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四八零、不祥之子
    “往事想一场梦,将我的心轻轻触动,从前的我没法懂,人生怎么会困难重重。?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变态强坐在车上轻轻唱歌,眼神飘忽的厉害,大概是因为之前被猴爷的杀戮震慑一时间没能缓过来。

    “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猴爷拍了拍他的肩膀:“习惯死亡、亲近死亡甚至是享受死亡,死亡一点都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也就是所谓的生与死之间的大恐怖。你还是用学生的思维考虑这个世界,你会被世界生生吃掉,吃掉之后你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被吃掉的。你可以对世界充满怜悯和同情,但要试着分辨到底在什么情况下才能把你同情心展示出来。”

    猴爷很少说这么多话,但变态强毕竟是年轻人,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年轻人,这个年纪的孩子很容易入魔,入魔之后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心态爆炸之后真的是什么事都会干,这样的人没能力还好,一旦有点能力了那真的会成为大魔王的,而这种大魔王本身实力又不强,只是心智邪性的很,迟早是要被干掉的。

    “我不是同情他们,只是觉得死亡来的有点突然,生命太脆弱了。”

    这句话没错,生命就是很脆弱的,不管是谁的生命都很脆弱,不管是一方霸主还是平头百姓都是脆弱的不行,哪怕是猴爷这种人,生死其实也是在一瞬间,没有例外的,真的。

    “习惯就行了。”猴爷反身往垫子上一靠:“你自己想通就行,走出了你的保护圈,其实就没有人再把你的命当回事了。特别是在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里,算是蛮荒之地,别人视你如狗屎,根本没有人会对你产生同情心。”

    猴爷和他都没有在说话,而小精灵则开始介绍起了这里的土匪和东北邦势力之间的勾结关系,至于细节就不必多说了,因为没什么好说的,毕竟这种事在什么地方都差不多,让刚出校门的小朋友了解一下就差不多了。

    篷车仍然吱吱嘎嘎的往前运转着,仿佛之前的事没有生过一样,度仍然是慢悠悠的,在阳光下居然显出了那么一抹岁月静好的意味。

    当第二天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篝火再次升起,老车夫仍然安稳的睡在火堆旁边,而今天因为在车上睡了一整天再加上心情不好,所以变态强并没有什么睡意,所以他坐在那里烤着猴爷从山里弄来的几只肥硕的兔子,看着炭火上方滋滋冒油的兔子,他却显得兴致并不高昂。

    “抹上盐,放上胡椒粉和孜然,烤老一点。”猴爷靠在树上翘着二郎腿:“五只兔子,烤完一人一只。”

    变态强一愣:“一人一只?算车夫才四个人啊。”

    “说了一人一只。”猴爷摆摆手:“味道重一点啊。”

    变态强知道老吕性格古怪,所以并没多问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的烤肉,而等到兔子都变得金黄酥脆时,他才仰起头抹了一把脸说:“差不多了吧。”

    猴爷上前二话不说拿了最大最好的那一只用手一点点的撕着吃:“我说你一点生存经验都没有,开始居然还想用明火烤,我看你是没得过癌症不舒服。”

    “第一次嘛,没经验也是正常。”

    而说完,他拎着一只烤兔子走到半精灵面前并把东西递给他:“给你。”

    半精灵听不懂他的话,所以本能的回头看了一眼猴爷,在猴爷轻轻点头之后,他接下了肉,然后小口小口的吃着,并且始终一言不。

    就在他们每个人都吃到打饱嗝的时候,突然一道黑影从黑暗中窜了出来,接着就看一只脏兮兮的手伸向了架在火堆旁边保温的兔子肉,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猴爷一根树枝就飞了出去。

    树枝直接打在了来袭的黑影后背,它叫了一嗓子之后就落到了地上,变态强连忙上去查看,然后急忙对猴爷说:“停停停!还是个孩子!”

    当他把黑影扶起来之后才看清楚这人的长相,的确是个孩子,而且身形瘦弱,眼神惊恐,行为动作完全不像个人类。

    “哎呀,还是个小姑娘啊。”

    变态强意识到面前的小孩不是同性之后,连忙把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包裹住了这个小小的身体,接着扭头对猴爷说:“你知道她要来啊?”

    “知道啊,跟了一路了。”

    “那你不早说!”

    “有威胁我早弄死了,没威胁说来有什么意义。”

    变态强是什么人?他可不像猴爷那样心狠手辣不把人当人,这家伙心软的毛病真的是致命伤,虽然配上他好看的脸蛋在和平环境了是撩妹利器,但在这种环境下,如果没有猴爷的话,他恐怕死要死了。

    “不怕不怕。”变态强蹲在这个孩子面前摸着她的头,然后把烤兔子递给她:“吃吧。”

    这孩子结果兔子也不顾烫手,抓起来就猛啃,吃相非常难看,看得出来已经饿的不行,而且从她瘦弱的样子能够看出这个孩子一定吃了不少苦头,甚至是常人难以忍受的苦头。

    “主人,我认为还是赶走这个东西比较好。”

    这时,一直不声不响的半精灵突然开口了,他沉吟片刻说道:“这是不祥之子。”

    “什么叫不祥之子?”猴爷对这个名词也有些陌生:“文献里没有记载吧?”

    “这是暗精灵的说法,不祥之子的就是生来白皮肤的暗精灵,这被称呼为不祥。这样的孩子一出生就要被ra进行洗礼后献祭给上古之神。我不知道这个不祥为什么会生存下来,但这种生物就代表着灾难,在暗精灵的文献中,每当有不祥之子降生就代表着大灾祸的降临,每一个暗精灵都会将看到的不祥之子杀死,以免造成对暗精灵本身的伤害。”

    他说了一大段,而猴爷只是轻笑一声:“放狗屁。”

    本来如果不知道这段的猴爷还真就打算给喂一只兔子就给人放生的,但听了半精灵的话,逆反如他当时就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决定把这个孩子带回给暗精灵,他倒要看看这个所谓的不祥之子到底能对暗精灵造成怎样的灾难。

    下了这个决定之后,先就是要给这孩子进行伪装,在找到一条河给这个已经脏的不像人的孩子洗完澡之后,猴爷惊奇的现这个白化的暗精灵小孩居然出奇的好看,是那种碾压布布的好看。真的……虽然这话让布布听见了恐怕是要化身窜天猴的,但事实就是事实,这真的比布布好看,因为暗精灵除了皮肤的色泽幽暗之外,五官什么的那可真的是没什么好挑剔的,远比森林精灵更加精致,而白化之后的暗精灵小姑娘配上一头淡乳白色的头,看上去就跟从日本动画片里走出来的人物一样,除了她的表情看上去很凶之外,一切完美。

    “老子要你好好活着。”

    说完,猴爷直接把身上的天空壁垒给脱了下来穿在了这个不祥之子的身上,天空壁垒的自适应性让这件衣裳变成了一套符合她体型的小小祭司长袍,被笼罩在兜帽之中的不祥之子就跟云中的天使一样,高贵圣洁。也许是因为属性契合吧,穿在猴爷身上黯淡无光的天空壁垒,在这个不祥之子身上居然绽放出了光晕,在她小小的脑袋后面挂起一道彩虹。

    也许是因为置身于安全环境中的缘故,这孩子的抵触情绪瞬间平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不再紧张,而且已经开始可以用正常的眼神来打量猴爷等人了。

    “这个衣服好神奇啊……”

    “祭司袍都是这样。”猴爷随口蒙着变态强:“能让人安定下来。”

    “不是……我说着衣服能自己变样子,怎么做到的?”

    “祭司袍都是这样。”

    “可是它还在光啊!”

    “祭司袍都是这样。”

    “你看你看!背后有彩翼!”

    “祭司袍都是这样。”

    “操……”变态强暗骂了一声:“你逗狗呢?”

    “嗯。”

    虽然带上了这个捡来的小怪物让半精灵紧张的不行,但变态强却高兴的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在荒郊野外也能捡到小姑娘,但他撩妹的本性居然被激了,一路上不再阴沉,而是跟这个不会说人话的孩子**叨叨了一路,甚至还一起做游戏。

    而脱下祭司袍的猴爷,除了腰上挂着权杖之外,看上去活生生的就特么是一个狂战士,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满是伤疤,背心也被肌肉撑得鼓鼓囊囊,再加上背后那把狙击枪,俨然就特么是个土匪。

    “这孩子好乖。”

    “乖你就收养呗。”

    “我……”变态强捏着下巴沉吟了片刻:“我认为是可行的,我回去跟我妈商量一下,问她愿不愿意养个女儿。她一辈子都在跟我说,如果我是女孩多好这样。”

    “嗯,因为生男孩像你这样的话,恐怕以后的日子会很艰难,毕竟太蠢。”

    “不要诋毁你的会长。”变态强晃着手指头,然后极为宠溺的从口袋里掏出最后一块巧克力撕开外头的包装一点点的喂给这个可怜的不祥之子:“我只是觉得老天爷对她不太公平。”

    “老天爷最公平的地方就在于它对每个人都不公平。”猴爷不咸不淡的怼了回去:“你能同情到什么地步?而且你这样的人设会被读者嫌弃的,并不讨喜。”

    “读……读者?什么意思?”

    “没什么。”猴爷摇摇头,然后看着正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不祥之子:“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惹了麻烦你死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反正在猴爷威胁之后,这个野孩子安静了许多,除了会跟变态强有互动之外,再也就没有任何动作了,哪怕连睡觉时都会蜷缩在变态强的胸口,感觉已经彻底黏上这个二货了一样。

    因为有了这么个小东西的加入,车厢里的气氛倒是好了不少,看着变态强跟她玩玩闹闹,时间也过得飞快,很快三天的时间就到了,而东北邦的城墙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篷车最终停在了距离城墙三公里之外的地方并把车上的乘客扔在了这里自己返程了,而似乎是为了感谢他们的那只烤兔子,老车夫特意给他们留下了一张手写的注意事项,大概就是一些关于暗精灵禁忌的事情。

    “果然好人有好报啊。”变态强拿着这些注意事项:“人家主动帮忙看见没有。”

    猴爷没搭理他,只是背着手站在城墙外对半精灵说:“你没告诉我东北邦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