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十七章 魔障
    因为之前黎浅浅出事,所以歇过脚喝完茶,听到还要再往上走,所有人的兴致都不高,可主子说要继续,她们也只能照着办,出了亭子,侍候着姑娘们上了软轿,别说丫鬟了,就连那些仆妇都有些意兴阑珊,拖着脚走路了。{[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蔡嬷嬷被派去照顾黎深深,心里着实放不下黎净净,只得走在黎深深的软轿旁,却紧盯着黎净净的软轿瞧,恨不能有两双眼四只手,好能照顾周全。

    邱嬷嬷却与她心思不一般,她知晓黎净净要弄鬼,可没想到心肠这么狠,就算是以前从没见过,但好歹也一个院里住了那么些天,又是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怎么就下得了手?

    命自个儿带来的仆妇抱着黎浅浅,心里暗摇头,大太太怎么教孩子的?这才多大的姐儿,就给教得这么狠心!幸好没出事儿,要不然这岭南村的村民怕是不会善罢罢休!

    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大太太就不怕姐儿做的这事露了馅,被这些刁民拿捏住?要她说,还是老太太的主意正,啥都不说,什么都不用提,先把人哄回城,把这些乡下人稳住,待把人弄进了自家,怎么搓磨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偏生老太太想要看看大太太母女的手段,令她看着就是,还有那个顾奶娘,长眼睛没见过像她这么蠢的,怪不得她奶的表姑娘会长歪了!未婚生女!啧!黎家的姐儿们纵使斗得再凶,也不敢拿闺誉名声开玩笑!还要不要嫁人啊?

    也就舅老爷和舅太太两个胡涂的,把闺女儿宠出事儿来,就塞到老太太这里来,也亏得有三老爷能顶缸,要不真叫表姑娘进了大老爷或二老爷屋里,怕是没两天就给大房、二房的女人们给搓磨死啦!

    黎浅浅被仆妇抱在怀里,觉得很是尴尬,又不是还很小不会走路,叫人这样抱着,很丢脸耶!

    不过也因为如此,她才能看到邱嬷嬷的表情,这老太太表情很多变,一忽儿笑,一会儿怒,一忽儿忧伤,一会儿愁,让她看得目不转睛,抱着她的那个仆妇悄悄的看看邱嬷嬷,再看看怀里的小女孩,暗地里摇头。

    希望这小姑娘可千万别被邱嬷嬷给哄回府去,要不然只怕给人卖了还帮人算钱呢!

    一行人继续往山上走,岭南村背靠楚岭的神剑峰,听说神剑峰乃仙人遗落的神剑幻化而成,越往山顶,山势便越陡峻,黎净净她们一行人自然是不会往山顶去,她们走走停停时近正中,也还只在山腰下而已。

    抱着黎浅浅的仆妇悄悄提醒邱嬷嬷,“用过饭就回吧!不好再往上走,否则回到山下怕是早已天晚。”

    邱嬷嬷听的有理,便点头道,“你提醒的是,回程虽是下坡,可人多已劳累,万一脚下一个打滑,让姐儿们伤了那可就不好。”

    眼下不是有一个已经受到惊吓了吗?邱嬷嬷转头看黎浅浅,见她整个人蔫蔫的趴在仆妇的肩头上,心里暗叹,要不怎么都说没娘的孩子命苦呢?若这丫头的姨娘还在,姐儿们想要她的名额,自有她姨娘作主,轮不到她一个孩子拿主意,也不必这样被人搓磨。

    指挥大家歇脚用餐,吃饱喝足后,邱嬷嬷来找黎净净,“姑娘,该下山了,再往上走,怕还没回到山下就天黑了!”黎净净没有回答她,而是望向吴丰,吴丰朝她摇摇头。

    “再往上走走,再走一走就回。”黎净净朝邱嬷嬷笑得甜美,眸子里却是冷光一片。

    邱嬷嬷看着一悚,心道话都说这个份上了,姐儿不听,要真有什么事,老太太也不好怪我了!姐儿毕竟是主子,她是下人不好不听她的吩咐嘛!

    想到这儿,邱嬷嬷忍不住怪起小蒋氏来。

    其实黎老太太是很想让侄女开口,把黎浅浅的名额给让出来,只是她不敢,就怕黎府已跌落谷底的名声更加不堪,七年前,她令已分出去的三房父子为大老爷父子及二老爷当兵,就令城里人哗然,后来她替老三降妻为妾,另娶她娘家坏了名声的侄女为妻,更是让黎府的名声一落千丈。

    本以为老三家在乡下,降妻为妾和停妻另娶的事,不会传到城里来,也不知是谁舌头那么长,不过短短几日就让这事传遍了,等她听闻时,黎府名声已经臭大街。

    这也是后来,老太太会答应两个儿媳把小蒋氏母女送去岭南村的原因之一,等风声过了,再把她接回来就是。

    若小蒋氏当初回城时,一并把庶女给带回来,她们也就不用劳师动众的跑来岭南村,被那些唯恐她们苛待了黎浅浅的刁民盯得死死的。

    千金难买早知道,现在说这些都晚了!

    黎老太太等人不知,把他们欺负三房之事给传扬出去的,就是长孙氏所为,凭什么大太太惹的祸事,要她长孙氏的男人和儿子去顶祸?三房虽是已被分出去,但老太太一个孝字压下来,黎经时他们不照做不行,但她们既敢做初一,就别怪她做十五。

    后来黎老太太把她降为妾室,另给黎经时娶妻,还叫她进城把小蒋氏迎回家,人家当她是包子,她就真当包子给全城的人看,还没进城就让人把事传开了,她愁眉苦脸揣着肚子牵着小儿子走进城的,男人和孩子都替大房二房当兵去了,家穷坐不起车,只能走路来迎大妇呗!

    这种事黎府下人就算知道,又有谁敢捅到老太太跟前去?找骂挨吗?因此老太太和邱嬷嬷都不晓得这事。

    这会儿邱嬷嬷心里怨怪小蒋氏,嘴上却不好直说,只把事推到顾奶娘身上,说她做事不尽心,派她来照顾深姐儿,却是啥事都没做就受伤了。

    黎浅浅现邱嬷嬷越骂越起劲儿,脚下生风走的飞快,抱着她的仆妇想要跟上,却累得直喘气。

    “婶子,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

    “成吗?”几乎要喘不过气的仆妇不太放心,迭声追问。

    黎浅浅点点头,拍拍她的肩头,“放心!我昨儿还和人来这里玩过呢!”

    仆妇这才想起,昨天是听说,三房的庶女和村里的小孩一道出去玩,原来就是来山上吗?

    就见怀里的小姑娘不好意思的抿着嘴笑了下,“姐姐们说让我给带路,可我没来过山上,怕会误了事,所以就让村里的人陪我先走了一次。”

    “这样啊!没去过的地方要你带路,确实是让人有点慌。”边说边把她放下地,“那几个护卫,早几天就老往山上跑,我们还说他们是不是想爬上神剑峰拔仙人的神剑咧!”那时她们根本不知道,主子们想上山玩,那些护卫是来探路的。

    黎浅浅眨眨眼,“原来大人也怕给人带路啊?”

    “是哪!”说着就牵着黎浅浅的手,她们原就落在软轿之后,邱嬷嬷脚下力一个劲儿的往前走,她们看来是跟不上了,只得慢慢的在后面走着。

    却说教主这头,那两个仆妇出手后,就传信给刘二,刘二向教主禀报后,教主便拔地而起往神剑峰而去,谨一和刘二紧跟在后,不多时就赶到了浅浅她们前头。

    教主扫了软轿上的黎净净和黎深深一眼,冷哼一声,道,“传令下去,让她们依计行事。”

    “是。”

    一名仆妇搓着手陪着笑向黎净净的丫鬟们告罪,道是肚子不舒服要去解手,丫鬟们听到她肚子咕噜咕噜直响,不免嫌弃的捂了口鼻打她走,正要抱怨一二,就听到又有肚子咕噜声响起,还有臭气传来。

    娇滴滴的挥着手里的罗帕,厌恶的问,“是谁?”话声方落,就见一个粗使丫鬟扔下手里拿的东西,一手捂肚一手捂后,跑得比兔子还快,咻地一下子便窜入草丛中不见人了。

    紧接着,不止粗使丫鬟中奖,就连大丫鬟们也6续作,最后就连抬轿的仆妇也闹肚子了。

    黎净净不得不让人停轿,让她们去解决生理问题,一边把蔡嬷嬷和邱嬷嬷都叫过来,蔡嬷嬷见状,心知怕是吃坏了肚子,忙叫丫鬟把她随身带的腹泻的药丸子下去,又给黎净净和黎深深两喂了药,这才放下心来。。

    一人一颗吃下肚,状况是缓解了,可这地方也臭死了!

    护卫们同她们吃的是一样的,自然也是腹泻不止,不过他们自个儿随身有带着药,吃过药后,恢复的度要比这些丫鬟仆妇们快。

    邱嬷嬷心说得赶紧下山,可不好在山上再多待,于是分派任务,让状况好一点的护卫各带一姐儿下山,其他人就护送她们这些人下山,送姐儿们下山后,让没跟上来的护卫们上来接应,看状况严重一点的,已然脸青唇白,邱嬷嬷心里着实慌得不行。

    不曾想都这个时候了,黎净净还拖着不肯下山。

    好不容易上山一趟,她的目的还没逹成,还没有从黎浅浅口中讨得一句准话,让她就这样下山?门儿都没有!

    邱嬷嬷气得满脸通红脸皮直跳,平日她在老太太跟前极有脸面,家里主子们都得给她三分薄面,不料竟在黎净净这里踢到铁板。

    黎净净一手拉着黎深深,另一手紧抓着黎浅浅不撒手,邱嬷嬷和她两个僵着,蔡嬷嬷不得不上来打圆场,她是知道黎净净的脾气的,于是一上来劝的不是黎净净,而是邱嬷嬷。

    “老姐姐你是知道的,姑娘因为那个名额的事,都魔障了,要是不顺着她,让她走这一遭,回头不知她要怎么怨怪我们呢!”

    蔡嬷嬷又道,“就算年纪小不懂事,到底还是主子。”邱嬷嬷叹口气,只得点头放行,只是叮咛又叮咛,让她们千万别走得太远,要赶紧回来云云,见黎净净眉头紧锁极不耐烦,才怏怏收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