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526-妇科圣手
    猴爷的决定和会议表决不谋而合,当然……即使表决不通过也没关系,大不了退出协会就行了,跟叶菲比起来,协会不算什么。

    而也正是因为这样,猴爷这几天几乎是忙的脚跟不着地也没有合过眼,各种语言的学术资料看了一本又一本,还顺便用了一千二百只耗子做实验。

    不过试验的结果并不完美,一千二百只小白鼠,存活下来的不到六只,而六只中的五只都变异成了怪物且攻击性极强,最后不得不直接毁灭。

    至于那一千二百分之一没有成为怪物的小白鼠,那倒是真的神奇了,它的身体强度、速度、灵敏和智商几乎是一瞬间上升到了骇人的水平,只用了三个小时就通过了镜面试验、逻辑试验和社交反馈试验。

    “不够,还不够!”猴爷把样本数据甩到一边:“我需要是百分百!”

    在场的各种族科学家都蒙了,百分百什么概念?医学里就不存在百分百这个概念,不管科技多发达,在这种直接更改自身基因手术上都没有底。

    直到一个不速之客闯入了猴爷的实验中心后,这些科学家们的心才稍微安定一些,但仍然没办法达到百分百的地步。

    “无法强行植入,这只是种子,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老陈被轮椅推到猴爷面前,他仰起头翻看着手底下的数据,眉头皱了起来:“成功率最高只能到达百分之三十,这是最高了,现有的条件只可以达到这个程度。”

    猴爷双手撑在台子上,用手重重的抹了一把脸:“我知道,只是失态了。”

    知道,当然知道,虽然猴爷最牛逼的名声是大破坏者,但恐怕只有老陈才知道这个家伙其实是个正儿八经的科学家,在学识方面并不比任何一个顶尖专家要来的差,甚至更强。

    作为一个同行,老陈当然知道他明白这里头的危险,但他为什么还会发脾气?大概这就是关心则乱吧。

    “你这个老东西,算计了我这么多年。”猴爷深吸一口气,双手撑在背后,靠着台子看着老陈:“真的是不同意。”

    “那么你是答应我的要求了?”

    “放屁,我什么时候答应了。”猴爷不耐烦的挥手:“滚滚滚,再不滚你就熬夜熬死了,这几天你可不能死。”

    其实很多人不理解,明明老陈是猴爷的敌人,但为什么猴爷却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甚至相比较而言他对老陈还是比较客气的。

    但如果了解猴爷的人才会知道,在他这个层次了,哪有什么纯正的敌人之说,或者说只存在对手并没有敌人,因为纵观几个世界,除了大能力者之外,又有谁能有资格当他的敌人?

    而对手倒是有的,比如老陈。而当对手不再是对手了,其实心里也就没那么疙瘩,要知道猴爷虽然是一只疯狗,但这只疯狗可从来不对无敌意目标下嘴。

    老陈从头到尾可都没对他产生过敌意,虽然从立场上来看,老陈是坚定的反超能力者,但实际上呢?猴爷现在干的事不就是老陈一直希望看到的?

    不管是普通人、超能力者还是魔法师都被猴爷强行圈定在各自的轨迹上,就这一点来看,老陈亲自来都未必有这样的效果。

    而眼下,猴爷在老陈的眼里,却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人类守护者接班人。

    说来讽刺,一个大能力者却将要成为人类的保护伞,这说出去都会是个笑话,但老陈却好像认定了一样,穷追不舍。甚至违背自己的意愿,用禁忌的生物科学来帮助猴爷,只是为了让他能答应自己过份的要求。

    已经是给叶菲做手术的日子了,整个超能协会都在等待着手术的结果。不夸张的说,这一次的手术如果成功,那么一定能够载入史册。

    当然,如果准备时间再长一些就好了,半年?或者一年?时间再长一点,成功的概率会更大一些,到时候维佳马拉人的基因完全解码之后,这个历史上出现过的最强大的基因序列就能够安安全全的复刻出来了。

    如果说维佳马拉人和星灵哪个更强,稍微有些见识的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把票投给维佳马拉人,但也正是因为他们太强了,强到大自然不得不平衡掉他们的地步。不过究竟是不是大自然的平衡,既然史料上说是,那就是吧。

    傍晚降临,手术正式开始,因为不开始已经不行了,叶菲之前自己胡搞瞎搞已经让她的身体达到了极限,再撑下去基因冲突和排异会要了她的命,如果她命大不死的话,也会因为维佳马拉人强大的基因侵蚀变成一个异形。

    不管是死还是变成异形然后被猴爷打死,这都不是猴爷希望看到的,他就是要叶菲完完整整、安安好好的站在他面前,年老也好、年轻也罢,只要她能活下来就都无所谓了。

    “稳定液注入。”

    随着猴爷的命令,淡蓝色的液体从注射器中推入叶菲的血管,叶菲躺在手术台上看着只露出眼睛的猴爷,温婉一笑:“祝我做个好梦。”

    “你想做个什么梦?”带着口罩的猴爷笑着抚摸她的头发:“说来看看。”

    “我想……我想……”叶菲躺在手术台上,旁边是各个种族的科学家,各种尖端设备陈列在周围,因为稳定剂的作用,她的神志开始恍惚:“我想……”

    “说吧。”猴爷轻轻的说道:“想什么?”

    “想回到……回到遇见你的那一天……”

    说完之后,叶菲彻底陷入了深度的睡眠之中,带有安定作用基因稳定剂快速的让叶菲失去了所有的知觉,只剩下深层潜意识还在运行,也就是说现在叶菲除了做梦,什么都已经干不了了。

    “可以开始了。”

    猴爷戴上手套,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沉沉说道:“拜托了。”

    手术紧张的开始,全程没有一个人说话,那阵仗就好像是在某个著名医院里举行的专家会诊一样,气氛严肃,助手全部都是高精度的机器构造体,根本不会出现误差。

    里头气氛很压抑,外头也是一样,许多人静静坐在光溜溜、冷冰冰的金属走廊的地面上等待着结果。

    所有人都希望平安无事,但无论是谁都知道这份希望太渺茫了,即使有大破坏者主导,但仍然太渺茫了,这是神之领域,是神的领域啊!

    “我有点怕。”

    建刚靠在流苏的肩膀上,双目无神的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墙,而流苏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揽住她的肩膀,不言不语。

    建刚是真的怕,她怕很多事,比如害怕叶菲死去、害怕叶菲变成怪物、害怕因为叶菲的死猴爷变成怪物。

    而这,正是建刚最害怕的事情。

    曾经,她没有想过这些事情,她和叶菲一起长大,从小她就保护着叶菲,两个人一起打闹、一起看偶像剧、一起吃路边摊、一起洗澡,说好一辈子都要一起,但后来……不知为什么两个人就越走越远,远到叶菲已经变老了,而自己却仍然是那个样子。

    可现在,转回头再看时建刚却惊讶的发现,即使她已经很久没有和叶菲好好说一句话、好好吃一顿饭,但心底却仍然把她当成自己唯一的亲人。

    “会没事的。”流苏揉着建刚的脑袋:“你要振作一点。”

    “其实……叶子不应该这样的,她只是个普通人,她应该拥有自己的生活,会和一个她很爱很爱的人恋爱、和一个很爱很爱她的人结婚、生一个孩子,周五全家出去吃一顿饭,然后看着孩子上学、上班、恋爱、结婚、生孩子,自己再慢慢变老、死去,像所有普通人那样,安稳、幸福。可是……都是我,都是我才让她走上了这条路,她好强,可是她只是个普通人啊。”

    流苏看着建刚的脸,轻轻叹了口气:“你可知道,我曾经只是一个剑灵,寄存剑中,有神无形。直到有一天,有人用命将我幻化成人,我用了她的身子、使了她的剑,才发现我最期望的仍是陪着她云游天下。只是她再也不会出现,之后的一百多年,我活得如同行尸走肉,直到遇见初心,我才觉得我有个人样。后来我也想通了,人的境遇本身就是不可测的,与其黯然自恼,倒不如坦然接受。我想即便是叶菲不能回来,她也不会后悔吧。”

    “行了,你别安慰我了,你的语言组织能力很差的。”建刚坐直了身子:“你还是安安稳稳卖萌好不好,别安慰人了。你饿不饿?我去弄点东西吃,这台手术恐怕一时半会不会结束。”

    被建刚嘲讽的流苏噘着嘴,也不反驳……毕竟她知道自己的口才是个什么水准,没话找话果然是会被人耻笑的啊。

    坐在屋子里不知道时间,建刚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坐了多久,身边的饭盒已经堆了许多,但屋子里仍然没有任何动静,她也不着急,毕竟……现在没有消息就是最好了消息了。

    叶菲有些事走了,没能陪她到最后,但建刚一点都没有怪罪她,毕竟即便是同位异形体也并非是同一个人,两个人有着截然不同的灵魂还有着迥异的过去,所以想要流苏体会到自己的心情,非常难,真的。

    终于,当又一个夜晚来临时,手术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了,里头的人陆陆续续走了出来,这些高武位面的大能们走出来时没有一个是精神抖擞的,每个人都是满脸疲惫,即便是个体在这些人中最强的星灵也是满脸倦容,甚至连走路都需要机械构造体搀扶。

    这些科学家走的差不多了,但建刚却没看到猴爷,这让她心中不由得咯噔一声,然后快速的从地上爬起来冲进了手术室。

    而一进去之后,就发现猴爷正抱着腿坐在地上,满脸憔悴的样子看上去让人心疼,而旁边的叶菲已经被装入了一个特制的容器中,容器中充满了淡蓝色的液体,叶菲静静的躺在里头,看不出死活。

    “你没事吧……”

    建刚站在猴爷面前,轻轻问道:“叶子她……”

    “我有点累,等会说。”猴爷靠在墙边,像是一个刚干完苦力力工,摘下口罩之后,满脸都是汗。

    真的,看到猴爷这副样子,建刚都惊呆了,她什么时候看过这样的猴爷。自从与他认识以来,他从来都是吊儿郎当、独断专横、还带着他特有的放荡不羁,可现在……他哪里还有半点大能力者的样子,分明就是个累坏的孩子。

    等了大概一个小时,猴爷抽了整整半包烟,屋子里就跟孙悟空起了筋斗云一样之后,建刚蹲坐到了猴爷的身边,递给他一瓶水。

    猴爷接过说,仰头就给喝了个干净,根本都不带客气的,喝完之后他把瓶子一甩,顺着墙就出溜了下去,建刚看到他的样子,心里一疼,但站在旁边却毫无办法。

    能让一个大能力者累成这样,可想而知在手术这段时间里猴爷究竟经历了什么,但他却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坐在那抽烟、喝水、抽烟、喝水,样子憔悴的让人心疼。

    “谢谢。”

    猴爷听到建刚的道谢,他只是仰起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胡乱的挥挥手就当回答了,而建刚靠在旁边一言不发等着,也不知道是等着猴爷还是等着叶菲。

    大概又过了两个钟头,猴爷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走到仓门口看着叶菲静静睡在里头的样子,突然笑了出来:“你猜,她现在是不是在做梦?”

    大概……应该在的吧。建刚不确定,也无法从叶菲恬静的表情里看出什么。

    “她……还能醒来吗?”

    “能。”猴爷眯起眼睛:“我相信能。”

    “那我相信她,也相信你。”建刚走到猴爷身后,拽着他的衣角把脸贴到了他的背后,用沙哑的哭声低声絮语道:”我信你……信你……”

    猴爷没动没说话,只是拍了拍玻璃罩,就像往日拍叶菲的脸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