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四百六十六、你们这些人,就是不会操作。

四百六十六、你们这些人,就是不会操作。

 
    有些魔法的爆炸像冲击波,爆炸之后一片废墟。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有些魔法却是如同脉冲辐射,只对血肉之躯产生杀伤作用。

    这些奇奇怪怪的魔法师通过自爆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能力上升不止一个层级,然后猛烈的脉冲光直接冲击在了由塔娜他们构造的精神力墙上。

    墙体裂开、愈合、再裂开、再愈合,看上去坚不可摧,然而塔娜的心却会在每次墙体开裂时都猛烈收缩一次,因为那就代表着一个魔法师永远的离开了她。

    因为迅有人补位的原因,所以看上去精神力墙几乎无法摧毁,但那一批批被换下来的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的魔法师却让人心疼的不行。

    那些人就是来自爆的,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造成一次屠杀,用自己的生命换取大量的平民伤亡,然后破坏两个世界的合作关系。

    猴爷处在魔力爆的中心,但他却一脸茫然,因为魔力无法对他造成伤害,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看到他要面对的那些怪人一个个的随着剧烈的闪光而烟消云散。

    被束缚在精神力墙中间的魔法脉冲无处可去,唯一能去的方向只有往上,明亮显眼的光柱冲上云霄,把天空映衬得有如白昼。

    不知道的人都以为这是一次魔法表演,而知道的人却知道如果让这些能量扩散开来会造成怎样的破坏。

    魔法冲击在高空爆炸并迅降温,天空中的水汽以难以置信的度凝聚成了云,层层叠叠的厚厚的乌云如同怪兽一般遮蔽了天空,断断续续的闪光从云层中透出,闷闷的响声也悠悠传来。

    大雨毫不犹豫的倾泻了下来,淋湿了所有没有带伞的人。

    很快,冲击波停止了,然而大雨却愈的猛烈,噼啪的打在地上激出了一层烟波,雷声和闪电以及高强度的emp导致许多人家的电子产品陷入了停顿,从电脑到手表,无一幸免。

    塔娜坐在倾盆大雨里放声大哭,根本不顾地上的肮脏,也不管脸上的装画成了猫,她只是哭。

    猴爷从仓库里走出来,手上拎着一个魔法师的半截身体走到她身边,只是低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把尸体扔到了她身边并把外套脱下来盖在她头上。

    “型不能乱。”

    说完这句话,他就走了,头也没回。

    作为天煞孤星,猴爷居然连雨水都拿他没有办法,即使走在滂沱的大雨中,他身上却一滴水都没有,而塔娜却浑身上下湿了个透彻,但她根本什么都顾不上了……真的,顾不上了。

    一百四十七个魔法师阵亡,其中一个传奇法师,三十九个高级魔法师。这些人里有她的老师、同学、小、朋友、侍卫、同事和下属。那些在几小时前还鲜活的生命如今静静的躺在了担架上,被带着水汽的夜风吹得冷冰冰的。

    生命太脆弱了,脆弱到只是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贝鲁塔……赫萝娜……”

    塔娜用手背擦着脸上分不清是水是泪的东西,嘴里轻轻念道着这些名字,她的双目赤红,额头的符文随着呼吸忽明忽暗。

    “公主殿下。”

    骑士队长满脸疲惫的走到塔娜身边,撑起一把折叠伞为塔娜象征性的挡住了滂沱的大雨。

    主会场里的魔法表演还在继续,大雨被他们的魔法护盾挡在外面,但毫无意外所有的魔法焰火都从炙热的暖色调变成了森森的冷色调。

    魔法师之间的联系已经让表演们了解到这次损失的惨重,却并不能中断重要的表演,他们强忍着悲痛继续着表演,脸上甚至必须挂着笑容,唯一的哀悼方式只能够是把焰火的颜色从红色变成蓝色。

    “蓝色的焰火啊,为什么啊?大叔,你去了半个小时啦。“

    蒋欣噘着嘴看着猴爷:“至于这么长时间么。”

    “要排队。”

    “哦……也对。”蒋欣笑道:“对了,大叔,为什么突然都变冷色调了啊?刚才不都还是红红火火的嘛。”

    “在萨基鲁文明中,蓝色是承载着灵魂的颜色。”猴爷仰着头看着在雨中满天飘散的蓝色光球,在其中一颗爆出绚烂耀眼的光芒后,猴爷低头看着蒋欣:“在庆典中释放蓝色的焰火,代表对勇士的哀悼和怀念。”

    “哇……大叔,你懂的真多。”

    蒋欣和所有的吃瓜群众一样,她什么都不知道。而猴爷却是整件事的亲历者,他清楚的知道刚才生了什么,也知道塔娜付出了多么惨重的代价。

    这大概就是魔法世界的恐怖袭击了吧,用那种不要命的方式来换取惨重的伤亡,那二十多个神秘的魔法师以1::7战损比换取了一百多个人的生命。而如果不是这些法师用生命去铸造这堵墙,他们的战损比应该可以达到1:7ooo吧,到那时会造成世界性的震荡的。

    换个角度来说,每一个阵亡的法师都用自己的姓名换取了过一千人的性命,然而被他们救下来的人却是浑然不知。

    现在想想,猴爷突然理解了未来的自己所作出的决定,人有的时候真的顾不上想那么多,即便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但在使命必达的信念面前,一切好像都不重要了吧。

    或者换个方式说,那些法师应该没想到过自己会拯救过十万人的生命,甚至没想到自己会阵亡,他们只是在执行并完成了命令。而这里头唯一的变数大概就是当他们某个时刻现自己可能会死时并没有后退。

    “我找人送你回去,我有点事。”

    “啊……哦……”蒋欣有些不高兴,但她也没啥办法只能看着猴爷朝身后随手一挥就找来了几个眼神凶凶的男人把她推出了体育场。

    “大叔……明天见哦。”

    在蒋欣回头对猴爷告别时,正要转身离开的猴爷却站定了,他转过头对蒋欣笑道:“也许别人的命运我没办法,但我一定不会再让你长出尾巴。”

    蒋欣:“???”

    送走了拖油瓶,猴爷在督察们的陪同下来到了应急办公室并一脚踢开了门,进去之后关上门二话不说指着叶菲的鼻子开始骂。

    也许是知道自己安保失误罪孽深重,叶菲从头到尾都没有回嘴,只是委屈的红了眼。

    猴爷一直骂到塔娜被搀扶回来,塔娜没说太多话,只是操着沙哑的嗓子说了一句“不怪叶子姐”之后就愣愣的坐在沙上任由侍女摆弄。

    给她换衣服的时候倒也没回避猴爷,猴爷也只是坐在那翘着二郎腿抽烟,叶菲则坐在办公桌前开始部署事后调查工作,场面一度十分僵硬。

    “你的家事我不管,但在我地头上有人撒野,这事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叶菲在简单部署一圈之后,开始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面对塔娜:“现在你需要解释一下了。”

    塔娜慢慢挪到猴爷身边,然后靠在他的腿上然后就那么躺着,躺着躺着就泪流满面了,看上去可怜的不行。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叶菲皱着眉头:“你还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吗?这是很严重的袭击!”

    “我知道,但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说。”

    今天的大起大落对塔娜来说实在有些难受,一下子损失了一百四十多个魔法师,抛开帝国的巨大损失,个人感情也受到了剧烈的冲击。

    虽然塔娜是个女王胚子,但到底还只是个小姑娘,经历的事也就那么多,即便是经历过战争和父亲战死,那时到底还也是站在猴爷身后,而现在却要独立的处理这种难以预料的麻烦。

    “等会再伤心。”叶菲冷着脸:“我需要第一手资料。”

    “我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

    塔娜轻轻说道:“但是我没想到他们还会出现。”

    猴爷低头看着塔娜:“他们是你们的人?”

    “是我们世界的人,但也不是我们世界的人。”塔娜双手撑在沙上慢慢坐起来:“从那个残破尸体的特征我能看出来,他们曾经是暗精灵的分支,后来因为使用禁忌黑魔法而被魔法界排斥,后来他们自成了一个体系并且开始侵略树精灵,树精灵向我的祖先求助。”

    “等等……你祖先?”

    “两千年前。”塔娜皱着眉头说道:“这件事生是在两千年前。当时我的祖先动了第一场魔法战争并以惨胜告终,暗精灵的被击败之后,魔法师协会联合树精灵将他们放逐到了咒逐之境,永世不能返回现世,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出现又是怎样策划袭击的。但从他们的魔法效率来看,他们使用的禁忌魔法已经远我们的理解了。”

    “你不解释一下什么是禁忌魔法吗?”

    塔娜看了叶菲一眼,然后低下头说:“禁忌魔法是一种魔法体系的统称,这一类的魔法使用的是献祭来完成魔法构成。简单说就是献祭出某种东西来完成一个魔法的构造,可以是自己的也可以是他人的,献祭的东西可以是生命体也可以是非生命体,只不过越是强大的、有价值的东西献祭出的力量也就越大。如果一个传奇法师完成一个献祭魔法,甚至可以在几秒内摧毁一个国家,但代价是这个传奇法师也将不复存在。”

    “哦……难怪了,我说我怎么看那帮家伙都化成水了。”猴爷摸着下巴点头道:“他们带的怪物是啥?”

    “镇墓兽,是他们的战兽之一,可以吞噬比它们本身体积大两本的东西,在紧急时甚至可以成为祭品。”

    听到着,猴爷算是明白了,那几个看上去弱爆了的家伙居然可以炸死一把多个魔法师估计就是靠的这种恐怖分子一般的法术了,牺牲了自己和宠物,造成双倍冲击,把自己化为一个巨大的炸弹。

    “你们猜,今天我看到谁了。”

    猴爷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然后轻笑道:“我觉得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所以我觉得这两件事里肯定有联系。”

    “谁?”塔娜皱眉问道:“你碰到……难道是?”

    “鱼龙。”猴爷抱起胳膊:“鱼龙出现,跟我打了一架,我觉得他出现的很蹊跷,现在想来应该是为了隐蔽这几个家伙的信息吧。不过他到底是小看我了。”

    叶菲直起身子:“鱼龙!?”

    “对,鱼龙。”猴爷的手指嗒嗒敲着沙扶手:“他莫名其妙的出现,莫名其妙的跟我打了一架,莫名其妙的消失。算算时间,应该刚好够他把这几个人转移到安全地方了,能做到时间相对静止,他很强啊。”

    “当然很强!他一点都不比你差的啊,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说了你们能干什么?”猴爷走到叶菲面前双手捏住她的脸:“别的事你可以管,鱼龙的事少他妈给我搀和,知道么?”

    “我……”

    “你什么你?想活着么,想的话就别跟着搀和。”猴爷说完,转头看着塔娜:“你也是!能跟鱼龙对线的只有我,你们其他人不允许碰!看到就跑!”

    “能跑掉?”

    “你觉得他会追你们这些小垃圾?”猴爷摇头:“不,不会,你们不在他眼里。”

    不过这件事还需要调查,究竟是真的有蹊跷还是纯粹的巧合都需要仔细调查,如果是巧合还好办,然而如果这两件事真的有联系,那么可能就代表着两个长得一样的双胞胎要上演一出世纪大战了。

    不过猴爷的感觉告诉他,查到最后八成就会是他现的那样,所以……现在先直接把警报级别调到最高肯定是没有错的。

    “你们该怎么折腾还怎么折腾,但记住我的话,一旦现最后线索指向鱼龙,请回避,立刻回避。”猴爷拍着塔娜的脸:“记住了!听见没有!!!你没办法报仇的。”

    “哦……知道了。”塔娜委屈巴巴的,但她也知道猴爷说的事实。

    “好了,你们开始吧。”猴爷站起身:“今天恐怕谁都睡不了觉了。”

    ----------

    抱歉抱歉……我是真的病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坟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头疼欲裂不说,还双眼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