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章 初臨
    南楚承平十年十一月

    呼嘯而過的寒風,挾帶著暴雪,襲捲了整個南楚,位於南楚西側的嶺南村,雖有楚嶺這座大山為屏障,仍舊難敵這百年難得一見的大風雪。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莫清澄還沒睜開眼,就覺滿眼的酸澀,四肢關節酸痛難當,這是那兒啊?忽地她記起神識潰散前,那燦亮的精光,猛烈的撞擊力道,還有後腦劇烈的疼痛。

    對照現在身上的疼痛,怎麼和她的記憶不太相符啊?頭是疼,可不像是撞擊後的疼痛,反倒像高燒所致的不適?

    伸出手在身邊探了探,沒有探到喚人鈴,真是奇怪,莫清澄不解,忽地心頭一驚,如果只有她出事,有大哥在,肯定不會任由二叔、三叔他們胡來,祖父雖涼薄卻極看重大哥,他想拿捏大哥,必不會讓底下人苛待她。

    該不會大哥跟她一樣,也出事了?

    她恍惚記得,出事前,她和大哥被祖父召去山上宅子吃飯,祖父一如既往的拿她要脅大哥,祖孫兩一言不合,大哥拂袖而去,臨走前把呆在一旁的她拎走,祖父則氣呼呼的上樓去,二叔一家冷眼旁觀,三叔夫妻向來慣做好人,追上來相勸,只是他們夫妻的功力很差,每次來勸說,都反讓祖孫兩間更加無法溝通。

    她對三叔夫婦不自量力的行為很是不解,她那好大哥卻說,三叔和三嬸才是高明,看她一臉困惑不解,他也只笑了笑就不再提。

    對了!出事之前,大哥彷彿說了什麼?是什麼呢?莫清澄咬著牙想要坐起來,可是全身酸軟無力,別說坐,就是半倚著枕頭抬起頭都有點困難,喘著大氣轉頭張望,呃,這是病房嗎?這裏沒有醫院明亮的照明,也沒有病房柔和昏黃的燈光,事實上這屋裏陰暗無光。

    這是那兒啊?莫清澄頭疼欲裂,終於熬不過的昏睡過去。

    這一晚,外頭風雪漸歇,天一亮村民們就坐不住了,紛紛開門出來看看情況。南楚歷來氣侯濕熱,冬日從不下雪,直到先帝過世後,這天兒就一年比一年冷,老一輩的人總說,從前冬天他們只需一件夾襖就能挺過去,現在可不一樣了。

    村民們看著及膝的雪,都忍不住要歎氣,這樣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大伙兒分工合作,鏟雪的鏟雪,把自家門前和村裏主要的道路上的雪給清出來,孩子們就往自家菜園、牛棚裏鑽,去檢查自家牲口了。

    待忙和了一陣,日正當中,才有人看著村子尾靠大山的方向問,“黎大哥家沒事兒吧?”

    話聲一落,村民們皆怔愣了下,齊齊看向黎家,平常天候好,在村裏抬頭一望就能看到黎家小院,不過連下了三天的大雪,黎家小院自然也躲不過風雪肆虐,村民們眺望那小院,小院安安靜靜遺世獨立於世外。

    想到那自詡清貴,不屑與他們往來的女人,大家心裏不由一沉,大風雪來襲前,黎家大嫂才去了,那個女人十指不沾陽春水,壓根就不會過日子,這幾日不會都是使喚淺淺那孩子侍候她們母女兩的吧?

    心軟的婦人們已經心疼的紅了眼眶,男人們望向村長,村長摸摸頭道,“走,上黎家瞧瞧去。”

    雪都停了老半天了,黎家小院卻是一點動靜都沒有,淺淺和那對母女可還安好?真是叫人擔心?

    事不宜遲,村長便要帶人上黎家小院去,村長太太見丈夫點了人就要走,忙開口喊住他,“等會兒,我跟你們一道兒去。”

    “唉!你風寒才好,跟著去幹麼?”村長皺著眉頭不悅的看著妻子。

    “你傻啦?那一位最是注重身份,你們幾個爺兒去,只怕連門都進不了哪!”

    “就是!就是。”村長太太話聲方落,就有好些個婦人附和著。

    村長和其他人摸著鼻子一想也是,沉吟片刻,村長便道,“那你們一道兒去吧!”

    連日下雪,通往黎家小院的山路上都積滿了雪,男人們邊走邊鏟雪,女人們跟在後頭幫著清理雪塊,來到小院,村長便朝裏喊了幾聲,小院裏沒有半點回音,眾人面面相覷,這是怎麼了?難不成那一位帶著兩個孩子都遭遇不測了?

    眾人一驚,忙伸手推院門,門一下子就鬆動了,卻推不開,原來連日大雪,院子裏堆滿了雪,把門後頭給堵住了,眾人齊用力,才將門推開,這才發現院門根本沒鎖。

    婦人們不禁皺了眉,提腳就想往院裏去,眼看老婆領著人要往裏衝,村長額頭直跳,急忙攔住她,“別急,我們先進去瞧瞧。”

    別是屋裏進了賊,那一大兩小都遭了毒手啊!他們一伙人動靜這麼大,屋裏的人愣是沒反應,怎不叫村長覺得心慌。

    幾個大男人在院子裏繞了一圈,跟黎大哥在時沒什麼兩樣,算算時間,黎家父子被征去當兵,差不多有五年多了吧?說起來,那黎大嫂得知懷了孩子後,還托他到縣城給黎大哥捎了信去,只是那父子三人自離開嶺南村後,就一直音訊全無。

    也不知是生是死!

    村長長歎一聲,跟在他身邊的村民們見怪不怪的互擠了個鬼臉。

    那頭村長太太幾個人已經逕自推開黎家那三間正房的門,隨即就傳來尖叫聲,可把幾個大男人嚇了一大跳,村長更是氣急敗壞的跑過去,這娘兒們,就叫她別急別急,她倒好,愣是不聽,這會兒是見著什麼嚇成這樣啊?

    “老頭子,老頭子啊!快來,那女人竟然把淺淺一個孩子給扔下了,這天殺的!”村長太太像隻老母雞咯咯咯的直朝丈夫抱怨著,其他女人也跟著罵開了。

    村長走過去,就見老妻懷裏抱著個瘦弱的娃,通紅的小小臉蛋正粗喘著氣,正是發著高熱,有機靈的村人已跑去請郎中,有人跑回家去拿米粥,也有人見屋裏涼絲絲的,急忙去把地龍點起來。

    說起來這嶺南村原是沒這玩意兒的,頭一回遇上天降大雪,村裏凍死了不少人,幸好那年黎大哥就來了,他請村民們幫忙蓋屋,黎家小院的屋子都蓋了這玩意兒,大伙兒好奇問東問西,黎大哥也都好脾氣的一一回答,沒多久,大伙兒也都在自家蓋了地龍,別說,自此後冬日就再不用愁了。

    屋子很快就暖和起來了,村長太太帶頭給黎淺淺更衣,看到瘦骨嶙峋的小丫頭,眾人不禁搖頭歎息。

    沒娘的孩子真命苦啊!

    “對了,那女人呢?怎麼沒看到人?”

    眾人也覺不對,忙出去跟村長說,村長一聽愣住了,“那一位和她女兒都不在?”

    “沒看到人哪!”

    村長與其他人交換了一眼,那女人該不會是帶著自個兒的閨女兒走了,把黎大哥的親閨女兒扔下,任其自生自滅吧?

    “那賊娘們兒,就知道她不是個好人。”

    村民們義憤填膺罵個不停,村長太太看床上的小丫頭不安穩的皺著眉頭,忙揚聲制止了外頭男人們的叫罵聲。

    屋裏頭,莫清澄半夢半醒間,將屋裏諸人的對話全聽了進去,敢情她這是穿越了?南楚國?這是什麼地方啊?什麼朝代啊?

    “說起來,黎大哥一家真是命苦,本來是養尊處優的城裏少爺,就因為是庶出,成親後就被分出來,眼看著日子漸漸好過了,偏偏要替嫡母的兒孫去打仗。”說話的婦人手裏忙著整理被翻得七零八落的衣物。

    其他人看著不免要搖頭,以前羨慕黎大嫂生的好嫁的好,生的兒子一個比一個結實聰明,可誰成想,才短短幾年的功夫,原本和樂的一家人已不復在。

    “可不是嗎!嗐!黎大嫂好好的正室元配,就因為那一位,閨中不知檢點未婚生女,便被嫡婆婆強行降妻為妾,挺著個大肚子,還得侍候那一位嫡妻和那個父不詳的拖油瓶。”靠過來幫忙收拾衣物的婦人歎道。

    “可憐他們家小三兒!為了這事頂撞了黎老太婆,被賣得不知所蹤,小四兒更是為了提水侍候她們母女,竟然失足溺斃,要不然黎大嫂也不會動了胎氣,淺淺也不會早產了。”

    屋裏的婆婆媽媽們邊照顧黎家的小女兒,邊聊起黎家的事兒來,讓躺在床上的莫清澄把原主的身份背景有了初略的了解。

    原主黎淺淺的父親黎經時,本是城裏的有錢少爺,其父過世後,向來視他為眼中釘的嫡母立刻給他娶了妻,將他分了出去,小夫妻在城裏待了一段日子,攢了些錢之後,因被嫡母打壓,只得遠遠的避到這山村裏來落戶。

    黎淺淺有四個同父同母的哥哥,她出生的前一年,她爹和大哥、二哥代替她大伯、二伯和大伯家的獨苗去當兵,之後,婦人們口中的那一位未婚生女,黎淺淺的嫡祖母為了給侄女一個名份,便把人硬塞到她們家來。

    她爹有妻子啊!嫡祖母強勢作主,把她娘這個元配給硬降為妾室,好給她侄女兒騰位置。

    為什麼不是直接把人弄死呢?好像是因為弄死元配的話,那一位進門就成繼室,是得在元配靈前執妾禮的,她那嫡祖母怎肯讓侄女兒矮庶子元配一截,所以才搞出降妻為妾的把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