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妖圣传 > 第394章 藏在暗中的高手

第394章 藏在暗中的高手

 
    被洛加尔那一双犹如死神般的眸子盯着,黑鹤心头隐隐有些寒。八?一?中文 W㈠W?W?.㈧8?1㈧Z㈧W?.COM

    他的呼吸,像是经过大量的运动般,极为粗重,他的心脏宛如被一座大山压着,透不过气。

    洛加尔的声音,如同催命符般,缓缓响起:“三。”

    垂着头,黑鹤的拳头用力地握着,光洁的额头、脸颊上,布满细密的汗水,神经紧绷着,眼球浮现根根血丝。

    “四。”

    “五。”

    “六。”

    不含丝毫感情的声音,从洛加尔口中缓缓传出,每次数数之间的间隔,仿佛都经过仔细丈量过一般,毫无二致。

    仿佛经过一个世纪般漫长的时间,黑鹤浑身汗如雨下,那华贵的长袍,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被浸得透湿。

    “七。”当洛加尔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黑鹤仿佛嗅到了若有若无的死亡气息,耳边也仿佛敲响了代表着死亡的钟声。

    这一刻,偌大的皇宫,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沉重而紧张的气氛,宛如凝固了般。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敢说话!

    “八……”

    无数道目光的焦点之处,洛加尔一如既往地平静数着数字,只是其目光,泛着一丝冰冷。

    “族长,快,否则来不及了!”大长老童战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童海的脸庞慢慢爬上一抹狰狞,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下去了,纵使明知不是洛加尔的对手,他也必须站出来做点什么,否则,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极为凄惨的下场。这下场,甚至比被灭族还要可怕!

    然而,就在童海刚刚下定决心之时,却是有人先一步行动了。

    只见得浩淼无垠的人海之中,陡然飞出三道身影,在半空中掠过一道残影,旋即出现在校场之中。

    感应到三人身上隐隐散的气息,玄德、离情、叶修等人皆是眼瞳微缩,凝重地喃喃:“三个天级后期!”

    童海、童战则是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惊喜,显然对这三个陌生人的出现,感到十分兴奋。

    “慢着!”只见三人中的一位华服老者挡在黑鹤身前,神情凝重地注视着洛加尔,“请阁下高抬贵手,我们少爷是无辜的。”

    其身旁的两个中年则是时刻防备着洛加尔,动作小心翼翼。

    “秦老,薛叔,姜叔,你们终于来了!”黑鹤激动地看着三人,大喜过望,眼中的恐惧,也是瞬间消散一空。

    仿佛没有听见华服老者的话语般,洛加尔头也未转,目光始终停在黑鹤身上,嘴里则是继续念道:“九!”

    闻言,华服老者脸色一变,微眯着眼睛,沉声道:“阁下,若是有什么事,大可冲着我们三个来,别为难一个孩子。”

    皱了皱眉,洛加尔转头看向华服老者,后者的这句话,显然起了作用。

    “你们三个?”淡淡地注视着华服老者,以及其身旁的两位中年,洛加尔面无表情地道:“你们会告诉我步流川的下落?”

    听得此言,华服老者沉吟了下,旋即笑道:“若是你不去为难我们少爷,放他安全离开,我们不介意告诉你步流川的下落。”

    他自然不会将步流川的下落告诉洛加尔,不过,根据目前的形势,他不得不想办法骗过洛加尔,拖延时间,待黑鹤安全离去之后,他们的选择范围无疑更多些。

    无论如何,他们都不允许黑鹤受到伤害,这是他们此行的任务。

    目光在华服老者三人身上扫了几眼,洛加尔忽然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缓缓道:“你认为我会相信吗?”

    “这家伙,似乎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傻嘛!”蓝枫身旁的透明老者忍不住称赞了一句,还对着洛加尔竖起了大拇指。

    蓝枫没有说话,因为他相信洛加尔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他没必要去插手,也没能力插手。

    华服老者心中一沉,他知道,这件事,恐怕没办法善了了。

    “步流川这家伙简直该死,居然招惹了一位如此强大的敌人。”华服老者心头暗骂了一声,哪怕步流川在圣殿中的地位比他更高,但此刻,他却是将步流川恨死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华服老者仍旧试着争取最后的希望:“放了我们少爷,你想知道什么,我保证一定会告诉你!”

    华服老者三人的到来,让得黑鹤心头再度有了底气,此刻见得华服老者三人多次示弱,顿时有些不耐烦地道:“秦老,何必跟他说这么多废话,你们三个,难道还打不过他一个?”

    “糟糕!”

    听得黑鹤忽然说出的话语,华服老者顿时心中一抖,要知道,黑鹤这番话,对于一个天级后期妖兽而言,无异于直面挑衅,别说是天级后期妖兽,便是他这样的人类天级后期强者,都是容不得被人如此挑衅。

    若是他们真的打得过对方,那还好办,但很明显,即使他们三人联手,也未必敌得过对方。

    要知道,洛加尔可不是寻常的天级后期妖兽,他的实力,就算放在强者如林的中州域,也是能够排在前列,神级之下,极少有人能够与洛加尔抗衡。

    华服老者自认实力群,尤其擅长越级战斗,早在天级中期的时候,便创造过独立灭杀一位天级后期强者的记录,如今到了天级后期,其实力变得更加恐怖,然而,这般强大的他,却依然不是洛加尔的对手,甚至,他们三人联手,都未必能够与洛加尔抗衡。

    正如华服老者担心的那样,在听得黑鹤这番直面挑衅的话语之后,洛加尔的面色,顿时冷了下来,淡紫色的眼眸中,闪烁着一丝丝杀意:“想动手吗?呵,那正好,我也有点手痒了!”

    “不,阁下误会了,我们并无此意。”华服老者赶忙解释,试图缓和气氛,安抚洛加尔的情绪。

    黑鹤有些疑惑地看着华服老者,在他的印象中,华服老者向来是极为强势的人物,何曾在人前这般低声下气过?此时的华服老者,几乎颠覆了他过去在黑鹤心中留下的印象。

    “你们没有这个意思,可我,却有这个意思!”

    洛加尔没有再给华服老者说话的机会,袖口一挥,极为蛮横地道:“动手吧,说这么多废话,显得太没意思!”

    校场中的形势瞬间变得紧张起来,浓浓的火药味,弥漫着整个校场。

    战斗,一触即。

    就在这形势万分紧张之时,人群之中,童海猛吸了一口气,身子飘向半空,一脸正义地道:“洛加尔大人,您别忘了,不久前,您才亲口说过,不会进攻人类城池!”

    天知道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手心布满了多少冷汗。

    玄德等人则是疑惑地注视着童海,暗暗思索起来,这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绝对不可能如表面上这般好心。隐隐间,他们猜到一种可能,校场中那位名叫黑鹤的青年,抑或是那几位神秘的天级后期强者,该不会与童家有着某种关系吧?

    一想及此,玄德等人皆是暗暗一惊,童家居然隐藏得如此之深?

    “我的确说过不会进攻人类城池,不过,这几个家伙,能代表整座城池?”洛加尔的声音将玄德等人的思绪打断,只见他淡淡地道:“另外,我要提醒你一句,按照人族与妖族的约定,妖兽虽然不得无故攻击人类城池,但若是有人主动挑衅,这条规则可以暂时作废。”

    抬起头,洛加尔冷眼扫过童海:“别激怒我,否则,我不介意将整座城池从地图上抹去!”

    童海闻言话语一滞,涨红了脸,呐呐着不知如何反驳。

    “难道连秦老几人联手都不是那家伙的对手?”躲在华服老者身后的黑鹤,隐隐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心头顿时忍不住涌出一股后悔之意。

    直到此刻,他方才察觉到,自己刚才似乎做了一件蠢事,不仅坑了华服老者几人,而且还坑了他自己。

    见得事情朝着自己最不希望的方向展着,华服老者面庞浮起一抹苦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扫了一眼身后的黑鹤,沉默了下,旋即重重地叹道:“唉,鹤少爷,看来这事儿没法善了,一会儿我们打起来,你尽量逃吧,能逃多远算多远……”

    “秦老。”黑鹤怔怔地看着华服老者,有些手足无措。

    过去的他,何曾经历过这等阵仗?

    “鹤少爷,听秦叔的话吧,我们三人,恐怕拦不住此人多久。”华服老者身旁的一位中年沉声劝道,语气极为凝重。

    黑鹤看了洛加尔一眼,又看了看身前的华服老者三人,犹豫片刻,终于重重地点头。

    他知道,这次就算逃了出去,待回到爷爷身边,也会遭受一番严厉的惩罚,毕竟,华服老者几人不仅是他爷爷的心腹,而且在圣殿中也有着不低的地位,若是因为他的缘故,而陨落于此,那么他的下场,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纵使有他爷爷撑着,也免不了受到一些惩罚。

    生平第一次,黑鹤后悔了。

    “若是爷爷在此便好了。那家伙即便再厉害,也打不过爷爷。”黑鹤咬着牙,痛苦地揉了揉头,眼中满是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