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601-究竟是蝴蝶变成了我,还是我成了蝴蝶。(上)

601-究竟是蝴蝶变成了我,还是我成了蝴蝶。(上)

 
    “你看这些数据,在未来的几个月里,美国的通货膨胀率会超过百分之一千三百五十,失业率会超过百分之二十二。而全世界的金融体系也将提前进入崩溃期。我想大部分的地区都会陷入混乱和军管。”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伊莫拉坐在猴爷身边跟着他学习着:“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所在的地方很快会陷入混乱?”

    猴爷咬着铅笔头,拿出一张白纸然后在上头写了一串数字:“这串数字会导致整个世界格局发成变化,我认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战争会提前。”

    “战争?”

    当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但伊莫拉并没有经历过,但猴爷知道啊,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原因有很多,但现在全世界的经济局势差到这个程度,那么势必会提前引燃战争的导火索。在地球上,即使是美国金融最难办的时候也没到现在这个程度。

    “你看地图。”猴爷拿出一张世界地图,然后在上头不停的圈着点:“亚洲、欧洲、美洲,三个主要的经济区域全部呈现跳崖跌落,现在的金融体系还没有全球化,而如果进入全球化之后,出现这种情况,那么最少有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国家会破产,现在的话则会导致战争。”

    伊莫拉也戴上了眼镜,很认真的做笔记,而猴爷则靠在椅子上,一只手捏着下巴:“你说这种事情为什么会发生?这不合理啊。”

    “其实之前并不是这样,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整个国家的经济状况就变得很糟糕,那么如果真按照你说的那样,恐怕除了打仗之外没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了。”

    猴爷点点头,其实通过战争来调节金融是最残忍的办法,但有时却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了,所以从现在的局势来看啊,战争……真的来了。

    正说话间,点灯突然熄灭,猴爷看向窗外,发现整个这一片都陷入了黑暗之中,这让他不由得叹了口气,然后点上烟:“这几天断电越来越频繁了,我想很快政府就会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了,限购、宵禁、军事管制。”

    “希望不会发生吧……”

    伊莫拉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很害怕猴爷,但在他身边的时候,总是很有安全感,虽然他有时候也不是那么正经,甚至有些跳,但给人的感觉真的很神奇。

    “你看着我干什么。”猴爷虽然没看伊莫拉,但却知道自己在被她盯着:“你为什么不跟奈非天那家伙一起回来?”

    “他说有点事出去一下。”

    “嗯,你们是不是惹事的。”猴爷把烟头按在烟灰缸里:“有人来找你了。”

    “谁?”伊莫拉一愣:“是牛仔的人?还是蜂后的人?”

    “我哪知道。”

    猴爷摊开手:“这场是他的主场,我不太想插手。”

    “没关系的,我应该能应付。”伊莫拉沉默一阵,然后笑着说:“我其实一点也不害怕蜂后他们。”

    “但是。”猴爷皱起眉头,用那种毫不在意的语气说:“我不喜欢被无关的人打扰。”

    说完,他站起身朝外走去,伊莫拉想跟上,但却被猴爷挥手按在了椅子上,而猴爷就这么一个人打开了门,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黑夜严格算起来只对人类有特殊意义,动物们根本不在乎是白天还是黑夜,它们遵照着从远古进化来的作息时间来运行,仅此而已,唯独只有人类会把黑夜把恐惧、罪恶和肆无忌惮联系在一起,归根到底只是因为人的眼睛无法适应黑夜罢了,后来久而久之黑夜就成了“干一票”的代言词。

    不过猴爷有些搞不懂过来找麻烦的人,他们和伊莫拉是同事,如果因为这种事就上门寻衅,那猴爷真的对这个组织的纪律性抱有怀疑了,而且这些人的动机是什么?人数还不少,恐怕不光是为了出一口心头气吧?

    就在他推门而出的时候,在这栋楼的外墙上已经有七八个人像蜘蛛一般悄无声息的顺着外墙朝他这个方向接近,他们浑身都被黑色覆盖,分不清是皮肤本身的颜色还是外面穿的衣服,但要是有人能看到他们的话,不知道的多少还是有些可怕的。

    当然,单靠这个水准可吓不到猴爷,不光吓不到,而且他们的一举一动还都落在了猴爷的眼里,而他所做的事只是在手里抓了一把小石子儿。

    “不对啊。”猴爷看着那些人:“他们不是过来找事的?”

    和预想的不太一样,猴爷本以为这些人是过来找伊莫拉麻烦的,但他们却没有直接进入的伊莫拉的家里,而是见到窗户就钻进去,然后以非常可怕的速度杀光屋子里人,接着再从窗口爬出来,继续寻找下一家。

    这根本不是寻仇,而是一场屠杀。他们也许不知道这里住着的是什么人,但可以肯定他们需要杀光这栋楼上的所有人。

    “有意思。”

    猴爷笑了一声,然后从阴影中消失……

    而在另外一边,奈非天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一个漂亮的长腿姐姐在点蜡烛,这种风情并不是随时都能看得见的,他倒是很享受的样子。

    “祭品?什么祭品?”

    “其实我不属于任何一个组织,完全是属于自己单干,所以不管是哪一方都把我当成敌人。”依夏颇为无奈的笑道:“可以说我是属于绝对要被消灭的那一方,我只是和地狱签订了契约罢了。”

    “哟,还和地狱签契约,地狱是什么样?”

    “我也不知道。”依夏摇头:“我只是从哪里得到力量,我死亡之后再次复活,就是因为地狱的力量。”

    奈非天想了想,伸手探进了虚空,然后生生从里头拽出一个长相狰狞可怕的怪物,然后就这么拎在手上冲依夏晃了晃:“这个吗?”

    “大哥,你搞错了。”被奈非天拎在手上的东西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我是龙与地下城体系的恶魔,跟这个世界没关系,你抓错人了。”

    “不好意思……你回去吧。”

    “好的,谢谢大哥。”

    把怪东西塞回去,奈非天眯起眼睛看着依夏:“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很有意思呢,不过你究竟有多强?刚才那个东西的力量并不在我之下,你居然……”依夏收起笑容:“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呢。”

    “我其实不是很擅长战斗,那个给你推荐小说的才是战斗系精通。”奈非天拿出一包零食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好了,继续你刚才的话题,什么祭品。”

    依夏从新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说道:“这个世界有光就有影,有正就有反。有刀锋之舞就有和他们水火不容的力量,那个势力蛰伏在黑暗之中,随时打算反扑。”

    “行了行了,我不要过场台词,说重点。”

    被打岔的依夏有些无奈,但又不好说什么,所以话锋一转直扑重点:“他们的力量来自死亡,死亡的气息越重,他们的力量越强大。他们每次出场都会带来大量的死亡,刀锋之舞的任务主要就是遏制他们的出现,只是后来才渐渐的变成社会守护者了。在我叛逃刀锋之舞之后,那些人找过我,但我拒绝了,所以他们十分想杀掉我。”

    “可你不会死。”

    “他们又不知道。”依夏笑道:“但我不喜欢总被打扰,所以就经常出来骚扰一下刀锋之舞。”

    “你是想把刀锋之舞的注意力引到那个组织的方向?让他们狗咬狗?”

    “狗咬狗……真有意思呢,是这样的。但这段时间我发现了那个组织的不正常,他们好像有什么大动作,但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而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一道红光直冲天际,就像是一颗流星划过天空似的,但这颗流星是倒着飞的,而且也比流星更亮更显眼。

    “他出手了。”奈非天走到窗口:“他的风格就是这么浮夸。”

    依夏看着远处一颗又一颗倒飞的流星:“那是……什么?”

    奈非天仔细看了一阵:“是人。”

    “噗……”依夏生生把嘴里的咖啡给喷了出去。

    他好歹也是有点力量的人,她知道要达到这样程度需要怎样的速度,按照奈非天的话来说,那些倒飞的流星其实是人,而那些人在被扔上天空时……速度已经达到了和空气摩擦发光发热的程度,不用说了……在这样的温度和摩擦力的情况下,这些被扔的人连渣都不剩。

    “去看个热闹么?”

    奈非天提出了一个好建议,依夏很好奇,但实在不敢自己过去,因为……如果贸然前去的话,也许下一个被扔上天烧成渣的就是她了吧。

    “好……”

    在得到依夏的应允之后,奈非天转过身朝她伸出手:“小姐,赏个脸?”

    “好的。”依夏轻轻把手搭在了奈非天手上。

    就在奈非天握住依夏的手的瞬间,她感觉自己眼睛一花,身体好像失重了似的,但好在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连一毫秒都没有。

    不过等她的眼睛适应过来时,她惊奇的发现自己深处的位置已经并不是家里的客厅了,而是一栋大楼的顶上,除了身边的奈非天,面前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和奈非天同样神秘的东方人而另外一个则是一个全身漆黑的东西。

    “你也太浮夸咯。”奈非天扔给猴爷一根棒棒糖:“这是什么玩意。”

    “不知道。”猴爷拎着那人的胳膊像托死狗一样来到奈非天面前:“这不留下了一个活口问问看么。”

    他说完,看了一眼依夏,面无表情的说:“书看完了么。”

    “啊……我……”依夏愣了一下,然后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快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依夏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颤抖,那种来自灵魂的恐惧是她许多年没有体会到的了,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那个人的一个眼神而已。

    “交给你了。”猴爷把手上已经被打得半死不活的黑色物体扔到奈非天脚下:“这不是你们惹的事,是别的事。”

    “哦?”

    “他们把这栋楼的人杀光了。”猴爷轻笑了一声:“然后不敲门就进了我的房间。”

    “然后你就把他们全点了天灯?”奈非天哑然失笑:“你这人啊。”

    “我不管你的事,你是这段剧情的主角。”猴爷拍了拍奈非天的肩膀:“自己小心点。”

    说完,他就像一阵风似的消失在了奈非天的眼前,依夏甚至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出于战斗本能她设想了一下如果对面那个人攻击自己的话……

    嗯……还是不想的好。

    不过奈非天好像并没当回事,反而探头过去冲着空荡荡的夜空喊道:“那你干点什么啊?”

    “玩。”猴爷突然出现在奈非天身后:“对了,明天我跟伊莫拉去他们总部看看。”

    “哦,那帮我教育一下那边的人,太嚣张。”

    “嚣张?”猴爷眉目舒展,脸上全是贱:“真好。”

    说完,他再次看了一眼依夏,然后拽住她的头发往后扯了扯:“别没事找事。”

    “我……知道了。”依夏最恨人拽她头发,但这也得分人:“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猴爷再次消失,依夏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可怜巴巴的看向奈非天,而奈非天却显得非常无奈的耸耸肩:“你看着我也没用,他就那屌样。走吧,回去好好问问这个家伙。”

    他们走了,而猴爷把所有的事情也告诉了伊莫拉,不过小姑娘就没依夏那么淡定了,她从椅子上弹了出来:“全死了?!”

    “嗯,全死了,这一栋楼就剩下我们两个活人,和一只猩猩了。”猴爷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他们好像就是为了过来杀人的。”

    伊莫拉沉默了,然后不知在想些什么,然后发出了警报。

    刀锋之舞的探员哗啦啦的来了一堆,甚至包括蜂后和黑杰克,他们虽然互相看不顺眼,但在出任务的时候倒也没起什么冲突。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二十七分钟前。”伊莫拉小声对黑杰克说:“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说完,她还看了一眼猴爷,而猴爷则坐在那不动如山。

    黑杰克也注意到这点了,但自从奈非天之后,他现在见到东方人都菊花一紧,所以也只是跟着看两眼并没有进一步的问话。

    可他不问,不代表蜂后不问,早已经带人封锁现场的蜂后在这时冲入了屋子,然后盯着伊莫拉一会儿,一句话都没问,直接一招手:“控制起来。”

    “凭什么控制我!”伊莫拉皱起眉:“我是这区的负责人!”

    蜂后根本不给伊莫拉解释和描述的机会,她的人上来就要扣人,甚至还有两个人逼近了正在看书的猴爷……

    “别冲动,现在不是公报私仇的时候。”黑杰克拿出一个徽记:“别忘了我还是检查组的人,就算伊莫拉有问题,我才有资格扣人。”

    伊莫拉看了猴爷一眼,这才松了口气,她生怕蜂后的人冲上去惊扰了猴爷,经过这些日子相处,伊莫拉对猴爷的性格可是清楚的很,他没人性的……

    “今天这里所有人都不能离开。”蜂后冷哼一声:“我会通知总部。”

    猴爷听到这句话,慢慢抬起头放下书:“谁给你的资格给我下命令。”

    “我们会照做的。”伊莫拉悄无声息的挡在猴爷面前:“明天我会协助调查的。”

    不知道蜂后是不是脑子不好用,她完全没有黑杰克精明,晚上刚才一个东方人手里出了亏,现在这又有一个,她居然仍然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在听到猴爷的话之后,她径直走上前,伸手推开了伊莫拉,来到猴爷面前指着他:“我现在怀疑你和这场屠杀有关,你说我有没有资格。”

    “你看,你这个态度可不好。”

    猴爷转过身子看着蜂后,脸上笑嘻嘻:“你对我客气点,客气点。我这人吃软的。”

    “呵。”蜂后冷笑着对伊莫拉说:“这个人有重大嫌疑,我需要带走他!”

    伊莫拉的脸都扭曲了,连连摆手,然后还不停的朝黑杰克使眼神。

    好在配角不都是弱智,黑杰克的脑子就好用,他立刻心领神会的走上前,凑到猴爷的面前小声说:“先生,赏脸一起喝一杯?”

    猴爷看了他一阵,然后点点头:“好。”

    黑杰克长出一口气,立刻对蜂后说:“这件事我接手了,具体的我会和总部解释。”

    没多一会,猴爷跟着黑杰克离开,不过在经过蜂后身边时,猴爷突然停下了脚步并拍了拍蜂后的肩膀:“长得丑没关系,性格好一点。”

    蜂后差点爆发,但她没想到伊莫拉和黑杰克居然同时用身体挡住了她,这让一贯心气而非常高的蜂后气得浑身颤抖。

    “我看你们明天在总部怎么解释!”蜂后咬牙切齿的看了伊莫拉一眼,恨恨的吩咐自己的手下:“继续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