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九章 关系
    黎浅浅就着教主的手,吃了瓣酸甜的橘子,心道,原来她娘出身世家啊!怪不得她懂得那么多,就原主的记忆来看,她那位嫡母的言行和她亲娘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我娘已经死了,你来迟了。”黎浅浅吃完橘子,擦完了嘴和手,摇头对教主道。

    “我知道。”教主暗叹口气,他对长孙表姐并无男女之情,一直拿她当挡箭牌来阻挡教中长老逼婚,并使她被人如此对待,心中其实有愧,本想找剽人之后,好好的补偿她,并拉拔她夫妻一把,谁知不过晚了那么几日,便是阴阳两隔了。

    既然无法补偿她,那就回报在她的儿女身上吧?

    “你爹和两位兄长都被征兵了?”

    “嗯。”原主还没出生,父亲和大哥、二哥就已出征,三哥被卖,四哥溺毙,所以她的记忆里,并没有他们的存在,她对他们的了解全来自长孙氏。

    教主又拿点心喂她,黎浅浅却推了,“不能再吃了,不然一会儿要吃不下饭了。”

    “你娘把你教的很好。”

    呃,这是我家万能大哥说的,不是长孙氏教的,黎浅浅心道。

    “所以我娘是因为你,才会被她继母给卖了的?我娘是良民,是嫡女,她怎么可以卖了我娘?”

    教主见她义愤填膺为母不平,便开怀的笑了,“放心,她既然敢做,就要有承担的勇气。”

    “你替我娘报仇了?”

    “没。”教主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原是想留着给你娘自个儿报仇的,不想天不从人愿。”

    黎浅浅没说话,她不是长孙氏,不想替她做决定,不过她那继外祖母既然敢那么做,必定有靠山,而这个靠山不就是她外祖父吗?若不是他这做亲爹的纵容,继室有这么大胆子谋害元配嫡女?

    “我那姨母呢?还待字闺中没嫁人?”

    教主有点讶异的瞟她一眼,“你识字?”

    呃,说实话会不会被当妖怪?毕竟她才五岁啊!

    要知道,因为长年的战乱所致,识字的人如凤毛麟爪般的稀有,这也是南岭村村民会这么快接纳黎经时一家的原因,因为他们夫妻都识字,家里的几个男孩也都跟着爹娘识字。

    黎浅浅出生后,因为家中多了凭空而降的嫡母和嫡姐,长孙氏要侍候她们两,又要养家,还要照顾早产的黎浅浅,整天忙得脚不沾地,她有空教小女儿识字吗?

    可是她又不想说假话。

    见她沉默不语,教主便认定她识字,不然怎么能说出待字闺中这样的话来?不过应该不是认得太多字吧?毕竟她还那么小,表姐就算有心教,她又学得了多少?

    看来得给她找个夫子,教她读书识字,思及此,他手随心动,捏了捏黎浅浅的骨骼。

    黎浅浅大骇,她这表舅这是在干么?正想避开去,不想就听到他低笑出声。

    “天意,真是天意啊!”

    呃?表舅教主,你在干么啊?

    看到黎浅浅疑惑的眼神,教主伸手揉散小脑袋上梳的包包头,这下可把黎浅浅惹毛了,伸出小爪子就是一阵乱挠。

    “咦?”教主见状有些惊讶,抬手格挡的同时,与谨一吃惊的眼对上,看来不是他的错觉,这小丫头竟是学过武术的,别看她的小爪子胡天胡地的对他一阵乱挠,其实还有点门道的。

    黎浅浅毕竟年幼,挠了几下就气喘吁吁,教主将她扠起来,抬高到与自己面对面,“小丫头你习过武?”

    黎浅浅紧抿着嘴不说话,这个问题叫她怎么回答!她在这个世界自然是没学过武,但上辈子因万能大哥曾差点被人掳走,所以他狠习武,以便下回再遇同样情况时,不再只能倚靠保镳保护,他自己练还不够,也把妹妹莫清澄给拉了去,莫清澄自小习舞身软件柔,学起武术,进展竟比他还快。

    只可惜,他们兄妹最后还是难逃算计,一颗炸弹直接了当要了他们的命,武术练得再好,也毫无用武之地。

    黎浅浅忍不住红了眼眶,一语不。

    教主看她这小模样,心想,听说黎经时身手很灵活,也许他曾教过表姐几招,表姐又教给了小丫头,小丫头该不会是想起了她爹娘吧?

    想了想,教主没再纠缠这个,他不会哄孩子,要是把小丫头惹哭了,可怎么收场,他还有正事要跟小丫头说。

    “你听我说,我想收你为徒,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教主直接开口,毫无铺陈和解释,黎浅浅听了有点蒙,收她为徒?要教她武功吗?

    教主点点头,给了她肯定的答复,然后她才反应过来,小脸蛋倏地涨得通红,她又把问题说出来了!

    “你要收我为徒,那我就得离开这里?”

    “嗯,怎么样?”教主一定不知道,自己问话的样子,好像拐骗小孩的怪叔叔,黎浅浅暗自腹诽,小脑袋直摇给了否定的答案。

    教主和谨一都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会拒绝,愣了好半晌之后,才问,“为什么不要?”

    “拜你为师,就得离开这里,我答应过娘,要守住这里,等爹和哥哥们回来的。”黎浅浅很认真的回答。

    当然,答应长孙氏要求的是原主,不是她,她不想离开,是因为她并不完全相信教主所言。

    贵为一教之主的他,未婚妻无故失踪二十年,他竟然到现在才找到这里来,不是说这一带都是他的地盘吗?她娘被卖到被嫡祖母买下,到嫁给她爹,他就一点消息都不曾查到?

    哄谁啊?

    他连未婚妻都护不住,自己要跟着他去,说不定也会被人暗下毒手害了,他只会拿着为她报仇的名义,铲除掉那些跟他作对的人吧!她还要等爹和哥哥们回来,她的小命很珍贵的。

    因为没想到会铩羽而归,教主离去时,俊脸直接就黑成锅底了!

    不过黎浅浅才不在乎呢!

    表舅!

    他说是就是啊?哼!

    教主完全不知,在他相中的准徒儿兼表外甥女眼中,自己成了个无能之人!

    回到城里,刚请来厨娘上来询问,是否要准备晚餐,教主是完全不睬人,径自回房,谨一落后一步,交代厨娘煮些好菜,一会和好酒一道送上来。

    厨娘自去忙碌不提。

    谨一匆匆回到教主身边,教主坐在窗前,面前的桌几上摆着一盆水仙,长势很是喜人。

    “教主。”

    “大长老定的收徒大会是在何时?”

    谨一忙道,“开春后。”

    “嗯,还有点时间。”教主冷哼一声,“我记得小丫头家与祖上有亲,他们家不应该被征兵的。”

    谨一点头,“表姑娘婆家祖上,与创教教主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当年天盛国的哀帝对贤太子一脉赶尽杀绝,其曾祖与另一位兄弟便投靠创教教主而来。”

    黎浅浅的曾祖脑子很灵活,靠着瑞瑶教创教教主这棵大树,做起了生意,有瑞瑶教护着,就算没有儿孙入朝为官,也没有人敢为难他家。

    “那小丫头她爹和哥哥怎么会被征去打仗?”

    谨一愣了一下,有点不解,这些事刘二之前就回报过了,教主难道没听进去?不过身为下属,主子问,他答便是。

    “本来是不用去当兵的,是因黎大太太得罪了人,官府的人便故意刁难他家,想叫他们服软,并从中捞一笔,黎老太太便拿咱们去压人,刚好承平帝之弟亲来此处点兵,那知府又查知黎家已同咱们久无往来,便强硬起来,不管黎老太太拿出多少钱,官府钱照数,人照样要去当兵。”

    “所以那老太婆就叫小丫头她爹和兄长,代替她的儿子和孙子去当兵?”

    “是。”黎老太太是很可恶,但她是嫡母,她开口要求了,身为庶子的黎经时就算被分出去了,也不能对嫡母不孝。

    “他们一走,那老太婆就强塞给我表姐夫一个女人?还自做主张把我表姐降为妾?”

    谨一点头,原来之前刘二的回报,教主全听进去了!

    教主板着脸在考虑,要把黎老太婆留给小丫头去处置,还是自己帮她出手呢?

    还是留给小丫头自己去处理好了,她要是办不了那老太婆,自己再出手,免得被小丫头瞧扁了。

    他还不知道,自己在黎浅浅心里,早就和无能划上等号了。

    于此同时,莲城的瑞瑶教总舵传出消息,教主将在明年春召开收徒大会,凡是瑞瑶教教众,每一家都有两个名额可以参选。

    消息一出,不止瑞瑶教教众甚为激动,就是江湖也为之震动,甚至南楚京城中也有不少达官贵人蠢蠢欲动。

    要知道,这瑞瑶教在南楚可是数一数二的大教派,不只教徒众多,其名下资产更是丰厚,现任教主黎漱年轻俊美,更好的是他不曾娶妻,听说身边也没有通房侍妾,不知有多少女子就盼能嫁给他,不只能伴俊夫,还能享受荣华富贵,更能对娘家有所帮助。

    但可恶的黎漱为了那个不知所踪的未婚妻,迟迟不肯成亲,不知令多少女人扼腕,想要藉联姻拉拢他的人更是着恼,这世上好女人、美女多的是,何苦吊死在一棵树上呢?

    然而他们再恼再恨,黎漱完全不当回事,他上无高堂,没人能对他逼婚,大长老他们倒是想逼他成亲,但一来打不过他,二来,他是教主他们是下属,想要下克上?那完全是作梦!

    没想到他干脆不成亲了,直接收徒?这是不打算日后将教主之位传给自己的子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