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四百八十一、狂战士信条(下)

四百八十一、狂战士信条(下)

 
    塔娜拿着零食和猴爷一起挤在人群中,看着铁笼之中的两个选手。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

    果然啊,人类对竞技场都有一种原始的偏好,从古罗马竞技场到后来的斗牛再到各种搏击比赛,这种同类或者人与兽之间的生死厮杀最能够调动这些整天闲的没啥吊事干的人的激情,让他们享受一把久违的激情之类的。

    观众中不少人是戴着面具进来的,这种人不用想了,不是名流就是贵族,他们也许在人前都是那种衣冠楚楚、彬彬有礼、知书达理的精品人儿,但在这里这帮人却是观众中最狂躁的一批人。

    怎么说呢,这个地方凶残、***人群中只要一方的挑逗得到回应互不相识的两个人就能够当着众人的面进行***丝毫不顾别人的目光也丝毫不介意展示自己的身体。

    “这就是你的国家。”

    “谁的国家没有阴暗面呢。”塔娜笑道:“这不是很好吗,给他们一个泄出来的途径。”

    肌肉爆裂的荷尔蒙和**的气息混杂在一起,一场铁笼斗仿佛把所有人都变成了野兽,在场的每个人身上都散着一种情公羊的味道,让人血脉偾张。

    想想塔娜的话,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每个人都有堕落的一面,而这个地方就是那个可供说悄悄话的树洞,不管是谁来到这里就可以彻底忘掉世俗的规则,在众人平等的环境里享受属于自己的人生。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个地狱,然而换个角度来看,这才是天堂不是吗。

    “帅哥,请我喝一杯吗?”

    “滚开,他是我的,贱人。”

    面对过来勾引猴爷的风骚小妇人,塔娜用她所能说出的最粗俗的语言赶走了对方,而就是这一句脏话却让塔娜面色红润,周身舒泰,仿佛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

    在这里,脏话根本就只是润滑剂而已,因为在这个地方,所有的女人都是贱人都是婊子,所有的男人都是垃圾都是混蛋,无一例外。

    所以即使被塔娜给骂了,但那个小妇人却仍然用手捏了一把猴爷的胸肌,然后窃笑着离开了这边,把目标转向了另外一个看上去很有形的男士。

    “我觉得这里最关键的是艾滋病问题吧。”

    “他们有自己的办法。”塔娜耸耸肩:“这些婊子,你甚至想不到她们平时的样子。”

    “平时什么样?”

    塔娜笑了起来:“也许是某个大臣的仪态万千的小老婆、也许是某个名流贵族家安静典雅的大女儿、也许是受人尊敬的钢琴女教师、也许是学识渊博的女学者,甚至可能是一个高阶魔法师,但是在这里,他们就是情的母狗。”

    “不是挺好么。”

    “对啊。”塔娜笑道:“挺好,**可是人类难以克服的**之一呢,泄出来永远比压抑心中更加有益。”

    周围已经混乱成一团时,一个身穿工作人员制服的男子悄悄接近塔娜,然后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塔娜点点头挥手屏退了他之后,转身对猴爷说:“黑寡妇给我们准备了包间,过去吧,你刚好也没见过黑寡妇。”

    “我为什么要见她?她算什么东西。”

    “你的铁粉。”

    既然是粉丝,那见见就见见吧,毕竟猴爷这个人说难说话那是世界一等一的难说话,而要说好讲话那也是极好讲话的。

    在塔娜的带领下,两个人钻进了一个铁皮的屋子,这个简陋的屋子就算是所谓的包间了,别看这地方十分简陋,但在推崇众生平等的和平饭店里,这已经是招待主人最尊贵客人的地方了。

    走进铁皮屋子,猴爷现这地方虽然外头看上去乱糟糟的,但里头却是相当奢华,相当具有欺骗性的外观设计。名贵的兽皮沙、充满野性的地毯和墙上悬挂着各种莫名其妙的油画。

    “你喜欢这些画啊?这都是帝国最有名画家为了追求黑寡妇送给她的,每一幅画都价值千万。”

    “有病。”

    “是的,我也认为是有病。”

    突然,黑暗中一个声音悠悠传来,接着一张美艳无双的脸从阴影处伸了出来,接着却是粗壮的带着黑色绒毛和倒钩的腿,而这样的腿足足有八只。

    在八只腿的上头是一个带着红色花纹的蜘蛛腹,但蜘蛛腹之上却长着一具人类的身体,细腻雪白的皮肤、修长的双臂和不成比例的**,以及刚才看到的那张绝美面容。

    “参见亲王殿下、陛下。”

    “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陛下,还有你为什么要把陛下的称呼接在亲王殿下后面,你这样大不敬我跟你讲。”塔娜坐在沙上对猴爷说:“这个就是黑寡妇。”

    ”因为谁都知道,亲王殿下不光是我的神,也是您的神。”

    行,这黑寡妇牛。她清楚塔娜的身份的前提下还能说出这种话,就代表着她根本不畏惧塔娜的权威,毕竟没几个人会跟一个帝国实际掌权者用戏谑的语气说话。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您知道的,我所畏惧的,只有亲王殿下。”

    猴爷摸着下巴看了她一阵,然后突然突兀的说:“你能把屁股转过来么,我看看你屁股是怎么回事。”

    这个要求扎心了老铁,作为一个蜘蛛亚人,一旦愿意用自己最柔软的腹部对着别人,那就代表着同意交配。

    “喂……这样很无礼的……”塔娜用胳膊怼了一下猴爷:“你这个要求是对所有蜘蛛亚人的侮辱。”

    “陛下,并不会,这是我的至高荣耀。”

    黑寡妇说着,慢慢转过了身子,把巨大的蜘蛛体朝向了猴爷,猴爷用手轻轻戳了一下,现这触感还挺软的,只是上头的茸毛的话……可能会导致过敏吧。

    这是他见过构造最奇特的亚人了,而且从她身上的花纹来看,这只大蜘蛛有剧毒哦……敢跟她交配的男人,猴爷只能伸出大拇指表示敬佩了。

    “喂,玩够了没有。”塔娜用肩膀不停撞击着猴爷:“差不多行啦!”

    “我问一下啊,如果你要生孩子的话,要怎么做啊?”猴爷说着,掏出了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交配过程是怎么样的?”

    “如果是同类,雄性蜘蛛人会将生殖器插入后脱落,然后我就可以完成受孕。而如果是人类的话,就……就像平时那样就可以了。”

    听了黑寡妇的话,猴爷脑补出了一副很诡异的画面,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八条腿的蜘蛛然后用力的朝着蜘蛛的屁股后头耸动,嗨呀……这口味相当重。

    “那和人类交配的话,会生出什么?”

    “具有蜘蛛特征的亚人,但会更偏向于人类。”黑寡妇的身子已经微微颤抖了:“我的父亲就是人类。”

    果然,这种话题哪怕是对于黑寡妇这样的黑道至尊都显得有些尺度大,关键这还不是调戏,如果是调戏人家根本不怵,这特么是学术研究好么,就跟做妇科检查一样,只要是个雌性恐怕都会感觉不自在。

    “明白了。”猴爷拍了拍她的肚子:“可以转过来了。”

    “谢……谢谢您。”

    黑寡妇转过身,脸已经红得烫了,毕竟至今为止,她从来没有如果听话的任由一个异性摆布,以往敢命令她的男人都死在了她的毒液之下。

    “你把人家都弄尴尬了。”塔娜埋怨着:“你这人怎么这样。”

    “我只是好奇啊。”

    “没关系……这是我荣幸。”黑寡妇扯过一件衣服穿在身上,遮住了她硕大的****能感受到亲王殿下的荣光,是任何一个亚人至高无上的幸运。”

    “行了。”猴爷摆摆手:“你们谈你们的,我不参与。”

    猴爷一句话,让黑寡妇如蒙特赦,长出一口气之后,匆忙的把衣服的扣子扣了起来,好像生怕再被猴爷多看一眼似的。

    “不用那么夸张啦,他对你没兴趣的。”

    “不不不……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

    “别解释了。”塔娜调整了一个束缚的姿势靠在沙上:“你的姿色还不够看,而且他可不是你那个画家男朋友,正常人都不会对八条腿的感兴趣。“

    “陛下,您这是在侮辱我……”

    “拉到吧。”塔娜哈哈大笑起来:“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

    说完,她清清嗓子对猴爷说:“我重新介绍一下,这个蜘蛛人外号黑寡妇,真名沙德拉。是我的同父异母的姐姐,亲戚关系。”

    猴爷刚喝下了一口特调蓝莓饮料,听完她这句话,一口就喷出来了:“握草,你爹口味可以啊。”

    “男人么,热血上头了怎么办呢,而且她母亲又是蜘蛛女神,你是没见过,比她好看多了,把持不住很正常。”塔娜对黑寡妇笑道:“再过几天是父亲的忌日了。”

    “知道了。”

    一句简单的知道了,让猴爷知道了其实这个蜘蛛人对父亲并不认同,大概是因为身份的问题吧,毕竟能一手把这个黑暗世界打理的井井有条,能力绝对不在塔娜之下,但却连一个皇室冠名都不能够拥有,还处处被自己的妹妹给遏制,想来也不会对那个父亲有什么好感。

    “你别这个表情啊,老爹那不是为了保护你么。他把你过继到叔叔名下,你难道还受委屈了啊?真是。”

    “不,我并不在意。”黑寡妇扭过脸:“我已经忘了过去了。”

    狗屁啦,这样子明显就是没忘啊,那一脸别扭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忘记过去的样子嘛,果然女人都是不诚恳的动物。

    “喂……你再这个态度,我可生气了啊。你自己说你现在的权利有多大,禁卫军团长是你的人,皇家守备团是你的人。整个王城基本上交给你了,你还不满意啊?”

    “可是实际掌控者还是你。”黑寡妇眯起眼睛:“我只不过是个傀儡。”

    “喏。”塔娜指着猴爷:“这才是实际掌控者,我的计划都要跟他报备,你平衡了不?”

    “我知道,不然我早就反了你了。”黑寡妇倒也直言不讳:“帝国三分之二的军队都在我的管控之下,你也就剩下一个魔法师军团了,可你别忘了,亚人可是魔法师克星。”

    “嗯……你可以试试看造反。”猴爷合起笔记本:“我想看看以我现在手上的力量镇压一次叛乱需要多久。”

    “我分析过了,您只需要十二天就能彻底平息叛乱。”黑寡妇无奈的摊开手:“所以我并没有叛乱的打算,甚至我还一步步帮这个没用的妹妹将您推上了神坛。”

    “嗷……”塔娜扭过头:“知道了知道了,不用无时无刻提醒我我不如你。”

    看起来这个黑寡妇的能力真的是没的说,塔娜是个很好强的人,但她亲口承认自己不如这个大蜘蛛,所以可以肯定的说,如果她们的身份互换,帝国可能会更强大。但毕竟正统就是正统,这一点没有假如,这个世界也绝对不允许一个亚人成为他们的领袖。

    “好了,姐。你别见我一次怼我一次了,我们需要暗精灵的情报,他们已经开始侵蚀军镇了,我们甚至不知道有几个军镇被侵蚀了。”

    黑寡妇从旁边拿出了一张地图铺在桌上:“这是我的调查结果。”

    而猴爷此刻站起身:“你们聊,我出去玩。给我结果就行了。”

    “你不走行不行,你那么聪明。”塔娜可怜巴巴的求着猴爷:“你的一个办法顶的过我们想好久。”

    猴爷侧过眼睛看着她:“你想毁了你的国家么?如果想,我可以给你想办法。”

    塔娜和黑寡妇同时哆嗦了一下,然后同时摇头,而猴爷看到他们的反应,只是笑了一下九推门走了出去。

    他走出门之后,头微微上扬,自顾自的说:“其实你们现没有,我和刚出现的时候相比已经成熟了很多。最开始的追寻记忆根本就是无用功,因为我想我大概根本没有过去,我的人生是从那个夜晚开始的,至于什么结束我并不知道。所有关于我过去的描述都只是描述而已,单纯的描述。其实仔细想想,我的设定并不合理,甚至有不少Bug,但随着时间的变迁,我的Bug在被不断修复,就像一款游戏一样,我在不断的接受补丁和dLc,最终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并不是我想变成什么样,而是看我到底能被修复成什么样子,我认为我现在仍然不够完善也不够完美,所以我的补丁会一直持续更新,直到我的设定完全展现出来之后,补丁也就结束了,那大概就是我生命的完结了。说起来很残酷吧,但这就是所有跟我一样被创造出来的生物的终极归宿,其实我很坦然的,只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就是能让我有个善终。”

    而正在他说一些无头无脑的话时,铁笼擂台那边突然爆出了人群的欢呼,猴爷转过头用力了挤了过去,现笼子里的一个人已经倒了下来,但倒下来的并不是那个瘦弱的男孩,而是被称为连冠王的铁王。

    他的手臂被撕扯下来了,身体倒在地上不停抽搐,而他的对手却像野兽一样弓着背嘴里的口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看上去像一只疯狗。

    人们在疯狂的欢呼,嘶吼着让这个新人上去杀掉铁王,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让原本就疯狂的人群变得更加疯狂,主持人的声音已经嘶哑,他疯狂的喊叫着,试图用此调动人群气氛。

    但那个年轻人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场外的呼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倒地的铁王身上,他舔着嘴唇、双眼充血、喉咙里出低沉的嘶吼,那样子还真有几分迷人呢,颇为有初号机暴走时的神韵。

    猴爷看到这副样子,突然笑了出来。接着他能感觉到了能量级数正在以几何倍数往上翻,如果用灵能者等级来换算,从最开始的四级灵能者,现在已经翻到了九级灵能者,并且仍然再快的往上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所有的魔力感知系统都没有运作,哪怕是是那些维护治安的魔法师也没感觉到这里正在生的一切。

    十二级、十三级,最后定格在十三级顶峰的阶段。到达这个阶段之后,在任何一个世界都已经可以称得上上位能力了,而他的外观在此刻也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变化,巨大的犬牙从嘴里伸展出来,双手变长变粗,一条尾巴也从屁股后头伸展了出来。

    看到他的变化,周围的吃瓜群众仍然在欢呼、尖叫,但猴爷却已经退到了一边,躲到了一根柱子后头。

    随后,一声爆裂声传来,铁王的身体被这个暴走的男孩给碾碎,尸体的碎末伴随着血浆挥洒得到处都是。

    但被血雨淋了一头一脸的人群不但没有感觉恐惧,反而因为血腥的刺激变得更加狂躁,他们尖叫着、欢呼着,声浪几乎掀翻了房顶。

    猴爷此刻从柱子后头探出头,嘴里在默默倒数,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容:“三、二、一!”

    随着倒数结束,铁笼里突然传出了野兽一般的咆哮,接着炸裂的声音就席卷而来,被魔法加持的铁笼被冲得四分五裂,第一排的观众瞬间被戳了个万箭穿心。

    看到这一幕,工作人员终于知道出事情了,警报声豁然响起。但显然这时已经来不及了,这个疯狂的战士已经扑向了人群,开始用本能捕猎了。

    而这时,塔娜和黑寡妇也匆匆赶了出来,黑寡妇大声呼喊:“谁敢在这闹事!”接着就是一张蜘蛛网喷了出去,实实在在的黏在了那个狂战士身上。

    “你啊。”猴爷叹了口气:“自不量力。”

    说完,猴爷整理了一下,从柱子后头走了出来并自言自语道:“自不量力就算了,还给我添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