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三十章 磨合
    新手师父和新徒弟两个,一个是恨不能立刻就把所学统统塞到徒弟的脑袋瓜子里,新徒弟却是憨吃憨玩,还不忘在来给她复诊的郎中面前,坑师父一把。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坐堂郎中姓高,今年正好七十高寿,偏生家里老婆、媳妇、孙媳妇给他生了儿子、孙子、曾孙,偏偏就是没有女娃娃,平常坐堂给人看诊,也是见多了女娃娃的,可就没有一个像黎浅浅这样跟他投缘的。

    老人家一眼看到黎浅浅的时候,就心疼得不得了,这是那个不负责的父母把孩子养得这么瘦?身体曾经受过大寒,底子有些虚啊!再看身上的伤,高郎中当场就把教主当不负责的爹狠狠的训了一顿的。

    头一回来复诊,觉得这爹还不错,孩子复原得还算好,家里条件也好,吃食跟得上,小姑娘的身体应该很快就能养好。

    谁知再来,就看到小姑娘在扎马步!

    扎马步!

    这当爹的该揍!不知道小姑娘身体还虚着吗?受到惊吓的神魂也还没完全稳固,再来一次,小姑娘的精神状况很可能就会出问题!

    于是乎,高郎中再次难,教主再度老实挨训,黎浅浅被勒令只能坐在椅中晒晒太阳,晚一点太阳下了,她就得回屋里去。

    这次不只教主挨训,就连谨一和厨娘也统统遭难,因为他们没提醒主子,要小心照顾孩子。

    痛快的骂完人之后,留下新开的药方,高郎中慈爱的摸摸黎浅浅的头,心满意足的回家去了!

    完全不知身后小院里,教主脸都绿了!

    黎浅浅表示,这和我无关,我是无辜的,然后就被厨娘抱回房去了。

    “小主子啊!你乖乖听话,那高郎中可是我们南城医术最好的郎中,他既然交代你好好休息,让你这几天就别再跟在爷折腾了!”

    厨娘觉得那位爷怪怪的,这年头小姑娘是该习武防身,可也不用这么急吧?不能等孩子情况再好一些吗?

    因为谨一跟她说,小主子是被仇家所伤,所以爷急着要教她武功好防身,日后不会再被仇家所伤,所以厨娘也没多想,便相信了,只不过她还是觉得教主太心急了!心急是吃不了烫豆腐的。爷不懂吗?

    看着娇滴滴的小主子,每天早晚都得在院子里扎马步,厨娘就心疼得不行,她就没见过像小主子这样的孩子,这般刻苦受累却都不喊苦。

    黎浅浅回房后,就被厨娘安置在床上,被好生交代叮嘱一番后,厨娘就回厨房去做饭了,枯坐在床上半晌,黎浅浅最后只得瘫开四肢躺平,好无聊啊!

    谨一在外头,哄教主哄得口干舌燥,最后祭出终极一招,“教主,刘二这么久没回来,是不是村长他们摆不平啊?”

    教主低头沉吟,刘二打探消息很在行,叫他出面理事,似乎就没那么行。“要不你跑一趟吧?”

    “您不是让我每天去城门等蓝先生的消息?”

    也是,要是蓝海来了,就不用高老头上门!要不是看他大了,又还真心疼惜浅浅,他肯定就灭了他,省得老家伙老训他,以为他是自己的老子吗?哼!就是他老子还在,也不敢这样训他。

    当然,若老教主还在,他不会开口训斥儿子,直接动手揍人就是,就不知他老人家若还在,还打不打得过他亲手教养大的儿子就是。

    教主原以为有刘二在,岭南村村长肯定很快就能把事情给处理掉,没想到刘二一去多日,至今未归。

    “教主,要不您走一趟吧?”

    “留丫头一个?你信那个胖女人?”教主朝厨房微点了点下巴。

    谨一苦笑,“要不,我出门时就把小主子带上?”他小心观察教主的神色,“说起来,小主子也是可怜,打小都在岭南村生活,身为您的徒弟,怎能没见过世面呢?”

    教主沉吟片刻,“你说的有点道理,嗯,蓝海那家伙看到小丫头肯定会心软。”第一印象很重要的,教主相信,他外甥女这么可爱,蓝海肯定一见就会喜欢,然后乖乖应承留下来,帮他照顾丫头了!

    嗯,好主意。

    “那你明日就劳累一点,带她一道出门,对了,不要骑马去,叫辆车送你们去。”

    教主说完也没跟黎浅浅打声招呼,径自走人,谨一在后头满脸泪痕,好难得啊!他家教主竟然会让他叫车送他们去城门,虽然是因为小主子之故,不过他家教主可从来不曾体贴人的,没想到今儿竟会如此细心,真是太难得了!

    谨一不晓,教主不过是不想再被高郎中训话罢了!

    黎浅浅直到隔天一早,才晓得教主出门了,“表舅去哪了?”

    “去岭南村了。”谨一老实回答,还不忘抱怨一下刘二,“要不是那小子办事不力,教主也不会拖那久才找到你们,要是再早一点,兴许表姑娘就不会那么早死了!”

    谨一有些遗憾,他家教主就只剩长孙氏这么一个亲人,好不容易查到她的消息,却偏生迟了那么一步,找到地头时人早已香消玉殒。

    黎浅浅听得一头雾水,想要问清楚,她娘的娘家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表舅都不肯说?谨一拍拍她的头道她还小,便不理她了!真是太份了!消息怎么可以说一半,这样吊人胃口呢?

    “对了,你们有派人去找我三哥吗?他没有跟我爹和哥哥们去当兵,他是被祖母给卖掉的。”

    说起来真是气人!

    当年黎经时父子才走没多久,小蒋氏就出事了,老太太一开始还很顾及面子,派人去岭南村暗示长孙氏,要她自请下堂,黎三郎年纪虽小,但对那管事话还是听明白了,二话不说上来就打,那管事被打之后,回去便在老太太面前加油添醋抹黑长孙氏。

    那管事便是蔡嬷嬷的儿子,蔡嬷嬷心疼儿子被打,便在老太太面前给长孙氏上眼药。

    隔天老太太便做主卖了黎三郎,蔡管事领了差事,带上人守在岭南村外,见到黎三郎就把人绑走,长孙氏痛彻心肺却无计可施,无处可寻。

    之后又逢黎四郎溺死,才会动了胎气,提早产下黎浅浅。

    长孙氏生前最渴盼的愿望,便是丈夫和儿子们都能回到她身边,跟她一起陪伴小女儿一起长大。

    只是她的愿望至死都没能实现。

    谨一听到黎三郎不禁愣了一下,刘二似乎只是一笔带过此事,是没到人,还是压根没到去找?

    看来回头要好好跟刘二沟通沟通。

    眼下不是讨论这事的时候,吃过早饭,谨一便让厨娘帮黎浅浅换衣服,看到换好衣服的黎浅浅,谨一不得不承认,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小主子以前穿的衣服都太过简朴,颜色也太单调,尽是寡淡的素色,现在这么一打扮,嘿!可比黎净净和黎深深要好看数倍。

    谨一指着黎浅浅头上双丫髻上的彩带,问厨娘,“怎么给小主子系青色的,怎不给系条红色的,艳一些好看。”

    厨娘愣了下,转头看黎浅浅,黎浅浅低头带哭声道,“我娘过世还不到一年呢!”你就叫我上系红彩带?

    谨一惊觉说错话了,忙补救,答应给她买好玩的,好吃的,又答应给她买书,割地赔让牺牲良多,才让黎浅浅饶了他,不跟教主告状。

    叫来车,黎浅浅拉着厨娘一起上车,“你跟着我们一道,半道你去买菜,坐车回来,我们中午不回来吃,下晌,让车去城门的茶楼接我们就是。”

    谨一听她吩咐甚是讶异,小主子这安排的好啊!

    厨娘坐上车心里亦是欢喜,干厨房里的活,是麻烦又繁琐,可她自小就喜欢,去菜场挑选食材,也是一大乐事,唯一不喜的是,提着大包小包的从菜场走回来。这才是最痛苦的事。

    当即就对黎浅浅道,“小主子喜欢吃什么,一会儿我去菜场买回来做给您吃。”

    黎浅浅沉吟半晌,张口就要点菜,话到嘴边才堪堪想起,这里不是她熟悉的那个世界了!她若贸然说出菜名,万一厨娘没听过,问她怎么做她要怎么回答?

    幸好,厨娘以为她小,不知道自己爱吃的菜叫什么名字,便自己拿主意了。

    到了菜场外头的街道,车夫和厨娘约好地点,等他送黎浅浅他们去茶楼后,再过来接她。

    厨娘便下车买菜去,车夫则送黎浅浅他们往城门去。

    到了城门附近,谨一挑了一间干净的茶楼,领着黎浅浅进去,伙计很快就迎上来,把人引到二楼的包间里,谨一之前就来过,跟伙计相熟,双方闲聊了几句,虽然伙计对黎浅浅很好奇,不过他没多问,帮他们点了东西就退下了。

    谨一想了下又追出去,请伙计帮他买些给孩子玩的小玩意儿,又请他去书斋买些给小孩看的书来。

    伙计接了赏银,办事效率奇高无比,不一会儿功夫就买回来了,摆得满满一桌,幸好他家茶楼里的点心都还没送上来咧!要不真没地方摆。

    黎浅浅走到桌前,一伸手就是拿书来看,倒是让谨一颇为惊讶,知道小主子识字,可他原本以为,小主子会先挑玩具来玩。

    才将东西放到旁边的椅子上,伙计就送点心和茶水进来,看到黎浅浅在看书,伙计便笑了!

    倒是没想到这小姑娘识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