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三十三章 是人不是鬼

第三十三章 是人不是鬼

 
    黎家小院因为现了吴丰,而显得非常不平静,护卫们很自觉的加强巡逻,却是没人往吴丰面前去关心,管事让人把吴丰抬进黎家小院,将他安置在他之前住的房间,又快手快脚的去找郎中来给看诊。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黎净净姐妹不敢睡,全赖在老太太屋里,黎净净缩在她娘怀里直哆嗦,黎深深的娘没来,所以她是紧拉着黎老太太的衣襬不撒手。

    若是平日,老太太还蛮喜欢孙女对她黏呼,不过现在嘛!老太太只觉腻烦

    黎老太太让仆妇去熬安神汤来,一人灌一大碗下去,才让人把她们抱下去睡觉。

    老太太领着儿媳、丫鬟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去探视吴丰,大太太一见那惨状立时反胃作呕,老太太不耐烦的看她一眼,“出息!滚出去。”

    大太太立刻扶着蔡嬷嬷的手退出去,到了户外呼吸到冷冽的空气,胸臆间的浊气才略散了去。

    而村子里头,村长家则是来了不之客。

    村长太太拖着孩子的手,指着眼前的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村长张大嘴瞠大眼,尽是不可置信,村长家的孩子也是瞪大眼睛看着门口的来人。

    “咱们先进去再说吧?在外头拖久了,让人见着不太好。”谨一在旁笑道,边把教主牵着的黎浅浅,轻轻的往里推了下,门口的两个人不堵着门了,谨一便大方的跟进门。

    黎浅浅脸上一直挂着笑,她还是下午见到教主时,才晓得村里的人都以为她死了!

    村长太太紧盯着她,看着她走近,烛火映照,地上人影微微摇晃,“有影子,你没死?”

    “嗯,我没死。是我表舅救了我。”黎浅浅仰头看教主,村长一家人也跟着看向教主,吓,这人长得真俊哪!村长的女儿忍不住脸红了,村长的儿子们却在想,能在那么高的地方救了黎浅浅,还没被人现,这人武功真好。

    村长想的则多了点,他的脸也红通通的,不过和他闺女儿不一样原因,她是羞怯,他则是羞愧,黎浅浅活得好好的,他却拿她的死,为村人向黎家谋利。

    在来的路上,谨一就同她说了,初闻村长行事时,心里确实不太舒服,不过他到底不是自私为己,而是为村人福祉为之,黎浅浅看他一眼随即别开头去,松开教主的手,扑过去村长太太的怀里。

    “好孩子!活着就好,有没有伤着?”村长太太一把抱住她,她的小儿子有点吃醋,然而好奇心还是站了上风,他和兄姐站在母亲身边,围观逃过一劫的黎浅浅。

    那边教主已经自动找位置坐下,谨一把村长拉过来咬耳朵,村长得知教主身份后,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您,您是说,浅浅她亲娘,是,是,他表姐?”

    村长都结巴了!

    “嘘,这事不好让太多人知道。”谨一莫测高深的望着他笑,村长点头如捣蒜,“我不会跟人说。”

    村长心里却在犯嘀咕,教主和黎府有亲,那和黎经时是族兄弟,怎么长孙氏嫁了他族兄,他不知道,还找人找了这么多年?找到人的时候,人已经死了,这运气也实在太……

    “村长您是晓得,黎府是怎么欺负我们小主子母女的,甚至为了个名额就想置人于死,所以我们教主不想让他们借机缠上来。”

    “可这事想瞒也瞒不了多久吧?”村长道,瑞瑶教教主收徒一事,全南楚都知道了,到时候一公布徒弟的身份,不就人尽皆知了?有必要瞒着吗?

    谨一收了笑脸,“就算如此,总要让作歹的人,受点教训吧!”

    村长秒懂。

    被害者命大逃过一劫,那是人家祖上积德有此福报,不代表加害者就没错,做了就是做了,就应该接受到惩罚。

    所以他没再说什么,并答应不说出去。于村民来说,眼下还是保持现状的好。

    谨一看教主没反应,便大着胆子教村长,如何再加重力度,狠敲黎老太太一记,能教出这样心狠心辣的孙女儿来,老太太也有责任。

    村长见教主他们都不介意,他们村跟黎府讨要好处,便放心下来,只是……“我们之前已同老太太说好了,不好再加条件了!”

    教主闻言看他一眼,黎浅浅耳尖也听到了,也跟着转头看村长,村长太太虽不赞成丈夫所为,面对黎浅浅,她觉得很不好意思,可是还是得为丈夫说句话,“你村长伯伯也不想拿你的事,跟黎府要钱的……”

    “我懂。”虽然理解,但还是觉得不舒服,这种事搁谁身上,都一样不好受。

    谨一笑了,“既是已经说定,那自然是不好加条件,不过,现在情况有变,那个吴丰……”

    村长一悚,看着他们的眼神不免带着恐惧,“那是你们下的手?”

    “我们没动手,不过进村子的时候,恰好遇上他,他看到我家小主子了。”就是动手了,也不能承认,更何况他们没动那人,不过倒是看到了动手的那三人的背影。

    村长恍悟,“所以他才喊着有鬼!”可这事又和……村长明白了,“那我们要怎么提……”

    “不必。”谨一打断他,“你们什么话都不必说,什么要求都不用提,她们会提,只是你们别贪心,她们给什么,你们接着就是,省得节外生枝。”

    村长连连点头。

    “你们这就要把浅浅带走?”村长太太抱着黎浅浅问。

    “是。”

    “那,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等她大一点,有自保的能力的时候吧!”教主难得开口,可把谨一吓坏了,黎浅浅抱抱村长太太,“等我长大了,再回来看你们。”

    村长忙问,“那黎家小院怎么办?”

    “啊!我的福星。”黎浅浅想到她的小狗狗。

    “谨一。”教主不耐烦的喊道,谨一忙应诺,“是,我这就去抱福星过来。”

    谨一说着就要走,黎浅浅忙喊住他,“等等,我家的房地契。”谨一听到她把房地契放在福星小窝旁的地砖下,忍不住要佩服她了。

    “怪不得她们找不到,原来你把东西换地方藏了!”村长太太笑着亲黎浅浅一记。“老太太来了之后,就命人开了你家的小祠堂,进去里头搜,只是怎么都找不到,我还在奇怪,东西哪儿去了呢!”

    原来村长太太知道,她娘把东西收在祠堂里?

    “原本她是托我帮她收着的,可是这样不妥,还是要放在她眼皮子底下才成,反正那位三太太从不进祠堂,不怕她会现,只没想到黎老太太会来。”

    还一来就想处置了小院,幸好她找不到房地契,不过也只能拖一时。

    谨一的动作很快,不多时就抱着小奶狗揣着房地契回来了。

    “让人把那小院记到我名下,日期就登记在……去年,丫头她娘过世之前。”教主这么一交代,谨一点头,“这就让人去办。”

    黎老太太是还没反应过来,而且也还没找到房地契,等村里的事告一个段落,就算找不到房地契,她也有门路让官府重开一份,到时候她要如何处置黎家小院,谁也没话说。

    但若是一开始,这黎家小院就已经不在黎经时名下呢?

    黎浅浅可以想象得到,那老太太知道后,大概会气得抓狂吧?

    只是这么一来,严家人就不能住在黎家小院了。

    “没事儿,回头我帮他们家在村里租间房子住。”村长拍着胸脯道,又问,“能让严家兄妹知道,你没事儿吗?”

    黎浅浅转头看教主,教主道,“先别说,他们一家现在还住在黎家小院,要是现在告诉他们,难保不会露出痕迹来,等黎府的人走了,再跟他们说吧!”

    村长点头应下,话都说完了,纵使再不舍,还是要离开。

    教主抱着黎浅浅,同村长他们一拱手,随即就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谨一又交代了几句,方才离开。

    村长家就在岭南村中央,家里来了人,左右邻居都听到了动静,可是都没人来探问,村长一家子觉得很奇怪,不过告诫自家儿女,千万别说出去。

    隔天一早,黎老太太就派人来请了,村长和村里的男人们一出门,婆婆妈妈们就上门来,“你们家昨晚上来客人了?”

    “有吗?”村长太太扬眉反问。

    “没有吗?”住在左边的婆婆问,“我媳妇儿说听到你们家门响动,可探头看没看到人。”

    村长太太张口欲言,忽见小儿子拉了拉自个儿的衣服,她忽地灵光一闪,怪不得昨天晚上她看黎浅浅她们三人时,就觉得好像那儿不太对,原来是她们穿的斗篷,那是全黑的,夜色里灯光昏暗,瞧不见人也正常,尤其昨日不太平静。

    “我们昨儿就在猜,那个黎府的护卫头头肯定做了什么亏心事,不然怎么会被人挑断了手脚,还乱嚷嚷。”

    “昨儿可是第七天了!”

    “什么第七天?”话才出口,村长太太就想起来了,是黎浅浅是八天前出的事,昨天刚好是第七天。

    这也就难怪,昨天大家虽好奇村长家来了什么客人,却也都没人过来询问,原来如此。

    黎家小院这边,村长他们一到,就有人请他们进堂屋里坐,才坐定就有人奉上茶水果点,与之前的怠慢截然不同。

    村长心道,不会真如那个谨一所言吧?

    不多时,老太太扶着媳妇进来,老太太也不拐弯抹角了,直言再给村里人多少好处,另外又说要为村民建学堂请夫子,只是供应学堂一切所需,却是黎经时名下的田地产出所供。

    老太太眯着眼盯着村长瞧,村长两手一摊,“我知道老太太您的意思,只是黎家小院的房地契真不在我手上。”

    “那……这件事,咱们再说吧!”

    村长点头起身,村民们也跟着起身,有一两个性急的已经窜到村长身边,想开口却被村长抬手制止。

    “老太太,您那两位孙女犯错,您却要拿苦主父亲的田产为她们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