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十八章 亲手
    因着只有三个姐儿,没有侍候的丫鬟仆妇跟着,邱嬷嬷到底不放心,安排好事儿之后,就找了蔡嬷嬷,两个人悄悄的跟上去。(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黎净净这时已经难,推着黎浅浅到山路边,这里是吴丰特意寻的,山路上动了手脚,她犹嫌不足,吴丰便提议找处山势陡峭之所,前头的安排若失败,便从此处要人命。

    吴丰提这建议时,黎净净原觉得有些狠,但现在她不得承认,吴丰确实算无遗策。

    她不知吴丰自进黎府当差,就一直苦无出头之日,他苦苦熬着,好不容易能升上去做个领头的人了,谁知蒋总管把他那会点三脚猫的外甥方果给弄进来,黎府的护卫管事就把这头领的位置给了方果。

    这次出城方果带队,他便攒着劲儿要收拾他,谁知他就趁送信的机会溜了,把领头的差事给了自己,虽然从城里回来后,方果就变了,既没给他下绊子,也没暗地里跟邱嬷嬷她们告状,但吴丰还是不放心。

    因此黎净净找他去,让他办事时,他便想尽办法要在主子面前露脸。

    虽然黎净净不过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但她是嫡女,是主子,她的一句话,可要比蒋总管要管用得多,只要她说自己好,蒋总管就算再想让外甥压着自己也没用。

    吴丰找好地方好,还特意画了张图给黎净净,黎净净原还觉得麻烦,反正到了地头,跟她说一声就是,吴丰却道有备无患,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若没这张图,她还真不知道到底走对地方没。

    黎净净掏出画四下查看着,黎深深从没这样劳动过自己的双足,方才被黎净净拖着走,这会早就走累了,看黎浅浅找了块石头就坐,她不禁瞪了眼,这么粗鲁?没有垫子就这样坐下?

    眼下没有人跟上来侍候,黎深深很自然就使唤起黎浅浅来,黎浅浅才不理她,要就坐,不要就站,想要她侍候?她娘亲在的时候,小蒋氏拿正室身份压着她们母女侍候,她娘为了女儿,为了生死未卜的丈夫儿子,忍了,现在嘛!呵呵!

    黎深深跺跺脚指着黎浅浅嚷道,“快给我弄个垫子,我好坐下休息。”她本就是小蒋氏捧在手心里娇养惯的,住在黎家小院时,长孙氏忙里忙外,黎浅浅自是带在身边,因此黎深深大小事全是她娘在做。

    待进了黎府,有了丫鬟、仆妇侍候,娇气愈重,重回黎家小院,因村长太太她们护着,黎浅浅与她并无太多接触,后来黎深深来找她,想要说服她放弃名额,旁边也都跟着人。

    她没想到黎深深的脾气这么大!

    黎深深的叫嚷并未让黎浅浅有所反应,反倒是把黎深深给吓了一跳,竟把手里的图给放开了,不及喝斥黎深深,忙伸手去捞,只是山上风大,一会儿功夫就把那张图给吹到山路边缘下,探头看去,垂直的山壁竟是深不见底?

    原来她们已经爬得这么高了?

    正好,她正愁要怎么做,才能吓到黎浅浅,好让她乖乖听话,这不,借口送上门了。

    “浅浅,快来,我的图掉下去了,就在边上,你快来帮我拿。”

    黎浅浅看她一眼,又看一眼生气的黎深深,慢吞吞的起身挪过去。

    “我人小腿短手也短,肯定构不到的,姐姐人高手长,何不自己探手去拿?”

    “唉呀!我手也不够啊!可我抓着你的脚,你伸手去构,就能拿到了!”

    她能不能跟黎净净说,她那样子活像拐子在哄骗小孩?看来这里就是她们安排好要算计她的地方了,迟疑着要不要走过去的时候,忽然眼角划过一抹深蓝。

    黎净净见她恍神,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抓住她的手,就想把她往山崖下甩,只是她错估了自己,也错估了黎浅浅的体重。

    那两个奉命要把黎浅浅甩去撞大石头的仆妇,说她们没想到黎浅浅太瘦,她们用力过猛,才会让她越过大石头,黎净净见黎浅浅很瘦小,便以为她真如仆妇说的很瘦,却忘记她自己不过十岁出头。

    所以她把黎浅浅甩出去,也把自己陷入了困境,黎浅浅人虽小不重,但重力加度的结果,就是黎净净被带得双腿重重跪倒在地,然后一路滑向山崖边,黎净净早在要甩开黎浅浅时就放开手,只是没想到会被黎浅浅紧抓不放。

    “放手,放开我!”黎净净感觉自己往山崖边滑动,害怕又恐惧的尖叫着,双腿不断蹬着地,想要爬回安全的地方,只是那股往下拉的力道不断的增强,泪水溃堤,原本梳整齐的髻被风吹开,恐惧的巨爪倏地紧捏住她的心,她不想死,她不要死!

    一旁的黎深深早看傻了眼,只会不断出尖叫声。

    黎净净挣脱不开黎浅浅的手,“别叫了,快过来帮我的忙。”

    “啊?怎么帮?”黎深深害怕的问。

    “快,帮我把她的手弄开啊!”

    “哦,哦!”黎深深怯怯的走上前,走到离崖边还老远的地方就停下来。

    黎净净快被她气死了!又吼道,“快点,我快撑不住了,你再不帮忙,一会儿我要是要掉下去,肯定拉着你一道。”

    黎深深害怕的抖了一下,然后才又举步上前,看看黎净净,又看看山崖边,“怎怎么弄啊?”

    “跪下来把她的手从我手上拨开啊!”

    “不要,不要!”黎浅浅的声音从山崖边传来,把黎深深吓得跪倒在地,抖着声音,“浅浅,你把手松开。”

    “不要,松开了我就掉下去了!”似乎在呼应她的话,黎净净感觉到有指甲狠狠的扣进自己手背上,痛得她哀嚎一声,黎深深怕被骂,往山崖边靠,强劲的山风呼呼吹,吹得她几乎要睁不开眼睛,低下头想避开劲风,却撞进一双清冷的眸子里。

    黎净净只想赶紧脱身,催促着黎深深快点行动,她只得伸手去扳开黎浅浅紧扣在黎净净手上的手指。

    “不要!”黎浅浅惊呼,更加用力扣死黎净净的手,山风越来越强,黎浅浅的身体被风吹得左摇右晃,看着上方的低垂着头,有着绝美脸蛋的黎深深,黎浅浅轻声低叹,还以为这位嫡姐是个好的,没想到事到临头,也是会亲手想致她于死的啊!

    黎浅浅低头看了眼脚下,因有强劲山风,她们往下看时,都不敢完全睁眼,黎浅浅其实也差不多,不过从她的位置往下看,离她约莫一百公尺的地方有个小平台,上头的人看不到,此刻平台上站着三个人,其中一个不用说,就是她那教主表舅。

    就见他朝自己招手,这是什么意思?叫她放手掉下去?

    会摔死吧?

    她摇摇头不敢松手。

    教主和谨一交头接耳后,便如履平地般的踩着山壁间的峭石,来到她下方不远处。

    “来吧,我接着你。”

    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完全没有被风影响,黎浅浅心道,这难道是内力?忽然就感到她的手指被用力扳开了,她抬头往上看,赫然现邱嬷嬷和蔡嬷嬷两个人出现在黎净净身边,正是她们扳开她的手指。

    从她们的位置看不到教主,可教主却看清她们,伸手把黎浅浅接住,“尖叫。”

    黎浅浅还没反应过来,刚刚体验一把自由落体的她心里只有一个感想,这里好可怕啊!麻麻我要回地球。

    教主见她没反应,只好用力拍她的小屁屁,啊~拖长音的尖叫声响彻云霄。

    山崖边上的四个人吓出一身冷汗。

    刘二和谨一两人不约而同伸手掏了掏耳朵,小主子的叫声真可怕,太有元气啦!

    而被留在原地等候的黎府下人们,则是浑身一抖,“怎么了?这是谁的叫声?”

    “生什么事了?”

    吴丰拉着几个交好的护卫,努力往上跑,可千万别是净净小姐出事啊!

    山林深处一处宅院里的竹斋中,一名少年斜倚在窗边看书,听到那嘹亮的尖叫声,不禁轻笑,“这管嗓子,可比你日前看上的那位莺歌姑娘,要好得太多了!”

    “这还是个小丫头,莺歌可是已经是个知情识趣的俏姑娘了!”躺在斋堂中的竹编地板上的男人轻声笑了下。

    “我说凤三啊!你就这样跑出来,没关系吗?”

    被称为凤三的少年转过头,赫然就是曾在蓝海书房里出现的三公子。

    “你不怕凤大来把你抓回去?”

    凤三看他一眼,“是大哥帮我溜出来的。”

    “是想让你到瑞瑶教走一趟?”

    “嗯。”凤三又埋书中,躺在地板上的男人侧翻面向他,“不过是个收徒大会,也值得数字公子出动?”

    凤三头也没抬的道,“你可知为何瑞瑶教教主收个徒弟,会让整个中州大6都为之震动?”

    “为何?”

    “因为,宝藏。”

    男人翻身坐起,“你说什么?”

    “宝藏。”凤三放下书正色重复,“因为宝藏,传说天盛灭亡之后,国库里的宝贝十有**不翼而飞,便有人说,贤太子的父皇临终前,后悔废了贤太子,又觉继后和太子不可靠,遂命人悄悄的把国库里的宝贝运到瑞瑶城,交给贤太子保管。只是他过世后,新帝登基,下令诛杀贤太子一家,贤太子便把这批宝贝给了嫡次子,也就是瑞瑶教的创教教主。”

    男人呵笑,又躺回地板上,“你信?”

    “我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很多人都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