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596-风骚的走位,拉风的操作

596-风骚的走位,拉风的操作

 
    大火让阴沉的天空变得一片血红,浓烟直上云霄,透过烟尘隐约还能听见人们的哭嚎声,与之前那种平平淡淡的躲避风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房屋倒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就像在战场一样,许多受伤的探员从里头被抬出来,还时不时有长相狰狞的诡异尸体从烟尘中被抛出,样子倒是有些可怕。

    单单从规模来看,这一次恐怕是相当严重的一次入侵了,虽然奈非天不明白这种入侵是怎么来的,但毕竟是个虚拟世界,这种怪异的世界观如果一旦接受了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反而还挺带感的。

    伊莫拉进入战场也有十分钟了,但从现在的战况来看,她应该是没什么问题,至少暂时是没什么问题,奈非天现在已经换了一身里昂般的黑色披风,戴着骇客帝国标配墨镜,站在谷堆上一副帅到爆炸的样子注视着远处的战场。

    在他的理念里,既然开战了那就要以英雄的姿态降临,天神降临一般的英雄,不过也不能太高调,要显得漫不经心,不然会显得自己太没有范儿了。

    至于究竟怎么入场比较帅,奈非天已经构思了很久,个人认为万无一失,总之就是要帅!没别的要求,就是要帅,帅到所有人一看就知道救星降临。

    现在正处在战场上的伊莫拉,正把一个地狱军团的小喽啰击飞到猩猩身边,再由开大的温斯顿完成最后击杀,动作一气呵成、配合完美无瑕。

    而跟她并肩战斗是一个穿着燕尾服的金发男子,这个绰号黑杰克的小哥手中的金属扑克就如锋利的刀锋一样,一把扑克飞出去就一定带出一条带血的轨迹,然而最终这个轨迹又会重新回到他的手中,至于他本人从头到尾都在耍帅。

    “伊莫拉小妹妹,不用这么紧张,我认为这是总部的小题大做。”黑杰克来到伊莫拉身边,他的脚下踩着一张扑,动作看上去无比的装逼:“平时可没看到你这么害怕,除了名的暴力小姑娘,今天怎么这么沉默。”

    “闭嘴!再废话,晚上猩猩加餐。”

    伊莫拉皱着眉头,警惕着周围,听到黑杰克的废话,她相当的不爽。

    “我不吃肉。”猩猩在下头喊了一嗓子:“我爱卷心菜。”

    “真有意思。”黑杰克手中的扑克牌突然飞了出去,将一个正准备偷袭猩猩的家伙切得身首分离:“小猴子好久不见啊。”

    “我可不是猴子。”猩猩鼻孔里喷出热气,高高跃起然后一脚踩废了一个军团士兵:“头儿,为什么它们好像打不完。”

    这个问题伊莫拉也注意到了,自己和黑杰克已经打掉了不少军团士兵了,可它们却像是蚂蚁窝里的蚂蚁似的,仍然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的涌来,虽然他们的战斗力微乎其微,但这个数量也太不正常了。

    “我怀疑啊。”黑杰克手中转着一张扑克牌:“肯定有什么人在不停的召唤它们。”

    “你有怀疑的时间,为什么不去找到这个召唤者?”伊莫拉仍然没好气的说了一声,然后手中的匕首飞出去,连续刺穿了三个军团士兵之后,在匕首落地之前她重新接住了它:“快去找召唤者啊!”

    “我又不是探长,我哪能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探长在哪!”伊莫拉回头狠狠的盯了黑杰克一眼:“别告诉我他没来?这可是他的防区。”

    “你还真说对了,探长被总部调走了,说是调查最近频繁的袭击行为,今天这只有我们两个,可我们俩可都是战斗系的,侦查不在行。”

    伊莫拉气得牙痒痒的,但看到周围仍然是密密麻麻的军团士兵,她只好咬紧牙关继续战斗下去,在她的高速攻击和黑杰克的远程攻击的配合之下,这些军团士兵如同割麦子一样一茬一茬的倒下,但这并没有实际用处,因为不管打倒多少,都会有相应的数量补充上来。

    这种蚂蚁咬死象的战术,让伊莫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看你的表情,我大概猜到你在想什么了。”黑杰克气喘吁吁的站到了伊莫拉的背后,和她还有猩猩呈三角形的互相掩护着:“会不会是她?”

    伊莫拉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如果没有估计错误,那么这次他们面对的人大概真的就是那个被总部定为最危险的十五个人之一的血腥女王。

    一个近乎不死的、有着强大精神力而且异常残忍变态的怪物头子。

    说她是怪物头子也许有些过分,因为曾经她也是刀锋之舞的探员,甚至差一点成为最有可能接任下一届领导者的精锐探员,超A级存在,号称刀锋公主。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刀锋中最有名气的探员突然背叛了组织,并成为了探员杀手,甚至曾经在一夜之间击杀了上百个刀锋之舞的其他探员并因此得到了血腥女王的名号。

    最终还在巅峰期的她被以伊莫拉为首的十个区长官联手歼灭,但谁知道她居然灵魂不灭,甚至经历了几次复活,每一次都会带来一次A级以上的灾难。

    “看来真的是她了。”黑杰克吹了声口哨:“这恐怕是你们的私人恩怨,我不方便插手吧。”

    “你觉得你跑的掉么,你现在可以走了。”伊莫拉冷笑一声:“你认为她会介意顺手也把你杀掉吗?”

    “那可不一定,我以前和她的关系还不错。”

    虽然黑杰克这么说,但他手上一点都没闲着,扑克牌不停的往外飞着,不过这次扑克牌在切开身体之后并没有回到他的手中,反而是顺势钉在了各个角落。

    “看来你要出绝招了啊?”伊莫拉瞄了他一眼:“算你还有点良知。”

    “喂,你这样说话可就让我有些不开心了。”黑杰克虽然嘴上还在**叨叨,但是表情却无比的认真,他十分仔细的甩着扑克牌,直到手中所有的卡牌都扔光之后,他才换上了一副笑脸:“怎么?你还不把你最拿手的掏出来?”

    伊莫拉笑了笑,然后手上出现了一卷细细的丝线,接着她的身形消失,除了一道气痕之外,几乎完全看不到她的行动,在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她重新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头上的汗水亮晶晶的。

    “可以啊,速度比以前更快了。”黑杰克长出一口气:“开始吧?”

    “嗯。”

    在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突然之间就都动了起来,伊莫拉手上拽着细线高高的跳上天空,那固定在各个地方上的细线突然被绷得直直的,她的十根手指上都缠着这种细线,只要一动地面上都会出现一滩血雾,她的手动个不停,地狱军团就成片成片的倒下,那场面十分血腥,就跟幽灵船开头被钢索切掉的那群人一样,跑着跑着突然脑袋没了、突然身子被切了个两半。

    在这攻守兼备的天罗地网之下,伊莫拉几乎不用费劲就将地面上杀了个片甲不留,而后续补充过来的军团士兵却仍然如潮水一般。

    “哟,跳舞吧。”

    黑杰克轻巧的打了个响指,那原本被镶嵌在地上扑克牌突然全部动了起来,它们毫无规律的在人群中弹跳了起来,不多一会儿就编织出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刀锋网络,配合伊莫拉的细线,这一片区域顿时化作了一台巨大的绞肉机,血水顺着排水沟涌出,染红了周围数平方公里的地面。

    “哇……”

    奈非天看着沟渠中流淌出来的鲜血:“这也太暴力了。”

    不过远远观望的他倒是认为这种攻击方法效率真的是很高,原本被围攻的他们在转瞬间就已经化守为攻,经验可以说是老道的很。

    但……

    对,这里有个但。

    从奈非天的角度来看,这种攻击根本就是在搞笑嘛,不吹牛逼的说,奈非天让他们俩轮流上打个三百年他要是掉一根头发就算输,换季不算。

    当然了,这是从大能力者的角度出发的,他们的战斗力大概还不如那条被烧烤的章鱼吧,大概……

    果然,不出奈非天所料,很快这个被鲜血浸泡的区域里就出现了浓雾,浓到三米之外人畜不分的那种,而且这雾气显然是淡红色的,好像是地上的血气凝聚出来的东西。

    血雾不扩散,就这样把这个范围里慢慢凝聚,这也使得伊莫拉和黑杰克不约而同的打起了精神,两个人再次站到了一起,皱着眉头默默警惕着。

    “快来了。”黑杰克吹了声口哨,有些轻佻的说:“你要小心。”

    “你的声音已经开始颤了。”

    “你别用来掩盖紧张啊。”黑杰克不甘示弱。

    而就在他的话音刚落,他突然用力的推了一把伊莫拉,并且接着这股力量让两个人同时向两边散开,而就在下一刻,一道强而有力的气息从他们刚才站的地方吹过,地面上出现了一道深邃的口子,好像是被热刀子切开的奶酪。

    这股力量去势不减,直接冲着奈非天就过去了,那淡青色如果剑气的波动仿佛要切开挡在它面前的一切似的。

    “哇。”

    奈非天看着这股剑气袭来,故作夸张的哇了一声,然后伸手挥了一下,像赶苍蝇一样把剑气拍碎:“比流苏差十万八千里。”

    真的……虽然都是属于斗气外放效果,但流苏类似的招数一出来那可以称得上天地变色、明明只是剑气却带着滚滚雷声,大能力者之下恐怕没几个人敢硬接,可这一道……明显就弱鸡了,张群站在那硬抗都没有问题,说不定还能精神力反噬一把。而问问张群敢不敢站在那硬接流苏的剑气……

    不过毕竟层次不一样,不能用那个层次的水平来要求这个层次的,就像不能强迫小学生解微积分一样,那是欺负人。

    而在这个层次里看的话,这一下倒是还不错,要速度有速度、要威力有威力,着实有那么点意思,如果按照刚才那个剑气的水平来看的话,伊莫拉恐怕是打不过。

    “好久不见。”

    在浓雾中,一个黑影慢慢清晰,然后整个人就出现在黑杰克和伊莫拉的面前。

    显然,从这个人的第二性征来看,是个女人。而且看上去挺普通的一个女人,褐色的短发,身上穿着很简单的小西装,虽然有些审美超前的味道,但倒也是很得体,甚至可以说有几分冷艳的性感,只不过西装和她手上的那柄英格兰宽刃剑有些不相称。

    也幸好啊,她拿的是宽刃剑,要是拿个鬼头大刀那才叫可怕,一定会有满满的违和感。

    不过从她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伊莫拉和黑杰克显然都有些紧张了,他们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的警戒着。

    “伊莫拉,你居然可以走路了,祝贺你。”

    她看着伊莫拉就像唠家常一样开口,但嘴上说恭喜却没有一点恭喜的意思,反倒透着一股森森凉意。

    “你居然还敢出现,你真是不死心。”黑杰克摇头叹息:“我真想不通,明明有大作为的人,居然自甘堕落,浪费我那么久的感情,你是不知道我暗恋你多久。”

    “抱歉,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冷艳大姐姐说话间,突然消失,接着出现在黑杰克的面前,长刀直接刺向了他,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伊莫拉一脚踹在黑杰克的大腿上,让还没时间反应的黑杰克脚下一软就扑倒了下去。

    虽然姿势很难看,但好歹躲过了那必杀的一下。

    “很好。”冷艳大姐姐回头冷冷看着伊莫拉,双目中散发出幽幽的红色血光:“伊莫拉,今天你大概会体会到当时我的痛苦了。”

    说完,她的长剑就出现在伊莫拉的背后,毫无预兆、没有声息,这样的攻击即使伊莫拉的速度再快也无法躲过,而黑杰克显然跟不上她的速度了。

    就在伊莫拉要被秒杀的时候,突然一颗子弹如幽灵一般穿透了迷雾,直直的叮在剑刃上,这柄几乎达到妖刃级的宽剑生生被弹飞了出去。

    “谁!”

    冷艳大姐姐回头看向子弹飞来的地方,而伊莫拉也瞪大了眼睛看向了那个方向。

    “这个时候出场不算太晚吧?”

    微风轻轻吹动,雾气迅速开始消散,同时也吹动着来者的长款风衣。只见他身上的风衣被吹得哗哗直响,露出雪白的衬衣和那条略带轻佻的领带,以及右手上提着的巨大左轮手枪。

    伊莫拉瞪大了眼睛看着来的人,眼睛里的欣喜都快要冒出来了。

    “这是谁啊?”黑杰克虽然很惊诧,但显然他注意到了伊莫拉的表情:“很帅啊。”

    “我朋友。”伊莫拉眯起眼睛笑了出声:“他很强的。”

    “能有多强?”黑杰克不屑的撇撇嘴:“不过是个游侠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