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611-凋如樱花
    说实话,奈非天不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时代的中国了,说实话……每次都会让他有触目惊心的感觉,看到眼前的一切,如果把这些人皮肤都染黑,那绝对就是非洲某个贫穷落后的小国家。

    虽然在上海、青岛、哈尔滨之类的城市还是非常有现代都市的痕迹,但那大多跟中国本身没多大关系,都是洋大人弄出来的,而真实的面貌则在这种小地方就能展示的淋漓尽致。

    低矮的土坯房、畜力为主的生产模式和面黄肌瘦的人们,这哪里还像个正常的国家。

    “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说这里曾经是世界的中心。”

    奈非天站在小县城的入口,看着灰扑扑的城墙,背着手沉吟了片刻:“老猴曾经说到过,所谓的世界中心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好,只是矮子里挑高个,当时整个世界都很烂所以就显得这里很好,但时间过去了这么多年,这里其实没有多少变化,你还认为这是世界中心吗?”

    “可是……我记得书里不这么说的。”

    “我曾经经历过许多世界,可以说很多时代我都是亲身经历过的。看天吃饭、医学落后、战争频发,人均寿命不到四十岁,这就是真正的现实。晚清时年人均的粮食保有量不到七百公斤,这是什么概念你知道吗?抛开粮商、税收、盐等必需品和日常开销之后,这些粮食折合成口粮只有不到一百五十公斤,底层民众一个月的的口粮也就只有十多公斤,根本吃不饱饭。”

    奈非天似乎回忆起了曾经在清末的那段日子,不免有些感伤:“如果遇到灾年,比如蝗灾、水灾、旱灾之类的,很可能颗粒无收,我在数据里看到过最低的年人均保有量你猜猜是多少。”

    “多少?”

    “七十二公斤,一年。”奈非天皱起眉头:“换算到每个月只有六公斤,换算到每一天每个人只能摊到零点二公斤,也就是四两。”奈非天笑了笑:“四两,只不过是一个汉堡,还没有肉。”

    “天呐……”依夏瞪大了眼睛:“我想不到。”

    “当然,你肯定想不到。”奈非天看着破败的城楼子:“而且就算是大丰收,每年也会有数万人因为饥饿致死,哪怕是被吹的最凶的唐朝,其实也就是那样了。你知道在这里,有两个专属于饥饿的成语吗?“

    “不知道。”

    “饿殍千里、易子而食。”

    奈非天一边往小镇上走,一边给依夏叙述着,他也许没有像猴爷那样把所有数据都清晰的记在心里,但到底是经历过无数时代的人,他再不学无术都不再是当年的小混混了,举手投足间的气质也显现出来了。

    在进入小镇之后,奈非天并没有着急着去寻找东方的同行们,他带着依夏在小镇里逛着,他们身上的衣服是呢子大衣,大衣里头一身高级成衣,脚上的皮靴子也是锃亮,这和周围那种灰扑扑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甚至比镇上最大的地主家那个留过洋回来的二鬼子还要光鲜一万倍。

    而且依夏的样子也实在是明媚动人和那些因为长期劳动而变得枯萎、佝偻的黄脸婆美丽太多了,而至于奈非天,镇上的女人发誓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这么有气质的男人,个子又高、气色又好,看上去非常可口。

    所以这两个人出现的瞬间立刻成为了整个小镇的焦点,走到哪里都有灼热的眼神紧紧跟随,这让习惯行走在阴影中的依夏很不习惯,她紧紧跟在奈非天的身边,压抑着自己想杀人的冲动,裹着大衣低头走在黄泥的小路上。

    “你知道吧,在未来的一百年里,你的美国可是世界霸主。”奈非天拍了拍黄泥的土墙:“是不是很期待啊。”

    “我是吉普赛人,我没有家。”依夏撇撇嘴:“那这里呢?你的家乡。”

    “仅次于美国。”

    依夏愣了一下,然后默默的对比了一下美国的乡村和现在这个满目疮痍的地方,很莫名的挠挠头:“虽然我看不到未来,但这也太可怕了吧。也就是说,在一百年之后,这里就能像欧洲那样?”

    “可能比欧洲更好一点吧,而且不到一百年,八九十年吧。”奈非天点上烟,深吸一口:“算是奇迹了。”

    “是啊,算是奇迹了,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想去未来看看。”

    依夏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灼灼的看着奈非天,虽然没有明说,但眼神里的意思已经太明显不过了,这大概也算是一种变相的表态。

    不过奈非天并没有直接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无头无尾的说了一句:“努力活下来。”

    在不大的县城转了一圈之后,依夏发现这里跟美国真的没办法比,即使美国现在正经历着大萧条,但仍然要比这些人活的好太多了,这里不光物资匮乏而且整个大环境都显得死气沉沉,那种很传统的日落而息在这个地方显得尤为突出,没有夜生活也没有我娱乐场所,甚至依夏怀疑这里大部分的人这一辈子都没走出过刚才那个城门。这让她很难相信奈非天刚才所讲的事情,在她眼里这种地方想要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变得像欧洲一样,那真的是不可能的事情。

    “请问一下,这间药店的老板在吗?”

    奈非天走进一家药店,对里头正在捣药的小伙计说了一句,而小伙计抬头看着这么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明显是楞了一下,接着他默默的点点头,快速的转身跑到后面。

    不多一会儿,一个挺富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上身短褂,脚上穿着布鞋,个子不高但给人很扎实的感觉,眼睛不大但眼神倒是很犀利,他走过来之后朝奈非天瞄了一眼,又看了看他身后的依夏才缓缓开口道:“两位是抓药还是看病?”

    “这位是美国来的依夏小姐,我是他的翻译,我们不看病也不抓药,我们找人。”

    “找人?”那老板一抬眼皮,居然是字正腔圆的伦敦腔:“在这地方你想找谁?”

    依夏也蒙了:“你会说英语?”

    “当然,我在剑桥毕业。”药店老板低着头用毛笔记账,如果不是他的伦敦腔,谁也看不出他居然是个名校海龟:“而且你们为什么会到我这里来找人?”

    “因为依夏小姐是你们在美国的同行。”奈非天抿嘴笑了笑,然后把依夏让到前面:“她会证明给你看的。”

    说着,依夏走上前,回头看了奈非天一眼之后,轻轻的撩起了袖子,在她的手腕上有一个刀锋之舞的印记,而那掌柜在看了一会之后,也撩开了自己的手腕,上头也有一个印记,虽然款式相似,但样式倒是不一样,不过通过这个倒是能确定这的确是同行。

    “小狗子,你看一下铺子。”

    “知道了,掌柜的。”

    刚才那个小伙计从后头走进来,接替了掌柜,而这掌柜的只是看了依夏一眼,转过身往后面走去:“跟我来吧。”

    两人跟着他走到后院,这里是典型的南方建筑风格,跟北方四合院有明显的区别,组群比较密集,庭院相对比较小,屋顶的坡度陡峻,翼角高翘,在院子中间有天井,天井下面是一口井,屋子的外面都有走廊,采光相对比较差,但这样在炎热的夏天会更加凉爽,屋子的窗棂、门廊上都有不少精细的雕花,看上去颇有些古色古香的味道。

    “上茶。”

    走进大厅,奈非天和依夏坐在椅子上,而掌柜的则坐在主位上吩咐后堂的伙计给两人倒茶上糕点,细节倒是讲究的很。

    “既然是同行,那我们就不多废话了,这些日子这里不太平,兵荒马乱还有妖孽作祟,所以如果真想找人,希望并不大。”掌柜抿了口茶:“不过两位要是不介意,我可以安排你们暂时在这里住下,等过些日子,堂口的人从上海回来再去问问他们。”

    一口流利的英语,配上这种古色古香的风格,让奈非天有说不出的别扭,而且他作为翻译,在这种场合下根本没有发言的机会,只能让依夏自己和掌柜交流。

    依夏倒是也直接,她把弟弟的信息和资料交给了这个老板,态度也算是客气,并没有带上她作为刀锋公主的傲气,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身在罗马就要像罗马人那样行事,这里不是在美国,她不是叛逃者而是一个客人入乡随俗是非常重要的先决条件。

    “这件事我就接下了,就委屈两位暂时先住在镇子上了,我会给二位打点好,就是不知道是要一间房呢还是?”掌柜的笑的很暧昧:“这位先生恐怕不是翻译那么简单吧。”

    “哦?”奈非天一愣:“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可没有见过哪个雇员站在老板面前,然后由他来介绍老板的。”掌柜的笑容狡猾的很:“而且像阁下这样的气度,要真是翻译我就白活了四十多年。”

    “你帮我们租个小院子吧,多少钱我会给你。”

    “哈哈哈哈,在外国时间很久对吧,思考方式也变得像他们一样了,我刚回来的时候也是这样。”掌柜的站起身,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有朋自远方来,要是让你们掏这个钱,我的脸可就没地方放了。好面子不就是这的特色吗?行了,二位稍微休息一下,我去吩咐人找房子,而且着转眼也到晚上了,我也尽尽地主之谊。”

    安排了奈非天和依夏在厢房暂时休息,掌柜的就出去帮他们张罗去了,而依夏则露出不解的表情:“为什么他会对我们这么热情?”

    正在玩游戏的奈非天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默默的低下头:“文化差异,中国人大概是世界上最好面子的人了,你如果硬要算的那么清楚,朋友没的当了。除了做生意时,在传统观念里,太过于精打细算的人通常会有很不好的风评。算是地域特色吧,你习惯就好了。”

    “嗯。”依夏点头:“有点不太习惯。”

    “不过刚才听他说这里也不太平,估计跟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到时候看情况能帮就帮吧。”奈非天抬起头看看依夏:“刀锋公主呢,S级探员,最强刀锋舞者,这些小打小闹对你还不是玩一样。”

    “你讽刺我……”

    “哪有啊!不是,我说你们这帮女的都是什么毛病?怎么就不把人往好了想呢。”奈非天哭笑不得的说:“我哪里说的不对了?”

    “在你面前……S级什么的,不就是个笑话吗?”

    “能一样吗?我的身份可是你的翻译。”

    “可是你都被拆穿了,你还不如直接说是我男朋友。”

    “到时候人家给咱们安排一间屋子,你怎么办吧,我可跟你说清楚了,我是个正常男性。”奈非天撇撇嘴:“不像那只猴儿,疑似基佬。”

    老猴儿这个疑似基佬的问题一直是纠缠在所有人心头的结,按照道理来说他的资源何其丰富,身边各种漂亮妹子,从嫩嫩的小姑娘到体温很高的轻熟风再到温柔婉约的单亲妈妈,基本上涵盖了各方各面,品种齐全。可那家伙却总是跟汉子混在一起,想起来总是让人屁股凉凉的。

    正在说话的空档,伙计敲门进来告诉他们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去就餐了。

    一开始奈非天还以为是普通的家宴,但一过去却发现屋子里居然坐着不少人,男男女女的,客座已经空出来了,而桌子上的菜那可以说是相当可以了,仪式感超强。别说依夏了,就连奈非天都有些不好意思。

    “这太隆重了,愧不敢当。”

    “不用客气,既然是远道而来的同行,那怎么款待都不过分。”掌柜的站起来先朝奈非天敬了一杯酒,然后才把杯子举到了依夏面前:“二位,尽兴。”

    奈非天哈哈一笑:“老哥,你恐怕真的有误会,我不是同行,她才是,她可是超级大高手。”

    这话把依夏都说害羞了,扯着奈非天衣角,哭笑不得。

    “没事,为了让老哥别再误会我是管事的,你给大伙露一手?”奈非天牵着依夏的手把她拽到身边:“也当给大伙助助兴。”

    “这……真的好吗?”依夏有些紧张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