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十四章 忧心
    两个半大不小的主子出门,做娘亲的怎么放心,随行侍候的人手是一点再点,最后人数庞大到连黎老太太都看不过去。?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老三那宅子有多大,老三媳妇你应当是最清楚的,派这么多人去,你是打算让他们露宿在院子里头不成?”

    老太太不晓得黎家小院有多大,但照她想来,应当不会太大,毕竟庶子当初等同是净户出身,就算乡下地方土地便宜,又能盖得多好?另一方面也是不高兴两个媳妇太会折腾了!

    不过是两个孩子出游,用得着派上近百人侍候着?这么招眼,是想给家里招祸吗?

    大太太讪讪的笑指小蒋氏,“还不是三弟妹,深深那丫头就是她的心头肉,就怕离了跟前不放心,所以才央着我,给多指派了些人,就怕底下人侍候不周到。”

    老太太闻言面无表情的瞟了大太太一眼,转向小蒋氏时,却是满脸的和风暖煦,看得大太太忍不住咬牙。

    “你啊!老这么把孩子拘着可不成,深深那丫头六岁了吧?可教她读书识字了?咱们这样的人家,可不许养出个目不识丁的来。”说着轻轻拍了拍小蒋氏的手背,“回头就让人送她跟家里的姐妹们一道儿去读书,人从书里乖,她现在还小,你不教着点,等她大了,你想教,可就管不了。”

    老太太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让小蒋氏很是感动,泪盈于睫,“是,我听姑母的。”

    大太太却在一旁暗翻白眼,说得跟真的一样,啧!这家里谁人不晓,那黎深深是个野种啊!偏生老太太要惯着,她们做媳妇的能说什么?想到自家的女儿得跟这小野种一道出门,日后还要一起读书,大太太整个人都觉不好了!

    等出了老太太屋子,便立刻对心腹蔡嬷嬷再三耳提面命,“我不管你怎么做,反正我不希望再看到三房那个野种。”

    蔡嬷嬷郑重点头,三房那个嫡女名不正言不顺,那配和她们净净小姐一道儿,“奴知道了。”

    小蒋氏从老太太院里出来,立刻就有仆妇备了软轿侍候她,笑眯眯的坐上了软轿,满心满眼俱是甜蜜,奶娘看着心惊胆颤,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蒋氏往歪路上走去。

    “奶娘啊!回头你就陪着囡囡一起走一趟吧!”

    “是。”奶娘暗摇头,她家姑娘这随心所欲的性子怕是一辈子都改不了吧?那天才让她好好的管教那些丫鬟和仆妇,今天又派她侍候黎深深出门,完全不管她之前花的功夫会不会白费。

    当然,就算是白费功夫,要重新来过的人是奶娘,又不是小蒋氏,等丫鬟、仆妇侍候不如她意时,奶娘就得承受小蒋氏的怒气。

    做下人的,侍候主子不就都是如此吗?奶娘暗叹。

    下去之后,把事情交代一番,也不知她回来后,这些人还都在不?也罢!她总不能一直护着她们,侍候主子看似简单,其实内里多的是窍门,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就由着她们去吧!

    奶娘倒是不担心,自己出门一趟,回来就失了主子的欢心,底下侍候的丫鬟及仆妇们却是很乐见奶娘出门,那表示她们就有机会在三太太跟前露脸啦!虽不指望短短几日的功夫,就能把奶娘给挤下去,不过机会难得啊!不好好表现一番,实在对不起自己啊!

    隔天一早,精神抖擞的护卫骑在马上,候在黎府门前,而头一回独自带着下人出门去,十二岁的黎净净很是得意。

    只是有点美中不足,她得和黎深深同车。

    就算大太太不喜女儿和她相处,也不好做得太过明显,更何况,今日出行的就只有她们姐妹两个,要是坐不同车,怕老太太知晓会不悦,只得交代女儿要开口相邀,至于黎深深应不应,那就是她的事了!

    黎深深怎么会不应,没看黎净净那辆车特别漂亮吗?尤其车门上悬挂着的九彩缨珞,正在阳光下闪闪光呢!

    黎家富贵,黎净净又贵为大太太的宝贝小女儿,出门的车驾自然是华丽又舒适,不管是坐褥、桌几或是车内摆放的吃食,都和黎深深上一回坐车的经验有着天壤之别。

    小蒋氏带她从岭南村回城时,可是走了老长的一段路,才遇到有老农赶车进城卖菜,捎带了她们母女两一程,驴子拉的卖菜板车,和这四匹马拉的豪华马车,绝对是不在一个档次的。

    黎净净让丫鬟端茶上点心,“深深,早上可吃饱了?再吃些甜点吧?”

    “嗯。”黎深深立刻点头靠过去,丫鬟们笑嘻嘻的把攒盒里的吃食端上小几,又倒了杯杏仁露给她。

    黎深深自进黎府后,便大开眼界,吃的东西不止多而且精致,就说这杏仁露,往常在黎家小院,长孙姨娘也不是没弄给她吃过,只是盛装的碗不过是粗瓷陶碗,那及得上黎府,浓香纯白的杏仁露盛在绯红细瓷莲形小碗里,显得特别的可口。

    还有那些点心,纵使她出门前,才在小蒋氏身边吃饱了,可看到这些玫瑰糖糕、雪片糕等小点,还是忍不住诱惑吃将起来。

    黎净净看她吃得欢,嘴角微勾,和丫鬟们交换了一眼,笑容更深,“深深真是小馋猫。”

    黎深深朝她咧嘴一笑,露出沾染了红色梅馅的小乳牙,黎净净暗不喜,面上虽没显露出来,但她身边侍候的丫鬟又怎会看不出来,忙催着黎深深喝些杏仁露好润喉。

    岭南村里的黎浅浅完全不晓得,这两位姐姐即将到来,她正被严仑月兄妹牵着往自家的药田走,因为有他们兄妹在,村长太太便松口,答应黎浅浅可以到村里头走动了。

    其实年前,村长太太看严仑月照顾得好,便已经答应,由她陪着黎浅浅到村里来玩,只是还没成行,就因除夕昏倒而被否决了,好不容易熬到现在,都快一月底了,才答应她出来逛逛。

    黎家的药田已经由村人们承租,黎浅浅来,就只是大约了解一下自家的土地位于何处,严仑月像个小母亲般,无微不致的照拂她,严仑峰则对这个娇弱的小东家有点不满,毕竟他娘是因为她,才会被村人嫌弃,舅公和村长也因此被大伙儿怪责。

    这些天大人们在黎家的堂屋吵翻天,他爹心情很不好,才短短几天就瘦了一大圈,他娘更是整天抱着肚子直掉泪。

    看妹妹小心翼翼的呵护她,严仑峰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烦躁。

    “小姐,你看,这里就是咱们家的药田了。”田里头有人在忙活,黎浅浅并不认识。“哦。”

    严仑月见她兴趣不大,心想也是,就这么光秃秃的一片地,她自己也兴趣缺缺。

    “我们再去看看水田吧?”

    “好。”黎浅浅由她牵着,边走边打量着南岭村,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就一直被局限在小院里,就算偶尔放她出来,也只在小院附近,今天倒是头一回来到村子里,感觉真的很新鲜啊!

    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种着树,枝桠上头已经冒出尖尖的绿芽,路旁还开有迎春花和獐耳细辛,獐耳细辛花色有白蓝粉,黎浅浅之所有对它有印象,是因为大学时有个室友去日本旅游,拍回来的照片,就有这种花,它有个很美的名字叫雪割草。

    倒是没想到,她会在异世看到它。

    “小姐喜欢这种花啊?我们采一些回去插吧?”严仑月说着就伸手去采,黎浅浅来不及拒绝,她便已采了一把。

    严仑峰见状早就避得远远的,他是大男孩了,才不想跟小孩子玩这些花花草。

    严仑月采了一把给黎浅浅,又继续采了一大把,“带回去给我爹和我娘看看。”她羞怯的抿着嘴道。

    黎浅浅微笑点头,跟着严仑月往回走,村长家的小儿子正在门口和小伙伴们玩耍,远远的看到她们来,忙回头喊他娘一声,村长太太闻声忙带着女儿出来。

    “浅浅啊!走得累不累,要不要进来休息?”

    呃,黎浅浅点点头,跟着村长太太进屋去,严仑月站在门口不知所措,不知是该跟进去,还是该先回去,把花给插上。

    村长的女儿已经拉着她进屋,“来,这些花真好看,我帮你找个东西先装起来,不然一会儿就不好看了。”

    严仑月笑着道了谢,村长的女儿抿着唇招呼她坐,那头村长太太倒了碗热水给黎浅浅,“给,喝一点暖暖肚子。”

    说着也给严仑月倒了一碗,至于严仑峰,他就站在门外候着,叫他进来就只会摇头,村长太太便倒了碗热水叫儿子给他送过去。

    看着黎浅浅喝了水,村长太太才问她们去那儿了。

    黎浅浅有问必答,村长太太听了很满意,看向严家兄妹的眼光软和了许多。

    留她们吃过饭,她才带着儿女送黎浅浅他们回去,才哄黎浅浅睡下,就听到屋外头,她小儿子喳喳呼呼的喊着。

    “哗!好漂亮的马!好漂亮的马车,好多人啊!咦?他们往这里来了。”

    黎浅浅翻身坐起,村长太太忙道,“你在屋里待着,我出去看看。”把黎浅浅塞回被窝里,又让小奶狗守着小主人,村长太太便出去了。

    来到屋外,严仑月兄妹面露忐忑的站在院中,“村长太太。”

    “我出去看看,你去陪着浅浅。”她对严仑月道,等严仑月进屋后,她才面露忧色的走出小院,就见一队车马浩浩荡荡往黎家小院而来。

    这些是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