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609-一次小小的恶作剧。

609-一次小小的恶作剧。

 
    猴爷每天都在这里晃,因为奈非天不在身边,所以他需要自己收集食材来做饭。

    所以在这个地方经常会在所有人都忙碌的时候,看到一个闲人拎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慢悠悠的走在乡间小道上,嘴里哼着歌,满脸的悠闲。

    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就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谁了,反正在大部分人看来,他就是个碍眼的小白脸,虽然是顾问但却什么都不干,也不干涉任何事情,每天的乐趣就是做饭、看书、晒太阳。

    春天就在这样的虚度光阴下,正式来临。而伴随着春天到来的,还有一场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

    几乎一夜之间,美国全境的银行业就崩溃了,路上出现了挤兑风波,粮食、日用品价格飞涨,大量产业工人失业,政府也正儿八经的开始实施食品、药品管制和宵禁、军管政策。

    冬天刚过,饥荒却随之而来。

    金本位和粮食本位双货币制正是开始实行,在这里历史的分界点终于诞生,并且来得汹涌澎湃,没有任何预兆的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里。

    因为粮食短缺,整个美洲都开始陷入动荡之中,储备粮在夏季到来之前必须省着点吃,酿酒、畜牧业几乎停滞,即使是刀锋之舞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组织经费被缩减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甚至所有探员都不再被允许开车出去办案,食物也从丰盛的午餐变成了单薄的紧够果腹的粗糙食品。

    “果然被你说中了。”伊莫拉忧心忡忡的坐在猴爷的面前,一边吃着好久没吃到的炸鸡,一边用笔在本子上计算着:“常规货币作用退化,现在买东西都用粮食来换,牛奶、鸡蛋、小麦、面粉都成为了通货。”

    “很正常,人类最初就是用这些东西来当货币的,它们比钱更可靠啊。”猴爷从厨房里弄出来刚做好的浓汤:“在之后很长一段日子里,这些都会作为主要的流通货币。”

    “不过就像你说的那样啊,这件事好奇怪啊,有人在打击我们的金融体系?”

    孩子不算笨,一点就透。这件事肯定是有人……不,这种事一个人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这肯定是某个隐藏在暗处的经济体干的,至于用意的话,猴爷不认为他们是要钱,而是要让社会环境变得混乱起来。

    在陷入金融崩溃之后,虽然政府实施了军事管制,但因为失业率达到了百分之三十二的可怕程度,犯罪率飙升,达到了之前百分之三百,整个国家呈现出一种动乱状态,商店被哄抢、有钱人的庄园被细节,针对其他人种的恐怖活动越演越烈,警察因为发不出工资而罢工,就连刀锋之舞的探员也有一大部分处于休假赋闲状态。

    可以说经济打击之后,对于一个国家的状态来说,远比武力打击要来得直接,虽然还没有到达易子而食的状态,但人民的恐慌却已经无可置疑的弥漫到了各个角落。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去在意某个角落是不是多出了几个怪异的人,更不会去关注谁谁谁突然死在了某个地方,因为活在这种环境下,大家都是蝼蚁,为了活着而活着,蝼蚁可不会去关注另外一只蝼蚁的生老病死。

    刀锋之舞虽然已经发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但苦于人手不足,所以只能选择性无视,而警察更是靠不住,他们大多都在休假饿肚子。

    十几个A级探员和泰瑞莎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但实际上他们能解决的问题实在太少了,这么十几个人哪怕再厉害其实也是杯水车薪,大部分的人力资源都处于闲置状态之后,这种无奈的情绪早已经结结实实的融化在了刀锋之舞的内部。

    已经好几天没看到伊莫拉了,今天她好不容易有一天休假,所以自然而然就跑到猴爷这里蹭饭来了。不得不说,猴爷不光在她眼里,哪怕在整个刀锋之舞的眼里都是个很有生活感的人,在物资匮乏到这个程度的情况下,他居然还能用各种方法找到许多美食。

    比如牧场里的田鼠和那些看上去就不好吃的草,但从他厨房里传出来的香味却是那么实实在在,不过好在大家都知道他每天都会想尽办法找吃的,否则肯定会有人说吃人肉的。

    本来还指望他帮忙的泰瑞莎显得很无奈,在她的臆想中,猴爷一定可以以一人之力扭转现在刀锋之舞的困境,但这样的事并没有发生,除了让这里多了一个混吃等死的老混子之外,其他恐怕也就剩下守家了,毕竟有这样的一个人守家,安全系数提升可不是一点两点。

    “看了今天的报纸么,通货膨胀到了百分之两千,再这么下去就要进入无政府状态了。”

    吃饭的时候,猴爷跟伊莫拉聊起了现在的情况,仅仅两天的时间,通货膨胀已经到达了几乎不可逆转的地步,政府百分之四十五的机构都处于关门的状态,军队已经开始成片集结,工厂、农场大面积的开始停产,商店休业。饥饿的人民只能靠每日流动的食物供应车勉强糊口,但如果不出意外,一周之后这种温饱恐怕也会成为一种奢望。

    “怎么办呢……真的很无奈,我们明明有足够的武力,但对这种状态毫无帮助,如果不是一直以来我们都有末日储备,恐怕现在连我们都要开始饿肚子了。”

    伊莫拉靠在椅子上,脸上显得忧心忡忡:“怎么办呢……”

    猴爷没回答她,这个时代的人对货币战争的认识还不够深刻,很多理论对他们来说都太过于超前,但之所以战争能被称之为战争,那就足够说明了它的复杂性和残酷性,不管是真实战场上的战争还是看不见硝烟的金融战,只要它爆发,那么对于某个区域来说,都是一样的灾难。

    不过呢,这场人为挑起的金融战争让猴爷还是很满意的,他终于看到了一个不是那种不停派遣二流杀手去不停挑战极限的组织了,没有什么四天王、三护法、左右煞星不停来骚扰也没有无聊透顶的灭世任务,有的只是针对一个国家的金融狙击以及顶级的做空团队,这样超前的意识和计划,让猴爷觉得很意外也很有意思。

    按照这样的节奏,接下来就是二战的提前到来吧,德国鬼子也在搞事情,日本也爆发了关东大地震之后首次全民级的危机,东西北欧不同程度的陷入了社会进程的僵局,东亚内战一片。现在可要比原本世界轨迹里要糟糕太多了,二战似乎已经避无可避了吧。

    正在这时,黑杰克急匆匆的敲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张刚刚加印的报纸,然后一进门就打开了收音机:“总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猴爷拿起报纸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儿他挑起眼皮看了黑杰克一眼:“还没吃饭吧,一起吃点。”

    紧急状态就代表战争已经迫在眉睫了,不过在这样的状态下打仗真的没问题么?原本的通货紧缩和信贷危机变成了通货膨胀和粮食危机,在人为的干扰下,战争总算是提前到来了。

    “为什么会这样。”

    “战争通常是一个社会改革的催化剂,当内部矛盾不可调和的时候,战争是最好的调解手段。”猴爷推了推眼镜:“不过我总觉得这是有人有意而为啊。”

    “影子议会,我分析了不少数据,认为能做到这一步的,只有他们,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呢?”

    伊莫拉很聪明,说是天才也不为过,可到底还是太年轻,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影子议会曾经是一个足够改变世界格局的组织,虽然那是曾经,但瘦死的骆驼照样比马大,想要操作这样一盘大棋虽然不容易,但绝对不是办不到的。猴爷认为,如果他愿意,他也可以利用塔城的影响力和财力在地球上发起一场世界大战和金融战。

    而如果让他来猜一下影子议会到底想干什么,其实真的一点都不难,无非就是洗牌,让自己手中握着的权利和资源更加丰富,进一步扩张自己的影响力。

    这一点和刀锋之舞这种全是肌肉不长脑子的组织明显不同啊。

    “我要介入。”猴爷突然抬起头:“给我准备资料。”

    “介入什么?战争?”

    “我要调查影子议会。”猴爷仰起头,镜片刚好反射窗外的阳光,看上去一脸认真的样子:“我刚才想了想,他们的手段绝对不是这个时代能够有的,太过于超前,我认为里面应该有我想要找的人。”

    是的,这一系列的手段绝对不是这个时代自然生成的,首先这种摧毁金融体系的手段明显和六七十年之后巨鳄们如出一辙,其次就是挑起战争的时间点和针对性实在太让人怀疑了,好像完全是故意而为,故意将整个世界拖入深渊。

    战争是有不确定性的,虽然说现代战争打的是工业基础和后勤补给,但这么有针对性,好像知道底牌的手段却不得不让人怀疑。

    “吃了饭,把泰瑞莎叫到我这来。”

    “知道了。”

    把泰瑞莎叫到他这里来,这放在别人耳朵里那绝对是惊雷,因为即使是胡佛总统想要见她都需要提前预约并且用漂亮的书面文字邀请,可猴爷就跟班主任叫班上最顽皮的学生来办公室一趟一样,着实相当可以。

    虽然猴爷很无理,但泰瑞莎居然在得到召唤之后很快就来到了这里,跟着她一起来的还有刀锋之舞里的四个分析师和一大堆工具书和资料。

    猴爷看到这些人之后,又看了一眼泰瑞莎:“女人真的别太聪明。”

    “这又有什么不好的。”

    在猴爷开始在临时小黑板上给他们上课时,奈非天那边却甜到不行,和枯燥无味的猴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作为一个大能力者,正围着围裙在厨房里捉摸着新菜谱,明明外面已经民不聊生了,但在这个小屋子里却是那么的锦衣玉食。

    “小姐姐,你说你为什么这么大年纪都没有结婚。”

    自从知道小姐姐已经三十岁之后,奈非天就对这个问题十分关注,在这个年代三十岁还没有谈过恋爱的人还真的是少,虽然在外人看来他面前的人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刀锋公主,但在他面前刀锋公主也不过是一个长得很好看身材又好的小美人而已。

    “我啊,年轻的时候太专注于力量,久而久之我就成了内有猛犬的那只猛犬了。”正在做沙拉的依夏眯起眼睛笑道:“你呢?你又强大又可爱,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

    女朋友啊……这可是奈非天心中永远的痛,他这辈子正儿八经追过的姑娘就只有一个,还特么不成功。为什么?因为那是鱼龙的女人啊,而且还是被他打到异次元去鱼龙的女人。

    堂堂大能力者在这一道坎上载了跟头,这让奈非天很羞于提起那段往事,所以当依夏问起来的时候,他显得非常闪躲。

    “你看我,工作不好,没工资又老是加班,关键还经常出差,三天两头不着家。压力又大,年纪轻轻已经开始掉头发了,没怎么吃喝玩乐的经验,早早的枸杞泡茶,哪里会有女朋友这种东西,你以为我是那个了无生趣的家伙吗?我工作很忙的。”

    “了无生趣的家伙……是那个很厉害的吗?而且,我也掉头发。”

    “嗯,是他。他女朋友可多了,我就不行,我不招女孩喜欢。”奈非天回过头看着依夏,然后伸手握住了她的一丛头发:“你这不是掉头发,是春季换毛。”

    依夏甩着脑袋,把头发从奈非天手里甩出来,然后仰着头看着他:“你会走吗?”

    “当然会走,这不是我的家。”奈非天伸了个懒腰:“我家里还有个姐姐呢,她还指望我给她养老。”

    “那……我……我知道了。”

    奈非天看着完全不像刀锋公主的刀锋公主,拍了拍她脑门,转过身却是一言未发。当然,着不是他不想说,而是有句话叫天机不可泄露,什么是天机?这帮大能力者说的每句话都是天机呢。

    “别想太多。”快速翻炒着锅里的菜肴:“对了,明天我带你去东方。”

    “东方?为什么?”

    “因为你弟弟,可能在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