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八章 表舅
    教主大人起身把梯子上的小女娃一把拎下来,“你胆子真的不小。[?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将小丫头从窗口放回屋中,教主又是那一脸怀念的笑容。

    黎浅浅咧嘴一笑,心道,要不是你们在上头吵我,谁会深更半夜的爬上屋顶去赶人?她还小,需要有充足的睡眠好吗?

    “快上床睡觉去,我帮你关窗。”教主温和的声音,差点让他身后的谨一摔了,那么温和哄孩子的腔调竟然是出自他家教主之口?太不可思议了,看来得对这小女娃另眼相看了。

    黎浅浅对此一无所知,不是她对人没防心,而是这两个人给她的感觉就是没恶意,不然她也不敢爬上梯子去赶人。

    看着小女娃爬到床上,弯身抱起小奶狗,谨一才现屋里原来有只狗,懊恼的摇头,怎么自己的警觉心变得这么低了?

    教主早就知道黎浅浅屋里有只狗,见她把狗儿带到床上去,有些嫌恶的皱起眉头,不过也没说什么,看着黎浅浅躺下,把被子盖好,就伸手将窗户掩上。

    “走吧!”大半夜的到人家屋顶闲逛,被屋主赶了,教主脸上没有一丝尴尬,反倒有点微妙的笑意。

    谨一看得头皮麻,心想,教主不知又想到什么了?

    教主几个飞纵就离开岭南村,谨一自然是一路相随,来到离岭南村附近的一个镇外头时,两人才慢下脚步,也没进镇,就在镇外的一座老宅屋顶上歇脚。

    “教主,咱们不是去找人的吗?”

    “已经找到了。”教主闭目养神,谨一闻言却是一愣,找到了?他们唯一接触的人就只有那小娃娃啊?对了,刘二说那孩子的娘亲才刚过世,“那小娃娃就是表姑娘的女儿?”

    “嗯。”教主扯开嘴角一笑,“你之前不是跟我说,大长老他们打算帮我办个收徒大会?”

    谨一苦笑,“是啊!还交代属下,一定要想办法引您回去。”

    教主睁开眼瞟他一下,“你也是辛苦了,这趟回去就把你家中老小接出来吧!”

    谨一闻言大喜过望,连忙起身跪在教主跟前磕头。

    “行啦!这些年也是辛苦你了,得要两面应付着。”

    “不辛苦,不辛苦,能为教主做事,那是属下的荣幸。”谨一喜极而泣。

    早在他到教主身边侍奉时,大长老就派人扣住他的父母兄弟,除了逼他泄露教主的行踪给大长老的人,还逼他在教主的饮食里下毒,亏得他一到教主身边,就老老实实的交了底,教主也派人探出他家人被大长老关在何处,只是之前时机未到,不能将他们救出来。

    现在时机成熟了?

    忽然他想到了黎家小院里的小女孩,“您该不会是想……”

    教主绽开俊美魅惑的笑容,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谨一这心里就如猫挠着的痒,不带这样吊人胃口的。

    清晨的太阳散着热情的光芒,岭南村村民早早就起了,今儿是小年,家家都有一堆事要做,不过谢家还是拨出两个人手,去黎家小院帮忙。

    谢老太爷担心外甥一家在黎家缺吃少用的,所以交代小儿子夫妻带了一堆东西过去,谢小叔又背又扛,谢小婶也不例外,厅里还有一堆东西没拿呢!谢大伯看着不好劝阻老父,便示意二弟、三弟把家里的牛车赶出来,让他们乘牛车把东西运过去。

    来到小院门口,就见严仑峰开门出来,双方打了招呼,严仑峰便回头把妹妹喊来帮忙搬东西,谢小婶见他们兄妹还有些惺忪,不免要问,“怎么?昨晚上没睡好?”

    严仑峰讪笑了下没回答她,搬起车上的米走了,严仑月偎在表舅母身边低声道,“昨晚上睡得很好,很沉,只是早上爬不起来。”

    之前两兄妹悬着心,担心父母有个万一,伤心没了家,对未来的恐惧和忧心,昨天来到黎家小院后,有了安稳的住处,也有了差事,虽然爹娘现在不能动,但他们能帮忙啊!他们总算不用再站在一旁空焦急,而是能为这个家出点力了,那种被依赖,被信任的感觉,让他们兴奋得睡不着,不过到底少年心性,心事一放下,啥负担都丢开了,沉入梦乡后,就睡得不知道醒。

    所以黎家小院今天所有人都起晚了,严树德就不用说了,他是家中么儿,自小就不用他担什么责任,因此一直很随性,就算已经成家,孩子都不小了,还是没什么责任感,所以一摔断腿,就连做了多年差事也保不住。

    若说严家兄妹两觉得害怕恐慌,那他心里的压力绝对要比孩子们要大上好几倍,毕竟除了妻儿要养活,还有亲人的后事要处理,偏偏他又受了伤,什么事都做不了,那种无力感差点就将他吞没了。

    亏得有谢老太爷及时帮了一把,加上他喝的药里头,本就有安神的作用,睡得沉很正常。

    严婶子的心里其实比丈夫更不好受,在这个紧要关头上,她偏生怀了孩子,在一下子失去这么多族人的严家来说,她腹中的胎儿象征着新希望,所有人都希望她好好安胎,好生下个白白胖胖的孩子来。

    女人的心思细密,她又是个孕妇,自然想得多,因此镇上的大夫在她的安胎药里加了安神的药材。

    严家四口来到新地方的第一个晚上,不免就睡得有点沉,那到现在还没露脸的黎浅浅又是怎么回事?

    谢小婶怕她有事,带着严仑月进去叫她起床。

    却不知黎浅浅送走了不之客后,就一直睡不着,直到天蒙蒙亮了,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吃过早饭后,严仑月就帮着谢小婶洗衣,严仑峰则带着黎浅浅去捡树枝,其实黎家的柴火已经很足,让他们出来捡树枝,是为了让严仑月兄妹能多走动走动,好认识环境,至于让严仑峰带着黎浅浅?自然让是希望他们能多亲近,毕竟严家四口日后要在黎家小院长住。

    只是严仑峰到底是个男孩子,还是个大黎浅浅好几岁的男孩,他对小女孩没什么耐心,虽然知道若不是这个小女孩,自家还不知要在何处安身,可到底年纪小,不耐烦照顾个小女孩。

    带她来到树林边,就叫她乖乖待在树下别乱跑,他就在附近捡树枝。

    黎浅浅难得有机会出来,又没有人盯着,对严仑峰的交代自然是依顺的点头,等人一走,她就找了根树头坐了下来,她需要独处,好想一想昨晚上不睡觉,跑到她屋顶上逛大街的人究竟是谁?

    那人的眼睛看着她,却又不是看着她,应该不是和她爹有什么关系,嗯,应该也不是和她那嫡母有什么关系,不然干么跑到岭南村来?只是原主的印象中,她娘长孙氏是她嫡祖母买来的丫鬟,那人会和她娘有什么关系?

    “她是我表姐,我是你表舅。”

    赫?黎浅浅吓了一跳从树根上跳起来,脚下一歪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摔倒时,被人拥入怀中。

    “小心点,别摔着了。”

    你不吓人,我就不会差点摔了。黎浅浅没说话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教主。

    “怎么?被吓傻了?”教主抬手拧了她的小鼻子一记,黎浅浅这才开口,“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教主和谨一无言的看着她,“你不知道自己说出口了?”

    耶?黎浅浅惊讶的瞪大了眼,原来她方才不知不觉的把问题说出来了?真是的!

    等等,这人刚刚说什么?“我娘是你表姐?那她怎么会被我祖母买来当丫鬟。”

    教主笑了下,道,“听过瑞瑶教吗?”

    “没听过。”黎浅浅摇头,教主不以为忤,“我是瑞瑶教现任教主黎漱。”见黎浅浅听得专心,他便慢慢说起往事来。

    黎漱接任教主一职时,不过十四岁,教中长老们对这年轻教主很是不服气,黎漱年轻气盛,面对众长老们的挑衅,便是直接出手打到他们怕,这让众长老们很是紧张,这个教主不好拿捏啊!

    见他还没成亲,便想将自家女眷嫁给他,好拿捏他。

    黎漱怎么可能让他们得逞,便想着自己挑媳妇,可放眼望去,每一个接近他的女人都是怀有目的而来,于是他把目光放在了姨表姐长孙氏身上,长孙氏出身世家,不只貌美温柔多才,从小就很照顾他。

    只是才订亲,就传出她与人私奔的消息,他还没说什么,长孙氏的继母便跳出来,想要以妹代姐好弥补他。

    事情展到这里,黎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立刻放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否则他宁可终身不娶,长孙家能说什么?有婿如此,夫复何求,长孙夫人母女暗恨不已,但能如何?

    以长孙夫人的作为来看,长孙氏的失踪,她定是幕后黑手,可他派出一波又一波的人去寻找,长孙氏却是音讯全无,黎漱当时还很年轻,不曾察觉长老们暗中阻挠,等到他现并加以防备时,长孙氏已经失踪经年。

    人都是从挫折中慢慢学习成长的,当黎漱日渐成长,长老们也更加积极想要掌控住他,然而黎漱是瑞瑶教历任教主里最让人头疼的一位,他行事不按牌理出牌,历任教主们都是中规中矩的,年纪到了该成亲生子就成亲生子,从不曾让长老们和教众为教主后继无人担忧。

    但黎漱早已过而立之年,仍不肯娶妻生子,叫长老们怎不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