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624-生而为人
    被卸掉四肢像尸体一样躺在地上的大祭司虽然还没有死,但气若游丝的状态看上去挺悲惨的,而建刚则站在旁边笑得如同一朵绽放在春天的野桃花。

    要知道建刚可不是什么善茬,从一开始登场就不是,这家伙可是以杀人杀入行的,如果没有猴爷的话,这家伙八成会是世界上最顶级的杀手,而这样一个人折腾一个半吊子的诅咒法师,那简直跟玩一样。

    不管是诅咒还是巫术,说白了就是消耗生命力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在别人那里也许很珍贵,但放在建刚这里那件就是跟闹着玩一样,就算让他们组个团一起诅咒建刚,她即使站那不动,三百万年都消耗不光她的生命力。

    “我什么都不问你,我就是想弄死你。”建刚摆摆手,穿着鞋踩在祭司的脸上:“不过我没想到你这么脆弱。”

    说完,她拎着这个还有半条命的祭司挂在了房间的铁钩子上,准确的说是把他的肋骨挂在了上头,剧烈的疼痛让这个半死不活的家伙浑身颤抖了一下,但舌头和声带都已经被扯掉的他,连声音都已经发不出来了。

    重新背上包,建刚拉开门走了出去,然后拿起手表看了一下定位,身子晃了一下就消失在了原地,不过很快她就再次回来了,手里也多出了几套武器系统。

    在完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她顺利的进入了关押着撇子几人的牢房,这地方说是牢房,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大大的木头笼子,跟关狗的差不多,撇子几人坐在里头不知道在干什么,旁边的看守正在打瞌睡。

    建刚慢条斯理的走到那个看守的身后,伸出手在它的下巴上一拧,电影里的扭脖子是扭脖子,而建刚却直接把那人的脑袋给拧了下来……

    扔下血淋淋的人头,建刚笑眯眯的看着笼子里目瞪口呆的几个人:“怎么?被吓着了?”

    这几个人到底还是见识少,哪里见过如此惨烈的状况,有俩人甚至在闻到腥臭的血浆之后,当场就吐了出来,那种半消化的榴莲呕吐物混者屋子里的血浆,那味道……说实话,就算是建刚都有点忍不下去。

    “穿上装备。”建刚把他们的装备扔进牢笼:“一个不留。”

    “啊……”这一下连撇子都愣了:“真的杀人?”

    “嗯。”建刚皱起眉头:“不服从命令,小心我扔你们去挖煤。”

    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撇子几人穿上了装备,然后从屋子里走了出去,而他们一出去,立刻吸引了大量的注意力,子弹在一瞬间就打了过来,撇子下意识的伸手去挡,却发现子弹打在自己的装备上只有微弱的冲击感,别说疼痛了,就连身子都没晃动一下。

    而建刚更是无所谓,如果不是担心子弹把衣服给打得稀烂,她甚至连防御都懒得防御。

    在这种坚如磐石的状态下,几个菜鸟立刻反应了过来,开始开枪还击,带有尖端火控装置的高斯狙击远不是那些粗糙的AK能够比拟的,他们精准度非常高,配合面甲完全可以做到百发百中,所以只用了五分钟不到,所有冲他们开火的人就彻底被打了个干净,枪声也缓缓停止了下来。

    “分散搜索,一个不留。”建刚扬起手:“记住,在战场上哪怕你再善良也绝对不允许有怜悯。”

    “如果是平民怎么办……”撇子虽然不知道建刚为什么会突然发出这么残忍的命令,所以他犹豫再三还是问了出来:“破坏公约的……”

    “这里。”建刚冷冷的笑了笑:“没有平民。”

    几个菜鸟分散开来,他们穿梭在各间屋子里,而看到那些屋子里的东西之后,原本还有些动摇的都突然变得无比坚定了起来。

    好不夸张的说,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屠宰场,在一间锁得很严实的屋子里,他们发现了大量的巫毒玩具,这些东西虽然号称是玩具,但都是实打实的以人体制成的东西。

    比如风干的手臂,从骨骼的大小来看应该是属于未成年人。比如用人皮制成的手鼓以及用腿骨制成的骨笛,还有一些不明用途的但同样充满了死亡气息的东西,总之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就是触目惊心。

    看到这些东西之后,撇子这个自认为自己不是好人也没什么同情心的人简直就陷入了无端的愤怒之中,甚至不用建刚打招呼,他们就已经开始发疯似的寻找这里的幸存者。

    而此刻建刚正在一间屋子里用电视看着CD,这些CD里的内容都是由这里的人记录的,绝大部分都是制作巫毒玩具的过程。

    怎么说呢……可以这么说吧,如果没看过的人恐怕根本难以想象这些录像上的残忍程度,善良限制了绝大部分人的想象力,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可能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都想象不到人类居然可以可怕到这种程度。

    即使是心志坚定的建刚在看到这些东西时也都是像大部分人看片儿那样快进着看,因为如果不这样,她甚至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

    虽然没有完全看完,但从抽样检查来看,每盘CD大概都有两个受害者,他们遭受的酷刑几乎没有重样的,而这里一共有近五百张类似的有编号的CD。

    如果把自己代入那些录像中的人,建刚认为快速的死去大概会是世界上最好的恩赐吧,毕竟在清醒的状态下生生看着自己的手臂被开水煮成骨架这种事情比死亡还让人痛苦吧。

    默默的关掉电视,建刚起身离开,走了出去。而她刚一出门就看到撇子面露难色的朝这边走来,面甲已经摘了下来,眼神很复杂,脸色也很苍白。

    “你吐过了?”

    “这个……”撇子摸了摸头:“第一次杀人,有点……难受。”

    “嗯,正常的。都搞定了?”

    “差……差也差不多了,只不过我们在后面的小寨子里发现了不少妇女儿童,他们在那看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建刚点点头,跟着他走了过去,来到离这不远的一个规模小一点的寨子,从布局来看,这地方应该是家属区生活区之类的地方,而在这里的空地上坐着几十个女人和小一百个儿童。

    这些儿童大部分是男童,他们赤膊着上身,蹲坐在地上,在建刚他们经过的时候纷纷抬头,视线跟着建刚一路前行。

    “这里最小的只有六七岁,最大的可能有十四五了。”撇子皱着眉头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建刚点点头,然后走到他身后,从他的腰上取下一枚压缩手雷,拔下保险就扔进了人群……

    随着超负压的爆发,一两百人几乎在一瞬间被超过一千二百吨的超强力量给压成了肉团,血肉在负压引力消失之后炸开,瞬间让这整个寨子被染上了鲜红的颜色。

    “为……为什么……”

    “我说过了。”建刚满脸厌恶的把挂在她肩膀上的一块破碎的肝脏甩到地上:“这里没有无辜者。”

    是的,这里没有无辜者。这些女人和小孩都是那些人的家人,而江湖上所谓的祸不及家人根本不能够成立,因为这些人都是帮凶也都是恶魔。

    从那些影像资料里建刚知道这些人其实也都是那个祭司的信徒,他们每个人都在所谓的仪式中分到过用人烹饪出的食物,而且远不止一次,在那些残忍的视频中,哪怕是最小的孩子眼睛里绽放都是兴奋、快乐和向往。

    同情心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是猴爷教给她的,她同时也牢牢记住的东西。

    “想知道为什么吗?你们跟我来吧。”

    建刚把几个世界观正受到冲击的年轻人带到了那间有电视的房间,然后打开了电视给他们播放起这些可怕的永远不能公布于众的视频。

    这些菜鸟没有一个人可以完整的看完一整部,而他们的面前却有几百部同样的东西。

    看了一会儿,就有人表示不适,甚至原本已经吐空的胃再一次剧烈的翻涌了起来,从扬声器里传出来的绝望的惨叫简直就成了摧心的恶鬼,哪怕捂住了耳朵也死死的往脑子里钻。

    “我不要看了……不要看了……”撇子的精神终于也到了崩溃的边缘:“我想回家,我不要当特工了!”

    建刚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走到了门口,伸了一下懒腰:“影像资料带好,这是珍贵的证据和资料,我们该去下一家了。”

    “不!我不要再看这些了!”

    “逃避?”建刚转过头,眉目带煞:“你以为你逃避了这些东西就不存在了吗?身为执法者,你可以没有善恶观,但你一定要有自我意识,知道你自己是在干什么。我给你们十分钟平复心情,十分钟之后,我们继续前进。”

    虽然心态已经崩了,但十分钟之后,这几个垂头丧气的菜鸟还是背着那些让人作呕的影像资料跟在建刚的身后,慢慢消失在了丛林深处。

    而就像所有的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他们离开后没多久,这里就出现了其他的人,来者是一群身穿着西装、皮鞋看上去跟这野蛮和落后格格不入的人。

    这些人一过来这就发现这个玩具工厂居然已经被一片火海所笼罩,脚下有一具完整的尸体,尸体上的胸口炸开的血肉就像一朵花。

    “跟主人说,我们可能有麻烦了。”为首的黑西装声音低沉的说道:“这是被能量弹击中之后的伤口,而现在唯一大规模使用能量单兵武器的只有塔城,看来这里是被塔城特工发现了。“

    “塔城特工?他们来这里干什么?这不是三不管区域吗?”

    “谁知道呢,你如实汇报,让主人小心一些。还有,请求主人将那几个突然出现的奇怪家伙调来协助我们,这次是强敌,非常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