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十四章 犹豫
    连着下了几天春雨,黎家小院里绿意盎然生气勃勃。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黎府的下人原以为一下雨,这院子就会泥泞不堪,不想这三老爷倒是个肯花钱的主儿,雨停后,她们才现,原来这院子是铺着一块块石砖的,只是这石砖很大一块,不仔细瞧还以为这院子是一大块泥地,直到下了雨,她们才晓得其中的巧妙。

    “还以为咱们带的鞋会不够穿呢!”

    “可不是。”

    姐儿爱俏,就算是当丫鬟,这些姑娘们也是很讲究的,身上穿的衣服,戴的佩饰,腰封、荷包和鞋子都是精心搭配的,其他东西都好说,就是这鞋子不好做,纳鞋底得花力气,她们都是贴身侍候小姐的,这花力气的活计,自然有院里粗使婆子们帮着做,她们就只需把鞋面绣得漂漂亮亮的就成。

    本以为只要哄个没见过世面,不懂事的小姑娘,就算哄不来,威吓几句也能成事,却没有想到,那个乡下丫头这么难搞,都在这破院子待了快一个月,还是没能得到她一句准话。

    看到下雨,大家心里都慌,主子的事没办完,她们不能回府,就怕鞋子穿坏没鞋可换。

    倒是没想到,黎家小院根本没有泥泞,她们的鞋子耗损也就降低了许多,只是虽不至于要愁没鞋可穿,但所有人还是希望,能尽早回城的好。

    希望能早点回家的,不止下人,黎净净也非常希望能早点回去,只是黎浅浅那个死丫头很不上道,她都低头哄着了,偏生就是不肯给她一句准话。

    本还想叫丫鬟们去吓吓她,只是她们好像和黎家小院犯冲,只要是针对黎浅浅来的小动作,总是无功而返,一次两次的,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次数一多,难免就有人犯嘀咕了。

    疑心是不是黎家的祖先在保护黎浅浅。

    没看那个顾奶娘,指使人进祠堂去,结果隔天自个儿的手就遭殃了!

    那日顾奶娘的手无故骨折后,伪。护卫甲就跳出来说,她曾托自己去黎家祠堂找东西,还说他从祠堂出来后,就觉得全身不对劲儿,内劲提不上来,看来是黎家的祖先气恼他们去扰他们安宁了!

    有他这话,众人便很自然的把顾奶娘的伤和黎家的祖先做了联结,蔡嬷嬷那厢听了暗提心吊胆,伪。护卫甲会去祠堂,是她派去的,她没有想到,原来顾奶娘也找上他。

    尤其王大田意图去掳人时,在后园无故摔倒还昏了过去,让蔡嬷嬷心里更加毛毛的,一时之间便老实了不少,伪。护卫甲又伙同潜在下人中的同伴,一起制造了些动静,把蔡嬷嬷和邱嬷嬷吓得不轻。

    邱嬷嬷虽未出面做些什么,但上了年纪后睡得不多,长夜漫漫不由自住的就想得多,尤其她跟在老太太身边,做了不少有违天和的事,近年又常随老太太往佛寺去,听老和尚说佛法讲经,便愈相信神鬼的存在。

    尤其听说了顾奶娘受伤时的情况后,邱嬷嬷更加相信,黎家祖先们的存在,在蔡嬷嬷和黎净净有些按捺不住时出面拦助。

    同生活在小院里,黎浅浅又怎会不知道这些事呢!其实那些事根本禁不起推敲的,若黎家祖先真的在,那怎么看着带着拖油瓶,硬把元配挤下去的小蒋氏在小院生活那么多年,而不曾出手对付她?

    不过她是知道这些事,全是教主表舅的人做的,黎府那些下人和主子们不晓得啊!

    也就因此,倒是让她悠哉度日,而不用一直防着黎净净等人。

    这日入夜后,教主轻敲了窗户,黎浅浅便把窗给开了,“丫头,决定了没有?”

    “如果我拜你为师,是不是就得离开家?”

    “那是自然。”教主点头,“你也不想到时候这些人赖着不肯走吧?”

    那是。

    她一直下不了决心,除了对这个异世有着未知的恐惧,还有便是这里是原主和她娘一同生活了五年的地方,她和原主一样,小小年纪就失去了亲娘,她已经无法重返和妈妈共同生活过的世界,所以她不想离开黎家小院。

    “你放心,这里我会派人守着。”教主以为她是不放心家里没人在,“他们会好好守在这里,等你和你爹他们回来。”

    这里是他表姐长眠之地,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人破坏了。

    黎浅浅眨着眼睛看着他没说话,良久才又重复一句,“我答应娘,要在这儿等爹和哥哥们回来的。”

    教主差点暴走,这丫头怎么就讲不听呢!

    最后还是谨一出马,“小主子,您打算什么时候打她们走?”

    “不是说三月三开收徒大会?那就拖到她不得不离开时吧!”黎浅浅皱皱小鼻子。

    谨一低头算了算日子,“从岭南村回城,坐马车要半天,到莲城则要十天。”谨一这个算法其实很宽裕,黎净净毕竟是个娇惯的小姑娘,要是他们,骑马到莲城约莫四天就能到。

    黎浅浅在心里算了下,“好吧!过两天就应了她,让她们赶紧回去吧!”

    谨一点头,朝教主望去,就见教主对他施了个眼色,谨一暗抚额,又开始重复每天一回的劝说大业,不过小主子很固执,任他好说歹说就是摇头。

    说了一刻钟,谨一便鸣金收兵,因为不能耽误小主子的睡眠,临走前,一道指风朝睡在榻上的严仑月而去,就见严仑月闷哼了一声,翻了身又继续睡。

    “看来你点穴的功夫还不算差。”教主伸手拍拍小丫头的脑。

    黎浅浅暗翻白眼,她能学不好吗?每天被表舅点几百次,就为了教她认穴,为了不要再被点睡穴的经历,所以她狠了去学,只是她没有内力,所以得靠巧劲,因此她一开窗,教主便会直接把严仑月的睡穴点开,然后再点一次,要离开时再点开。

    就是怕她没点成功,让严仑月听到他们的对话。

    “走了,快回去睡觉。”教主再拍拍她的头,催她关窗睡觉。

    在外头听到小丫头睡着后,出的沉稳呼息声,才翻身和谨一离开。

    只是没离开多远,就有人悄悄来报讯。

    “你确定?”教主面无表情的问。

    “是。”那人沉声应道,头微抬,赫然就是刘二。

    谨一不解,“大长老这是想做什么?”

    “还能是做什么?他弄了这么大的阵仗,不过就是想逼我收了他家孙子为徒,日后我若有个三长两短,他正好将他孙子扶上教主之位,他便能名正言顺的当起操控教主,把瑞瑶教据为己有。”

    谨一和刘二交换了个眼神,刘二开口问,“教主,那几位眼下都伤势严重,您看……”

    “蓝海到那儿了?”

    “就快到莲城了。”刘二沉吟半晌方回答。

    教主看他一眼,刘二原还有些莫名其妙,被谨一踢了一脚后,忽地灵光一闪,“您是想让蓝海去给他们疗伤?”

    “让人私下行事,别惊动了大长老。”

    他不在莲城,蓝海若什么都不知道,就贸然出现,怕是会被大长老使唤去为人疗伤,他为人作嫁,还顺带替大长老拉拢了人心。

    刘二点头,转身就要去传消息,忽地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来。“教主,城里黎府的人已经名额报出去了。”

    “四个名额都有人了?”

    “是。听说二房竞争激烈,有姑娘受了伤,还有人被毁了容,更有姨娘因此小产。”

    竞争激烈手段精彩,让刘二这种看惯内宅争斗的人,都不免要一再刷新自己的认知。

    黎府把大房、二房的名额提报出去,黎大太太拦阻不成,便急匆匆的命人送消息给小女儿,黎净净接到消息,气得直跳脚,却也无计可施,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命人去请蔡嬷嬷。

    蔡嬷嬷来得很快,见黎净净还算平静,心底暗松口气,一大一小遣退其他人,在屋里商议对策。

    “去山上玩?”黎浅浅不解的看着黎深深,黎深深笑着点点头,“净姐姐说,我们就要回城去了,听村里人说,山上这时百花盛开,是最美的时候,就想去走一走。”

    她顿了下,“净姐姐让我给带路,可你也晓得,我不熟,怎么带路,所以净姐姐说让你给我们带路。”

    “不怕我把你们给带迷路了,就成。不过,上山很累的,你们行吗?”黎浅浅满眼怀疑的看着黎深深。

    不能怪她怀疑,谁让她们连在院子里都甚少走动,真要上山,怕是没那个体力吧!

    黎深深一听上山很累,心里就有些不太乐意了,可想到黎净净许给她的那些饰和衣服,她又有些动摇。

    “上山的路可是不怎么好走,你真确定要去?”

    “净姐姐说要去啊!”黎深深有些软弱无力的道。

    黎浅浅无所谓的耸耸肩,“如果你们一定要去,那回头我先去问路,然后再带你们去吧!”

    “好。”黎深深见她答应了,立刻笑开了脸,带着丫鬟去找黎净净。

    黎浅浅托着腮看她走远,才对严仑月说,“我怎么觉得,她们要找我上山,是有什么阴谋呢?”

    “那您还答应她?”严仑月不赞同的问。

    黎浅浅回她一笑,“不答应,她就会缠着我不放,再说不答应她,又怎么知道她们到底想干么呢?”

    严仑月抿着嘴,“要不要跟村长太太她们说?”

    “不用了!她们忙着要种地,这几天忙得很,还是别打扰她们!”黎浅浅想了下拉着严仑月在她耳边低语几句。

    “那好,我这就让我哥去问他们,叫他们带他走一遍,然后叫我哥带我们去。”严仑月说着就要去找她哥。

    “用不着那么麻烦,问好了,请他们带我们走一趟就是,到时候,你们找地方躲在一旁,我想她们肯定不会让你或你哥跟着去。”

    她边说,边遥望屋后的山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