看,你看看,就这出息,怪不得把我好好的孙女儿给教歪了!”

    老太太粗喘着气跌坐到窗前的罗汉椅,又嫌咯得慌,不屑的扫过屋内的陈设,觉得黎经时夫妻真是没用,置办了这么座宅子,里头的摆设却是这般简单。

    浑忘了她让人压着庶子,不让他们有闲钱,能在有限的情况下,置办出这宅子和家俱已是难得,可老太太却觉得黎经时亏待了她侄女儿,“可怜她这么些年,就住在这么破烂的地方。”

    然后就想起来,是两个媳妇连手哄着自己,把侄女儿送到这乡下地方来。

    老太太的思路就这样跳过来跳过去的,亏得邱嬷嬷等人早已习惯了,不然还真能被她绕昏头。

    “老太太,咱们现在要怎么办?”邱嬷嬷问。

    “不管了,让老大去衙门,帮老三重办宅子和田地的房地契,对了,挂名在……深深的名下吧!到底是已经分出去的了,日后她出门子,不好用公中的钱给她置办嫁妆,就拿她爹的产业给她做嫁妆吧!”

    邱嬷嬷笑着恭维,“还是老太太心疼三太太母女两,只是这座宅子到底不吉利……”

    不止老太太她们对黎家小院有阴影,就是邱嬷嬷等人也对这小院很有意见,她们在城里黎府一直顺风顺水,几曾遇到像这回的事,一个个遇着不顺。

    老太太听了暗自点头,“记在深深名下,过段时日就脱手,省得村长他们来闹。”

    “那是。”邱嬷嬷顿了下,“那您今儿应允他们的事?还有建学堂的事情?”邱嬷嬷从小丫鬟手里接过茶,递给老太太后,就站到老太太身后,为她捏起肩头。

    “学堂,他们是甭想了!至于其他的事……算啦!就便宜他们一回吧!”

    其实是怕村长他们说出去,另外也怕找上吴丰的鬼来找她们。

    “花钱消钱,就当买个心安!”

    黎老太太当天下午就回城了,一行人浩浩荡荡很是壮观,等到人去楼空,严仑月才现福星不见了。

    严仑峰陪她一起找,严树德拄着拐杖也来帮忙,严方氏捧着肚子站在廊下,想要阻止他们,却是没人搭理她,村长夫妻正好过来,看到这情形,忙问怎么回事。

    “福星,小姐的福星不见了。”严仑月扁着嘴红着眼道。

    “福星啊!”村长太太叹了口气,把严仑月拉过来,帮她擦了泪,才道,“福星让浅浅接走了。”

    “啊!”严仑月放声大哭,村长太太被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村长无奈的看老婆一眼,小声的对严家父子道,“浅浅丫头没死,她福大命大被人救走了。”

    “嘎?”严树德父子不敢相信的看着村长,村长回以肯定的点头,“真的,没骗你们。”

    “那,那她怎么不回来?”严仑月眼泪还挂在脸上问,她哥已经回道,“回来干么?再接着被人害?”

    “哦。”也是,严仑月紧抿嘴强迫自己不要去看她娘。

    “我们过来,是要安排你们一家的。”村长对严树德道。

    严仑月握着小拳头,冲着村长嚷道。“小姐不在,我们要帮她守着家。”

    “你放心,我已在村里帮你们家租了房子,这院子很快就有人过来看顾了。”

    “为什么还要另外请人?”严树德不解的问。

    村长和妻子对望一眼,村长太太道,“浅浅其实就是被这宅子的新主人所救。”村长太太按照谨一的交代说道,“浅浅她娘就把这宅子卖给她表弟了,她表弟事忙,直到那天才从外地回来,适巧经过看到了,就顺手救了浅浅。”

    既然嫡母不慈,族姐和嫡姐心狠,又是人家表舅亲眼所见,亲手救下的,自然是不放心再把孩子送回来。

    “难怪黎老太太她们找不到房地契,原来是早就卖掉了。”

    “是啊!那天浅浅跟她表舅来时,就交代了,宅子是不好让你们再继续住着,免得黎老太太派人找你们麻烦,但田地还是要请你们帮忙照看着,收成就交给来照看宅子的人,他们会转交上去。”

    严仑月还是不放心,“浅浅还那么小,一个人跟着她表舅,身边没个熟人,有什么事都没人可讲,村长太太你也不放心吧?让我去侍候小姐吧?”

    村长太太沉吟良久,最后还是摇头,“她那表舅看来不好说话,而且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在那儿落脚,来接管小院的人,不知何时才能到呢!”

    村长则说,“看看情况吧!等他们来接手了,我再跟他们提。现在先帮你们搬家吧!”

    严树德点点头,儿女去收拾东西,村长太太留下来帮忙,村长则回村里召集人手来帮忙。

    严方氏不想走,黎家小院是她住过最舒服的地方,既宽敞又温暖,环境又好,只是没人听她的,村长太太只跟严仑月兄妹说话,完全不睬她,谢家人过来时,见她抱着肚子站在屋中央,实在危险,上前将她带到旁边的屋子。

    “表嫂,我不想搬。”严方氏泪涟涟,看着很可怜,不过谢家几个媳妇都不想理她,她只得抓住送她过来的谢家大嫂。

    “你不搬也不行,你老实待着,免得被人撞着又动了胎气,你这胎老是不稳,你自个儿不担心,我们瞧着却心惊胆颤的,算我求你了,老实的待着,别再靠过去了,大家好心来帮忙,你不能帮忙就别在旁边添乱。”

    谢家大嫂对这个表弟媳很是无奈,感觉她就是个不懂事的,就连她女儿严仑月也比她要晓事,想到这里,谢家大嫂就把严仑月和自家女儿叫过来,“你就和你表妹陪着她娘,她大着肚子呢!你们看着点别让她四处走动。”

    严仑月点点头和谢家表姐守着她娘,严方氏几次想跟严仑月说话,都让严仑月避开去,搞得谢家表姐很是尴尬。

    却说黎浅浅那天从岭南村回来,就生病了,高郎中被请来看诊,知道怹们大晚上带着她出门,自然生气的痛骂他们一顿,厨娘更是心疼,她好不容易才把黎浅浅养得圆润点的说。

    教主气死了!

    “你立刻出城,沿着路往莲城找过去,我要看看他们两父女是多能磨蹭。”

    要是有蓝海在,就用不着请高郎中来给浅浅看病,他就不用老被那个老头当孙子一样骂。

    谨一摸摸鼻子应诺,心里也在埋怨,蓝海父女两到底是在干么啊?这么一点路,走了那么久,就是爬也早该爬到了吧?

    蓝海这边因易容改换容貌,总算摆脱了大长老的人,不过他不敢大意,打扮成庄稼人,买了辆破驴车,挑了只瘦弱的驴拉车,蓝棠倒是一点都不嫌弃那只瘦弱的驴子,还给起了名,叫阿强。

    要蓝海说,这只倔驴的名应该是阿犟,因为不管他怎么使唤,它都完全不理不睬,叫它向前,它偏给你绕圈,叫它绕圈,它反给你后退,搞得他是一个头比两个大。

    但,是,只要蓝棠驾车,它就老实听话了,真是奇哉怪哉!

    因此负责赶车的是蓝棠,蓝海只在需要指路的时候,才会坐到车辕上,其他时候都躲在车里装病人,不然怎么解释,这车为何由一个十岁的孩子在赶,而大人却窝在车里睡大觉?

    也亏得如此,他们才能躲过大长老派出来找他们的人。

    “真是奇怪,为什么要大长老派这么多人找你回去?”蓝棠驾着车慢慢的往南城去,适才歇脚的茶棚里,又遇上一波找蓝海的人,所以她忍不住了,一定要问个明白。

    蓝海躺在车里,听着车轮吱咔作响,好半晌才冒出一句,“他把事情闹得太大了,现在他大概快兜不住了。”

    蓝棠又问,“他把什么事情闹得太大了?”

    “你也看到了,这些天老有人受伤,要你老子出手。”

    “嗯,您累坏了吧?”那么多受伤的俊杰,有的还没送到总坛就死了,有的容颜尽毁,还有的手残腿断,跟在她身边的那些丫鬟们,私下都在叹息,因为其中有不少侠少颇具盛名。

    蓝海冷哼,老实说,他并不同情那些人,他们会在莲城附近出事,表示他们是来出席教主的收徒大会的,为什么想成为教主的徒弟?还不是为了教主之位,为了传说中,瑞瑶教所拥有的宝藏!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既有心一争,付出代价在所难免,只是,大长老的手段太狠,他撒出食饵引诱这些人自相残杀,就该有心理准备,事情会闹大的。

    既然有心闹大,就该由大长老自己去收尾,他才不帮他收拾善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