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557-小小的身体有大大的梦想

557-小小的身体有大大的梦想

 
    不知道这个种族观察人到底是用眼睛还是用鼻子,十九公主很敏锐的捕捉到了猴爷的变化,但却是用的鼻子,而对于猴爷外观的变化,她始终没有任何表示。

    “味道变得很奇怪,但是不让人讨厌。”

    十九公主坐回到位置上,轻轻把刚画完的那副画摘下来递给猴爷:“这是送你的。”

    “谢谢。”猴爷接过画,然后坐了下来:“给我讲讲你的故事。”

    “可以,但是你不能在这里抽烟。”十九公主回手夺下猴爷刚要点上的烟放在桌子上:“我的嗅觉非常敏锐,这东西会过度刺激我。”

    这女人的毛病真的不少,什么房间不能太干燥、空气不能有刺激性气体,甚至连猴爷的汗味都会刺激到她的嗅觉器官。要放在别人身上,猴爷造一巴掌甩过去然后扔去充满氨气的公共厕所里让她好好反省一下去了。

    但十九公主就是这么一个有魔力的人,她贼挑剔还贼矫情,可就是没办法让人讨厌,不管是她的眼神还是语气,从来都是那么让人舒服。猴爷接触过这么多女人,能比她温柔的一个都没有。

    别说小猴子,小猴子的可怕猴爷可是领教过的,那可是一个会站在猴爷面前凶神恶煞训斥他教坏布布和小武的奇女子,这样的女人断然不能算是温柔。而流苏……她呆是呆了点,但真算不上温柔,堂堂倾城剑仙,杀气凝聚成形的怪物,说她温柔谁信?

    而其他人,有一个算一个,不管是建刚还是叶菲,或者是塔娜、迪亚,除了戴微可以和温柔扯上关系,其他人跟温柔两个字一点关系都没有,而即使是戴微其实也是那种外柔内刚型选手。

    可十九公主却是个十足的软弱女人,虽然她聪明也知道为自己的利益去争取,一点也不逆来顺受,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条被滚滚洪流挟裹的聪明的鱼,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身不由己。

    “我的父亲是这个世界最伟大的帝王。”小金鱼公主抿嘴笑着:“他有许多的女人,在他四百四十岁的寿命中,最少有一千个女人走进过他的生活,而子女更是有很多,但我的兄弟姐妹中大部分因为各种先天性的基因病而夭折。”

    “夭折这个词用的很好。”

    猴爷随口夸奖了一句,不过对于她说她老爹有一千多个女人倒是一点都不意外,自然界的规律就是这样,能力突出者多拿多占,马太效应可以解释一切不公平。一个手底下的地盘横跨几十个星区的大佬,寿命还那么长,要这样还没有点爱好,那侯爷都得认为这人有毛病了。

    幸好,这个爱好还只是撩姑娘和生孩子,不过至于十九公主说的大部分因为基因病而夭折,这其实不难理解,因为横跨星区么,多种族混杂,老家伙老玩一个种族的总是会厌的嘛,没事就跟乾隆一样微服出访一波,弄几个蓝皮、绿皮、黄皮的姑娘什么的。这些种族大概就像亚人一样是人类的亚种,但因为很多原因基因并不是那么好,所以在和顶级基因结合之后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那些先天性的和基因疾病即使能治也不能给治,这是陈老头告诉猴爷的,他说不管是哪个智慧种族只要完全破解了生命之谜那么这个种族就走到头了。

    现在他们这个程度就已经很可以了。

    当然,剩下这些活下来的子嗣,那一定是他播种之后剩下的优良品种,每一个都带有鲜明的特色,而且还因为进化的原因让他们本身就具有了一定的超能力。

    “那这么说你在你的兄弟姐妹里不算优秀啊,为什么最后是你执掌中央集团。”

    十九公主侧过头,神色几分挣扎:“这需要从我三岁,按照你们的时间是十一岁那年开始说了,不过我并不想说。”

    “随便你。”

    正说话间,突然外头走进来一个星灵传令官:“报告长官,魔法帝国首席外交大使抵达,她需要面见你。”

    “首席外交大使?”猴爷愣了一下:“我没听过有这么个人啊,叫她来。”

    “是。”

    传令官走了没多久,外头的走廊上就响起了清脆的嗒嗒声,听上去就像是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但高跟鞋根本踩不出这种节奏,这声音听上去就像是……就像是蜘蛛或者螃蟹踩在地上时的那种节奏感。

    没有打开预知能力,猴爷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门外,直到门口露出了一张娇俏美艳的脸之后,他才恍然大悟。

    “蜘蛛精。”猴爷指着她笑了笑:“还什么首席外交大使。”

    “万安。”

    进来的大使不是别人,正是塔娜那个同父异母的亚人姐姐,她的蜘蛛下半身看上去有些吓人,但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她绝对是那种能让人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下去的尤物。

    不过随着她的到来,十九公主那是很不淡定,她吃惊的站起来问道:“你们世界的基因技术这么厉害了吗?可这也太残忍了!”

    “哟,这个小妹妹是谁?也是亚人?”蜘蛛精迈着腿绕着十九公主转了几圈,然后突然表情一冷,舔着嘴唇阴森森的问猴爷:“老爷,我能吃了她吗?”

    十九公主被吓坏了,因为面前这个半人半蜘蛛的女人在她看来就是只有噩梦里才会出现的怪物,而现在这个怪物说要吃了她……

    “你稳重一点。”猴爷笑着把这个脾气秉性都很古怪的蜘蛛精拽到一边:“你来这干什么?”

    “我是奉女皇陛下的命令来通知亲王殿下,一千三百个禁术大魔导师已经准备完毕,随时能够通过传送门抵达战场,还有关于那边的消息也要告诉亲王殿下。。”

    女皇陛下……塔娜到底还是登基了,不过这也是猴爷老早就预料到的事,塔娜是个有野心的姑娘,虽然平时不声不响,但她却一步一步的把整个国家的资源都把握在了自己手中,后来加上猴爷的力量,她名正言顺的登上了那个位置。这位新晋女皇刚上位就发动了一次战争,把那个世界另外一个帝国给打得灰头土脸,签订了上百条不平等条约,国力一时无两。

    而真正让猴爷感觉吃惊的却是那个混血暗精灵凯撒,他到底还是没有让塔娜把他们给吞掉,反而拉起了一个不小的队伍周旋于各个势力之间,并且成功的建立了自己的国家,以塔娜边界那座城市为界线,整个东北邦都被纳入了他的版图之内,并称为暗精灵帝国。

    本来按照常理,塔娜这种野心勃勃的小娘们哪能容得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建国,他头天建国第二天大炮就轰过去了。可偏偏凯撒那小子不学好,把猴爷铸成铜像戳在首都中心广场,然后尊为大帝,而自己只是当了一个类似首相的职务。

    塔娜当时就崩了好吗……一天之内发了十三条敕令质问凯撒,大致内容就是“你麻痹把老子老公架在这里算个怎么回事”。而凯撒的回应的非常死皮赖脸,不管塔娜怎么质问,他的回复都是一句“这是我的导师、是暗精灵的精神领袖、是暗精灵的精神支柱。”,然后国门洞开,意思是“你要打就来打吧,我打不过你,你把他一起打掉吧”。

    这事可就闹开了,要知道猴爷在那个世界的名声甚至比塔娜本身还要好,在亚人里是万家生佛的人物,现在又是暗精灵的精神领袖。塔娜这要是一炮给打过去了,想想会出什么事吧,想到这一点塔娜不得不吃下这个哑巴亏。

    不过凯撒那个家伙倒也懂事,他宣布整个暗精灵帝国放弃武装,允许和狮子帝国通婚、打破了长达千年的对峙,甚至还直接把自己的女儿送给了塔娜当学徒。在这一堆十分光棍的决策下,经过大劫的暗精灵居然就这样的保持了他们的完整性。

    至于通婚那纯粹就是搞笑,并不是所有的暗精灵都像维儿那样符合人类审美观的,如果让一个人类男性娶一个狐狸妹子或许没人不愿意,但让他们去取一个长着羊蹄子的暗精灵辣妹,恐怕他们就要掂量一下了。

    “这小子。”猴爷无奈的笑了笑:“塔娜没什么话带给我吗?”

    “有,我说妹夫。”蜘蛛精叹了口气:“作为塔娜的亲人,我要跟你说一声,塔娜二十多岁了。”

    “嗯?”

    “意思就是,你应该履行责任给她一个孩子了。”蜘蛛精无奈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她嫁的是你,你要毁她一辈子吗?还是说你觉得她不够美?那你觉得我可以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并不介意为你生个孩子以后用来继承王位。”

    猴爷斜着眼睛看着蜘蛛精:“我不想要个螃蟹当儿子。”

    “你这是人身攻击。”蜘蛛精头一扬:“算了,国书给你带来了,一千三百名禁术咒术师听从你的调遣。你继续在这和这只小蛤蟆玩吧,我要回去复命了。”

    猴爷让人送走蜘蛛精之后,面带微笑的看完了那份国书,这是公文,同时也是一份塔娜幽怨的埋怨,里头一共提了十二次没有继承人的苦恼,这次想用一千三百个国宝级的法师来换猴爷给她一个孩子,只是想要一个孩子,别的都不重要。

    “权利啊。”仰起头对在旁边一头雾水的十九公主说道:“会让人性情大变。”

    “禁术咒术师是什么?”

    十九公主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她歪着头看着猴爷:“听上去很可怕。”

    猴爷看了她几眼:“想知道?”

    “是的。”

    在十九公主诚恳的眼神下,猴爷开始给她讲述每个世界之间的不同,从人类的进化方向讲到多元宇宙多样性,从超进化的星灵到能够沟通灵魂的亡灵法师、从时间节点讲到时间不可逆定律。

    第一次,这是第一次。猴爷在一个女孩近乎崇拜的眼神下讲完这些话的,而往常他说这些东西不是被更专业的打断就是被人带着敬畏的洗耳恭听或者干脆就像流苏、建刚那样呼呼大睡,总之只有十九公主一个人很认真很认真的听他讲这些故事。

    从猴爷的讲述里,十九公主为建刚三连击笑得直不起腰、为叶菲执意想要力量而不解、为塔娜同样身为女儿身却成为女王而感慨、为迪亚拥有自由而赞美、为流苏的呆萌而莞尔、为小猴子的勇敢而振奋、为陈老头的坚持而感动、为奈非天泡妹不回家而感到不值、为维儿皇后和普通人的爱情而哭红双眼。

    总之,猴爷讲了一晚,她就听了一晚,她喜欢猴爷在讲故事时的神态,而猴爷也喜欢她亮晶晶带着崇拜的眼神。

    “你的生活真的是太多彩了。”十九公主用手撑住下巴,靠在桌子上目光炯炯的看着猴爷:“如果我不是公主如果我们不是敌人,我一定要跟你走,去看看你说的那些世界。”

    “没有如果。”猴爷叹了口气:“而且世界远不止这些,灰色大概是最多的。”

    “你去了未来,就是为了改变未来吗?未来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吗?”十九公主轻飘飘的转移了话题:“我真的想去看看。”

    话虽是这么说,但不管是十九公主还是猴爷心里都清楚,她的想法根本就是不切实际,她哪也去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当一只被困顿在强大牢笼之下的小金鱼,随时可以因为各种原因被牺牲掉。

    “其实你来这里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对吧,你的存在只是为了给你的帝国争取时间。”

    猴爷问了一个很残忍的问题,这个问题让十九公主没有办法回答,只是低着头默默不语,而猴爷看到她的样子就已经很明白了。

    说白了,这是一个可悲的生命,她父亲根本就没有把她当成女儿来看,而是当成一件可供交易的物品,当发生突发事件时,她的任务就是用自己来稳住入侵者,哪怕一天也可以。

    这种处世之道有些让猴爷反感,甚至愤怒。将心比心,如果有人动了布布或者小武一根头发,猴爷不介意用一个世界去哄她们开心。

    “这是我的宿命。”十九公主微笑着仰起头:“不是吗?”

    不得不说,他们家族的人笑起来都很好看,她是这样,她那个操蛋的三哥也是这样。只是她这样好看的笑配上她眼底晶莹闪动的泪光,总让人有些不舒服。

    “好了,你们争取的时间够长了,我需要看到成果。”猴爷狠下心把头瞥向一边:“你通报一下吧,这是最后通牒,明天上午你就回去,然后让你们的帝国准备好战争。”

    “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的世界已经无法承受更多战火了。”

    “你们不是有成千上万的战列舰么?”猴爷揶揄道:“而且还是高级种族。”

    “比入侵更可怕的是内战。”十九公主叹了口气:“最后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如果这次失败了,一切都听从你的安排。”

    猴爷站起身,叹了口气就往外走,走到门口时,他回头说道:“最后一次。”

    他离开了,走到外面之后,小红神不知鬼不觉的走了出来,阴森森的说了一句:“你又心软了。”

    “有时候挺无奈的。”猴爷伸手架在小红的肩膀上:“我每次想硬下心肠的时候,总是有个什么东西在揪我的小心脏,疼的不行,只能软一软了。”

    “我真不知道让你更像一个人是好是坏。”小红不无自责的说道:“感情是软肋。”

    “我研究到现在也不知道它究竟是软肋还是最强大的助燃剂。”猴爷揉着小红的狗头:“但这感觉很不错,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