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妖圣传 > 第12章 炼器师
    祖屋之内,足足安静了数个呼吸,杨震才挤出难看的笑容,缓缓道:“族长,这样不太合适吧?”

    杨光更是不由得红着脖子激烈反驳:“不行!不能这样!”

    不待杨逍开口,一旁便有族人高声呵斥:“大胆,敢对族长无礼!”

    轻轻摆了摆手,对身旁的族人示意冷静,杨逍这才笑道:“怎么不行?你们想要三号院,我便将三号院分给你们。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W w★W√.√8 1 z Wく.★C★o√M二号院乃我居住之处,如何处置它,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倒是说说,为什么不行?若你说得有理,我也可以依你。”

    一句反问,却是将杨光问住了,愣在原地,无法作答。

    深吸了一口气,杨震道:“族长误会了,小儿并非反对,只是觉得,此举或有损族长威严。毕竟,族中并无此先例。”

    “哦?那就谢谢二位关心了。”杨逍淡淡一笑,“不过,二长老此言有误,族中并非无此先例,当年先祖杨文彦便将其妹妹一家安排在二号院居住,二长老莫不是忘记了吧?”

    “这……”

    杨震顿时沉默了。

    不单是杨震,其余族人们也尽皆沉默了。

    十多年了,他们几乎忘记了蓝贤龙的妻子、蓝枫的母亲,便是杨逍的亲妹妹。

    要怪只能怪蓝贤龙太过于低调,当年自杨彤难产而死,蓝贤龙便再也未亮出过这一层身份,其三长老之位,也是依靠他自身的打拼,通过无数的功绩,硬生生得来的,因此,当十多年过去,岁月悠久,久得族人们几乎都忘记了他的身份,将其当作普通旁系成员。

    一时之间,众人心中竟是不由得对蓝贤龙产生一丝钦佩。

    没有再理会杨震父子,杨逍脸上挂着淡淡笑容,对着蓝贤龙与蓝枫二人道:“你们二人回去收拾一下吧,今天便可搬过来。二号院足够大,不缺你们俩住的地方。”

    “多谢族长。”从容不迫地朝着杨逍点点头,蓝贤龙一口便答应下来。

    而他的语气,一如初始那般平静,仿佛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蓝枫同样是不卑不亢地道:“谢谢族长。”

    柔和的目光移到蓝枫身上,杨逍淡笑道:“以后在正式场合,你可称我为族长,不过私下里,我更希望你称我为舅舅。”

    说话之时,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扫了一圈。

    这句话,不单是说给蓝枫父子听的,也是说给周围的族人们听的。

    这句话中,很明显地透露出对蓝枫父子的亲近。

    在如此情况下,那些对蓝枫父子不太友好的族人,恐怕会收敛很多,说话做事之前,得仔细斟酌,否则,得罪了他这个族长,后果可是比得罪二长老杨震要严重得多。

    “族长,若无他事,我们父子便告辞了。”阴沉着脸,**面无表情道。

    语气中听不出什么情绪,但那隐隐泛青的脸色,却是告诉了众人,他的心情恐怕不太舒畅。

    若是说杨震颇有城府,让人很难看出情绪,那么其子杨光则是毫无城府之人,雏脸之上浮现的那一抹不甘与怨恨之色,是再明显不过了。

    不一会儿,拥挤的祖屋之内,只剩下零星几人。

    重要人物,悉数离场,只留下几个族人收拾场地。

    一下午的时间,蓝枫父子都在收拾家中物件,不值钱且无用之物,尽数扔掉,其余物件则捆在一起,通过实木推车,运到二号院去。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再加上几个族人帮忙,才堪堪将诸多物件收拾好。

    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暇照在少年那一张稚嫩的脸庞上时,隐约可见几分不舍与自嘲。

    虽然搬去了二号院,但这里毕竟是蓝枫长大的地方,这里的一事一物,都充满了他的悲伤与欢乐。

    “蓝枫表哥,收拾好了吗?”远处传来杨雪丫头清脆的声音。

    随即,一双宽大的手掌轻轻在其肩膀上拍了拍,耳边传来父亲的声音:“走吧,以后有机会再回来看看。”

    深呼了一口气,缓缓收回留恋的目光,蓝枫转头冲着父亲点点头,旋即对远处行来的杨雪丫头道:“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余晖照在父子身上,拉出长长的影子,略带几分落寞寂寥之意。

    片刻之后,在杨雪丫头的指引下,蓝枫父子住进了新屋。

    与三号院相比,此地环境更为清幽,元气的浓郁程度还在三号院之上,几乎不下于玉水河边那专属修炼之地。屋内家具齐全,摆设优雅大气,却不显奢华,处处都彰显出一种内敛的尊贵之意。

    “累了一天,你早些休息吧。”匆匆吃过晚饭,蓝贤龙便冲着蓝枫摆手,示意自己来收拾碗筷。

    没有拒绝父亲的好意,蓝枫放下手中工作,步入卧室。

    今日生之事,着实刺激到了他,杨震父子咄咄逼人的挑衅举动,令少年心头动了怒。

    或许在外人眼里,能搬进二号院,是一种荣幸,但对于骄傲的少年而言,却是深深地伤害到了其骨子里的尊严。

    望着一声不吭便疯狂修炼的少年,干将器灵既是欣慰,又有些心疼。

    他意识到,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否则,还没等少年成长起来,便已被外界的压力压垮了。

    两个时辰之后,少年才睁开双眼,缓缓吐了一口浊气,结束了此次修炼,其身体的负荷,已达到了极限,再这么修炼下去,得不偿失。

    不过,感受着丹田之内充盈的感觉,少年双眸之中却是神采奕奕。

    经过半夜修炼,他的修为,距离元气境又近了一步。

    修炼无法代替睡觉,蓝枫虽精神亢奋,但身体却传来一阵阵疲惫之感,五脏六腑长时间工作,俨然承担着极大的负荷,而今结束了修炼,自是该抓紧时间休息,以便身体的各个器官得到放松。

    月光之下,少年蜷缩在被褥之中,如同初生的婴儿。

    翌日。

    吃过早饭之后,蓝枫本是准备继续修炼,却是被干将器灵拦了下来。

    疑惑地望着身旁的老者,蓝枫一时没搞懂老者的意思。

    “修炼之道,需一张一弛,张弛有度。我不反对刻苦修炼,但若是刻苦过度,长此以往,将会对你的身体造成极大的负担,埋下隐患,得不偿失。”老者淡淡地注视蓝枫,神情极为罕见地严肃,语气虽不严厉,却是夹杂一丝威严,令人反驳不得,“况且,你修炼的方式过于单调,效果大打折扣。”

    唇角噙着一抹自嘲,蓝枫苦笑道:“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可是……”

    杨震父子的行为,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刺激与压力。

    “三年你都忍了,难道还在乎多一点时间?”老者并不认同少年的辩解,不过语气却还是柔和了些,他定定地注视着少年那张稚嫩的脸庞,过了许久,才悠悠叹了一声,“放心吧,只要你肯听老头子我的,我便能保证,你的修为只会提升得更快,至少,比你这般疯狂修炼更快。”

    闻言,少年眼睛顿时一亮:“真的?”

    老者悠悠道:“是不是真的,你很快就知道了。”

    “那好,你说,我要怎么做?”

    “自然是先去搞一套锻造工具来。”

    “要那玩意儿来干嘛?学打铁吗?”

    “注意,是炼器,不是打铁!”

    “炼器不就是打铁吗?”

    “别废话了,你只管按照老头子教的做就行了。”翻了翻白眼,老者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眼睛一瞪,不耐烦地催促道。

    讪讪一笑,少年在老者的眼神中败下阵来,只好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炼器,是炼器师独有的手段。

    而炼器师,顾名思义,他们能够炼制出威力绝伦的武器,依仗着炼器师们炼制出来的武器,越级战斗也并非什么难事。任何一名炼器师,都无一例外被各方势力疯狂追捧、竭力拉拢,地位显赫之极、尊贵之极。

    炼器师之所以拥有这般地位,自然是因为其稀少的数量与可怕的能力。

    想要成为一名炼器师,条件极为苛刻。

    先,必须拥有极为敏锐的感知力,以便观察材料的纹路、优劣等。其次,要拥有足够大的丹田,因为炼器过程中需要源源不断的元气支撑着以催火焰。最后,体质属火。三个条件,缺一不可。而这三个条件,其中任何一个条件,都是极为苛刻的,足以将绝大部分人拦在炼器师的大门之外,三个条件合在一起,便更是苛刻得令人指。

    种种苛刻的条件之下,有资格成为炼器师的人,自然是凤毛麟角。

    物以稀为贵,炼器师的稀少,便造就了那尊贵得几乎畸形的地位。

    而与之并列的另一种职业—炼丹师,境况与炼器师大抵相同。

    想到炼器师的苛刻条件,蓝枫渐渐回过神来,眉头略微皱了皱,问道:“老头,如果我没记错,我的体质应该属木吧?”

    言外之意,他并不符合成为炼器师的要求。

    对于自己的感知力,他还是十分自信的,两世为人,其灵魂强度,比寻常同龄人要强大许多,感知力自然也极为恐怖,丹田就更不必说了,天下间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毒素丹田,它仿佛本身便是为了炼器而诞生,不仅空间极大,而且时刻产生吸扯力,源源不断地补充自身,根本就不必担心元气不够用的问题。

    三大条件,他只满足其二,最基本的体质属性,却偏偏不符合。

    “所以说,福祸相依啊。”在少年不解的目光中,老者不由得感慨一声,缓缓解释缘由,“魃毒虽令你经历了三年折磨,但在这三年之中,却也时时刻刻在改造你的身体,如今,你的体质已不再是纯粹的属木,而是木火相容,火烧木,木催火,简直是炼器的绝佳体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