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四百六十二、扇动银翅的蝶,零红蝶。

四百六十二、扇动银翅的蝶,零红蝶。

 
    “大叔……”

    当清晨的阳光从窗口投下的时候,蒋欣缓缓睁开了眼,眼前第一个看到的人居然是坐在那插着充电器玩手机的猴爷。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

    “醒了?”

    猴爷微微仰起头,看了一眼正挣扎着往起坐的蒋欣,然后他晃晃手指:“你的神经协调出问题了,爬不起来的。”

    果然,在试了几次之后,她都滑落在病床上,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从床上坐起来。这让蒋欣吓的够呛,虽然她还在尝试,但从她的眼神和表情里看,她应该马上要问“我是不是残废了”。

    “我是不是残废了……”

    “没有,只是需要静养几天。”

    果然,果然问出了这个问题。所以说行为模式简单的人还是很好猜的,根本不用去跟着她的思路走就能够准确的预判她下一步的行为。

    她长出一口气,缩回毯子里侧过头看着猴爷,看上去想要说些什么,但又没能说出来,一脸纠结看得人焦躁的不行。

    “这次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是我太急了。”

    猴爷很坦然的把自己的失误说了出来,即便是再好面子也没办法把这事给抹过去,要知道她只是个二级的小垃圾,但却动用了几乎整个牧师团队和一个十五级灵能者才能把她从死亡中拉回来,稍微有一点差池现在的蒋欣已经是一捧骨灰被她家人哭着捧在手上了。

    所以说这个锅是猴爷必须要背的,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就得背的,因为对于猴爷来说,蒋欣现在身上所生的一切,都跟他有直接的关系。

    “那……那我还能使用魔法吗?”

    “理论上是不可以。”

    这话一出口,她的眼泪就喷出来了,叼着枕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看上去相当可怜的样子,就好像一个品学兼优的学霸在高考的路上中暑晕倒,醒来时已经是七月二十几号的那种感觉。

    “我特么还没说完,你哭鸡毛啊……”猴爷用手拍着窗台,不耐烦的说:“但经过十五级灵能者为你重新梳理了精神,等你恢复之后,应该评级会更高一点,也就是说你被强行晋级了。”

    “啊!真的吗?可是十五级……十五级唉,哪里有十五级的人呢?难道不是传说吗,我以前问人家有没有十五级灵能者的时候,他们都说在传说里有。”

    传说……十五级很常……

    不,十五级很少见,对于普通人和低级的灵能者来说真正就是传说的存在了,在愚昧的大多数眼里,恐怕十级已经是像神一样的存在了。猴爷的起点太高了,他的起点就是建立在十三、十四、十五、大能力者这种基础之上,能被他看在眼里的人,自然也都不会是低等级的小垃圾。

    这就是一个孕妇效应,以前他看小说和漫画的时候就觉得很难以理解,为什么当主角有了能力之后突然之间周围都是跟他类似的人,以前为什么看不见?后来才知道其实这并不是他的问题,他有没有能力,那些能力者都在那里,不增不减。然而只有当他成为了这个圈子里的人之后,他才能够现那些隐藏在更高层次中的人。比如邻居和善的看着他长大的王大妈其实是曾经打下过外星战舰的神奇女人、比如巷子口转角开酒吧的面瘫大哥哥是以一己之力逆转时空的级勇者、比如经常过来送外卖的大叔曾经在51区战胜了整个美帝国主义的级英雄、比如某个化肥厂的退休职工是前任蜀山掌门……

    普通人的身份并不和他们能者的身份有冲突,在大家都是普通人时,看到的都是他们普通人的一面,而当成为他们的同类之后,才能猛然现——握草,劳资昨天吃的烙饼是上三界光耀星君卖给劳资的。

    有人会觉得那些级可怕的灵能者怎么可能混入人群,以那样卑微的生活方式活着。有这种想法的人要不是没成年要不就是不怎么接触这个世界的宅男。张群厉害不厉害,当然厉害,但他的状态其实已经很可怜了,几乎没有人能帮他,陷入无休止困顿之中。

    为什么他明明那么有钱而且地位也崇高,可是却找几个人来分担他的工作呢?难道连保姆都找不到了吗?

    当然找得到,而且能找到全世界最好的保姆,7*24的照顾他的小崽子。然而他敢吗?就问他敢不敢?作为宪兵队的头子,他的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灵能者的鲜血,而随着灵能爆以来技能种类呈几何数爆,即使是再严格的检测技术都不可能把一个技术高的伪装者分辨出来。

    让一个复仇者潜入身边,这样的例子还少吗?甚至哪怕是一个被信任的下属都不行,因为人心是不可预测的,人会因为羡慕、嫉妒、怨恨、失落这些负面的情绪影响而干出连他们自己都不可预知的行为。

    把自己没有防备的幼崽放在一个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的人手里?那恐怕是最愚蠢的事情之一了吧。

    所以对灵能者来说,他们最好的归宿就是从群众中来然后回到群众中去,让时间一点一点磨灭掉以前的痕迹,被人遗忘、被世界遗忘,安安心心、本本分分的活出自己的模样。

    那些站在人群中指着天告诉全世界说要逆天改命的,从来活不到逆天的那一天,没有例外。

    “大叔……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未来某一天我会以怎样的姿态活在这个世界上。”

    猴爷转过头,看着蒋欣笑着,阳光从他身后照射下来,让他看上去好像是晨曦中的大猩猩,虽然是少了些帅气,但却让人很有安全感。

    “丫头,你会跟别人说我的身份吗?”

    “我……我只知道你很厉害的,可是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啊。”

    猴爷笑着摇头:“从今天开始,我要跟你学习。”

    “跟……跟我学?跟我学什么啊?”

    “跟你学怎么当一个普通人。”

    “啊……我……我不是普通人呢,我是灵能者,我有认证的!能协会的认证呢。”

    猴爷翻了个白眼,没有再搭理她,就她这臭大街的二级水准,在猴爷看起来跟普通人有毛的差别。

    在以前,猴爷接触过非洲小国的工人、南方小镇上的面包师,但他那时候从未想过怎么去当一个凡人,在经过了这么多事之后,他确实认为自己的总结出来的人物性格有些问题。

    换个方式说,就是有些逼装的不好看!对,不好看!

    玩游戏什么阶段最爽?不就是一身顶级装备站在新手区里给新手一些能够让他们感恩戴德的装备、不就是打到五百强之后换个号回到白银局1V6么,这种才是最有快感的时候吧,至少猴爷是这样觉得的。而且为了能让自己的认知和水准更接近真实的人类,这个学习阶段是必不可少的。

    “大叔……那你还会教我吗?”

    “会。”猴爷眯起眼睛笑道:“不但教,我还要让你成这个学校的明星!”

    说完,猴爷摸着下巴想了想:”我该用什么身份呢……”

    “当我爸爸好不好……”

    “滚。”猴爷怒视蒋欣:“你怎么这么没溜?你有这么年轻的爸爸吗?”

    “我爸……”

    正在这时,门口突然有人推门而入,是一对看上去非常年轻的情侣,走过来直奔向蒋欣,那个女的二话不说抱着蒋欣就开始哭了出来。

    “这是你姐啊?”

    “大叔……这是我妈妈……”

    猴爷终于也有世界观被颠覆的一天了,这两个看上去比猴爷还年轻的年轻人居然是特么的有个快二十岁的女儿?他们六岁结婚七岁生孩子的吗?

    在确认女儿没事之后,蒋欣的爸爸开始跟陪护的猴爷攀谈了起来,两个人站在医院走廊尽头的吸烟区。

    “你是?欣欣的老师?请问贵姓。”

    猴爷看着他胸口的胸牌,然后皱起眉头问道:“你是……”

    “我是蒋欣的父亲,我叫蒋少伟。”

    猴爷认识这家伙!不,应该不能说认识,而是说有印象,因为这个人在未来时,他的头像出现在了阵亡英灵的纪念碑上,而据说他的女儿就是那个被猴爷做掉的人造大能力者的基因模具。

    这也就是说……未来那个简化版的大能力者,是蒋欣?

    妈卖批,要不要这么凑剧情啊?导演,剧本有问题啊!这里不应该这么演的。

    不过在大致了解了这个情况之后,猴爷越想越觉得那个人造大能力者和蒋欣长得像……

    这个现让他的头皮麻,真的是麻了……他有些担心,担心自己不知不觉仍然走上了和过去同样的路线,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去未来的意义在哪里!

    可是明明小猴子没有再回来,这也代表未来已经成功改变了啊,那现在这又怎么解释?

    “你是塔城的人?”

    “是的,您怎么现的?”

    还怎么现,大哥你在未来被列在了阵亡者几年名单上了,你女儿被制成了人造大能力者。人造大能力者被称为零红蝶,蒋欣就是零红蝶……这太疯狂了。不过一想到这样的单纯善良的姑娘在未来会被折磨成那个样子,猴爷就觉得烦躁的不行。

    “我是她的同学,你既然是塔城的人,为什么不认识我?”

    “你也是吗?那么我们是同事咯?”

    猴爷背着手站定在那里盯着蒋欣的父亲:“你是哪个部分的?”

    “我是科学研部的,负责机能强化,我其实是刚被招入塔城的,不到三个月。”

    机能强化?最后也最成功的试验品是不是就是自己女儿了?搞科研的都是变态吗?这个剧情让猴爷想到了钢之炼金术师,里头有个玩人体炼金的变态把自己的女儿和狗炼在一起,而自己面前这个家伙恐怕跟那个家伙是同类的人吧?

    “很好。”

    猴爷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他不顾蒋欣他爸诧异的眼光,只是边往下走边给建刚打了个电话,接通电话之后,建刚不耐烦的声音传出来:“大爷,你又有什么事?”

    “查一下塔城的人员名单,看看有没有一个叫蒋少伟的。”

    “你等等啊。”

    建刚那头和人工智能对话的声音,结果很快就呈现了出来,建刚看了一会,读给猴爷听:“有三个,蒋少伟、江邵伟和蒋韶唯,分别是科学研部机能强化小组、作战部清理小组和后勤部仓储运输,你需要哪一个。”

    “科学研的那个。”

    “好的,调出来了。今年四十一岁,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妻子名叫藤本静,女儿……唉?女儿正在你那边上学,叫蒋欣。握草,跟你一个班的啊。”

    “嗯。”猴爷淡淡应了一声:“把他调去澳大利亚研究草本植物,终生不得调回来。”

    “研究草本植物……好的,我这就给研部的下调函。不过你先跟我说说,怎么突然就这么大仇了?你追人家女儿被训斥了啊?”

    猴爷冷笑一声:“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伪造的大能力者吗?是蒋欣。”

    “什么!”建刚愣了一下:“跟你未来接驳了?”

    “大概必然会接驳吧。”猴爷呵呵一笑:“对了,记得把他开除出塔城团队,但不要告诉他,工资照,让他去研究个五十年草本植物吧。对了,再给他配个团队,让他们认认真真的研究草药造福人类,这个事就交给你了。”

    挂上电话之后,猴爷站定的原地,回头看了一眼蒋欣所在的病房,他不知道这个举动能不能真切的改变这个小姑娘的命运,但起码……现在的剧情肯定跟未来有所差异了,毕竟她那个科学狂人的老爹被调去研究昆士兰贝壳杉了不是吗。

    不过即使是这样,猴爷仍然感觉时间线的强大和可怕,他都已经怂成这样了,却依然可以触史诗级任务。这游戏还特么能不能玩了?不能玩早说,千万别等到关口才现自己干的所有的事都是白干。

    “妈的。”猴爷转过头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真特么晦气。”