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十七章 胡涂
    顾奶娘看着黎深深,这孩子生得真是好,肤白唇红眉眼如画,抿着唇浅笑时跟她娘小时候真是一模一样,可惜命薄,不如姑娘幼时,那真真是爹娘的心肝宝贝啊!要星星不敢给月亮,就是因为这样的娇宠,把她家姑娘给纵出问题来。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承平九年底,从京城来了征兵的天使,听说奉皇命来她们水澜城征兵的天使是皇上的亲弟弟,那可是位年少英俊的贵人!家里几位姑娘全都想上街去围观,她家姑娘自然也去了,这一去,就坏了。

    姑娘回来就茶饭不思,她质问侍候的丫鬟,她们只说姑娘在酒楼时,和一少年郎擦身而过,姑娘还掉了帕子,那少年身边侍候的还拿来还。

    本以为不过是件小事,直到她现不对劲时,姑娘已经珠胎暗结,她可怜的姑娘一直相信那少年会来提亲,娶她过门,然而直到现在,那人依然音讯全无。

    老爷太太疼闺女儿,可毕竟未婚生女名声不好听,只能事后补救,原本想先进大房作妾,日后再扶正便是,反正世道乱了这么多年,只要不作官也没人会去计较黎大老爷扶正一个妾。

    谁知黎老太太会让姑娘进三房作正室,只是三老爷出征去了,根本不在,怎么迎娶?只能由大老爷兄弟代劳,之后的事顾奶娘也不甚了解,因为那时她刚被杖责过,正在床上养伤,家里男人早死了,儿女都怪她当差不尽心连累了他们,就算她想打听姑娘的事,也没人帮忙。

    没想到那长孙氏这么狠,竟然没让深姐儿进祠堂祭祖?那黎深深到底有没有被记上祖谱,是不是三房的嫡女啊?她家姑娘胡涂啊!她年轻不知这事关系到女儿的未来,难道黎老太太也不清楚?

    想到这里,顾奶娘气愤难平,嫡亲的姑母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一个妾氏,欺凌她家姑娘?

    黎深深不知顾奶娘在想什么,只是觉得她身上一股阴郁之气,让她很不舒服,伸手招来侍候她的丫鬟细妹,“我想去看妹妹,你带我去。”

    细妹生得粗壮,是黎家家生子,一看就不是在内院侍候的料,可蒋家送来的那些,还在顾奶娘手里教规矩,暂时只能将就黎家给黎深深指派的丫鬟,从侍候的人来看,就知道,黎老太太面上说的再好听,都是假的,一个给她抹黑的娘家侄女,和嫡亲的孙女,任谁都知道该看重那边。

    那么老太太把姑娘捧得高高的,是想干么?顾奶娘想不明白。

    细妹看顾奶娘没说话,便抱起黎深深去找黎浅浅。

    黎浅浅正由严仑月陪着,在房里和福星玩,福星和小主人又跑又跳的玩得可开心了,忽然听闻黎深深来看她,她还愣了下,村长太太都说她病还没养好,她那堂姐只派了个粗使婆子过来探望,倒没想到,嫡姐却自个儿来了,是因为年纪太小不懂要避,省得被过了病气吗?

    她那嫡母没派个知事的侍候女儿?

    “姑娘,怎么办?”严仑月蹲在黎浅浅身前,挠着头有点为难地问,村长太太交代过她,别让那些人进浅浅的房,可那是浅浅的姐姐,能不让她进吗?

    黎浅浅拍拍她的脸,“别皱眉头,不然就变丑了。”

    这是村长太太哄她的话,没想到她拿来哄自己,严仑月脸有点黑。

    “放心,我不是病着吗?她来看我,就让她在门外看呗!”

    她明白村长太太的一片苦心,来的这些人有她嫡祖母的人,有大房的,有她嫡母的,这些人来意不明,村长太太不想她自己单独对上她们,怕她应付不来。

    还是先探个底再说吧!

    “姐姐?真是你啊?你和母亲上那儿去了?我都找不到你。”

    黎深深听到黎浅浅的声音,露出笑容正想推门进屋,却现门栓着推不开。

    “浅浅,你开门,我们好说话。”

    “不行啊!郎中说了,我的病还得再养养。”

    黎深深不高兴了,用力拍着门,“你开门,开门。”

    “不行啦!万一过病气给姐姐,母亲会生气的,会让我跟娘一样去死,姐姐,我还不想死,我想等爹回来。”

    她也想爹,黎深深垂下手,返身让细妹抱她回房。

    她没见过爹,母亲说,她爹生得很俊俏,走在路上多的是姑娘悄悄的偷看他,可他谁都没理,就只看母亲,又说她爹是贵人,什么是贵人,她不懂,她只想她的贵人爹赶快来,她和母亲都好想他。

    屋里的黎浅浅滑坐在地上,附耳在门板上听外头的声音,结果只听到一个脚步声,那脚步声还蛮沉的,应该不是黎深深的,大概是有人抱她过来吧?

    “姑娘快起来。”严仑月见叫不动她,只得狠把黎浅浅抱起来,黎浅浅被吓了一跳,忙伸手搂住她的脖子。

    “月姐姐你干么啊!”

    “你病还没好利索,还坐地板上,凉啊!”

    黎浅浅回以傻笑,会滑坐到地上,全是原主残留的记忆在作祟,原主对黎深深这个嫡姐的反应很激烈,想想也是,好好的一个家,凭空掉下来一个嫡母和嫡姐,她们母女什么都不用做,而她却得和她娘侍候她们。

    长孙氏的死引爆了原主所有的情绪,她既不甘又害怕、满心的愤恨无处宣泄,恐惧着自己是不是也会被她们母女害死!

    她的直觉也没错,她后来确实是因小蒋氏恶意遗弃而亡。

    面对偷走她们母女名份的罪魁祸之一,她怎会没有任何反应呢?

    “姑娘,你乖乖坐着别动,我去给你弄点热水来。”

    严仑月让黎浅浅坐在床上,自己走到角门想要出去提水,就看到她哥提着热水过来。

    “正好,快,快提进去吧!”严仑峰松了口气,他正愁不知怎么叫他妹来接应呢!

    “怎么这么刚好?”

    “还有这个食盒,是村长家的小子送来的,让你和姑娘别吃她们送来的。”严仑峰忙把手边的食盒提过来。

    “这是怎么了?”严仑月接过食盒不解的问。

    严仑峰摇头,“村长太太他们跟那几个婆子套出话来了,那两位贵人之所以会大老远的跑来,是因为想叫东家姑娘让出什么教主收徒大会的名额。”

    这什么东西啊?

    黎浅浅爬下床跑到严仑月身边,抬头问:“教主收徒大会?什么教主?”

    “是瑞瑶教的教主,和你们家是同一个老祖宗,因为有亲,所以你们家每房都有两个名额,可以去参加那个收徒大会。”

    严仑峰对黎浅浅道,看小奶娃一脸茫然,心里有些遗憾,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就轮不到自家呢?要是他能被那个黎教主相中,收为徒弟,那他们家就不用跟这么东家小奶娃佃田了。

    严仑月看她哥话说着说着就傻住了,一抬脚就踹了她哥小腿一记。

    “嗷!”严仑峰怒视妹妹,“你踹我!”

    “话还没讲完,什么愣。”边说还边朝黎浅浅呶了呶嘴,拜托,别以为人家年纪小,就看不出你心里在想什么!全写在脸上啦!

    严仑峰这才反应过来,讪笑的对黎浅浅道,“村长太太说了,既然那是人家给您的名额,就该自个儿去,干么让给人,您家里都已经分出来了,而且这些年本家也没照顾你和你娘过,凭什么要抢你的名额。”

    黎浅浅点头,村长太太她们好厉害,没想到黎深深她们才来没多久,村长太太她们就已经从下人口中探得她们真正的来意。

    却不知,那些透露消息给村里人的婆子,全是探子安插进去的人。

    邱嬷嬷和蔡嬷嬷以为她们不说,村人们就不会知道她们的打算,没想到不到一天,就全露了底。

    “你跟村长太太说我晓得了,不会轻易松口的。”

    “那就好。”

    严仑峰点点头,交代他妹小心点,便走了,严仑月把门关上,站在窗边看着她哥走进自家住的厢房,是娘来开的门,似乎感觉到女儿在窗后看她,还悄悄抬手跟严仑月挥了挥。

    “她们待不久的,等她们走了,你就不用总陪着我了。”黎浅浅已经爬上床,正伸手把福星抱上床。

    严仑月忽然有点心虚,她不过是几天不能回房睡,远远看着娘,觉得有点委屈,那姑娘呢?她相依为命的娘可是死了,再也见不到面,说不上话了,姑娘还这么小,怎么受得了啊!想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她这一哭,可把黎浅浅吓到了!这是怎么回事?月姐姐哭什么啊?她连忙上前去劝,谁知不劝还好,一劝淹大水啦!黎浅浅抱着已经睡着的福星,无奈的看着大水的严仑月束手无策。

    天亮时,黎浅浅伸了个懒腰,福星就在边上舔她的脸,“姑娘你醒啦?”

    “嗯。”赫!黎浅浅被眼前的女孩吓了一大跳,那眼睛肿得跟泡了水的梅子似的,还有那声音。

    “你昨晚上哭得太过了,呃,以后,可别再这样哭了!伤身。”黎浅浅看着严仑月的眼,其实很想问,妹子,您眼睛都眯成条线啦!可还看得清楚,走路需要我扶着你吗?

    严仑月也知道自己昨晚哭得过头,哭到最后也不知是怎么睡着的,只是今天一早觉得心情特别的平静,好像把心头所有的郁结全都一扫而空。

    黎浅浅见她眼睛肿得厉害,爬下床浸湿了帕子来给她敷眼睛,“回头问问村长太太,看看怎么办?”

    “别问了吧?丢脸。”人家要是问她哭什么,她答不出来怎么办?

    “有啥好丢脸的?说你想你爷你奶他们了,谁敢笑?”黎浅浅又给她换了块帕子。

    也是,怕是还会说她孝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