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541-再看一眼吧
    “最近感觉你很累。”

    “有点。”张群坐在猴爷面前,端着餐盘:“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可还是没一点头绪,那些人手脚很干净。”

    猴爷喝了口汤,然后让狗子帮他再来一份甜汤,接着递给张群一根烟:“要不要放几天假?”

    “哪有时间放假,再让他们杀下去,我们就成光杆司令了,这些年就全白费了。”张群露出个狰狞的眼神,压低声音对猴爷说:“内鬼的范围已经锁定了。”

    猴爷轻轻点头:“几分把握?”

    “我很少失手。”

    狗子听到他们说话的内容,突然站起身把餐盘放到了另外一张桌子上,离开他们远远的,这种职业素养让猴爷非常满意。

    在狗子离开之后,猴爷开始和张群小声的交头接耳起来,虽然别人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从张群眉头紧蹙的样子来看,这两个八成是没讨论什么好事。

    在吃过午饭之后,两个大能力者各自带队出去了,这代表着地球现阶段最高武力的执法队在出门的一瞬间就让不少人心肝发颤。

    奈非天去了北美,他的任务是案件调查,而猴爷去的是欧洲,任务是预防新案发生,两边的队伍阵容都可以说是华丽到没有边界。塔城和超能协会的顶峰力量都被拉走一空,那架势就跟人去打灭世之战一样。

    建刚、叶菲甚至达达都被抽调一空,流苏和张群负责看家,而就算是塔娜都携着数十个顶级皇家痕迹法师加入了奈非天的队伍去到了欧洲。

    而张群的压力可以说是非常大了,他负责的区域很大,而总部又是最容易成为目标的地区,虽然流苏的战斗力非常可观,但现在他们面对的可是更高维度的对手。即便是张群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在面对那些人时能稳操胜券。

    “通讯一定要通常,所有人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张群在办公室里同时做出部署,叶菲留给他的资源并不多,这些资源需要充分调动起来,但现在一贯十拿九稳的张群却没有丝毫的把握。

    不过为了稳定身边人的情绪,张群表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游刃有余,有条不紊的对手中的资源进行分配调用。

    他没有启动流苏,因为流苏擅长的进攻能力,而且相对来说她并不是核心管理层,许多事情不让她搀和比较好,而且她也并没有达到最顶级的战斗力,从那些案子来看,这一次面对的敌人都很强,非常强。

    甚至即便是猴爷也不知道这些家伙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到这里的,只知道他们来的突然,但却仿佛做好了一切的计划。

    当然,狗子仍然要留在这完成她的任务,她现在已经和那家伙搭上线了,至少已经可以聊上几句了,勾搭男人这种事虽然不是她最擅长的,但聪明人面前并没有难事。

    又一天的夜色降临,张群的办公室里还亮着灯。这是他在办公室度过的第四天,桌面上摆放着手下人汇总上来的各地的特殊事件,每一件他都亲自过目。虽然这种类似大数据归类的事都可以交给小红来做,但小红到底只是机器人,她可以在几秒钟之内把所有的东西都分类归纳,但始终做不到那种灵光一现的瞬间,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很多案子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可能就是那么电光火石的察觉,就能找出里头那些奇怪的东西。

    “你很久没回家了。”

    接到妻子的电话,张群轻轻一笑:“你先带孩子休息,我今天可能不回去了。”

    “我听说你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了,今天你无论如何都要回来。”

    也许是听出电话中妻子的愤怒,张群无可奈何的应了一声,然后把桌子上的卷宗一卷往胳膊底下一夹,缓缓走出门外。

    他没有使用超能力,而是徒步走在深夜静悄悄的街道上,感觉很好。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静的独处了,记得上次在这样的环境里一个人散步是什么时候?三年前还是五年前?不过都不重要了,他是宪兵队大队长,是大能力者手下最尖锐的爪牙,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最痛恨的耳目,这就够了。他一个人管理着督察队,而督察队横埂在塔城和超能协会之间,就像是明朝时的锦衣卫,极尽残忍但同时权利却也大到吓人。因为他只需要为大能力者负责,其他人根本无法命令他,即使是建刚叶菲也只能是协助他而已。

    说他独掌大权一点都不为过,甚至可以说他是那种一手遮天的人,但另外一方面猴爷并不想去制衡他,因为随着未来的发展,想要平衡几个不同的体系,必须有一个强大到让人无法想象的独立组织横在那里,而张群现在这个缓慢生长的组织,就是为了那个终极目标而在进行着。

    至于权利,其实张群也并不在乎,因为谁都知道,权利在大能力者面前不值一提。

    他回到家,那个普普通通的家,看上去和任何一个普通人的家差不多,没有华丽的装饰、没有庞大的面积也没有乱七八糟的守卫,就是很常见的一个三居室。老婆正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看着电视,哪怕见到他进来都没有侧过头。

    张群看了她一眼,然后笑道:“怎么?还生气了啊?”

    要放在平时,妻子一定会转过头或是斥责或是撒娇,但今天她却没有任何反应,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电视。

    这一下,张群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对,他眉头一皱就准备发动能力。但很快他就垂下了脑袋,轻轻一笑:“你们知道这么做的代价吗?”

    “呵呵,当然知道。”

    屋子里传来清脆的笑声,一个身材窈窕,长相妖艳的女人抱着孩子从屋里慢慢走出来,孩子已经沉睡看上去并没有收到什么伤害,但仍然让张群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起来。

    “你违反规矩了。”

    张群的声音很冷,祸不及家人的法则是一种潜规则,即便是他这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恶人也从来没有对那些人的家人下手,因为谁都有家人,江湖道义有时候遵守一下并不是什么坏事。

    而且纵观多元宇宙,大部分也都是按照这个规矩来走的,不管是好的坏的,不管是不是打击报复,只要自认为自己还有点能耐的,都不会选择用这种最下作的方法。

    “没办法啊,谁让我们面对的是鼎鼎大名的灾厄呢。把你的通讯器关掉!”那女人命令道:“然后桌子上有一套抑制装置,自己戴上。”

    张群关掉通讯器,然后冷冷看着面前的人。

    “没听见吗?”她轻轻笑了一声,一根手指已经放在了那个孩子的头顶,从上到下滑动了起来:“你是雄鹰,只要给你机会,没人能把你怎么样。可是呢……雏鸟,很脆弱呢。”

    “我不确定你会不会放了他们。”

    “你有讨价还价的权利吗?即使是大能力者也需要三秒左右的时间才能过来吧,你觉得以你我的能力,干一些让人痛苦的事情,需要三秒吗?”

    她说的没错,张群轻轻摇头,然后走到桌子边,看着上头那个只有拳头大的抑制装置。这东西他比较熟悉,曾经控制训练的时候经常佩戴,但现在这个显然是更加先进的产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只要戴上,自己的能力大概就彻底被压制住了吧。

    但无可奈何,张群只能带着微笑把那个奇怪的金属球的握在手里,然后放在后脑之上并解放自己的精神力防御。

    只是一瞬间,金属球开裂把他整个脑袋都包裹在里头,接着他就发现自己无法使用出任何能力,甚至连正常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

    他跪倒在地上,但倔强的仰头看着那个女人,嘴唇开合了几下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很快,从阴影中又走出了几个人,他们用层层叠叠的装置锁住张群的手脚,小心翼翼的把他控制在房间的角落。

    “灾厄,你是一个传奇。真的,虽然我不一定会输给你,但我可不愿意和你正面冲突。”那女人抱着孩子走到他面前,得意的扬起眉头:“那么,你最后看一眼吧,记得深邃一点,然后把你的恨带入地狱吧,哦……不知道你们这个世界有没有地狱。”

    “当然有,等一下你就能看见了。”

    一个声音突兀的传来,接着周围的空间瞬间开始变化,四周围的东西全部都开始虚化,只剩下那个女人和她的手下之外,周围的东西都变得缥缈了起来。

    “虚化空间!”

    她惊叫了一声,立刻就想后退,但无论她怎么转移都会以各种姿势闯入这个异度空间,而这个空间近乎广袤无垠,甚至连冲破空间的机会都不给他。

    她和她的手下汇集在一起,而周围却只是一片虚无,看的到却无可逃脱。

    “为什么大能力者会来!他不是走了吗!”

    她咆哮着,但无济于事……

    “你来的太晚了。”

    张群挣脱身上的束缚,甚至没有靠猴爷的帮助,自己就挣脱了。仿佛那些东西就是一团废铁一般。

    “我知道他们拿你没办法啊。”猴爷从阴影中走出来,身边跟着资深影舞者毓卿:“这个小朋友太自信了,他也不想想我们这边刚来了什么人。”

    “你直说我阴险就行了。”毓卿吹了声口哨:“这不还是根据你的想法制定的计划。”

    张群起来之后先把孩子抱回房间,再把妻子也抱了回去,然后捏碎手上的抑制器:“他们废话太多了,足够小红破解这个抑制器了。”

    猴爷耸耸肩,然后打了个响指:“我们让他们看看什么是地狱吧。”

    三人进入了虚化空间,猴爷站在那个女人的面前,看着惊恐的几人,他轻轻一笑:“你胆子真大,同样的方法在我身上用两次啊?你是不是有点看不起人啊。”

    猴爷的话把她给逗乐了,但转瞬却拿起了武器,指着猴爷:“我并不惧怕大能力者!”

    “我可没让你怕,因为我不想从你那拿到什么,除了你的命而已。”

    猴爷瞬间来到她的面前,然后伸出手直接捏碎了她身边一个属下的脑袋,红的黄的液体溅得到处都是,尸体软趴趴的躺倒在了地面。

    “你们犯忌讳了。”猴爷伸出血糊糊的手拍了拍她的脸:“你背后那个大能力者是谁?说出来你可能会死的痛快一点。”

    “做梦!”

    她二话不说突然暴起,但却在腾空的一瞬间被撞到了一边,接着就看到张群出现在猴爷前方,双眼血红、面目狰狞的说道:“让我来。”

    猴爷耸耸肩:“你不一定能打的过。”

    “打不过就放她走!”

    “行。”猴爷吹了声口哨,闪到一边,像捏耗子一样把她的下属全部捏死:“我要吞噬他们的灵魂,然后……毓卿你懂的。”

    毓卿轻轻一笑:“一个都跑不掉。”

    “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呢,你是辩才的姐姐,我猜猜啊……你是不是智慧?”猴爷用手拍了拍脑袋:”对对对,我记得辩才提过,但我不记得了,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你这种喽啰,无所谓了。”

    说完,他往后走了两步,身后出现了一个椅子,他一屁股坐在上面,本来满脸的戏谑突然变得凶神恶煞:“欢迎来到地狱。”

    “你在这,我出去办事。”毓卿的脸也是臭臭的:“我可不喜欢看屠幼虐菜,我去干我的活了。”

    猴爷点点头,冷哼一声:“一个活口不要。”

    送了毓卿离开,猴爷彻底封闭了空间,而此刻的张群也变成了一副野兽的模样,压抑已久的能力在这一刻彻底解放。

    “姑娘,你的情报其实不准确。”猴爷看着又一次被张群给打飞起来的奇怪的女人:“我家张群早就超过半神了,他就算碰到大能力者都有一战,你太天真了。”

    而没想到那个女人在垂死之际反而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嘴角动了几下……而就是这几下,却让猴爷猛然瞪大了眼睛。

    “停下!建刚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