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四百九十一、狰狞的黑魔法(上)

四百九十一、狰狞的黑魔法(上)

 
    大规模的搜捕在城市内展开,街道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嚎哭声和惨叫声,大量的士兵在街道上横行,大量的人类和底层暗精灵被捕捉,他们所有的罪名都是因为间谍罪,只要稍有反抗就格杀勿论。

    行事风格像极了红色高棉的做派,甚至于如果有高层暗精灵胆敢庇护这些逃犯,那么等待他们的下场也不会太好,三阶以上包括三阶的都会遭到鞭刑,而三阶以下甚至也会直接被处死。

    而且街上越来越多从门口走出的暗精灵占据了原本属于土著的房屋,城市几乎一瞬间就被暗精灵所占据,他们携家带口的入住了一切都准备妥当的别人的家。

    街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尸体,士兵的脚步匆匆,也经常会有被麻绳串成一串的犯人走在路上,时不时被那些士兵用力鞭打。

    这种搜查不是特定的,而是挨家挨户的搜,如果身份核对不上或者有跟狮子帝国做生意的人都被直接拉走,而那些外来者也被尽数驱逐,甚至连自由法师都被下了限时驱逐令,而在出城时除了登记在册的随从之外,他们无法带走任何人。

    然而这种驱逐其实就是变相的杀害,他们谁不知道城外现在根本就是一片死地,那些到现在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的怪物封锁了城市,出去的人无一例外都被击退或者杀死。

    但因为这种驱逐并不违规,所以那些法师只好结伴而行,一同上路,并把希望寄托在远在千万里之外的狮子帝国能够派人将他们接到安全地点。

    当夜晚降临时,外头传来的消息称现在城市几乎已经被清空,但围捕并没有停下,任何可疑人物都会被逮捕,而被暗精灵逮捕,意味着恐怕是再也回不去了。

    “你们大概要在这住上一段时间了。”

    那个矮胖的暗精灵在深夜时从上头下来,手中拿着不少食物,虽然食物很粗糙,但至少不至于让人饿死。

    他把住在他地下室的几十个人聚集在一起,一边分发食物一边说:“暗精灵彻底疯了,他们不知道自己在走向灭亡。”

    “你是高阶暗精灵。”猴爷坐在他面前笑道:“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

    “最初的法典中,暗精灵都是独立而自由的,我们遵守自然的法则、我们崇尚远古的平静、我们追逐月亮的光芒。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种族热爱和平,那么必是暗精灵。然而直到邪恶的黑魔法传入暗精灵之后,我们的种族就发生了让人无法接受的变化,所以我就离开了,来到这里开了一间酒馆。”

    “为什么没人来搜查你?”

    “谁敢?”

    这句谁敢说得倒是霸气侧漏,这个中年暗精灵的眼睛微微抬起来:“即使是ra也不敢轻易对一个下议会曾经的议长动手。”矮胖暗精灵笑着对猴爷说:“你是几阶祭祀。”

    “实习。”

    见到猴爷没说实话,暗精灵也只是笑了笑,把食物分发完毕之后,缓缓转身离开了这里,但走之前他回头看了猴爷一眼:“方便跟我来一下吗?”

    猴爷想了想,然后索性也站起来跟着他走了出去,他们两人推开一间无人居住的屋子,暗精灵大佬点起魔法灯坐在一张椅子上:“请随便坐,我刚才感觉到你有问题想问我,尊贵的传奇祭司。”

    “传奇祭司?你怎么看出来的?”猴爷拉过一张凳子坐在他对面:“作为老年人,洞察力不要这么敏锐。”

    “你知道天空壁垒是怎么来的吗?它是曾经的精灵王作为国礼送给人类君主的,用的是已经绝种的幻影蜘蛛的蜘蛛丝织造,再加持了暗精灵十五个长老的防御魔法。本身就是一件神器,在之后人类不断给他加持,一直到现在使它成为了坚不可摧的堡垒。这本应该是皇家魔法协会的至宝,但却穿在你身上。据我所知,天空壁垒只有帝国皇帝才有资格穿在身上。再从这段时间的传闻来看,你应该就是狮子帝国的实际控制人塔娜殿下的丈夫,或者说你才是狮子帝国的实际控制人、亲王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猴爷朝他竖起大拇指,老家伙可以啊,就从一件衣服看出了猴爷的身份,不过这也难怪,人家都说了他曾经是暗精灵下议院的议长,这可是直接参与国家政策的制定者,上了这个档次的人,说是蠢那是不可能的,这见识、这眼力,没谁了。

    “如果没猜错,亲王殿下大概才是现在动乱的始作俑者吧。”议长眼睑低垂:“如果不是在这遇见你,我根本想不到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说呢,其实我什么都没干,事情发展到这样,大概是你们自己本身就快崩了。用旧世界的理论来支撑新世界注定要崩,只是没想到崩的这么快。”

    是啊,其实猴爷干了什么呢?没有干什么,他只是干了两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个是利用神秘的力量封锁了城市,制造了恐慌,第二就是扶持了一个游击队。

    女武神的封锁,其实说到底并不是那么可怕的,如果集群方式突击很轻易的就能穿透封锁线,但之所以发生这样的情况,说白了就是暗精灵自己比较怂,不光是比较怂,而且还对自己没自信,加上理念保守、走孤立主义路线,导致他们城里的恐慌加剧。

    而民众发生恐慌之后,他们既不安抚民众也不处理危机,反而是担心这帮**动摇自己的统治权威,然后开始施行高压政策。

    其实以正常人、特别是经历过叛乱的地区和国家的人的眼光来看,这种行为蠢的不行,可暗精灵可是被囚禁了千年,也就是说他们封闭了千年。就拿地球上的现代人来说,任何一个人回头去看一千多年前的国家政策,大部分都是愚蠢且不合理的,甚至只要稍微对历史有研究的人都能够提出更好的意见,甚至彻底解决问题的根本。

    但别忘了,这种智慧不是现代人生来就有的,而是经过了无数前人摸索,用鲜血、生命和国破家亡探索出来四个大字“此路不通”,远的有无数次试毒走出来的国家大一统,近的有苏联的分崩离析。

    但谁来给暗精灵探路?没有人,即使是狮子帝国也是被近乎一波团灭之后破后而立的,所以暗精灵仍然沿袭着在门那头的统治方式。

    而猴爷做的就只是为这种高压统治下的青青草原上点一把火,至于这把火能把这个世界烧成什么样,他不管。毕竟他只是提出理念,并没有使用任何力量不是。

    “你说的倒也没错,我已经三十年没有见过精灵王了,他曾经并不是这样的。”议长转过身,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窖藏的酒再取出两个装满灰尘的杯子,手腕转了一下,一团银色的光闪过,杯子立刻光洁如新:“能与亲王殿下见面,真的是意外之喜,不介意喝上几杯?”

    “我不喝酒。”

    “很好。”议长再次从旁边拿出了一个翠绿的罐子:“那就尝尝暗精灵的特色酸汁吧,这可是快要失传的手艺。”

    倒上了一杯粘稠的绿色的液体,猴爷抿了一小口,当时一股浓厚的酸味直冲脑门,他感觉鼻涕眼泪都要被冲下来了,但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爽快感升腾而起,口水大量分泌之后满嘴的甜。

    “可惜我的夫人已经过世,不然再让她给做上一份果子饼,配上这酸汁,真的是人间的美味。”

    “嗯,我同意。”猴爷再次抿了一口:“你这个配方卖不卖?”

    “嗯?”

    “我是个生意人。”猴爷挥舞着手:“我有一大堆人要养,需要钱。”

    “哈哈哈哈,如果你能解决眼前的事,我就把我所有的秘方给你。”

    “你还是心向暗精灵。”

    议长微微抬起头:“毕竟那是我的族人。”

    “你对暗精灵的血统,或者说是种姓论怎么看?”猴爷翘起二郎腿,摆出了十分轻松的姿态:“就是现在你们的体制。”

    “这是错误的,是不可饶恕的错误。它甚至与曾经的至高法典背道而驰,暗精灵并不在意血统,我们是非常具有包容性的种族,我们甚至不在意是不是暗精灵,只要能接受我们的理念、尊重我们的文化,那我们便是一家人。没有所谓的劣等精灵的说法,曾几何时半精灵都是我们和人类交好的见证,而且历史上所有的半精灵都更加聪明。至于把精灵分成四等,那更是我不可理解的。”

    “哦?怎么说?你们长得确实不一样。”

    “不一样是因为我们信奉的神明不一样,神明给我们的赐福不一样,但母神都是至高无上的月神,而我们信奉的则是她的四个孩子。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平等的信仰被分出了等级。”

    原来是这样……看来果然是有人人为的扭曲了暗精灵的价值观,如果没猜错的话,每个神给暗精灵的赐福不一样,那么给现在所谓的底层暗精灵的赐福大概就是优秀的繁殖能力了。

    “好了,我们言归正传。我希望一个正常暗精灵国家,那么你想要什么?我们没有土地、我们没有资源,我们什么都没有。如果你能帮助暗精灵度过这次难关,我可以提议将我们的公主嫁给你,到时你就可以成为这个世界权利最大的人。”

    “哈哈哈哈哈。”猴爷靠在椅子上笑得不能自已:“权利,我要这权利干什么,如果我真想要,还轮得到你给我?”

    “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玩。”猴爷歪着头:“我的人生已经被一双无形大手给掌控了,我不希望我再丧失这么唯一的乐趣。”

    “你用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生命在玩游戏?”

    “是的,怎么?”猴爷仰起头:“有问题?如果我愿意,我甚至可以在一天时间里清理掉这个星球上所有的生物,但我不想那么干,那样没意思,我的任务就是多走走看看,看看这个世界,看看所有的世界。”

    “恕我听不懂,但我请求你能够给暗精灵一次机会,一次弥补愚蠢的机会。”

    “当然。”猴爷点头道:“城外的队伍,他的首领是一个半精灵,名叫凯撒。”

    “我知道,他已经成为了一级通缉犯。”

    “凯撒这个名字是我起的。”猴爷的手指轻轻扣响桌面:“是地球上一个挺有名的皇帝。”

    议长的眸子猛然收缩,他盯着猴爷:“你要让暗精灵内战!”

    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啊,这半句话都能摸出猴爷的意思,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有意思,猴爷实在忍不住再刺激他一下。

    “大概是这样的吧,但如果呢,你们不打这一战,那么一个月后狮子帝国和地球的联军会对你们发起进攻。”猴爷的手摆出了个爆炸的样子:“然后,就没然后了。这个世界不再存在暗精灵。”

    “你……”

    议长的表情狰狞,他捂着胸口,仿佛在用力压抑着心中的怒气,但是过了一会儿他的情绪大概是平复下来了,低头沉默不说话。

    “你肯定很生气,但你想想看,严格来说我们是敌对势力,你为你的民族着想,我为我的地盘考虑。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我们甚至都不需要博弈,只需要给你多一点思考空间你就会明白。是由自己的人推翻自己的人,然后重构你心目中的暗精灵,还是由人类推翻暗精灵,然后把暗精灵改造成他们想要的样子,这个选择很难吗?”

    很难吗?当然不难,但心理上的抉择就让人难以承受了,毕竟战争一旦爆发,不管哪方胜利都会造成暗精灵人口锐减,到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引进人类进行后代繁殖,血统恐怕就此没有了,而且还有可能被人口基数爆炸的人类给反侵蚀,这是一个聪明的暗精灵都不希望看到的。

    “你好好思考一下,我现在就把选择权放在你的手上,暗精灵的生或死了。如果你同意,那么我就继续扶持那个游击队而如果你不同意,我立刻召集狮子帝国组成联军。我希望你们能够有能力抵抗住地球和狮子帝国的合击,祝你好运。”

    “好吧……我考虑一下。”

    猴爷伸了个懒腰,笑道:“不过我觉得你人还不错,所以给你个赠品,如果你同意,我会让你去帮助凯撒,他是个理想主义者,而且太年轻了,你这种老油条应该还是可以的。”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