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妖圣传 > 第15章 入微之境
    微风中,少年如同孤独无依的小孩,莫名的萧瑟之意,令其与这世界格格不入。八一中√ 文网W w W.81zW.CoM

    “不,他还在,他只是太虚弱了,需要休息。”蓝枫猛地摇头,坚定地喃喃。

    他记起来了,老者消失之前曾说过,要他锻造一些武器出来,只要吞噬了那些武器的精魄,老者便能够恢复过来。

    遗憾的是,老者还未来得及教他如何锻造武器,便已消失了。

    因此,对于锻造,他仍旧是一知半解,对于武器的精魄,他则更是一无所知。

    望着承重台上的块炼铁,他一时间竟是无处下手。

    所幸,最为关键的吐息锻造法,他已得知了要领,只要掌握了吐息锻造法,再通过一番摸索,想必应该有可能锻造出品质不差的武器来。

    盘膝坐在了地上,蓝枫收敛了情绪,强迫自己进入到平静的状态之中。

    吐息锻造法,最为关键的一步便是通过敏锐的灵魂感知力,去感应材料之中的各条纹路,只要做到了这一点,便等同于步入吐息锻造法的大门,因此,他不求清晰地看清材料的每一条纹路,只求能够感应到它们,便满足了。

    老者已陷入了沉睡,如今一切都只能依靠他自己。

    三年之中经历的磨难,在这一刻挥作用了。

    那一双稚嫩的肩膀上,纵使扛着巨大的压力,也依然无法将其压垮。

    静静地盘坐着,蓝枫什么也没有做,就这么平静地注视着承重台上的块炼铁。

    烈阳高照,长时间处于烈阳之下,蓝枫额头上渐渐露出热汗。

    但他仍旧没有动,如同一座人型雕塑一般。

    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

    天渐渐暗了下来,日暮余晖在少年身上拉长的影子,缓缓变换着位置,雕塑一般的少年,却是从始至终都未曾动弹一下,连那酸涩得如针扎般的双眼,都不曾闭合一下眼皮。

    他就这么安静地盯着块炼铁,精神渐渐有些恍惚。

    是夜。

    与父亲蓝贤龙一同吃过晚饭之后,蓝枫便早早地躺在了床上,闭眼休息了。

    这还是他自天赋恢复以后,第一次主动这么早休息,甚至连修炼都提不起兴致。

    在其心底,没有什么事比唤醒老者更重要了。

    早已习惯了与老者斗嘴,十多年的相伴,使得二者之间培养出浓浓的亲情,不是亲属,却胜过亲属。

    或许连蓝枫自己都未曾意识到,他口中的老头,早已成为他生命之中最为重要的人物之一。

    他们亦师亦友,亦是朝夕不离的知己。

    突然间少了一个人,强烈的孤独感与落空感,令得少年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难以入眠。

    蓝贤龙自然也是看出了自家孩子似乎有着什么心事,不过蓝枫没有开口,他也不便多问,他相信蓝枫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从小到大,蓝枫几乎没有令他操心过,即使是三年前的那一件事,也并非是蓝枫自身的原因。

    接下来的几天里,蓝枫仿佛变了一个人般,终日沉默着盘坐于院中青石之上,静默地注视着承重台上的块炼铁。

    风吹过,雨淋过,阳光照过,黑夜染过。

    那一块块炼铁的模样,已深深地刻入了蓝枫的脑海之中,如同在记忆最深处刻下的烙印。

    望着自家孩子如此模样,蓝贤龙几度欲言,但话到了嘴边,却又生生咽了回去。

    深深叹了一口气,蓝贤龙眼眸之中不由得闪过一抹忧虑之色:“难道这孩子又遭遇了什么打击?”

    他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竟然给蓝枫造成了如此之大的打击,就算是三年前那一场无妄之灾,也未曾令蓝枫表现出如此的落魄,未曾将蓝枫逼得如此的颓废,他无法想象,还有什么事能比三年前那一场无妄之灾,来得更加猛烈。

    坊间有关于蓝枫不自量力学习打铁的消息,不胫而走。

    流言蜚语四起,暗中嘲笑之人,多不胜数。

    所有人都在等,等着蓝枫知难而退,能够看着这个曾经的天才再经历一次失败,对于许多心中不平衡之人,显然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不久之后,蓝枫终日盘坐于院中,痴痴呆呆地盯着块炼铁的消息,再度传了开去。

    一时间,这个过去耀眼的天才,在丰镇再度掀起了热议。

    “这小子打铁打傻了吧?”

    “浪费了三年黄金时段,即使恢复了修炼天赋,他这辈子恐怕也难有作为。”

    “啧啧,大名鼎鼎的枫少爷,居然妄想学着人家去打铁。”

    当这个消息传到丰镇两家铁匠铺的铁匠们耳中之后,他们却是摇头一笑,铁匠虽算不得炼器师,地位也不及炼器师那般尊崇,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成为铁匠的。

    丫头杨雪来过许多次,但每次都在院子门口驻足而立,不敢打扰蓝枫。

    每次瞧着院中那一道略微瘦削的身影,弥漫在其周围的孤独落寞之意,都令其无比心疼,好像走近前去,将其拥在怀中,但她没有这么做,因为她害怕,害怕自己这么一动,便彻底将少年推向未知的远方,推向另一个世界。

    少女的第六感总是很强烈的,尽管她不知为何会产生这样的错觉,但她却不敢去尝试。

    外界的风风雨雨,却是并未影响到蓝枫丝毫。

    一天又一天,蓝枫的举动没有丝毫的变化,视线之中,所有的事物都消失了,只剩下那一块块炼铁。

    承重台消失了,火炉消失了,周围葱茏翠绿的大树消失了,粉白厚重的墙壁也消失了。

    耳边的风声消失了,雨声消失了,虫鸣鸟叫消失了,人群中传来的嘈杂声也消失了。

    蓝枫仿佛已经昏迷了过去,又仿佛是醒着的,意识混沌,所有的思绪都飘飞九天云外。

    渐渐地,他似乎“看”到了一根无形的线条,优美而迷人的线条。

    不知不觉之中,块炼铁的一个部位,出现了一根栩栩如生的线条,这线条如同拥有生命一般,在块炼铁上缓缓地游动,弯弯曲曲的,如同雨后彩虹,刹那之间,整个天地,似乎都只剩下了这一根线条,心脏跳动般富有节律的脉动,隐约传入了林风耳中。

    经过半个月的疯魔般的感应,蓝枫终于感应到了块炼铁上的纹路。

    “这就是纹路吗?”微不可闻的喃喃自语,自少年口中传出。

    灵魂感知力延伸,这线条便愈清晰,仿佛活生生出现在其视线之中一般,但蓝枫知道,自己还远没有达到能够以肉眼看清材料纹路的高度,很显然,这是灵魂感知力的功劳,两世为人,其灵魂感知力比之常人要强横数倍,而如此敏锐的灵魂感知力,便使得少年在短短半个月之内,便感应到了材料的纹路,捕捉到了纹路的节奏。

    材料的纹路,便如同人类的心脏,大地的地脉,时时刻刻,都散着富有节奏的波动。

    这些纹路,才是材料最精粹的部分,所有的材料,都是以这些纹路为基础,构造而成的。

    深深吸了一口气,少年的情绪,因为一丝喜悦而产生了波动,于是刹那间便从特殊的状态之中退了出来。

    不过他并不气馁,有了这一次的经验,下一次再进入到这种状态,便要容易得多。

    “细致入微,这种状态,不如就命名为‘入微之境’吧。”略微思虑片刻,蓝枫便为方才所处的特殊状态定下了名字。

    入微之境,顾名思义,进入这个状态,便可一念之间观察到事物最为细致的部分。

    在蓝枫的设想中,入微之境只是吐息锻造法的入门,在其之上,还有更高的层次,蓝枫分别将其命名为出神入化的入化之境、凡入圣的入圣之境。

    入化之境,驾凌于入微之境之上,进入这个状态,灵魂感知力一出,周围一切都将无所遁形。

    入圣之境,驾凌于出神入化之上,进入这个状态,便可洞悉万物本质,如同老者沉睡之前帮助蓝枫进入到的那个状态。

    而蓝枫,如今才刚刚踏足入微之境的大门,勉强可称其为入微之境初期。

    想要达到凡的入圣之境,蓝枫显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思绪慢慢拉回,当蓝枫回过神来,却是愕然现:“我的修为……”

    短短数个呼吸的功夫,他体内的元气,竟是得到了疯狂的增长,虽然没有突破到元气境,但却相当于他平时数个时辰的修炼之功。

    几个呼吸,却是敌得过数个时辰的刻苦修炼,这个重大现,令得少年震撼当场。

    同样的,他的精神,也是略微有些疲惫,只是相较于数个时辰的修炼,无疑要好上许多。

    他终于明白,老者为何会说,只要按照他吩咐的去做,自己的修为,将会比疯狂修炼的时候,提升得更快。

    入微之境,当真是有些恐怖。

    只是一想到老者至今沉睡不醒,情况不明,少年心中淡淡的喜悦,却是被冲淡了少许。

    “如果老头知道我触摸到入微之境的门槛,一定会很高兴吧?”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少年深呼了一口气,强打起精神。

    仅仅根据一点信息,便通过自身的努力,摸索出三大境界,换了任何人,恐怕都忍不住会产生一丝骄傲。

    但蓝枫,却是丝毫没有功夫去考虑这些,他的目光,再度落到了块炼铁上。

    平复了情绪,收敛了思绪,蓝枫如同枯坐的老僧,再度化为了一座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