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十八章 哄骗
    被派回府的护卫甲回来了,还带了一百两银票,和一车的南北干货和米面等食物,最重要的是,还附带了大太太院里小厨房的两个厨娘。〈〔?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大太太听说,村里人不让他们动黎家小院里的食材,气得直跳脚,待知晓那些人之所以这么做,全是因为三太太的作为后,她便收了声,转身把自己小厨房的两个厨娘叫来,好生的叮嘱了一番,又亲自带着人去库房挑食材,整整挑满了一车才罢手。

    直到送走了厨娘她们,才回房愤恨的砸了一整套新茶具。

    不管大太太在府里如何气恼,蔡嬷嬷接到这么一大车的东西,心是整个踏实的落到肚子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食材,没有厨娘要怎么把净净姑娘侍候得开心?现下不用愁啦!

    邱嬷嬷看着那些食材,笑容满面的交代厨娘们,“好好的使点手段,让这些乡下人瞧瞧你们的手艺。”

    厨娘们对看一眼,躬身福礼应诺,待去了厨房,两人才互咬耳朵,“怎么办?”

    “该怎么办,怎么办呗!大太太让我们来,是心疼净净姑娘,又不是为了跟那些泥腿子炫耀来的。”

    “也是。”话虽如此,但在整治给黎净净和黎深深吃食时,还是忍不住做得特别精细讲究了些,看得在厨房打下手的婆子们都忍不住吸溜口水,称赞道,“两位姐姐今儿是拿出真功夫来啦!”

    “可不是,这味儿,香得我口水直流。苏!”

    不止婆子们高兴,就是黎净净身边的丫鬟们也跟着开心不已。

    跟着自家姑娘出门办事,那表示自己是被看重的,一个个当然都很开心,然而这乡下地方,能有什么好吃的?别看她们只是主子身边侍候的,在府里那可是一个个像是副小姐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贵范儿,来到黎家小院,她们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吃食粗糙,食不下咽啊!

    没想到大太太这么体贴的送来厨娘,真是太好了!

    坐在树梢上,看着底下一阵混乱的教主,淡淡的道,“还真是热闹。”

    是啊!很热闹。谨一嘴角微抽,看着厨房内外忙成一团,不多时就传出阵阵甜香,不屑的撇了撇嘴。用吃的来诱拐孩子,啧啧啧,那位大太太打的如意算盘。

    教主看他一眼,问,“你觉得浅浅那孩子是这么好哄骗的?”

    不然咧?黎大太太是女人,又有好几个孩子,对孩子应该是比他们了解,既然她会让特地派两个厨娘来,那就表示好吃的东西,确实很好哄孩子。

    教主却觉得他表姐教出来的孩子,应该不至于这么轻易就被美食所诱拐。

    黎浅浅觉得她得和村长太太谈一谈,她不能一直关在房里,总得出击才能知道她们想做什么,又会做到什么程度。

    看看一早送来的东西,这是打算长期驻扎,不达目的就不走啦!

    这是她的家,她不想让这些外人鸠占鹊巢反客为主。

    严仑峰得知她的决定,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你确定?”

    “嗯,确定,你去请村长太太来吧。”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看不出来这丫头有点意思啊!

    严仑月再度狠踹她哥的小腿。

    “喂!你还踹上瘾啦!”严仑峰跳脚,严仑月好想捂脸,有这种哥哥好丢脸,心思全写在脸上,还以为人看不出来。

    黎浅浅没介入她们兄妹间的打闹,只要求严仑峰赶紧去。

    严仑峰看她一眼,随即不睬还要跟他理论的妹妹,径自扬长而去,气得严仑月在后头直跳脚。“你看看他,你看他!”

    黎浅浅抿着嘴笑了下,严仑月被她看得怒气全消,讪讪的道,“我就是气不过他,看他那副蠢样子,以为天底下就他最聪明,其实心思全写在脸上了!”

    那也只有从小被父母护着长大的人,才有这么单纯的心思,想到了她家万能大哥,黎浅浅就忍不住叹气。

    她家和严仑月兄妹是完全反过来的,每次都是她哥嫌她单蠢,心思全写在脸上,怎么教都学不会,别把喜怒全放在明面上。

    不过她家大哥厉害,就利用她这个特点,反过来算计人,叫叔婶和堂兄姐们因此吃了不少闷亏。

    看到严仑月气恼她哥,黎浅浅彷佛看到了大哥对自己的恨铁不成钢。

    “你眼睛再敷一敷吧!”

    严仑月点头,自个儿拿了湿帕子敷眼睛。

    等严仑峰请村长太太过来的这段时间,蔡嬷嬷和邱嬷嬷都派了丫鬟送吃食过来,不过黎浅浅都没让开门,只在屋里道谢了事。

    蔡嬷嬷气得半死,觉得黎浅浅不识抬举,邱嬷嬷不以为然,她认为长孙氏一个贱妾能养出什么有见识的孩子来,那孩子纯粹是露怯,她们一下来这么多人,那孩子怕,所以躲在屋里不敢出来。

    这也没什么,小孩子嘛!哄一哄便是,不是叫厨娘来了吗?多做些孩子爱吃的甜食,她就不信拐不到那丫头。

    没多久,村长太太来了,听完黎浅浅的话,她不放心的问,“你确定这么做不会有事?”

    “不会的。她们还想从我这里拿到名额,要是弄死了我,那名额说不定就没了,那她们回去怎么跟主子们交代?”

    也是,“那一会儿,我让郎中上来一趟,给你解禁足令。”

    “好,谢谢村长太太。”

    “那儿话,不过你一切要小心啊!”

    “我知道。”黎浅浅亲自送她出门,早有黎府的丫鬟候在门边,看到送村长太太出来的黎浅浅,便急急忙忙凑上前想说话,不过立刻被村长太太一记眼刀给钉在原地。

    “赶紧进去吧!可别吹了风一会儿又受寒。”

    黎浅浅点头退后一步,和严仑月一起把门关上,外头村长太太扫了那几个丫鬟一眼扬长而去,把丫鬟们气得直跺脚。

    “这泥腿子未免太拿自个儿当回事,那有这样拦着人家一家骨肉亲近的。”

    “就是就是!”见不到人说不上话,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把事情办妥回城去啊?

    几个丫鬟分别回去向主子们抱怨,黎净净没好气的瞪了她们一眼,“才来呢!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

    蔡嬷嬷便过来训斥,“毛毛燥燥的,就你们急啊!真是。”把丫鬟们打了,蔡嬷嬷侍候黎净净用早饭,因为大太太特意送来两厨娘,黎净净便不再将就几个粗使婆子做出来的吃食,宁愿饿着,等两厨娘做饭,所以拖到近午才用早饭。

    “适才派了丫鬟给那丫头送点心去,没想到被拒于门外。”

    “邱嬷嬷说了,她年纪小,又刚了亲娘,家里突然来了我们一群人,能不怕?就是府里的姐姐们,又有几个贸然见着外人不露怯的?”黎净净慢条斯理的数着饭粒似的慢慢吃着大米饭。

    蔡嬷嬷想到府中那几位庶出的姑娘,面上堆笑,“还是姑娘有见识。”就算话是邱嬷嬷说的,可拍邱嬷嬷的马屁她又听不见,也未必受用,还不如把好往大太太心肝宝贝头上推。

    黎净净受不受用且看不出来,不过,接下来她把满桌的吃食全赐给了蔡嬷嬷,让蔡嬷嬷笑得见牙不见眼。

    “那死丫头一直躲着不见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还说别人急躁,她自个儿不也一样?才来两天,就想黎浅浅展开双手欢迎她们的到来?人家又不是傻子。

    到了下午,村长带着郎中来给黎浅浅复诊,看完之后,另开了药,等送走郎中,就听说黎浅浅终于可以出门了。

    这真是个好消息啊!邱嬷嬷大言不惭的往老太太脸上贴金,“这肯定老太太福泽护佑,浅浅姑娘才会好得这么快。”

    “可不是!”几个丫鬟忙附和,这等好事自然要往老太太身上堆嘛!就算老太太不在这儿,听不到她们拍捧,但这里不是有邱嬷嬷在吗?

    邱嬷嬷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们几个都是聪明的。”

    蔡嬷嬷接到消息也很高兴,不过随即就头疼了,因为郎中开了好几样禁吃的食材,其中就有糖,可要哄孩子的点心,里头怎能不加糖呢?也不能吃油炸等刺激的食物。

    顾奶娘听到黎浅浅好了,可以出门的消息,却是愤恨不已,“那丫头怎么不跟着她娘去死!”想到郎中开的忌口食材,不禁计上心头,只是厨房现在由一早才来的两个厨娘管着,想要从中动手脚,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教主和谨一坐在树梢上,看村长送郎中出去,看着黎府的仆妇们东串西逛的,很是热闹,良久,教主问:“刚刚你听到那郎中说什么了吗?”

    “听到了。小主子真可怜。”什么好吃的统统要忌口,就算黎家厨娘送上香喷喷的点心,她也只能闻香不能吃!真是好可怜啊!

    “你觉得她一个小孩子能克制得住?”教主真的很好奇,谨一在旁额角直冒汗,他怎么感觉教主似乎很想看小主子克制不住,然后吃出毛病咧?

    教主没好气的瞟他一眼,问,“你觉得我相中的徒弟,体质会很差吗?”

    不会吗?小主子去岁差点就死了,除夕那天又无故昏倒,身子能不弱?

    “咱们之前见过她,你觉得那时她像身体还没好全?”

    不像。

    “我觉得,那郎中让她忌口,是在给那些人下套!”

    黎浅浅要是知道,有人看穿了她的打算,说不定会换一招,然而她不晓得,所以也就没换招。

    当天晚上就热闹了!

    因为早饭延迟了,午饭也就晚了,连带着晚餐也进得比平常迟,所以当厨房又送来甜汤时,黎浅浅没用,而是直接打赏给奉黎净净之命,前来探望她的两个丫鬟。

    不想,那两丫鬟用完甜汤回去,就腹泻不止,不到一刻整个人就白了脸软成泥。

    蔡嬷嬷大骇,急匆匆想去跟黎净净禀报,一进门就看到她端着汤碗正要喝,连忙上去打落,碗落到地上出清脆的响声,里头的山药排骨汤撒了一地。

    “蔡嬷嬷你这是在干么?”

    汤碗被打落时,蔡嬷嬷已知自己犯错,连忙跪下认错,“奴婢不是故意的,实在是被吓着了!”

    便把两个丫鬟腹泻不止的事说了,黎净净瞪大了眼,“是谁想要谋害她啊?”竟然是自己的人替她挡了灾不成?

    “不是咱们的人,也不会是老太太,那就只有……”

    “深深?”

    蔡嬷嬷摇头,“深深姑娘才多大,之前还和浅浅姑娘一起住,怎么会下这种毒手。”

    说虽没有说清楚,但已经明白指向顾奶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