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四百八十五、小海鸥旅行团开团了

四百八十五、小海鸥旅行团开团了

 
    “你别问了,生在帝王家,总有点见不得人的事情。?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塔娜惨然笑道,旁边的黑寡妇倒是一点不介意的撩了一下头,风情万种的样子还挺撩人的,果然亚人姑娘都是美人儿,要知道塔娜已经算是漂亮姑娘了,但是如果单纯和黑寡妇相比的话,生生被压制了一大截,就好像她站在迪亚身边时的感觉似的,连站在流苏身边的对比都没有这么强烈。

    只是么,蜘蛛女的下半身实在有些让人无法接受,但可以想象塔娜所说的见不得人的事指的是什么,在皇宫这种半封闭的环境下,有一个好看的亚人妹妹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说实话,就算黑寡妇没说出来猴爷都已经能够知道后头的剧情是什么样了,就像所有野史记载的故事一样,皇帝家的事似乎从来都没有干净的。

    狮子王也不例外,这个重心一直在开疆拓土的英主恐怕想不到他离开世界之后没多久,他的子女就分崩离析,死的死伤的伤、离开的离开、放逐的放逐,根本没有什么家的概念。

    在这样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塔娜年纪小而且一出生就被选为圣女,恐怕她的命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所以黑寡妇的故事就是千千万万伦理故事中的一个,不用细致的问,脑补一下就很刺激了。

    比如在一个幽暗的深夜,她几个无良哥哥摸进了她的房间,对一个年幼的蜘蛛干的事情肯定不是坐在床头讲故事那么简单,稍加想象就知道整件事有多么的汁水横流了。也许那个夜晚在那间屋子里传出来的不光是少女绝望的呼喊,还有无助时滔天的恨。

    “行了,我不问了。”

    猴爷摊开手,然后穿着丝绸睡衣走到桌子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听塔娜说你的能力不错?”

    “还算可以吧,但并不是顶尖的,帝国里最少有十个人的能力远过我。”

    “你谦虚了,塔娜是什么人我太了解了,如果你不是万里无一的,她根本不会让你掌握那么大的权利。”

    正在这时,外头突然传来敲门声,接着就听传令官在门口喊了起来:“塔娜殿下,东北邦生暗精灵暴乱,他们正以极快的度向皇城方向席卷而来。”

    塔娜轻轻应了一声,然后转头对黑寡妇说道:“他们来的还真快。”

    “反正早已经准备好了,快就快一点吧。”

    不过塔娜刚说完,突然一转头对猴爷说:“你的小朋友们就在东北邦!”

    “哈?”猴爷拍了拍脑袋:“不过有达达在,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能掉以轻心,暗精灵是非常强势的种族,就算没有那个人的掌控,恐怕也不是想象的那么孱弱。而且如果这边战争一旦拉开序幕,大范围杀伤武器就会投入战场,我没办法保障他们的安全啊。”

    猴爷想了想,觉得塔娜的话有道理,战争肯定是要一的,暗精灵的叛乱最快也要三个月才能把战火烧到这里,但东北邦可就不一定了,虽然那边是不毛之地,但是如果因为地势复杂的关系,想要完全短时间内不使用大规模杀伤武器就想消灭暗精灵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而且那地方本身就是囚犯的流放地,包括塔娜的两个曾经参加造反运动的哥哥都是被流放到那个地方的,恐怕那帮人已经加入了暗精灵的队伍吧。

    这里头的沟沟道道猴爷懒得考虑,他要做的就是把达达、碧婷他们从那边带回来。时间只有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塔娜就会开始对暗精灵正式宣战,如果猴爷不去的话,塔娜并没有能力把人毫无伤的带回来,毕竟暗精灵的黑魔法可不是开玩笑的,即使是达达恐怕都不一定是对手吧,毕竟暗精灵敢公开叛乱,肯定手里有什么黑科技,而这个黑科技恐怕是那个家伙留下来故意恶心猴爷的。

    “我去吧,那家伙做事情的风格很有意思的,他会在这留下我们下一次碰面时的线索。这是我跟他的小游戏。”

    “小游戏?”塔娜吃惊的问道:“为什么会是小游戏?”

    猴爷轻笑着仰起头,看着天空赤红圆月:“我想,他跟我一样,也会对自己感觉迷茫吧。虽然是敌人,但大概我和他才是最亲近的人,是不是很神奇?恐怕他也在常识解锁某些谜团吧,我和他都是很矛盾的人。”

    “你很懂他?”

    “不懂啊,但是我懂我自己啊。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会对自己的死去活来感到诧异吧,他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否则也不会成为被清除的目标。”

    “你怎么知道?”塔娜皱着眉头:“我不太懂你们这个群体。”

    “不用懂,就像这次我跟他的赌一样,在别人看来是一场神迹,但其实不过是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游戏而已,谁也不在意输赢。而他会这么做,应该是在引导我一起追寻答案吧。”

    “可是为什么他不直接说呢?”

    “如果直接说,我不但会拒绝,还会揍他一顿。”猴爷指着自己的脸:“我好面子,他也是。而且如果他哪怕有一丁点想跟我打成谅解的想法,恐怕他的日子也不长了。”

    “把我队友放出来吧,我们要出了。”

    “该怎么跟他解释呢?”

    “随便给安排个任务就行了。”猴爷仰起头想了想,转过头对黑寡妇说:“我给你个任务。”

    “是!”黑寡妇眼睛顿时亮了:“随时待命。”

    “塔娜主持这里的工作,你穿过那道门,去主持魔法学院的工作,魔法选拔不能停。还有,你务必和建刚和叶菲交接一下工作,启动第二套紧急方案,具体细节你跟你妹妹说,她会告诉你。你告诉她们,明天下午之前,我需要看到设备、人员到位。”

    听到这句话,塔娜的眼眶都要湿润了,已经不知道隔了多久,当年她看到的那个指挥官终于回来了,虽然是这个人把魔法世界打得落花流水,但毫无疑问,只有这样的他才是最帅的,此刻他缺少的就是一身戎装,如果他愿意塔娜愿意亲自为他设计一套帅出天际的军装。

    “塔娜,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在这方面比较熟练,我希望你能够担任指挥官,还有……”猴爷眼睛轻轻眯起来:“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一听到这个,塔娜身子一震,然后看向旁边一脸懵逼的黑寡妇,心思完全放在大胆的想法上了……

    “你别给我瞎想!我只是想彻底回归到普通人的身份。”

    “为什么?这样不好吗?”

    “不好,真的。”猴爷叹了口气:“我的力量是毁灭性的,是连因果都可以毁灭的,我不想再当破坏者了,我想想觉得不值啊,凭什么老子还要按照原有的轨迹去给他干活?老子不干了!”

    “那……”

    “你放心,我的能量来源跟自身力量不同源。”猴爷点上烟:“预知能用但是时空镜像不能用了,空间转移不能用了,还有就是规则损坏不能用了。否则会造成因果效应,会造成各种各样的崩坏。”

    “那你打算怎么办?”

    “就跟玄幻小说里的俗套一样呗,自我封印。祭司的封印术可以用的上啊。”

    “可你魔免啊。”

    “我可以对自身造成伤害啊。”猴爷双手捏着塔娜的脸:“你是不是担心我会变弱有危险?其实我告诉你,我这样反而更安全。只是要多加小心就是了,而且实在不行我解封嘛,毕竟我这么贪生怕死。”

    这话明显是在安慰塔娜的情绪,猴爷甚至连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而塔娜也没意识到,只是默默的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行了,准备一下,你们的任务很重,gogogo,动起来!”

    猴爷打了个响指,生生把塔娜他们赶出去干活了,而他自己则在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脱下外套,深吸好几口气之后,背对着镜子看着脖子上那三个像按钮一样的纹章。

    猴爷盯着看了一会,然后反过手去按住了第二和第三个能量封印,接着他眼一闭心一横用力的按了下去……

    一阵彻骨的剧痛传来,猴爷双脚站立不稳,生生跪倒在了地上,被咬破的嘴唇流出鲜血,表情狰狞的不行,浑身青筋暴起。

    而当他按下这两个关闭键之后,他身上的能量光圈陡然熄灭,一瞬间回到了在非洲时的样子,眼神里再也没有了激荡的能量,只剩下了单纯的黑色。

    剧痛之后的猴爷浑身是汗的躺在床上,像一条死鱼似的大口出气,他仰望着天花板,但脸上却是带着笑容的自言自语道:“你让我怎样就怎样?想得美!老子偏偏不随你的意,来弄死我啊!”

    说完,他的后颈出开始渗出鲜血,他侧过身子从床单上撕下一截,包裹在伤口上,然后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只剩下一档的猴爷远不如之前的强大,但现在他感觉轻松的不行,心态又仿佛回到了当年那种无拘无束的样子,甚至于……他做了一个很甜的梦。

    在梦里,他住在乡下,养着一群羊,还有一对双胞胎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