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十九章 心狠
    是夜,教主在城里的小宅院里踱步,听到院门轻响,顿了下,抬头望去,见进来的是谨一,遂扬眉问:“人呢?”

    “还没到。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谨一讪讪的道。

    教主点头,“你先去吃饭吧!”

    “是。”谨二看了下院子,“刘二还没回来?”

    “我让他等事情告一个段落再回来。”教主冷哼。

    谨一不敢作声低头退下,他找到厨房,圆胖的厨娘正挥汗忙活,见到他,忙笑着迎上来。

    “谨爷,肚饿了吧?等会儿,我这就给你弄碗银鱼粥。”

    “嗯。”

    这城离海虽远,但附近有座银月湖,盛产约莫大人小指大小的银色小鱼,银鱼味鲜不腥,个头小骨头细,常被用来熬粥给老人和小孩吃。

    厨娘舀了一碗粥过来,谨一接过闻到香味,肚子就开始叫起来,厨娘笑了下,又转身回灶前忙活去。

    “小主子可醒了?”

    “没呢!我刚刚才去看过她,还在睡。”

    “嗯,郎中开给她的安神汤,你喂她喝过了?”

    “喝过了,就是喝过了,才能睡得这么熟。”

    黎浅浅是一路从神剑峰睡回来的,进城后还先到药房给坐堂郎中看过,郎中说她受的大都是皮外伤,就是受到惊吓不轻,便给开了安神汤。

    因为是教主抱着她,被郎中误以为是不靠谱的父亲带女儿出门,遇着了事把孩子吓着了,还被郎中狠狠的臭骂了一顿。

    可把谨一吓坏了,就怕教主当场翻脸,幸好,幸好!

    不过教主老实挨训一事,可不能泄露出去,不然教主要知道了,定要剥他一层皮。

    厨娘边做事,边打量着谨一,见他忽笑忽愁的,只觉这东家就没半个正常的人吗?一个俊是俊,可成天绷着张脸,不知道的还以为被人欠了多少钱没还,另一个会说会笑,就是表情忐多,感觉不怎么牢靠。

    就不知道新来的小主子是个怎么样的?看样子倒是长得挺漂亮可爱的,唯一不好的,就是太瘦了!小孩子就是要圆润润的,笑起来才会可爱嘛!太瘦了,难免给人不健康的印象。

    也不知道那孩子的爹妈怎么照看孩子的,怎么把孩子养得这般瘦,嗯,敢不会真有病在身吧?

    厨娘把汆过水的鸡肉和香菇配料一起搁入汤瓮里,上头用湿布封住,再把盖子盖上,放到灶上去小火慢熬。

    “谨先生,我去看看小主子。”

    “好。”

    谨一点点头,心里不由暗自庆幸,幸亏有厨娘在,不然他们两个没带过孩子的大男人,怎么照顾小主啊?

    厨娘端了银鱼粥过来,推开房门,床上的小孩似乎从她离开后就没动过,她把粥碗放到桌上,走到床边,正想要叫她,却见小主子啊的一声推被坐起,厨娘也跟着惊叫一声。

    “怎么了!”她声音未落,已有两道身影飞快进屋,谨一嘴角还挂着一根菜蔬,教主则是直扑床前,手掌已袭向厨娘的门面。

    “爷!她是厨娘。”谨一怕教主下重手,连忙提醒他。

    教主眯着眼盯着厨娘看了好半晌,厨娘不知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一遭,指着黎浅浅说,“小主子梦了!”

    谨一没好气的一把将她拉离床前,“梦就梦,你跟着尖叫什么?”

    “不是啊!”厨娘怕丢了差事,忙解释。

    教主却不耐烦听她多言,对谨一摆摆手,让他把人带出去。

    床上的小家伙睁着眼睛,却是一脸的迷茫,似乎不记得生了什么事。

    “丫头,你还好吧?”看起来傻呆呆的,教主有点担心,小徒弟不会被吓傻了吧?

    黎浅浅回过神来,立刻感受到全身酸痛。两手手腕因被黎净净抓过,有点红,手指也生疼,还有被指甲抠伤破皮。

    “他们呢?”

    “都回村子里了,我让人盯着他们。”教主觉得低头盯人太累,左右张望下找了张椅子拉到床前坐下。“村长他们知道你出事了,你才掉下去没多久,他们就上山了。”

    这么快?黎浅浅还以为大概要等到她们下山,没看到她,才知道出事了。

    “你那个佃户家的儿子,在你们上山不久就悄悄去通知村长了,只是村长还要召集人才能上山,因此耽误了小半个时辰,他们脚程算快,你出事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快到你出事的山崖了。”这些事是刘二的手下回报的。

    黎净净他们想不到的是,村长他们上山的路,与他们不一样,他们爬的是快捷方式,快捷方式比山路要更崎岖些,但能更快爬上山,而且他们的位置恰好能看到山崖边上生了什么事。

    教主得知此事时,深感人算不如天算啊!村人们竟然看到了事经过,目击了黎浅浅是如何被他们所害,只是他们没看到教主把黎浅浅救走了,现在一心要黎净净她们为谋害黎浅浅付出代价。

    “村长太太她们知道我没事吗?”

    “不知道,等事情告一段落后,再跟她说就是。”教主端坐椅中端详着小家伙的脸,良久才问,“决定了吗?”

    黎浅浅坐在床上,雪白的小脸没有任何表情,教主见她如此,以为她还没想明白,便分析给她听。

    “为了一个名额,就能狠心致你于死,若是知晓我收你为徒,她们会怎么做?我知你答应过你娘,要守着家,等你父亲和兄长们回来,但她肯定不会希望看到你,为了这个承诺死守原地,让有心人有机会来谋害你。”

    见她还没说话,教主只得把严方氏的作为说了,“就算她的丈夫和儿女都是好的,有她在,就很难保证你的安全,因为她太轻易被说服,难保那些人不会从她下手,利用你对她女儿的信任,来伤害你。”

    黎浅浅叹了口气,她知道严方氏不可信,但她是严仑月的母亲,又身怀六甲,一早她嚷着肚子不舒服,要丈夫儿女陪侍在侧,就可知她是故意为之,严家只是佃户,并不是卖身为仆,人家亲娘不适,她没有理由拦着人不让留下侍疾。

    说严方氏不知黎净净她们打算做什么,她是不信的,就不知严方氏是晓得自己今天会出事,所以强把儿女留在身边,以免遭波及,还是顾奶娘她们要求她这么做,好让自己孤身一人上山,好任由她们摆布。

    不过无论如何,好像都没什么差别啊!

    “如果我跟你走,那谁来帮我看家?”

    “我会派人过来看着,你放心。”教主暗松口气,其实在那教徒弟不是教?重要的是,他不想让大长老那几个老家伙,轻松掌握住他的行踪。

    “那严家人呢?虽然严方氏不好,可她一双儿女和丈夫是好的,我不想因为她而迁怒他们。”

    教主板着脸不一语,好半晌才道,“他们既与你签了佃户的契,因你不在就赶人走,不太近情理。”

    “嗯嗯,没错。”

    “就这样吧!暂时先让他们住着,回头我让刘二去和村长说一声,帮他们在村里赁屋居住,严树德的差事不变,严仑峰兄妹就帮着他爹跑腿,如何?”

    黎浅浅点点头,教主看她脸色青,指了桌上的粥让她吃,黎浅浅便推被下床,教主一看不对,现在天气还很冷,忙起身把她塞回被窝里,顺手把粥端过来塞到她手里。

    “会不会自己吃啊?”有点小怀疑的问。

    黎浅浅抬眼狠瞪他,“我会。”哼!

    教主无所谓的耸肩坐回椅子里,看她吃粥的动作还算可以,便开始叨念起她,“你上山时用了我教的轻功心法和身法,对吧?”

    吃饭,不理他。黎浅浅很努力加餐饭,教主岂是能让人无视自己的人,他针对浅浅的运用,指出数处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问题,浅浅本来是很专心吃饭的,可是听着听着,就忍不住在心里比划起来。

    等到谨一打走厨娘,把半饱的肚子填饱,才现教主真是……能不能让小主子安心吃顿饭啊?小孩子重睡重吃,不让他们吃饱睡足,就容易长不好长不高啊!

    再看小主子,天!这师徒两个是怎样?还真是天生一对宝啊!一个说得兴起,一个听得入迷,连饭都忘了吃,真是哟!谨一长叹一声,老子真是劳碌命,侍候完老的,又要照顾小的,这小的才多大啊!要养到她大,得养几年?

    怪不得教主要把蓝海找回来,他记得蓝海的老婆死了之后,就是他自己一人独自抚养女儿的,教主找他回来,难道是想向他取经?

    不久之后,谨一就知道,自己还是太天真了!把教主想得太美好啦!教主把蓝海找回来,不是跟他取经要如何养女儿,而是直接叫蓝海父女帮他养徒弟!

    黎浅浅毕竟年纪小,白天接连受了两场惊吓,就算她自己觉得没事,但是身体却很老实,她需要充足的睡眠休息,好让精神恢复过来,因此吃完粥,厨娘帮她洗漱过,还没穿好衣服,她就已经昏昏欲睡。

    厨娘把她抱上床,教主便打她出去,自己在屋里守着。

    黎浅浅就这样吃饱睡睡饱吃,直到第三天才终于恢复过来。

    教主又让谨一把郎中请来把过脉,确定没事了,才把小徒弟拎过来开始练心法。

    黎浅浅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也粗略应用过,只是被教主批评得体无完肤,让她有点小小受挫,不过没事,她是越挫越勇,没在怕的啦!

    教主对她的抗压性很是满意,他最怕遇到一点挫折就哭哭啼啼个没完的人,小徒弟被他毒舌狂喷都没事,可见抗压性极强。

    反倒是旁观的谨一忍不住担心,小主子会不会那天被毒舌的教主给气哭啊?唉!到时候可就得苦命的他去救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