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四百八十二、挣扎吧、嚎叫吧、嘶吼吧、绝望吧。

四百八十二、挣扎吧、嚎叫吧、嘶吼吧、绝望吧。

 
    黑寡妇死死用手拽住那个狂的斗士,开始那个狂战士还没感觉出来,但当黑寡妇的丝线拉直了之后,他感觉到了阻力,然后用力一扯,黑寡妇生生被拉到了狂战士的身边。?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黑寡妇身手相当灵敏,她迅的在失衡状态下取得了再次平衡,她极力的想要控制正在暴走的狂战士,然而力量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狂战士在现她之后,转身拽着蜘蛛丝用力一扯,原本已经稳定脚步的黑寡妇瞬间再次失去平衡,生生摔在了地上。

    魔法攻击的光芒不断打在狂战士背后,但他却纹丝不动,只是像野兽一样慢慢走到了黑寡妇的面前。

    他目露凶光、他表情狰狞,虽然黑寡妇不断试图从他的手中挣脱出来,但丝线缠绕得非常紧,根本挣脱不开,只能看着自己被拽得越来越近,一直来到狂战士的脚底。

    而这时,数十个高阶保安冲了上来试图把黑寡妇从厄运之下拯救出来,但没想到狂战士的度却突然变得异常可怕,只是一拳,一个牛头人壮汉的胸膛就被生生打穿,鲜血溅射得到处都是。

    这一刻,四周围的人群早已经开始尖叫四散,因为当这个地方的安保都不能阻止这个狂躁的家伙时,逃跑是唯一的出路。

    他们是能跑,但黑寡妇却已经无路可退,她的八条腿在地上扑腾着,但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那只踩着她的细弱的脚。

    挣脱时,覆盖在额前的长变得凌乱,露出了额头上的六只复眼,所有的眼睛里都透着一种情绪,那就是绝望,这种猴爷最喜欢的气味弥漫在她的身侧。

    她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猴爷身上,然而此刻她却没有看到猴爷,只看到了正在不断使用攻击魔法试图干扰狂战士的塔娜。

    魔法师有着强大的能力,但同时也有着孱弱的**,塔娜虽然心急如焚,但除了不断加强魔力强度直至过她身体的负荷之外,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因为如果太过靠前,也许她的下场会和那个牛头人一样凄惨。

    全场的魔法师都在攻击这个狂战士,然而他仿佛魔免一般纹丝不动,在经过一段时间和周围保安的僵持之后,他终于缓缓抬起了脚,朝着黑寡妇的脑袋就踩了下去。

    “不可以!”塔娜惊叫了起来,然后动了一次神眷攻击。

    可是这一次耗光所有魔力值的仅次于神降术的祭司终极魔法唯一的作用只是让这个狂战士身子摇晃了一下,没有丝毫伤害作用。

    眼看黑寡妇就要在这个怪物的脚下爆浆了,那感觉就像是一只花斑的蜘蛛即将被拖鞋拍死,真的是毫无希望。

    而这时,手上托着不知道从哪摸来的烤牛排的猴爷边吃边走进了狂战士的防御圈,然后就这么直勾勾的站在他的面前吃着牛排,一边咀嚼一边说:“踩啊。”

    狂战士仰起头朝他呲牙,而猴爷却只是轻笑一下:“不踩啊?那把她还给我。”

    如果能听懂人话那就不是狂战士了,他的脚突然以极快的度踩向了黑寡妇的头,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猴爷却提前他一步一脚踹在了他的膝盖上。

    虽然这一脚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却着实把他的用力方向给干扰了,这一脚实实在在的踏在了地板上,只听一声巨响,地面出现了一个深坑。

    猴爷趁这个时候往前一步走,用脚使劲把黑寡妇往旁边一划,接着手上的餐刀往下用力一甩。

    切断了蜘蛛丝之后,黑寡妇被推向了塔娜的方向,而在这一片狼藉之中,只有一个吊儿郎当的猴爷和一个狂躁的战士面对面的站着。

    “我跟你讲。”猴爷把剩下的牛排全部塞进嘴里:“我这要是本体,你现在已经死了。”

    失去了本体能力的猴爷,能够依靠的就是他那变态的精神系灵能,也就是被弃用很久很久的预知能力。

    这个能力是个Bug,至今为止也是他最强的能力之一,而一旦开启预知,哪怕是面对的敌人具有光,他也根本不在乎。

    果然,狂战士因为猎物被移走,怒气顿时爆炸,灵能等级几乎就要上升到了十四级,他浑身上下长出了刀锋一般的鳞片,而这些鳞片在摩擦时出刺耳的声音,仿佛是手指甲在刮黑板。

    “这声儿够难听的。”

    猴爷一肘子打向狂战士,但狂战士的度显然更快,他当即就开始向猴爷起攻击,但就在此刻,猴爷的肘击突然变了方向,直直打在了狂战士的肚子上。

    这一下让即便是塔娜最强魔法都动不得分毫的狂战士后退十几步,喉咙里还出野兽威胁对手时的呼噜声。

    “力量果然弱。”猴爷甩了甩胳膊:“放平时,你已经死了。”

    说完,猴爷毫无预兆的往旁边闪了一下,旁边的人还没来得及分析他这个动作的意义,就现狂战士居然用肉眼看不见的度对猴爷起了一次攻击,这次根本没有前兆的攻击,居然被猴爷用如此轻描淡写的方式躲开了。

    原本四散准备逃跑的人,现这一幕居然又三三两两的回来了,躲在外围看着面前这近乎不可思议的对决。

    他们在猜测,猜测究竟是谁在和那个狂战士战斗着,因为这个皮肤黝黑的男人看上去很面生,分明是魔族的外观,但却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按照魔族的风格,如果族人里出现了这样的强者,恐怕早就闹得满城风雨了。

    而在旁边,脱力坐在地上的塔娜抱着受惊不清的姐姐,她没有埋怨猴爷为什么这么晚才出手,因为只要他出手就好办了,即使他现在只是个分身,但他绝对不可能失败。

    “你太慢了。”猴爷和狂战士背靠背,戏谑的说道:“你的度慢的让我很失望。”

    狂战士回头,朝猴爷再次起了一轮攻击,而猴爷只是脚下挪动了几步就完美的闪过了他的攻击,并且再次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位置和上次一样。

    这一次算是彻底激怒了狂战士,他四肢着地,疯似的对猴爷吼了起来,声音之大,让天花板都开始簌簌落灰。

    但猴爷根本不吃这一套,他始终保持着一副没睡醒的面瘫脸,甚至还打了个哈欠:“给你第三次机会好了。”

    说完,他往后退了一步,朝狂战士勾了勾手指头。

    已经彻底狂化的人哪里还有理智之类的东西,看到猴爷如此轻蔑的挑衅动作,狂战士当即就开始朝他起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手足并用。

    然而猴爷就像一个脱落,他站在原地要不突然侧过头要不突然转一下身子,看上去就像在跳一支奇怪的舞蹈,但生生躲过了狂战士所有的攻击,那些肉眼看不见的攻击,甚至拳风都能打碎一面墙的攻击。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句话放在任何世界里都是靠谱的,旁边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这群不怕死的家伙又开始欢呼起来,不过这次是为了猴爷而欢呼。当然,这里头也并不缺少高手,他们在看到狂战士的攻击之后已经感觉惊为天人了,但现在他们看到猴爷轻描淡写的闪避之后,那简直可以说是心态爆炸。

    每一次看似简单闪避都能完美闪避,甚至从始至终连格挡都没有出现,或者说他的闪避云淡风轻的,好像根本没有把对面那个恐怖的敌人当成一回事。

    输赢其实分很多种,失败里有惨败和惜败,胜利也有许许多多的分类,而像猴爷这样的绝对少见,哪怕是最不懂战斗的人也能看出他其实并没有上心,一点都不上心,仿佛在玩一场游戏。

    在一轮如同流星雨似的攻击之后,猴爷重新站回了原地,扬起下巴用十分轻蔑的眼神看着狂战士:“就这样了吗?那我开始了。”

    说完,他掰了掰手指,出一阵关节松动的脆响后,走到狂战士的面前,照面就是一拳。狂战士肯定要挡啊,但猴爷另外一只手却快的打在了狂战士的肚子上,仍然是最初的那个地方。

    接下来,整场就剩下了猴爷的个人秀,度极快、力量极大的狂战士不管是防守还是进攻都逃不过如同鬼魅一般的攻击。全场几乎没有的其他声响,除了观众们兴奋、紧张的呼吸声,就只有猴爷拳拳到肉时的啪啪声。

    “一百零八、一百零九、一百……”

    猴爷读到一半突然停手,但狂战士却仍然进行了毫无意义的格挡,而就在他格挡落空时,猴爷突然扬起一拳就打了过去:“一百一十。”

    渐渐的,狂战士比逼到了墙角,他根本没有了攻击的余地,毕竟任何的能力在预知面前都是浮云,猴爷打他如同打儿子,不费吹灰之力。

    “十三级,我其实一只手就能打。”猴爷边打边说:“特别是你这种都没经过训练的,要不是为了在姑娘面前耍帅,我早打死你了。”

    说话间,一个高抬腿踩在了狂战士的后脑勺上,生生把他打匍在地面,接着猴爷照着他的脑袋就狂踩了两脚。

    “那么喜欢用脚踩人头么?”

    猴爷的眸子变得深红,身后隐约出现了恶鬼模样的光晕,他的脚不停在狂战士身上践踏,一个血高防厚的狂战,被人像死狗一般按在那一通打,对他来说十分没有画面。

    倒是猴爷可是帅成球,他在踩人的时候可是双手插兜的,甚至连身上的衣裳都仍然整整齐齐,一副衣冠禽兽的样子。

    “我感觉到了你的绝望。”

    狂战士趴在地上不再动弹,猴爷则在此时慢慢蹲下身子,用手拍了拍已经血肉模糊的狂战士:“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绝望的味道了,真的很好。”

    说完,他的右手握拳高高举起,狞笑朝狂战士的颈椎打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