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520-你仔细考虑过你的处境吗

520-你仔细考虑过你的处境吗

 
    老朋友了,这十年来,这个老家伙没少给猴爷添堵,但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个老屁股却从来没有对猴爷产生真正的敌意。

    这一点很有意思了,虽然身为敌人但没敌意,而且这些年来老屁股只干了一件事,那就是研究怎样对付大能力者。

    研究对付大能力者啊,这是何等的狂妄自大又是何等的先知先觉。

    其实就算是猴爷也不得不承认,大能力者绝对是世界其他生物的敌人。这个群体就像是神,虽然不少人疯狂的崇拜,但真正能接受者还是少数,大部分人充其量就是个叶公好龙罢了。

    大能力者凌驾于其他生命至上,随意的改变他人的生死、随意的对另外一个个体或者群体予取予夺。

    一个跨入高阶智慧的群体,如果想要彻底的让自己、让自己的群体自由,那么第一件事不就是要挣脱桎梏么,而大能力者就是这最上层的桎梏。

    “我们是不是该来个拥抱。”

    猴爷把凳子拉了出来,往桌前一坐:“没想到今天在这个环境里见面了,点菜啊。别光坐着,这家店的菜不错。”

    本应是一场气氛严肃的会面,但猴爷却把会面地点选在了魔法学院外头的小吃街上,一家半露天的大排档,这个季节到处都是龙虾和花蛤,还有装在木桶里的扎啤。

    “老板,点菜。”

    猴爷要来菜单,然后把单子递给老陈:“这么些年,我今天才知道你叫陈少同,很好听的名字。”

    “谢谢。”老陈看看周围的环境,微微的皱起眉,但却没有什么话,只是低着头开始点菜。

    老屁股这次带了他的十三门徒过来,但唯独没有带毓卿,也许是因为知道了什么而失去了对毓卿的信任吧。

    不过现在在大排档上的却只有猴爷和他两个人而已。

    几道小菜,两大杯扎啤,热辣辣的就这样端上了桌,被夏天灼热的晚风一浇,透着一股惬意和舒服。

    “十年第一次见你真人,也是不容易。”猴爷给自己倒杯啤酒:“今天不谈公事,单纯就是久仰大名的老熟人的私人聚会。”

    老陈听他这么说,倒也笑着抬起了头:“我的断头饭吗?”

    “哈哈。”猴爷突兀的笑了起来,他点上烟抽了一口:“我如果真要杀你,你能躲去哪?”

    老陈沉默了一阵,倒也不置可否,因为他知道猴爷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如果面前这个人想要弄死他,他躲去天涯海角都没有什么用处。

    不多一会儿,一大盆龙虾和满满一盘的烤五花肉就被端了上来,猴爷伸出筷子指了指:“动手。”

    “你不会在周围埋伏了五百个刀斧手,摔杯为号吧?”老陈夹起一块五花肉放进嘴里:“那我就死的不明不白了。”

    哦哟,看不出来这个老屁股还是有点幽默感的,不像想象中那么沉默寡言,反而颇有大家风范。

    不过想来也是,人家可不是战斗人员,他是横跨几个世界的顶尖的科学家,在许多方面都是顶级的存在,随便拿出一个研究成果都可以引起世界哗然的知识分子,要是没点知识那怎么行。

    经过刚开始的尴尬之后,两个人倒是也放开了,往那一坐愣是聊得投机的不行,从生物科学一直讲到曲速引擎再聊到平行世界异同规律。

    虽然猴爷看上去很不正经,但他却不是个称职的大能力者,他和老陈一样也是个顶尖的科学家,也许在某些领域他并不如老陈研究的透彻,但在某些方面因为他得天独厚的优势,即使是老陈也不得不赶紧拿出小本子开始记录。而这些领域都是让凡人无法接触只能靠假想的学科,比如亚空间、比如虚空侵蚀、比如生命置换。

    特别是生命置换,这个理论是老陈无数次尝试但却无果的课题,这里头牵扯的问题太多太多了,甚至于即使是猴爷本身都是一知半解。

    当然,还有更加神秘的灵魂学,灵魂的世界,或者是死者的世界,这是猴爷也想搞明白的,老陈同样充满了兴趣。

    两个互为敌人的人,就在这样一个不严谨的环境中,进行了长达四个小时的长谈,聊到最后两个人的小本本上都密密麻麻记了一大堆的东西。而他们面前的食物也早已经变得冰凉。

    “你知道你走了弯路么。”猴爷嘴里嚼着一只龙虾,从本子上撕了一张白纸下来,然后写出了一堆公式:“在这个地方,你需要计算变量。”

    “对对对!我就说为什么这个数据我一直都搞不定。不过你这里也有问题,你自己看看,如果在第三基础基因上进行直接改造,死亡率会超过百分之七十,但你通过外部刺激对这一对基因进行干预的话,结果一样但后遗症却小太多了。”

    这就是两个人之间的聊天记录,这些记录让那些担心他们会打起来的人满脸懵逼,甚至之前还忧心忡忡猴爷会干死老陈的人都完全不相信他们的相处居然如此融洽。

    “还有,你别奢望复制大能力者。”猴爷抬起头,眯起眼睛看着老陈:“这是未来的你对你的忠告,你的日子不多了。”

    “是……”老陈默默点头,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淋巴癌晚期,已经转移到肺了。”

    “你不能治么?”

    “可以,但我已经把所有基因病的治愈方法都毁掉了。”老陈摆摆手:“当人类破解了人命之谜,就代表一切人类的文明走到了尽头。而你发现了没有,至今为止我们所发现的所有的文明,都是人类和人类亚种的文明。”

    老陈在纸上画出了一个圆,然后把它分割成了许多个部分并用笔戳了其中一个部分:“我们在这,仅仅在这。外面的世界我们至今没有接触,多元宇宙……太大了。”

    是啊,太大了。就算是猴爷也不得不承认,单一宇宙就已经很大了,但多元宇宙的广度真的是太可怕了,大到光是人类区到现在都还没探索完毕……

    “你知道自己不行了,然后把治疗方法毁了?这个逻辑我怎么有点听不懂?”

    面对猴爷的问题,老陈只是笑了笑:“死亡是任何一个自然人都不可避免的过程,是大自然规律。当人类掌握了不死秘诀之后,也就离灭绝只剩下一步之遥了。永生不是恩赐,是禁忌。”

    这句话猴爷深以为然,死亡是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想起这个他就下定决心明天去叶菲那转一圈,因为听建刚说,她……已经快要把自己变成不死生物了。

    “好了,点到为止,今天不谈公事。”猴爷让老板过来把菜热了一道,然后靠在椅子上对老陈说:“虽然是敌人,但我对你的理念是很支持的。你看到了这所学院吗?”

    “有耳闻,魔法。关于魔法,我们或许都理解的太少了。”老陈看着仍然热闹的街道:“但有一点你比我做的更好,就是让地球以一种很均衡的方式运行了下去,不管是哪一种力量都不能一家独大,这一点是正确的。”

    “而我。”老陈咳嗽了两声,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流了出来:“我做了世界上最错误的决定。”

    “复活鱼龙。”

    “是的。”老陈惨然一笑:“当看到他之后,我才明白,你并不是敌人。”

    猴爷心情很好,因为什么?因为自己被认可了啊!这些年来,前半段他一直在寻找过去,后半段一直在改变未来,而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让自己得到认可,可到头来……认可他的却是敌人。

    “近两年,我一直在给你们这些人分类。最后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你们其实是在捉对厮杀。”

    捉对厮杀?这个词有意思呢,不过想来却是也是这样,大能力者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处于杀戮状态,就跟养蛊一样互相厮杀着,然后一代一代的更新迭代,就跟显卡一样……

    “为什么呢?”猴爷抱着一条腿:“我很困扰。”

    “抛开大宇宙意志之外,我认为更多是因为一种规律,但我一直摸不透这个规律。不过今天你既然说不谈公事,那我们就聊聊私事。”老陈在这卖了个关子:“我这次来,其实不光是来跟你们和解的,还是要给你送一份大礼。”

    “给个提示。”

    “明天再说。”

    老陈这个老屁股笑着喝了一口啤酒,但突然一口咳嗽却让整一杯啤酒都被鲜血染红,他尴尬的把杯子拿开,把啤酒倒在地上:“我大概还有三个月,这三个月里,我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突然而至的合作,要放在往常的话,猴爷还真不敢相信他,因为到现在为止,能够让猴爷称得上的敌人的人很少,就像能被他称之为朋友的人一样少。老陈刚好算一个,以一个凡人之躯能做到这一点,不容易了,真的。

    “那好,明天等你好消息。”

    “嗯,我会把所有的技术都归还塔城,但我并不是给你们所有人,我只给你和你的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