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五零四、蝴蝶飞啊
    当夜,皇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搀扶着床边的扶手,呼吸不定,表情也变得狰狞了起来。

    “小姐,你怎么了?”

    旁边的侍女连忙给她取来热水,这是她当女孩子时候就带在身边的侍女,所以即使在现在,在没人的地方这个侍女都会称呼她为小姐而不是皇后殿下。

    “那个王子根本就是假的!”

    皇后咳嗽了两声,然后大量的鲜血从她的鼻孔里喷涌了出来,她连忙用毛巾捂住了口鼻,缓了好久才缓过来,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仿佛受了重伤一般。

    “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只是被冲击了。”皇后咬牙切齿的说道:“可恶!”

    “那为什么不召集卫视把他们都抓起来啊?”侍女很天真的问道:“然后杀他们头。”

    “你这个傻姑娘,你让我怎么放心让你嫁人。”皇后脱掉外套,只穿着抹胸躺倒在了床上:“我们现在的人手,恐怕连他们那些女卫士都打不过,更别提那两个贴身护卫了。”

    “啊?这么厉害吗?”

    当然厉害,维儿皇后当时只是想试探一下那个头发泛白、凶神恶煞的男护卫,但反而自己遭到了重击,甚至人家还指着她的鼻子让她不要施展法术,这对一个魔法师来说就代表着绝对的压制,至于另外一个护卫她没去试探,因为从一开始她就感觉到有一股来自那个人的精神力一直锁定在她身上,带着耀武扬威的炫耀和不可一世的猖狂,而且也压制的非常狠,仿佛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要弄死她似的。

    相对来说,最弱的反而是那个王子,自己甚至都没用精神力,只是用美色勾搭了一下就差不多上钩了,可从那几个人的表现来看,所谓的王子根本就是一个傀儡,真正说话算话的就是那个头发泛白的怪人。

    其实说实话,皇后对假王子还是很有好感的,因为他给她一种感觉,就是那种好多年前邻居家穷小子的感觉,能够让人回忆起甜甜的初恋,只是那个穷小子因为出身是低阶暗精灵所以他们并没有在一起,而且再后来,皇后回家时看到那个男人时,他的眼里已经只剩下敬畏和恐惧了,当年眼神里的情谊已经消散殆尽了。

    而今天那个假王子的眼神却让她想到了当年梧桐树下的那个青涩的少年,一瞬间唤起了她的好感,所以早已经识破了那个所谓王子的伪装,但仍然配合他的演出视而不见。

    “她识破我了。”

    同样,在变态强回到皇后安排的住所之后,把脖子上的纱巾往沙发上一扔:“而且基本上不到十分钟就识破了。”

    “你怎么知道?”

    “我接触的女人可不少好吗,小姐姐保护协会你以为是吃白饭的啊?女人的分类到底也就那么几类,我还做个大数据建模呢。”变态强像癞皮狗一样躺在了羊绒地毯上,毫无气质可言:“但是她没有选择拆穿我。”

    “为什么?”张群端着一杯香草汁走了过来,放在变态强面前:“香草能够解除心灵魔法的后遗症。”

    变态强坐起来接过饮料:“放心,她还没办法引诱我,我魔抗有点高。”

    “哦?怎么说?”

    “我身边可是有个魔女碧婷,这俩人很像,碧婷也总爱折腾我,久而久之我也就有抗性了。”变态强喝了一口香草:“谢谢哥。”

    “那你还没说她为什么不拆穿你呢。”

    变态强站起来,看了看正在等答案的张群和静静坐在那看窗外的猴爷,长出一口气后说道:“其实万变不离其宗嘛,你们看来没仔细研究过小姐姐们,其实不管是怎么样的小姐姐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当下情绪性动物。”

    张群哦了一声,眼睛发亮:“怎么说?”

    “哥,你自己想想,你接触过不少人了,是不是感觉男人总是会许下关于未来的诺言,而女人很少关于未来的考虑。这就是因为女人是一种当下生物,也就是说你跟女人聊未来她们是不感冒的,但如果你跟他们聊今天上映的电影、正在吃的午餐和她今天口红的新色号她们就会变得异常敏感和热情。”变态强举起一根手指说道:“如果今天我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同样聪明的男人,我们一定已经被拆穿了,但很可惜今天坐在对面的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年轻女人。虽然比我大一点,但仍然很年轻啊,即使她看破了我的身份,但仍然会因为对我的好奇而选择不拆穿我,因为我能够充分调动她情绪,也就是当下感受。”

    “什么是当下感受?”张群眯起眼睛认真的问道:“你等等,我做个笔记。”

    “不用,哥。很简单的。”变态强盘着腿坐在地上,笑眯眯的说道:“哥,其实你就记住一个诀窍就好了,女人很少会去揣摩你深层次的东西,大多数年轻女孩子只会选择你给她的第一感觉,比如衣着、谈吐、眼神等等,衣着代表品味、谈吐代表知识、眼神代表态度,这些都是流于表面的东西,但这些东西都能很快的调动一个女孩的当下情绪,让她们感觉到高兴和亢奋,为什么受骗大多数都是女孩,因为情绪化让她们失去相当一部分的判断能力。那个小皇后很聪明,但同样也是情绪生物,我能让她开心,她就会让我多当一阵子王子,就这么简单。”

    这家伙,厉害的。深藏不漏啊的少年,不过好像全部的脑细胞都用在对付女人了吧,平时也不见他这么强的说,很多基本常识都缺失的人,说起大姑娘居然一套一套的。

    “明天早晨我还要去见她,而且她好像受伤了。”变态强回头看着张群:“是你吧,哥。”

    张群耸耸肩,用手指了指猴爷,而被他指的猴爷则像藏狐一样满脸冷漠的转过头,突然开口说道:“你们说我去换个莫西干发型怎么样?”

    这种前言不搭后语、逻辑混乱的语言只有猴爷能说出来吧,之前还以为他在思考什么高深的问题,现在才发现他居然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用什么发型比较好。

    不过说起来,他自从一夜白头之后就变得越来越混乱了,张群注意到了这一点,以前他是个喷壶,但现在他的话却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都是自顾自的陷入沉思,而且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大家都以为他在思考对策的时候,他其实在想香菇烧肉和萝卜烧肉哪个更适合当晚餐,而当大家都以为他在想海带排骨和玉米排骨哪个更好吃的时候,他想的却是关于深化适应社会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

    这个思维跨度溜溜溜啊,但又没办法,谁让他才是头儿啊,所以他哪怕在想屎好不好吃也没有谁能去纠正。

    “你说,怎么样的男人比较容易吸引女人。”

    张群选择无视猴爷,继续问道:“说说你的看法。”

    “其实要分年龄段的,不是绝对的,有人喜欢阳光男孩、有人喜欢成熟大叔。不过有一种人是通吃的。”

    “嗯?”

    变态强回头指着猴爷:“这种。”

    “不可能!”张群跳了起来:“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他!”

    “真的……他这种人很神奇的,但前提是需要有一定的时间去接触。优秀的女人是逃不开这样的人的魔爪的。”

    “主角光环而已。”猴爷站起身走了过来,低头瞄了一眼变态强:“明天我给你创造单独和皇后接触的机会,上了她。”

    “哈?”

    变态强一愣:“老吕,你说啥……”

    “上了她。”猴爷复述了一句:“考验你能力的时候到了。”

    “大哥,你知道我学院派啊!”变态强都懵了:“我真处男。”

    “那就让一个有经验的大姐姐帮你解决吧。”猴爷拍着他的肩膀:“反正这是你的任务,我需要送个绿帽子给精灵王。”

    “你又在想什么疯招,而且不是那么简单的吧。”

    猴爷听了张群的话,微微一笑,走到窗口点上烟,静静的看着窗外:“这可是大好的机会,让那个半精灵登上王位能不能成功就看你了,傻强。帝国需要你的小弟弟。”

    “我跟你说,我的魔法师等级可比她低,到时候别给我弄死了啊,老哥。”

    猴爷笑了出声,眯着眼睛看着变态强:“我再给你准备个礼物,保证让你爽上天。”

    “别给弄什么跳蛋***啊。”

    至于猴爷会拿什么东西给变态强,说实话就连张群心里都没底,毕竟这家伙的思维跳跃能力不是常人能比的,说不定真的会拿出点什么羞耻的东西出来,到时候真的会丢死人的呐。

    当然了,变态强其实也很忐忑,虽然他是个学院派,但从一个男性的角度来看,要说对维儿皇后不动心那真的是假话,暗精灵本身就好看啊!皇后更是好看,再加上那种莫名其妙的吸引,让变态强很是恍惚。

    “为什么突然这么要求?”

    “因为我觉得是时候要顺应一下读者要求了。”

    “你有病吧!”张群伸手摸了一把猴爷的脑袋:“整天说些奇怪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