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十三章 蓝海
    南楚京都东城一处三进宅子,一名年约十二岁,身着杏黄襦衫的女孩,拿着一封信轻快的走向主屋,主屋里正传出男子的哀嚎声。?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行啦!男子汉大丈夫,这么一点伤,就叫成这德性,回头看我家丫头不笑死你才怪。”

    趴在主屋正堂一张春凳上的粗壮汉子,满头脸的汗水把胳腮胡弄得湿答答的,髻凌乱,背上那刀伤深可见骨,站在他背后,拿着刀小心为他剔去腐肉的男人,嫌弃的摇头。

    “蓝老头你给我当心点啊!”

    蓝海将汉子背上最后一点腐肉削去,洒上药粉,汉子疼得整个脸都扭曲成团,钵大的手掌紧握着身前的官帽椅椅脚,旁边侍候的两个随从不敢再看,可又不敢走,只得眯着眼睛时不时偷偷瞄一下,看看弄好了没。

    好不容易把汉子身上的伤处理好,蓝海才抬手解下系在额上的汗带,这是女儿特地为他缝制的,怕他帮人处理伤口时,没空擦汗致使汗水滴入伤者患者,那可就不好。

    纯绵制的汗带**的,他顺手塞到袖袋里,“行啦!来,把你家大人抬去客房,阿宾,阿宾?”他喊着人,可喊半天就是不见阿宾进屋来。

    “您不是让阿宾去药房抓药去了?”蓝棠站在门前扬声提醒,蓝海这才想起来,药箱里缺了几味药,他一直说要去补货,只是连续来了几个伤员,他只能暂时搁下,适才给这汉子动刀时,才想起来,便让阿宾跑一趟,幸好这家伙没用到那几味药。

    “那,你在这里候着,一会儿阿宾回来,你让他收拾收拾,你可别动啊!留着他来做。”蓝海殷殷交代着,蓝棠有点不耐烦,不过还是乖巧的应下。

    “那爹带他们去客房。”

    “嗯。”蓝海见女儿应下,便指挥汉子的随从将人春凳抬起来,跟着他走。

    等人走远了,蓝棠才想起来自己手里的信,唉呀!怎么忘记交给爹了呢?等阿宾回来,她再拿去给爹吧!

    过了半刻,阿宾汗涔涔的提着药包回来了,看到屋里已没人,慌得直跳脚,完了,完了,都是药房那个小徒弟误事,害他回来晚了,看屋里的样子,老爷应该已经动完刀了!也不知自己有没有误事。

    蓝棠生得一张娃娃脸,笑起来时眉眼俱弯甚是可爱,“阿宾,爹让你收拾屋里,你忙吧!我去找爹。”

    “是。”阿宾忙把药包交给她,请她一并转交给老爷。

    蓝棠笑着应下,提着药包揣着信,去客房找她爹。

    只是她爹已不在客房,她又往书房找人,还没走近,就听到她爹在和人说话,她连忙放轻脚步,悄悄的靠近窗下。

    “蓝先生还请直言,我那姨母究竟是染了什么病?”男子低沉的嗓音让蓝棠愣了下,轻轻的挪到窗边,悄悄的探头朝里望,就见她爹坐在屋中的书桌后头,问话的玄衣男子就站在桌前。

    下还坐着一名身着青色长袍的少年,与昳丽俊容却端肃不苟言笑的玄衣男子不同,少年嘴角似乎一直带笑,他的样貌虽略逊男子,但因笑容使得他看来远比男子要可亲许多。

    蓝棠见了心道,笑笑笑,就知道笑,除了笑还会什么?随即又将目光定在玄衣男子身上。

    “大公子,方夫人虽是您姨母,您的长辈,可到底是女人,而且这病家未允许,我实在不好向您透露她的病情。”

    玄衣男子冷笑,“先生真是有医德。”

    蓝海回以苦笑,那位方夫人……可是个狠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明明就没病,可为了要留在凤家庄,不惜对自身下毒,虽然毒性不强,可长期下来也是很伤身的。

    他可以理解她一个寡妇带着三个子女求生不易,因此不择手段也要留在凤家庄,但他不认同她的手段,所以他曾提点过她,那女人当时是哭得梨花带泪的谢了他,回头却向庄主夫人她的妹妹告状,说他对她怀有不轨之心。

    庄主凤玄州与他除了是知交好友,更是见证蓝海与自家堂妹相恋成亲生女,知他痛失爱妻后心如止水,怎么可能会对妻子的寡姐有不轨之意。

    庄主夫人凤章氏也道不可能,可是寡姐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来跟她告状,她不好开口为蓝海辨说,只能在姐姐又生病时,为她另请大夫来看诊。

    “大公子,若您真想知道,令姨母身染何症,不如自己亲聘大夫为她把脉。”

    “那好,还请先生莫怪。”

    蓝海起身拱手道,“好说。”

    玄衣男子施礼告辞,走到门口,见青衣少年不动如山,“明光?”

    “我还有事请教蓝先生,大哥有事要办,便先请吧!”

    “你有什么事要请教蓝先生?”玄衣男子大步走回来,伸手就要拉少年的手,少年的手似飘忽不定的云,左闪右躲还不忘还击一下,指节敲在玄衣男子的肘上,玄衣男子脸色微变。

    可恶,那里不敲专敲他的麻穴,心里抱怨着脚下却是不停顿的往门口去。“走了。”

    少年朝他背影摆手,“不送。”

    蓝海看少年起身往自个儿身前站定,头皮不觉一阵阵麻。“三公子。”

    “你放心,我不会问你那女人生了什么病,我说你听,说对了就点个头,说错了就摇头,一个字都不用说。”

    呵呵,我能说不吗?蓝海的脸苦得都能滴出汁来了。

    “方夫人没有病,她之所以会不适,是因为中了毒。”

    蓝海大惊,讶异的看着少年。

    “蓝先生,我说的,可对否?”

    “…….”蓝海直觉就要张口回答,及时想起来,便轻点了头。

    少年又道,“毒是她自己下的,她有解药,所以她不怕来不及就医。”

    蓝海点头,心里却疑惑不知少年是怎么看出来的。

    少年朝他一笑,拱了拱手便转身欲走,临走,又回头道,“黎教主传信想召蓝先生****,日后方夫人再有疾患,怕是请不到蓝先生为她诊治了!”

    蓝海听得一怔,再听到后头这一句,不禁苦笑,“不得方夫人信服,是自己才识不足。”

    “先生太客气了!等先生定下行程,伯父和家父必会为先生饯行,到时还请先生务必要到。”少年恭敬施礼。

    蓝海拱手还礼,“一定。”

    少年转头看向蓝棠所在的窗户,轻扯嘴角便转身离去。

    等少年走远,蓝海才抬手抹去额上汗水,世人皆道,凤家庄三位公子,大公子端肃却相貌昳丽,二公子温润如玉,三公子最是亲切和善。

    除了大公子外,关于二房两位公子传言,全是假的!假的!

    他们三人相貌都甚为出众,大公子已十八岁,面容已经长开,相貌最为出众,二公子温润如玉?才怪,明明就最是毒舌,几时温润过?至于三公子,亲切和善?他有心时,确实能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待人非常和善,但翻脸跟翻书一样。

    蓝海虽算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可一样觉得他们不好应付。

    “丫头?”蓝海想到少年方才看向窗户,便试探着朝窗外喊着。

    “爹?”蓝棠冒出头来,笑着朝他招手,“方才忘了把信给您了!”

    蓝海走过去把信过来,信封上那龙飞凤舞的字迹,让他不由一笑,凤家庄的消息果然灵通。

    “当然灵通啊!爹您傻啦?忘了凤家庄是做什么的?”蓝棠歪着头看着她爹,她爹怎么呆呆傻傻的?把话问出口了都不自知。

    是啊!他怎么忘了呢?要是消息不灵通,要怎么记武林史?低头看信后,蓝海的眉头不禁锁得死紧。

    “爹,咱们要去瑞瑶教?”蓝棠站在边上,自然把信的内容全看完了。

    蓝海瞪她一眼,“是回家。”

    “哦。”蓝棠自小就在凤家庄出生长大,对她来说凤家庄才是她的家,不过对她爹来说,瑞瑶教才是他的家,这里,是妻子的娘家。

    想到要出远门,心里虽是很高兴,可是再想到要离开这些熟悉的人,蓝棠脸上的笑容便不由自主的收了起来。

    蓝海的妻子是凤庄主的远房表妹,自小父母双亡,依附着表兄弟们长大,她对医术很有兴趣,才会和蓝海兴味相投,进而共结连理,只是好景不常,蓝棠七岁时,她因难产而过世,好不容易生下的儿子也跟着她一起去了,蓝海那时心痛不己,就想要带女儿离去,凤庄主兄弟怕他伤心过度,要是在外头有个万一,他们如何向故去的表妹交代?

    兄弟两便强行将蓝家父女留下,为免他沉溺于丧妻之痛中,不断的找事给他做,庄里若有人受了伤,就算只是皮肉伤,也把人扔到他跟前来求医,后来名声渐渐传了出去,江湖上开始流传凤家庄有神医,不少武林人士慕名而来。

    蓝海的医术也越磨越精,就连官家也找上门。

    那位背后受伤的汉子便是朝中一名武官,月前在猎场受了伤,当时就有太医为他诊治,只是此人没将伤势放在心上,直到伤势加重,他家里人才强压着他来就医。

    “那位大人的伤势,离了您,不会再有事吧?”

    “反正不会死!”蓝海冷哼,那个家伙不把自个儿的身体当一回事,就算把他治好了,也不能保证他就此无事。

    蓝棠想了下问,“教主召您回去,是为了他的徒弟吗?”

    瑞瑶教教主将收徒一事,如今可是传遍了整个南楚,蓝棠以为教主召她爹回去,是准备帮他徒弟洗髓伐骨,蓝海也以为如此,收徒大会还没办,这徒弟怕还没定下来是何许人吧?

    父女两收拾东西,整理行囊,约莫半个月后,又收到一封信,里头指示蓝海,药浴的药材是针对女童,蓝海看着信愣了老半天,心道,这是已经定下人选了不成?

    收徒大会可还没到呢!人就已经内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