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五零七、我们来日方长啊。

五零七、我们来日方长啊。

 
    “你断定狮子帝国会输?”

    “当然。”

    “以我对狮子帝国的了解,你们并没有能力对付我们的魔像。”

    在一张长桌上,只坐着两个女人,幽暗、昏黄的灯光把这里的气氛渲染得压抑又深沉,但却透着一种莫名的神秘。

    两个人一边用餐一边用老朋友聊天的语气聊着天,表面看上去一团和气,但仔细听聊天的内容却让人背脊发凉。

    “战争带来的灾难对你们来说恐怕更难以承受不是吗,暗精灵本来就一无所有,最多只是回到那个幽暗的世界罢了,可你们却要承担难以想象的损失,饥荒、暴乱和足够颠覆帝国的起义。”

    “真是有意思,维儿。”塔娜把一块烹饪得汁水横流的牛肉放进嘴里小口咀嚼着,在吃完嘴里的东西之后,他用餐巾擦了擦嘴:“你居然在和我谈判呢。”

    “这是我的职责。”

    “以前那个胆小的维儿呢?”

    “死在了男人的床上。”维儿眼睛飘向一边:“而且这也与你无关。”

    “好吧好吧,与我无关,但有一条是需要你明白的。我来这里并不是和你谈判的,我只是过来看望一个失去联系很多年的朋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塔娜站起身拂袖而去:“而至于暗精灵,没有资格和我谈判更没资格和狮子帝国谈判,你们难道没有感觉到你们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吗?哦……对了,你们这种狂妄自大的种族,根本看不到近在咫尺的危机。”

    她说完,转过头指着维儿手上的戒指:“记住,保存好它,也许你最后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它的身上,别怪我没提醒你,维儿姐姐。”

    塔娜离开,维儿一个人坐在位置上,静静的看着塔娜离开的背影,那种奇怪的感觉再次涌上来,就好像中午时看着那个大男孩离开自己时的感觉一样,沉沉的失落感,仿佛丢了什么东西一样。

    如果放在以前,她会毫不犹豫的凑上去,用彼此都熟悉的方式约上塔娜一起男扮女装去城里的酒馆里放纵一番,但现在她的身份已经是皇后了,她虽然几次想追上去,但是最后都被自己生生的遏制住了心中的念想,咬着嘴唇忍住了那喷涌而出的关于过去的美好记忆。

    而现在她能够做的就是抬手看着那枚奇怪的戒指,这枚蕴藏着大量能量且美丽无比的戒指仿佛给了她莫大的安慰,让她再次想起了那个大男孩傻乎乎的笑容。

    这种若有若无的思念让她心乱如麻,但她并没有抗拒,因为能够享受的东西已经不多了,河中类似爱情的感觉对她来说已经成为了顶级的奢侈品。

    可就在她想尽办法帮助暗精灵续命的时候,她的随身侍女却已经出现在了精灵王城,跪在精灵王的面前,小声叙述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甚至还有一小段用魔法水晶录制下来的画面。

    看到这些画面之后,精灵王的表情十分难看,他身上的肉开始像水波纹一般的颤抖起来,呼吸急促、双目也开始变得充血赤红,坐在皇位上就像一条已经下了锅但眼睛里仍然闪烁着诡异光芒的草鱼。

    “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的,陛下……我并不敢骗您,虽然小姐她是我的恩人,但我真的不希望看到她干出损害暗精灵一族的行为,陛下……您一定要相信我啊!”

    台下的侍女正是那个由女武神伪装出来的构造体,但因为拷贝了全部的重要记忆和所有的动作习惯,所以根本没有人可以辨别真伪,甚至于连暗精灵皇帝都浑然不知自己挣在被人引导者走向深渊。

    当然,这个构造体的存在其实就已经开始让人类的道德底线开始触底了,因为曾经有很长时间人类的科学家一直在讨论人工智能到底能不能取代人类生活在世界上。

    当时大部分人的观点都是他们并没有那样的能力,但现在这个构造体却已经做到了那些科学家们估算的地步,不过如果真正的内行却还能够发现漏洞的,只是这些漏洞很快就会被修复,就像星灵所说的那样,碳基生命的每一项进化方案都经过了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年的积累,而硅基生命的进化却只要一根足够快速的数据线就已经完全足够了。

    “来人啊。”

    精灵王喊来他的侍卫长后,把手中的魔法记录水晶放到了他的手中,然后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去鉴别一下真伪。”

    “是!”

    其实从这个小细节来看,他对维儿还是很有感情的,不过也难怪,毕竟维儿至今都是整个暗精灵帝国里数一数二的美女,而且也不像其他暗精灵那样愚蠢、肤浅,可以说她是精灵王见过的女人中最聪慧也最机敏的,即使现在已经几乎可以确定了,他仍然抱有一丝希望。

    这个等待其实是很漫长的,他坐在漆黑无光的大殿中,整个人的内心都是焦躁的,但却什么都无法做,那种感觉就好像在医院外头等待亲子鉴定的父亲一样,忐忑中还抱有一丝希望。

    他不知道要等待多久,但他的脑子却一直飞速的运转着,他甚至已经想好了如果这个侍女说假话之后自己将对她做出怎样残忍的惩罚。

    对,把这个恶毒的侍女活生生的剥皮,然后让她如同生青蛙一样挂在城门的旗杆上自然风干。

    不知道等了多久,侍卫长面色古怪的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侍女,然后凑到精灵王的耳边小声说道:“陛下,法师团队鉴定结果,这是真的,并没有造假。”

    “这是真的”四个字仿佛平地的一道惊雷响彻在了精灵王的耳朵中,他的心猛然收紧了,在这一刻他甚至想要一把火烧掉这座见鬼的宫殿,可是他作为皇帝,必须保持自己的仪态,只是脑子却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样去办。

    “你们……都下去吧。”

    “是。”

    侍卫长和侍女都在黑暗中慢慢退下,接着只剩下精灵王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中。

    他恨,恨得恨不得生吃了维儿那个贱人。他扪心自问这些年对维儿绝对是顶顶好的,身为皇帝却始终只有她一个女人,作为皇帝却把所有的宠爱交给了一个女人,着不光是不正常,甚至可以说是执念了。

    可现在,他深爱的女人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情,不光丢光了皇家的脸,还让一个男人和一个丈夫的身心受到了无以复加的伤害。

    “来……来人!”

    思绪良久,暗精灵王突然大发雷霆似的把手边的杯子扔到了地上:“把维儿给我宣回来!回来之后直接关进死牢!”

    皇家侍卫长再次出现,半跪在地上接下了暗精灵皇帝的口谕,然后转身带着人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而就在此时,维儿正坐在书桌前起草一份和谈文书,她每字每句都很斟酌,因为这一份东西可以说将会改变整个暗精灵的命运,让族人不需要再蛰伏在黑暗之中。

    她明白,这大概是最后的机会了,虽然说不上为什么,但她女人的第六感却告诉她,如果错过这个机会,那么暗精灵将迎来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时代。

    可正在她将要结尾时,大门突然被推开了,王国侍卫长从外头走了进来,这个面容冷峻、眼神毫无感情的侍卫长是精灵王最相信的人,甚至可以说没有之一。所以当维儿看到是他来了之后,微微皱起了眉头:“怎么是你?有事吗?”

    “陛下宣你回去,请跟我走吧。”

    维儿一愣,小心脏立刻砰砰的跳了起来,但表面上却仍然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我现在是钦差。”

    “抱歉,皇后殿下。”

    说完,他走上前直接用束缚法术把维儿捆在了其中,而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维儿都愣住了:“你大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当然,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殿下。请跟我走吧。”

    维儿不能反抗,因为他知道这个侍卫长的能耐,自己绝对不是对手,这是精灵王身边最强大的护卫,也是最忠心的鹰犬,他既然会来这里,那么一定是因为精灵王的命令。

    而能让维儿想到的唯一事情……

    “走吧……”她没有反抗,只是赤着脚跟在侍卫长身后,慢慢走了出去,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

    很快,他们通过传送门,回到了暗精灵王城,维儿甚至都没有见到精灵王,就直接被投入了天牢。

    接着外头凄冷的月光,她彻底明白到底是什么事了,但她并不明白这件事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这件事只有三个人知道,她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侍女还有……那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大男孩。

    但她无论如何也不认为这两个人会出卖她,而事到如今,她能做的事,就是静静等待了。

    “什么?维儿被带走了?”

    “是的,公主。我们的眼线亲眼看到她被人带走了,而且身上还带着魔法镣铐。”

    听到这个消息,塔娜也是皱着眉头坐在位置上,她根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这样,明明在几个小时之前,维儿还在意气风发的和自己讨价还价,甚至塔娜都预料到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她的谈判文书就到了。

    到底人算不如天算,维儿居然在半夜就被带走了?

    “能调查是什么情况么?”

    “据说是暗精灵的皇家侍卫长亲自过来缉拿的。”

    皇家侍卫长?乖乖,这可了不得。别人也许不知道这个皇家侍卫长是什么概念,塔娜可是清楚,在狮子帝国的典籍里记载过,暗精灵的皇家侍卫长那可是代表着暗精灵的最高武力,也是为皇帝保命的最后底牌,他们是世袭者,每一代的侍卫长都具有月神的赐福,魔法免疫且战无不胜,虽然他因为神启的原因无法主动攻击,但任何一个想攻击他的人都没有能够活着回来。

    而现在维儿居然是被这种怪物抓回去的?她到底干了什么?谋反吗还是给精灵王下毒了?

    在所有知情人的猜测下,第二天清早暗精灵的外事官就开始奉命驱逐塔娜公主了,并告诉她不再和狮子帝国进行谈判,邪恶的狮子帝国必须被消灭,而且如果塔娜不在十二小时内离开东北邦,那么暗精灵将会针对她采取一系列的行动,包括但不限于将她劫持为人质。

    这话说的有点狂,塔娜真的一点都不怕,别的不说,她的正牌老公就在东北邦,虽然不知道确切的地点,但他一定在这里。而在他的面前,她倒是想见识一下暗精灵到底能把她怎么样。

    不过呢,既然人家已经下逐客令了,那么她走就是了,不过作为一个公主而且还是狮子帝国实际统领者被这么硬生生的赶走,那着实是一件没有面子的事,所以塔娜在离开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命令魔导炮对东北邦进行了三轮炮击。

    这三轮炮击之后,就代表和谈破裂了,以后也没的谈了,狮子帝国的大军也正是开始前压,一时之间东北邦的天空被笼罩在了战争的阴云之中。

    “什么?她被带走了?!”

    “对啊,被抓走的。现在应该去门里头了。”

    变态强听了猴爷的话之后,满脸焦急的在屋子里打转,时不时看了一眼外头的旌旗招展、鼓声连绵。

    “不行,我要去救她。”

    “喂……那是人家家,你想干啥?”

    “可你说她是被抓走的!”

    “对啊,被抓走的。而且好像连鞋都来不及穿。”

    猴爷估计刺激变态强,弄得他抓耳挠腮的,像只猴子。

    “我要去门里!”

    “你确定?不一定能不能回来呢。”

    “就算是死,我也要去!”

    行啊,看不出来这变态强还是个性情中人,明明就是约个炮,现在却深陷其中啊,这可不是好事的说。

    “你们不陪我去,我就自己去!”

    “去去去,你都这么说了。”猴爷侧过头看了张群一眼:“你留下镇守?”

    “行啊。”张群坐在沙发上织着毛衣:“反正你不是说达达那小子也在那边呢么,那就去呗,不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绕这么大个圈子。”

    “因为游戏规则你知道吗?就像电梯里和公车上不能抽烟一样,是游戏规则。”猴爷喝了口热可可:“身在罗马,就要像罗马人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